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挖好了陷井
    当时在九阴神殿的时候,是伊腾魁浩先得到了九阴神鼓。只是,他不识九阴神鼓中的神文,最终只能望洋兴叹,不得不在张横他们的逼迫下,放弃神鼓,狼狈逃窜。

    然而,伊腾魁浩在离开时,却是拿走了敲击九阴神鼓的鼓锤。

    从九阴神鼓的记载中,要敲响神鼓,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就必须用它配套的鼓锤。

    这也就是说,张横虽然得到了神鼓,其实并不完整,还缺少了敲击的鼓锤。

    不仅如此,因为九阴神鼓并不完整,张横也无法从它里面吸取到所蕴含的庞大力量。这一切,还得等到它的鼓锤完璧归一才行。

    “混蛋……”

    张横一时气得牙痒痒,但却也是无可奈何。他现在其实连伊腾魁浩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清楚对方如今去了何处。要想从那家伙手中夺回鼓锤,还真只有梦想的份。

    微微叹息,张横只好收起了神鼓。一切也许只能待有缘了。

    不过,得到了九阴神鼓内记载的信息,却是让他在心中更多了一层狐疑:元兴王印中,那幅地图,与九阴神鼓中隐藏的星图,到底存在着什么联系。而其中又蕴含了什么样的秘密?

    更重要的是:见识了九阴神鼓中的那道天门,张横突然对元古的玄门,更是充满了一种神秘。

    结合当日在九黎族中,所获得的蚩尤记忆,现在的张横,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元古时玄门的轮廓。那时的玄门,那才是真正的强大,无数如神灵一般的存在,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当窗外透来第一缕晨曦,张横这才清醒了过来。他又度过了一个不眠的夜晚。

    收拾了一翻,正想出门往邱纯玉那儿,张横可没忘了,要让邱纯玉把剩余羊皮卷上的神文,全部破译出来。

    但是,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是柳犁月打来的电话:“张横,我在云龙会所等你。有事要与你商量。”

    柳犁月仍是保持着她一向的爽直,直入主题,连句客套都没有。

    不容张横拒绝,柳犁月已是挂断了电话。

    张横只有苦笑的份,却也不敢不赴柳大小姐的约。而且,张横也确实有些消息,要向柳犁月打听。

    等来到云龙会所,已是上午十点多钟。吴植龙已得到了张横要来的消息,与李宝祥等一众云龙的高管,等候在了门口。

    让张横意外的是:心儿竟然也与吴植龙在一起迎候。看她的气色,现在与以前已是判若两人。原本只剩皮包骨头的身体,已恢复了圆润,俏脸也现出了一抹红润。

    如今的心儿,完全回复了四年前的那个模样,清纯中带着一种娇媚,确实是难得的美人胚子。

    “哈哈,张兄弟,你总算没事,前两天,可是把老哥我给担心死了。”

    吴植龙上前拍拍张横的肩,满脸的感慨。

    张横失联的事,吴植龙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前两天他甚至也到玉龙山亲自看过。

    现在,见到张横完好无损地出来,心中确实是很高兴。

    一众人说说笑笑,把张横迎入了云龙会所,吴植龙也不客套,直接就把张横带到了最后面的云龙阁。

    柳犁月早就坐在了那儿,正在悠闲地喝茶。不过,看她眼眸里血丝隐现,俏脸上难掩的疲态。想来她昨天在玉龙山对倭岛人的追查,应该是一夜未眠。

    与张横闲聊了几句,吴植龙很识趣地走了出去。他自然清楚,柳犁月一大早约张横来此,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商量。不过,临走的时候,吴植龙道:“张兄弟,你与柳姐先聊,等会到我那儿来,有几个朋友想介绍你认识。”

    “好的,吴大哥。”

    张横点头。

    “张横,倭岛人图谋九阴神殿的事,现在已调查清楚了。”

    果然,吴植龙一走,柳犁月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事既然你一直参与其中,而且,这次能识破倭岛人的阴谋,也全是你的功劳。所以,我想把一些具体的情况,与你说说。”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明白,柳犁月可不会无的放矢。她找自己,绝不会象她说的那么简单。

    说来倭岛人对玉龙山地底九阴神殿的图谋,早在数十年前就开始了。

    当年倭岛的一零一部队,曾迫害无数的华夏玄门人士。因此,他们获得了许多隐秘的资料和消息。

    玉龙山地底的九阴神殿,就是当年获得的一个重大秘密。并在那时,就派出了一队人员,对玉龙山地底的九阴神殿进行了探察。

    只可惜,那些人被阻在了九阴神殿外面的石碑前。因为他们无法破译石碑上的神文,根本无法打开石碑隐藏的机关。所以,根本无法进入九阴神殿。

    最后,倭岛人没有办法,不得以用暴力来破坏那座石碑,想强行进入地底的九阴神殿。

    那知,九阴神殿的布置无比的恐怖,当年的一零一部队,用炸药准备炸毁石碑的时候,却是触动了下面的阵势。

    于是,恐怖的情形发生了,地底的九阴神殿中,喷薄出了漫天的血煞。所有的倭岛人,在血煞喷薄的刹那,被吸取了生命力,全部死在当场。

    这就是当日张横和柳犁月他们,在石碑附近看到的那些白骨的来历。这些人确实就是当年倭岛的一零一部队成员。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现在,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当时杨世豪曾说,在数十年前,那片被称为魔窟的山谷,曾发生过一次魔气喷发。原来,这竟然是当年倭岛一零一部队作的孽。

    “对了,柳小姐,那我们这次在下面,怎么也会遇到血煞喷发?”

    张横的神情一凛,立刻想到了那天晚上血煞喷薄后,恐怖的场景。整个山谷,地底森林刹那化为白地,在里面的所有生命,全部变成了白骨。

    “嗯,这事也与倭岛人有关。”

    柳犁月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愤怒:“而且,就是石料厂的那些倭岛人搞的鬼。”

    原来,当年那些探察九阴神殿的一零一成员,虽然全部死在了地底。但是,他们还是留下了关于九阴神殿的不少资料。

    这些资料最后被一些有心人得到,便再次启动了挖掘九阴神殿的行为。

    这就是倭岛的山田公司,会要到玉龙山村投资,开办石料厂的原因。

    只是,这些新来的倭岛人,最初对九阴神殿的估计不足。数十年前,他们第一次对九阴神殿进行挖掘,却是遭到了布置在下面阵势的反击,一下子死了数十人。

    所以,之后的挖掘工作被迫停了下来。这就是玉龙山石料厂,在倭岛人投资不久后,就突然陷入困境,一直半死不活维持到如今的原因。

    直到大半年前,倭岛那边自以为有了充足的准备,又再次启动了对九阴神殿的探察行动。这才重新投资石料厂,并派出大量人员,潜入了此地。

    从柳犁月事后的调查,石料厂那处充满煞气的圆形建筑,正是倭岛人挖掘地洞,进入九阴神殿的暗道。

    事实上,九阴神殿分前后殿,倭岛人在石料厂所挖的地洞,通往的正是前殿。那里也有一块类似九阴神碑的机关存在。

    因为这次倭岛人劫持了邱明亮这位懂得神文的教授,而且,把邱教授暗中囚禁了半年,一直逼迫他破译神文,想破解进入九阴神殿的机关。

    只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邱明亮虽然被迫屈服,但这位老教授却是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他那里肯心甘情愿为倭岛人做事。

    所以,这半年来,他虽然破译了不少的神文。但是,他的破译中,有许多是故意出错的。

    就在倭岛人以为得到了破解九阴神碑之法,用邱教授破译的文字,来开启九阴神碑的机关时,却是出了意外。

    错误的秘法,引动了阵势的反噬,让九阴神殿的血煞再次喷薄爆发。

    这就是这次张横他们在地底时,遇到的血煞爆发的原因。

    不过,血煞的喷薄,主要是向后殿。所以,在前殿的倭岛人,虽然也伤了不少,这次却比较幸运,并没有全军覆没。

    不仅如此,邱教授的错误方法,虽然引动了阵势,却也让石碑下的通道显现了出来。

    血煞的爆发,让倭岛人无比的震惊。但是,发生如此大的变故,他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强行实施预谋已久的行动。

    不是吗?这样大的动静,必然会引起华夏这边的注意。一旦他们的计划暴露,只怕这数十年来的图谋,就化为泡影了。

    于是,倭岛人这才带着邱教授,进入了地洞,想趁华夏人还没发觉之际,进入九阴神殿,夺取里面的宝物。

    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半路上杀出张横这个程咬金,却是最终让他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柳犁月说到这里,已把这次倭岛人暗中图谋的情况,全部说了个清楚。她的神情一肃,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有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

    “柳小姐,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突,看柳犁月的神情,显然,她要说的事绝不简单。那么,她想与自己商量什么呢?

    然而,望着柳犁月严肃的俏脸上,却有一抹狡黠的神色,张横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象柳犁月这回所说的事,就象是挖了一个什么陷井,正等待着自己往下跳。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