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最后一搏
    轰!

    江畔篱秋全身如同是吹汽球一样,迅速膨胀。转眼间,他的身体就如同是一个滚圆的肉球,样子变得恐怖之极。

    四周的血煞能量,更是涛涛地向他汇聚。此时此刻的江畔篱秋,就如同是一个黑洞,似要把一切吞噬。

    万流归宗,以本身真元为引,吸收天地间万千种能量,最后刹那引爆。这是一项以命相搏的秘法,一旦发动,在最后一刻,力量可以直接增加十数倍。

    “这倭岛来的老鬼!”

    得普和阿布格浑身剧震,脸色刹那骇然之极,转身就往宫殿大门跑去。

    开玩笑,他们已是胜券在握,岂肯与江畔篱秋拼命?

    “八格,死,去死!”

    正是时,江畔篱秋的身体,已膨胀到了极致,他猛地一声凄厉地怒吼,手指轰然点在了眉心上:“爆爆爆!”

    轰隆隆!

    一点黑色的焰芒从他眉心刹那燃起,下一刻,江畔篱秋的身体,就如同是一枚集束炸弹一样,骤然爆了开来。

    空间剧震,火光乍起,一股极其强悍,极其恐怖的爆炸冲击波,向着得普和阿布格汹涌袭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得普师兄弟只来得及跑出几步,爆炸已发生,汹汹的冲击波如怒海狂啸,直朝两人卷袭而至。

    得普大骇,猛然一声怒啸。

    嗡!

    不死蝉婴在江畔发动自爆的刹那,也感应到了死亡的威胁,早已振翅远离。

    此刻,突然听到得普的求救,陡地化为了一道金光,刹那飞回到了得普面前。

    得普大喜,纵身一跃,已跃到了不死蝉婴的背上。

    顿时,不死蝉婴六翅狂振,陡然化为一道金色闪电,向宫殿门口冲去。

    “师兄救我!”

    阿布格惊呼,凄厉地嘶吼,想让得普带他离开。

    但是,面临生死一刻,以得普那自私自利的性格,别说是师兄弟这份情谊,就算背后是他父母,这家伙也绝不会再冒险回去。所以,他根本充耳不闻,顾自驾御着不死蝉婴,直向宫门逃去。

    “啊!”

    阿布格绝望之极,还待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如怒潮般汹涌的爆炸刹那把他卷入了其中,淹没了他最后的凄呼。

    阿布格的修为本就比不上江畔篱秋,甚至连本命降瘟都还不能化形出来。所以,遭到江畔篱秋自爆的袭击,他整个人瞬息化为了灰灰,连骨头碴子都没能留下。

    这个时候,不死蝉婴已带着得普,飞到了宫殿门口,向着门外狂冲而去。

    得普脸上现出了一抹喜色,以为这次是逃过了一劫。

    但是,他脸上的笑意还没荡漾开来,陡地,空中一阵血光暴起,不死蝉婴的速度轰然一滞,仿佛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站在它背上的得普,措不及防之下,更是身形剧震,一下子被撞飞了下来。

    “老家伙!”

    得普大骇,抬头一看,脸色更是骤然煞白一片。

    只见,大门的空中,此刻一张血色的网状物,把大门封了个严严实实。这不是江畔篱秋的那件极品法器拘魂修罗网是什么?

    江畔篱秋要与得普和阿布格同归于尽,暗中早就使了手段,在自爆的同时,已是祭起了他的拘魂修罗网,暗中布置在了门口,以阻挡得普和阿布格逃离。

    只是,刚才的拘魂修罗网,一直处于隐形的状态,不死蝉婴和得普急于逃命,根本没注意到门口有这玩意封锁,所以,这才会狠狠地撞了上去。

    轰轰轰!

    正是时,猛烈的自爆冲击波,已轰然涌来,得普一跃而起,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汹涌的爆炸能量,刹那淹没了他,把他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号响彻整个宫殿,得普纵然修为强悍,但在江畔篱秋自爆的恐怖爆炸中,却那里还有幸理?

    眨眼间,他与阿布格一样,身体在瞬息间化为了灰灰。

    并没有结束!

    暴虐的冲击波横扫向前,呼吸间已冲到了不死蝉婴面前。

    吱吱吱!

    不死蝉婴怒嘶,全身血光暴盛,六翅狂振,想脱离爆炸圈。

    然而,自爆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就算它是溶合了得普的本命降瘟和六翅金蝉所生的怪物,却也是无法抵挡得住这一波惊天动地的爆炸。

    嗤啦!

    不死蝉婴狂喷鲜血,六只金色的翅膀刹那被炸得支离破碎,那粉嫩的婴儿身体,也炸出了无数个血洞,情形实在是惨烈之极。

    不过,不死蝉婴毕竟是号称不死,虽然并不是真正的能够金刚不坏,但也绝不是普通的身体。它身上看似粉嫩的婴儿皮肤,其实隐藏着六翅金蝉那坚硬的甲壳。

    所以,它身上虽然炸出了无数的血洞,血如泉喷,却并未死去。

    嗡!

    它六对破烂不堪的翅膀,轰然狂振,竟然再次歪歪斜斜地飞了起来,猛地伸出长满尖爪的两只小手,一下子撕落了封锁在门口的拘魂修罗网,向门外急飞而去。

    不死蝉婴是得普的本命降瘟所化,本身就溶有得普的一缕神魂,因此,它有着本身的意识。得普虽死,但它活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就是得普的一个分身。

    此刻,身受重创,不死蝉婴立刻准备逃遁。

    “哈哈哈,死,统统去死,这回九阴神鼓是老夫的了。”

    宫殿里,响起了伊腾魁浩的疯狂大笑。

    江畔篱秋的自爆,力量全部集中于对付得普和阿布格。而伊腾魁浩,早就得到他的暗示,远远地躲到了神殿的祭台后。

    当爆炸产生的时候,虽然余波仍是波及到了祭台这边。但是,祭台是这神殿中最重要的所在,显然有阵势保护。所以,躲在祭台后的伊腾魁浩并没有受到什么波及。

    只是,现在的神殿里,情形却是惨不忍睹。

    原本汉白玉的地面,已被炸出了一个深坑,半座神殿的地面完全塌陷了下去,宫殿中多了一个方圆有数十米的大洞。

    四周的汉白玉柱以及殿顶,也被刚才那恐怖的爆炸,炸得支离破碎,殿顶上倒塌了一大片,露出了上方的岩壁。

    望着宫殿中一片狼藉的情形,再望望已化为灰灰的得普和阿布格,伊腾魁浩兴奋之极。

    这一场战斗,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也是最后的胜利者。现在,九阴神殿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人,那么,众人抢夺的九阴神鼓,已是他囊中之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激动之极?

    “哈哈哈!”

    伊腾魁浩得意地狂笑。他也不犹豫,身形一跃,已窜到了祭台上,朝着那只大鼓走去。

    大鼓有米许方圆,鼓体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闪烁着血色的光芒,无数奇异的符号刻划其上,给人一种古朴而苍桑的感觉。

    伊腾魁浩却也不敢大意,细细地察看了四周,感觉上并无什么危险存在,这才缓步上前,先是朝着那座蛇头人身的雕像拜了几拜,口中喃喃地祷告了一会。这才起身拿下了雕像手中所握的那只鼓锤。

    “哈哈哈,这是老夫的了,哈哈哈!”

    轻轻地抚摸着鼓锤,伊腾魁浩难忍心情激荡,再次肆意地狂笑。

    与此同时,他已走到了九阴神鼓面前,就准备收取这件元古的圣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一声凄厉的惨嘶响起,紧接着,怦怦怦的枪声大作。

    “啊呀,不好,华夏人来了!”

    伊腾魁浩浑身剧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起,广场外,还有一大群华夏军人。

    外面响起的枪声,自然就是张横带着柳犁月以及王永增和冷云山他们赶到了。

    发生在宫殿里的情形,全被张横利用御灵笛与翠蝉群的感知,完全洞察到了。

    张横心头一凛,他也是没有想到,倭岛的那个家伙,竟然会自爆,与得普和阿布格同归于尽。

    不过,此刻情况紧急,眼看祭台上的那只大鼓,要被倭岛人抢走,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率着众人,向宫殿这边狂奔了过来。

    只是,刚冲到宫殿台阶下,正好遇上不死蝉婴歪歪斜斜地飞出来。

    张横那会客气,立刻手指一指,镇海印携着轰隆的风雷之声,就朝不死蝉婴砸了过去。

    随同一起过来的一众刑警和军人,更是毫不留手,举起手中的枪支,朝着不死蝉婴疯狂的扫射。

    不死蝉婴本就身受重创,突然遭到这一波打击,顿时身上又多了不少的血洞。

    不过,这个怪胎的生命力确实是无比的强悍,陡地暴起了一团血雾,奋起最后的力量,猛地化为了一道金光,朝着远处的黑暗中飞射而去。

    在面临生死的一刻,它所暴发出的力量也是恐怖之极,张横等人根本来不及阻挡,它已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黑暗里。

    而在消失的刹那,不死蝉婴回过了头来,那血红的眼眸里,暴射出了一抹怨毒的光芒,死死地瞪向了张横,嘴里更是吱吱吱地发出了一连串厉嘶声。看它的样子,那是把张横给恨到骨子里去了。

    “可惜,让这怪物给逃了。”

    张横心中叹了口气,却那里还会迟疑,脚下陡然加快了速度,向着宫殿冲去。

    他可没忘了,神殿里还有一个倭岛的老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