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天门
    回到吴植龙的那幢别墅,张横迫不急待地拿出了这次的收获。

    手一甩,眼前光芒闪过,地上顿时出现了好几样东西。一只黑漆漆的骷髅头,一张血色的小网,还有一只金铃铛和一只小巧的手鼓。最后,一条红色的腰带摔在了面前。

    “嗯,阿布格的骷髅法器,倭岛那个老家伙的拘魂修罗网,还有得普的摄魂铃和震魂鼓。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张横脸上笑意更浓:“这可都是极品的法器,这回哥们成了法器爆发户。”

    要知道,法器达到了极品,基本已是无价,可以成为一家一族甚至一派的压箱底宝物。如今,张横一下子得到四件,确实是得了渔人之利。

    心中想着,目光凝注到了那条红色的腰带上,张横的神情又是一震:“空间风水道具,这应该是得普那老家伙的东西。”

    张横与得普打交道也不算少了,曾在他身上看到过这条红色的腰带。只是,他还真没想到,这会是一件空间风水道具。这可比一般的极品法器更难得。貌似空间类可以储物的风水道具,在这世上的存量更少。

    心念一动,红色腰带已飞到了张横手中。与此同时,张横已祭起镇海印,一道金光就直射在了腰带上。

    法器中有主人留下的神魂烙印,得普的修为比张横还高。以张横现在的能力,要抹去上面的烙印,根本办不到。

    所以,他只好让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出手。

    果然,一阵噼叭的异响,腰带上陡地暴起一团血光,一个朦胧的小人浮突了出来,形象活脱脱就是缩小版的得普。

    它正是得普留在腰带上的一缕神魂,但此刻被王一鸣老祖的意志所迫,顿时化出形来。

    下一刻,血光闪过,小人儿刹那如同是波纹般荡漾开来,眨眼间化为了流光散去。

    “嗯,可以了。”

    张横微微一笑,意念已探入了腰带中。立刻,无数奇异的东西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哈哈,这回哥们真是发达了。”

    腰带里是一个有数丈方圆的空间,里面堆放了满满的物品。除了那座山野屏风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

    显然,这是得普数十年来积累的宝物。做为东南亚雄居一方的降头师,他这些年收刮的东西可不算少,这回却是全部便宜了张横。

    随便把里面的东西分了类,张横也不再研究,把那些法器和腰带全部丢入了江山社稷图里。

    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微一沉吟,终于拿出了九阴神鼓。

    嗡!

    九阴神鼓现形,空间一震,一股极度阴森的威压,刹那弥漫房间。

    张横的眼眸一凝,脑海中已现出了那篇神文文字。同时,记忆起了白天邱纯玉的译文。

    “原来是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过了半夜,张横陡地睁开了眼来,双手如蝶飞舞,幻化出了一连串复杂而怪异的手印。

    怦!

    当最后一个手印打在神鼓上,整个神鼓鼓身刻划的符篆,顿时光芒大作,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曲扭摆舞起来。

    并没有结束!

    咚咚咚!

    意识中猛地响起了一阵鼓声,就仿佛是从元古的洪荒中传来的猛兽嘶吼,惊心动魄。

    同一时间,蒙在大鼓上的鼓皮,血芒暴逸,一条长着独眼的巨大烛九阴的虚影,从鼓面上缓缓升腾而起,绕着神鼓盘旋怒舞。脑袋上那只巨大的独眼,如同是一轮明月一样,悬浮空中。

    嗡!

    张横的心神轰然巨震,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的幻像。

    只见,一片荒芜的世界,无数身穿奇装异服的古人,正在荒野里奔跑,惨号声,悲呜声,响彻荒野。

    猛地,天空一暗,一团巨大的阴影,如同是山岳般突然遮住了上方的太阳。下一刻,一柱阴寒森冷的光芒,从天际洒落。

    于是,人们看到了一弯圆月骤然出现天际。那弯月亮竟然在迅速地变化,从弯月,变成了半月,然后是半满月,最后终于化为了圆圆的满月。

    然而,在这轮满月里,映出了山川河流的影像,仿佛是老天睁开的一只巨眼,正在窥视着这片荒野。

    不错,它就是一只眼睛,但并不是什么老天的眼,而是烛九阴的那只恐怖的独目。

    那如山岳般高耸的阴影,也正是烛九阴的蛇身。

    轰!

    突然,烛九阴的独眼爆射起了炽烈的寒光。

    顿时,大地翻转,山河倒流,正在荒野上奔跑的古人,刹那淹没在了崩塌的山石和倾泄的河流中。情形惨列之极。

    张横的心头猛然剧震,他立刻意识到,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影像,正是上古时烛九阴肆虐洪荒时的情形。

    那么,九阴神鼓中记载着这样的信息,它这是要传达些什么呢?

    心中想着,张横更加聚精会神地观看起了脑海中传来的信息。

    影像如同是走马灯般变幻,也不知过了多久,意识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全身披着金盔金甲的巨汉,手中拿着一柄长枪,竟然正与烛九阴在缠斗。

    一时间,天崩地裂,江河鼎沸,战况惨烈之极。

    一人一蛇也不知激斗了多长时间,当如同山岳般庞大的烛九阴,轰然摔落的时候,这场战斗最终以那金盔金甲的巨汉胜利结束。

    最后,烛九阴的一缕神魂,被封印在了一架巨鼓中。

    “原来九阴神鼓,竟然是上古的强者,斩杀了烛九阴,把它的神魂封印在鼓中,这才形成。”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

    传入意识中的影像,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元古的玄门修者,竟然如此强大,可以斩杀烛九阴这样的凶兽。

    不仅如此,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传说中的元古十大圣器,竟然就是元古的那些玄门强者炼制出来。

    那么,当年的这些玄门强者,其力量之恐怖,确实与神灵无疑。无怪乎在后人的那些传说中,会把他们当成是神灵看待。

    影像还在继续,当九阴神鼓炼成的那一刻,天空陡然金光大作,一道金色的大门凭空出现。

    金色的大门就如同是神话中的天门,高不知有多少,在遥远的天际,遮蔽了整片天空。大门里,隐约金龙飞舞,彩凤欢腾,恍然一片仙境。

    金甲巨汉抬头望向了天空,似乎是说了什么,他一步踏空,身形就向那道金色的大门走去。

    渐渐的,金甲巨人消失在了金色大门里,天空中的这道宏伟的天门,也缓缓关闭,最后消失在了天际。

    “这是?”

    张横浑身剧震,完全被意识中出现的这幕情形给震憾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门吗这世上真的有天门存在?那些传说中的上古神灵,莫非就来自这天门?”

    无数的疑问,如同是煮沸的米粥,汩汩地冒着泡,张横整个人呆在了当场。

    正骇然间,脑海中的影像再次出现了变化。

    不过,这回却是一群古人在建筑一座神殿。显然,时代已是又过去了很久,因为那些建造神殿的古人,服饰已与先前出现的那些人,完全不同了。

    当神殿建成,一场浩大的祭祀仪式开始了,无数人虔诚地跪在神殿外膜拜。而在神殿的祭台上,一尊蛇头人身的雕像,矗立在了上方,面前更是摆放了一只巨鼓。

    这正是古人在祭祀九阴神殿的情形。

    然而,当祭祀达到**,祭台上的烛九阴雕像,陡然象是活了过来,手中的鼓锤猛地敲落在了面前的神鼓上。

    咚!

    一声仿佛是来自天穹的巨响响起,整架九阴神鼓光芒暴逸,鼓面上的蛇皮,突然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

    嗡!

    空间振荡,光芒闪烁,一幅奇异的图案,从九阴神鼓的鼓面上,缓缓地浮突了出来,呈现在了空中。

    “这是!”

    张横身形剧颤,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憾无比:“这图案怎么象元兴王印中的那幅地图?”

    张横是真的被震骇了,因为,从九阴神鼓中浮突出来的图案,是一片星空,星空中的每一个星点,浮沉起伏,所形成的图案,竟然与当日元兴王印中,被自己发现的那幅图案无比的相似。

    只不过,那幅图案只是复杂的线条,此刻出现的却是由星晨组成。

    “难道,难道九阴神鼓中隐藏的这幅图案,与元兴王印中的地图,有什么联系?其中隐藏了特别的秘密?”

    张横心头大震,正欲细细察看那幅星图。

    但是,意识中星光闪烁,那幅星图竟然渐渐的化为了点点星光,最后消散在了脑海里。

    “擦,这不是吊哥们的胃口吗?”

    张横是真的有些急了,陡地睁开了眼来,就想按照邱纯玉破译的神文,来掌控九阴神鼓,把它敲响。

    然而,手刚刚举起,就想敲击鼓面,张横的神情却是轰然一僵,整个人呆在了当场:“呃,这回是真的糟糕了,哥们咋就忘了这事。”

    张横猛地意识到,自己还缺少一件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那东西,根本无法用古法敲响这面九阴神鼓,更是不能让九阴神鼓中隐藏的那幅奇异的星图现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