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一线生机
    崩塌在继续,一会儿功夫,下面的台阶也全部陷入了地底,只剩下了宫殿外的一片走廊,还孤零零地在熊熊的地火中,显得如此的苍凉。

    “你们看,上面,上面的岩层也坍塌下来了。”

    正是时,头顶轰隆隆巨响响起,石块泥土如雨而下,一直笼罩在众人上方的那层岩石壁,在地底震动和烈焰的焚烧下,终于也崩溃,倾泄了下来。

    “上面是出路,就是外界!”

    随着上方岩层的崩塌,一片亮光猛地洒了下来,却是让所有人浑身一震。

    那片亮光,正是久违了的阳光,大家透过崩溃的岩层,竟然看到了天空。

    有出路,而且,头顶就是外面,这让众人尽皆一阵狂喜。

    然而,当低头看到,下面熊熊的烈焰,以及正在向宫殿这边漫延的崩塌。所有人的脸色刹那又变得死灰一片。

    出口就在上方,可是,谁能踏着这火焰,逃出这片正在毁灭的地底?

    更何况,现在大家容身的宫殿,也正剧烈地摇晃着,砖石碎瓦纷纷落下,眼看也要陷落,沉入地底,被地底的大火吞没。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没有了生路了吗?

    所有人的心头,都浮起了一抹绝望,个个脸色大变,神情中现出了悲切。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肯定是这样!”

    突然,一直愣呆在当场的张横,猛地叫了起来。

    “什么?张横,你明白了什么?”

    刷,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张横,人人脸现迫切,柳犁月更是急切地问道。

    “是九阴神鼓,是那只九阴神鼓!!”

    张横脸现恍然,也顾不得回答柳犁月的话,手指轰然一指。

    怦!

    光芒一闪,那只九阴神鼓刹那又落在了地上。

    “这!”

    柳犁月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禁一愣,正想再问张横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下一刻,她身形剧颤,脸色也变得震惊无比。

    “不动了,地震停止了!”

    四周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所有人狂喜不以。

    不错,就在张横甩出九阴神鼓的时候,原本剧烈的震动,嘎然而止,神殿的摇晃也猛地停了下来。

    “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

    张横神情一凝,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异彩。

    当异变乍生,张横也是给吓蒙了。他也是没有想到,好好的地底神殿,怎么就说塌就塌,甚至没有半点征兆。

    不过,刹那的震惊,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脑海中更是如同放电影一样,回放起了此处开始崩塌前的每一幕情形。

    陡地,他突然意识到了一点,此地的崩塌,正是自己把九阴神鼓收入的那一瞬。再想到这片地方,原先所经过的广场,那些诡异的阵势,张横的心头猛然闪过了一道灵光:“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拿走了九阴神鼓的原因。”

    张横自然清楚,要布置出地下广场如此庞大的一个阵势,那必须有一件驱动整个阵势的强**器。否则,若没有法器当阵眼,只怕整个阵势,根本就是个摆设。

    一念及此,张横猛然醒悟,自己拿走的九阴神鼓,正是镇压这里庞大阵势的那件法器。

    心中想着,张横那敢迟疑,这才再次把九阴神鼓给取了出来。

    此刻,果然所有的震动停止,崩塌也不再继续,张横心中惊喜若狂。显然,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快,大家上殿顶,从上面崩塌的岩层出口离开。”

    九阴神殿的殿顶离上面的岩层也就只有几米,是离上方最近的所在。只要有人能爬上去,垂下绳索,那么,在这里的人就全部得救了。

    “快,快上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也猛地反应了过来。

    立刻,柳犁月和王永增以及冷云山等人,马上指挥大家,开始攀爬柱子,向神殿的殿顶爬去。

    神殿如今已残破不堪,但这却正好给众人提供了攀爬的便利条件。只是一会儿功夫,许多刑警和军人,已爬上了殿顶。

    “报告柳队,我们已联系上了外面的人员,他们就在附近,已开始向这边赶来。”

    这个时候,王永增更是传来了好消息。

    一直被干扰的通讯设备,在上方岩顶崩溃的时候,突然有了信号。现在已是可以与外界联系了。

    而且,岩层破裂的上方,正是在玉龙山的山脚下,也正是当时张横判断的石料厂的工地所在。

    这一消息顿时让所有人无比的振奋,场中猛地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刘秘,王局,我们接到了行动小组的信号。”

    此时此刻,玉龙山上,刘剑以及王勇等人,已是两天两夜彻夜未眠了,他们两眼通红,满脸的疲惫。

    四周,救援工作仍在展开,上百号人全部汇集在山上,焦急地等待着下矿洞救援的人们传来消息。

    两天两夜的失联,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大家不仅为最初摔落洞的张横和柳犁月他们担心,也是为这次前去救援的二十二名刑警和军人担心。

    尤其是这两天来,地底矿洞中不断有轰隆隆的闷响传来,好象里面发生了地震,又象是发生了爆炸。

    这让所有人的心更是被压了铅块一样,沉甸甸地,几乎透不过气。

    正有些茫然无措,突然,下面山脚下传来了轰隆巨响,原本石料厂的那片工地上,竟然发生了地陷,整块工地的地面,就这么直接沉入了地底。

    这一变故,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山上的人们,也顿时被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这里的事故还没处理好,山下工地又出了大事。

    但是,就在所有人震憾的时候,一直在联络下面人员的通讯员,突然就传来了消息,他已联系上了救援队。而且,救援队现在就在沉陷的工地下面。

    “快,马上去下面的工地!”

    刘剑和王勇象是屁股上装了弹簧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兴奋之极,大吼着,指挥一众人员,急冲冲地向山下冲去。

    “救援人员来了,救援人员来了。”

    下面响起了一片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下面的人终于看到了从上面崩溃的缺口中,探出来的一个个脑袋。

    “他们就在下面,他们就在下面。”

    上面的人也是惊呼连连,兴奋之极。

    立刻,许多绳索从上面垂了下来,抛向了站在殿顶上的人们。

    于是,一场盛大的救援行动开始了。

    望着一个个被拉上岩层缺口的人们,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这回总算是得救了。

    此刻,神殿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人,张横可不想放弃九阴神鼓这件元古圣器。所以,他一直守着大鼓,在等待着所有人上去。

    微微沉吟,张横的目光扫向了四周,刚才只顾着收取神鼓,他都来不及观察神殿里的情形,现在,趁着众人在往上爬的间隙,他细细地察看起了四周。

    “金蝉,还有六翅金蝉活着!”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不禁暗喜。

    刚才江畔的自爆,那剩余的百多只六翅金蝉,也遭到了鱼池之殃,被猛烈的爆炸炸成了灰灰。

    但是,仍是有几只强悍的六翅金蝉,逃过了一劫,被炸得昏死在了神殿的角落里。此刻,正缓缓地振动着金翅,想飞起来。

    张横一见,那里还会犹豫,这可是宝贝,真正的天材地宝。

    要知道,六翅金蝉在百品巫媒中,位列第二,比阴阳精魄都高上一阶。是这世上极其罕见的上古异虫。能得到一只,已是难能可贵。现在,竟然还有好几只昏死在地上。

    心念一动,一道暗芒闪过,地面上正挣扎着醒来的六翅金蝉,立刻全被张横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张横,你还在干什么?快上来?”

    突然,上方传来了柳犁月焦急的声音。

    此刻,进入矿洞的所有人,都已被上面的人拉了上去。柳犁月是最后一个。

    只是,当她回头清点人数,看是否还有人遗漏的时候,突然发现,张横还站在神殿里。

    这让柳犁月大吃一惊,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不知道张横怎么到这时还不上去。所以,她立刻大叫起来。

    不仅是她,上方也传来了邱纯玉以及刘剑等人的叫喊:“张少,刘队,快上来,快上来,你们还在干什么?”

    现在的工地那边,情形有些混乱,从矿洞中爬出来的人们,受到了救援人员的热烈欢迎。大家拼命地鼓着掌,欢呼一片。

    不过,细心的邱纯玉,却发现张横还没有上来。而刘剑以及王勇更是密切观注着,寻找着张横和柳犁月这两个重要的人物。

    立刻,他们发现这两人竟然并不在人群中。这让刘剑和王勇心中一突,这才马上趴到了岩层的缺口,朝下张望。

    “我没事,马上就上来。”

    听到上方的叫喊,张横朝他们挥了挥手,这才又向柳犁月道:“柳小姐,你先上去,我马上就上来。”

    张横回了一句,正想收取神鼓,跃上殿顶。

    然而,就在目光回转的时候,他的眼角扫过深坑,却是猛地发现了什么,张横的身形不由陡地剧震,神情也一下子变得振奋无比:“这,这,这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