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善后
    “这是什么?”

    张横眼眸一凝,目光望向了神殿中央的大坑。在大坑的边缘,他发现有几团闪烁着幽幽光芒的东西。

    这让张横心头一震,他敏锐地感受到了这几团光氲中,蕴含了奇异的能量波动。

    “难道是法器?”

    张横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也立刻想起了那个倭岛老鬼和得普以及阿布格两人,同归于尽的事。

    他们三个虽然一起化为了灰灰,但是,他们身上可是有法器和宝贝。

    “莫非那几团光氲,就是他们留下的东西?”

    张横心中一动,意念立刻探了过去。下一刻,深坑中光芒一闪,刹那消失,张横已毫不客气地把那几件东西收为了己有。

    “张横,你还不快上来,你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殿顶上的柳犁月以及外面的刘剑和邱纯玉等人,已是无比的焦急,不禁再次叫喊道。

    “柳小姐,你先上去。”

    张横再次扫视四周,看再也没有让自己感兴趣的玩意,这才心满意足地向上方喊道:“我这就上来了。”

    说话间,张横手一挥,面前的九阴神鼓嗡的一声,已被他收了起来。

    刹那,地底的震动轰然再起,整座神殿也陡地剧烈摇晃起来,碎石残砖噼叭直落。

    “啊!又地震了,下面又地震了。”

    外面传来人们的惊呼声,刘剑和王勇以及邱纯玉等人更急了。

    不过,张横已是纵身而起,沿着残破的汉白玉柱,一下子窜到了殿顶上。

    “快走!”

    柳犁月还在殿顶上张望,张横不出来,她实在不放心自己先走。

    张横一拉她的衣袖,这才让她猛地反应过来。见到张横无恙,柳犁月心中一松。

    两人马上抓住了上方垂下来的绳索,迅速向上攀去。

    轰隆隆!

    正是时,下方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没有了九阴神鼓的镇压,下面的九阴神殿,终于也轰然崩塌,整座神殿,猛地陷入了下去,一团冲天的火焰,也从地底狂喷而上。

    幸好,张横和柳犁月两人,已是借着绳索的牵引,跃到了外面。

    “张少出来了!”

    刘剑和王勇他们,现在已是心急如焚,看到张横和柳犁月终于攀到了外面,顿时惊喜若狂。

    一众人奔了过来,围住了张横,个个喜难自胜。

    望着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感受着大家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兴奋。张横的眼眶也是有一种**辣的感觉。

    虽然地下矿洞只是经历了短短的两天,但是,其中的艰辛和凶险,却是永生难忘。此刻,再见天日,恍然真有一种隔世的感觉。

    “快,把那些倭岛人全部控制住。”

    柳犁月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一肃,向王勇他们喊道:“这些在石料厂的倭岛人,他们全是间谍。”

    “间谍?”

    王勇和刘剑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他们自然明白,倭岛间谍意味着什么。

    “是啊,妈的,倭岛的那些乖孙子,我杨世豪还当他们是朋友,想不到竟然在暗地里搞破坏。老子这次差点就死在他们手中。”

    一边的杨世豪义愤填膺,已是忍不住叫骂了起来。

    这两天两夜在地底矿洞的经历,可以说是让这位太平书记吃尽了苦头。现在的这位杨书记,对倭岛的合作者,确实是充满了恨意。

    抓捕倭岛间谍的行动马上展开,这里本就聚集了来自刑警以及警备队的双方人马,王勇和柳犁月一声令下,王永增和冷云山马上行动了起来,带着两支队伍,就扑向了旁边的石料厂。

    果然,当他们来到石料厂时,山田野郎等一众倭岛人,也已感觉到了事情不妙,来不及收拾东西,正准备开车逃亡。

    只不过,他们还是迟了一步,被王永增和冷云山带来的队伍堵在了厂门口,乖乖地做了俘虏。

    当然,柳犁月也没忘了石料厂后面的那幢楼。逮住了山田野郎,她立刻率着一众人,打开了那幢楼被堵死的大门。

    不过,楼里的情形,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那幢楼中,哪里是先前他们所说的那样,已被封闭了数十年,里面完全就是一个工地。整幢楼数千平米的地面,被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许多挖掘设备堆放在那儿,显然,这里就是倭岛人暗中挖地洞,进入地底九阴神殿的所在。

    这一惊人的发现,让倭岛人多年来,在此图谋的阴谋大白天下。王勇以及柳犁月对此地展开了彻底的调查,此事也引起了上面高层的观注。

    不过,这些已与张横无关了。从地底出来,张横带上樊元江,亲自送邱纯玉父女回家。

    现在的邱纯玉父女,对张横充满了感激。不说在地底矿洞的时候,这一路上邱纯玉多亏张横的照顾,这才能撑到最后。

    就说张横从倭岛人手中,救出了邱教授,就让父女两人对他感恩戴德。

    张横却是表现的很淡然,他之所以要亲自送两人回家,其实也是有目的地。

    在九阴神殿中,得到了九阴神鼓。但是,这元古圣器所记载的信息,竟然全是神文。张横还不得不靠邱纯玉来破译。

    不仅如此,张横怀里的两卷羊皮卷上的内容,依然需要邱纯玉帮忙。

    虽然,在当时遭到翠蝉群攻击时,张横得到邱纯玉的及时援手,破译了御灵篇中的其中一章。

    但是,其他部分的内容,当时根本没时间来解读。所以,要完全弄清这两卷羊皮卷里的秘法,还需要依靠邱纯玉。

    一路上,张横也没闲着,把九阴神鼓中传来的信息,传给了邱纯玉,让她帮自己破译。

    邱纯玉自然不会有丝毫的违背,能为张横做点事,这也是她所愿。

    当车子开到邱教授的家时,九阴神鼓内记载的内容,已完全被邱纯玉翻译了过来。

    邱纯玉的母亲,接到女儿和丈夫回来的消息,早已等在了研究院宿舍大楼外,当远远地看到邱纯玉父女,她顿时喜极而泣,呜咽着朝这边奔了过来。

    仅仅只是失联了两天,邱纯玉的母亲头发都变得灰白一片,双眼更是红肿得如同是核桃。可见这两天来,对她的煎熬有多痛苦。

    见到失踪半年,失联两天的父女两人,平安归来,一家人抱头痛哭,场面感人之极。

    张横和樊元江默默地离开了,他也不愿打扰邱家人团聚。

    打了电话给家里人,报了平安。又让樊元江送自己去武警总院,看望韩冰蕾。

    仅仅只是两天不见,韩冰蕾竟然消瘦了很多,一对眼眸也是红红肿肿的。

    张横摔入玉龙山矿洞失联的消息,本来大家想瞒韩冰蕾。

    只是,这个细心的姑娘,在一天一夜没有见到张横来看她,打电话又完全无法联系的情况下,立刻意识到张横可能出了事。

    最后,大家知道无法瞒她,不得以把有关张横失联的事,告诉了她。

    韩冰蕾当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然而,她的人却一夜间就消瘦了。

    这个坚强的女子,暗暗地为张横担心,一个人忍受着煎熬的痛苦。

    当再次看到张横的时候,韩冰蕾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情绪,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有伤,一下子扑入了张横的怀里,呜呜呜地痛哭起来:“张横,你知道吗?我说过的,要你好好的,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你以后一定不要再出事了,答应我好吗?”

    韩冰蕾红肿的眼眸里满盈着泪水,灼灼地凝望着张横,一字一句地道。

    “嗯,小蕾,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自己。你也要好好的,小蕾。”

    张横的声音有些哽咽,韩冰蕾的这份情意,每一丝每一缕,张横都可以深切地感受到。

    “唉!”

    望着床头相拥在一起的这对年青人,唐晚亭叹了口气,悄悄地退出了病房。她的眼眶里,也已是**辣的。

    知女莫如母,她是最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意。张横失联的这两天,女儿的心都几乎要碎了。只是,她虽然看在眼里,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女儿。

    现在,张横总算平安归来,唐晚亭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韩冰蕾因为担心张横,这两天的伤势不但没有什么好转,反而有了恶化的趋势。这让张横心疼的不得了。

    他细心地为韩冰蕾换了药,又不惜消耗巫力真元,为她调理身体。

    当韩冰蕾在张横温暖的大手安抚下,终于含着微笑,沉沉地睡去,张横总算松了口气。

    时间已是傍晚,张横目光深深地望着在床上安祥睡去的韩冰蕾,伏下身来,为她盖好了被子,这才在她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退出了病房。

    现在,张横还有许多事要做。这次地底矿洞之行,虽然经历了无数的凶险,但是,他的收获却也不少。因此,他要好好地整理一下。

    而且,得到了九阴神鼓这件元古圣器,更是有邱纯玉破译了其中的神文。如今的张横,也有些迫不急待,想了解九阴神鼓中记载的内容。

    在他的心中,隐隐的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九阴神鼓,对自己很重要,自己也许能从它的记载中,得到什么重要的信息。

    只是,张横却不知道,当九阴神鼓的秘密真正的解开,他所得到的消息,不仅仅是重要,而是无比的震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