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柳姐,我想知道,这次图谋玉龙山地底九阴神殿的那些倭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张横的神情凛然:“尤其是最后逃走的那个家伙,他叫什么,有什么特别的身份?”

    张横自然没忘了,九阴神鼓的鼓锤被对方拿走的事。现在,既然自己已是加入了神龙组。那么,自然是要利用一下这个身份,获得对方更多的消息,以便能心中有底。

    “你说的是这个啊!”

    柳犁月俏脸上的神情一松:“关于那些倭岛人的来历,我们现在已调查清楚了。是来自倭岛乙贺流下属的阴阳一系的人员。自爆的名叫江畔篱秋,是乙贺流下面的一名主事,那个逃走的名叫伊腾魁浩,是江畔篱秋的副手。”

    “这次那个家伙侥幸逃走,现在,我们的人员,正在全力追捕他。”

    柳犁月继续道:“一旦有什么消息,便会通知你。”

    她见张横问起伊腾魁浩,想来必定是有什么事想从那家伙身上了解,所以很爽快地说出了这个条件。

    “那就多谢柳姐了。”

    张横由衷地道。

    “嗯,没事,这些也是你应该知道的。”

    柳犁月很满意张横的表现,点点头,这才又把有关倭岛乙贺流的一些情况,简单地给张横做了介绍,最后道:“张横,倭岛人一向睚眦必报,这次他们在我们这边死了这么多人,又是被我们破坏了数十年的图谋,想来他们也不会如此轻易罢手。所以,你以后要小心点。”

    “嗯,明白。”

    张横慎重地点头。

    “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现在我们已密切注意着倭岛那边的一举一动,他们若敢再有什么行动,我们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柳犁月的俏脸上闪过了一抹冰寒:“这些年太平日子过得久了,那些倭岛人又蠢蠢欲动,有机会,倒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好了。”

    说到这里,柳犁月摆了摆手:“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欢迎你加入我们神龙特别行动小组第五组。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组的成员,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也好相互照顾。”

    说着,柳犁月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就有人在外面敲门,三个男子走了进来。

    “哈哈,张少,这回我们可是同事了。”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辛献锋,看到张横,立刻大笑着走了过来,重重地在张横肩头拍了几下,满脸的兴奋。

    “辛师兄,原来你就是柳姐的小组成员。”

    张横很是意外。

    “哈哈,正是。”

    辛献锋笑道:“柳姐可是神龙组里的警花,能在柳姐手下做事,张老弟,这可是福气啊!”

    辛献锋改变了对张横的称呼,一边说着,一边向张横连连挤眼,满脸一副你懂的意思。

    说着,他偷偷望了柳犁月一眼,见这位大姐大俏脸已阴沉了下来,连忙一拉张横:“哈哈,张兄弟,老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杨胜利,我们都叫他利哥,是我们小组中的尖刀手。”

    杨胜利是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看起来很是有一副不怒自威的气势。

    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一凝,眼前的这位利哥,气息内敛,气度沉稳,却是位修为达到了三品中期的兵家修练者。他那犀利的眼眸,仿佛能洞穿别人的身体,浑身充满了一股锐利的锋芒。显然,应该修练的功法与金系有关。

    “张兄弟,这位是金亮金博士,他是我们小组中的电子方面的专家。以后有任何电子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找他。”

    辛献锋又指向了另一名男子,给张横介绍道:“金博士对电的操控已是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我们都叫他黄金手。”

    金亮年纪在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确实是有几分书卷气。

    他看起来如同是普通人。但是,张横却是敏锐地洞察到,他身周的气场很是不对劲,仿佛有一股强大的电子流在缭绕旋舞。

    此刻,一听辛献锋的介绍,张横心中恍然。原来,这位金博士竟然是位很罕见的电元素操控者。怪不得他整个人象是导电体一样。

    “张兄弟好!”

    杨胜利和金亮上前,与张横握了握手:“欢迎你加入我们小组。”

    “利哥,金哥,两位好。”

    张横很谦虚:“以后还得你们多多关照。”

    “哈哈,张兄弟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杨胜利爽朗地大笑,拍了拍张横的手:“以后有用得着老哥的地方,尽管开口。”

    “张兄弟,你的事迹我们都听说过了。”

    金亮却是微微一笑:“兄弟我可是对你敬仰得紧,以后我们多多亲近。”

    大家相互打着招呼,屋里的气氛顿时很是热闹。

    接下来自然是喝酒庆贺。柳犁月这位大姐大,不愧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面对四个大男人,她丝毫不让,席上竟然一人就干掉了四瓶茅台,一张脸竟然也就只是微红,根本看不出有醉酒的迹象。

    这让张横不得不大大地把她佩服了一把,现在,他也总算看到这位大姐大的豪爽了。

    结识了几位新朋友,而且以后还会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张横自然也不会吝啬,手一翻,把几枚晶体放到了桌面上:“柳姐,这些是我从东南亚那个降头师身上得到的,现在借花献佛,就当是小弟的见面礼吧!”

    “地脉精晶!”

    柳犁月,辛献锋以及杨胜利和金亮四人,不禁身形微微一震,脸上的神情也刹那变得震动不以。

    张横拿出来的晶体,纯净透明,呈多边形,就如同是钻石一样,闪烁着璀灿的光芒。这正是非常难得的地脉精晶。在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位列第七,确实是无价之宝。

    要知道,无论是玄门之人,还是异能者,修练的实质,都是吸收天地间的元气,以增加自己的力量。

    而这地脉精晶,正是最纯净的元气结晶。是玄门之人和异能者修练必不可少的辅助资源。

    只是,大家还真没想到,张横出手是如此的阔绰,今天见面,就是每人五枚地脉精晶当作见面礼。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几人心中震动。

    对于他们神龙组的成员来说,世俗的钱财,其实并不怎么看在眼里。但是,对于这种能提高力量,增加修为的修练资源,却是最为看重。貌似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他们每年从小组中获得的福利,也就只是一枚这样的地脉精晶。只有荣立了大功,才会有意外的奖励。

    刹那的愣怔,还是辛献锋再先回过了神来,他哈哈一笑,拍了拍张横的肩:“张兄弟,既然你一翻好意,兄弟我可就不客气了,谢过。”

    说着,伸手取了其中的五枚,很是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份礼物。

    辛献锋当日在奇珍坊中,见过张横随便拿十枚碧海蓝晶当赌注,知道这位乃是玄门中的土豪。所以,他可也就不惺惺作态了。

    其他人见辛献锋收下,当下也就不再迟疑,向张横道了声谢,各自都取过了五枚地脉精晶。

    只是,大家望向张横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异样,多了一抹感激。

    不管怎么说,张横能把如此重要的修练资源送给大家,每个人的心里,都对他充满了好感。

    这也说明,这位新来的张横,是个很大度的性情中人。对张横的好感也增加了许多。

    张横也是很欣慰。他这次是真正的借花献佛,昨天晚上从得普的空间储物腰带中,收获的东西真不少,光是这种地脉精晶,就有好几百粒。他自己根本用不了这么多。所以,他很乐意慷他人之慨,为自己与战友们打好关系。

    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气氛无比的融恰。

    当吃完饭,已是下午二点多钟,大家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张横自然还记得吴植龙的相约,告辞了众人,张横却拉住了柳犁月:“柳姐,你陪我一起过去吧!”

    柳犁月有些狐疑,不知道张横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当两人进入后面,张横停下了脚步,目光凝注到了柳犁月脸上,把一条红色的腰带递给了她:“柳姐,这也是战利品,是你应得的。”

    “空间储物腰带!”

    柳犁月娇躯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

    她自然清楚空间类风水道具的贵重,在整个神龙小组中,也就几位供奉有这样的东西,甚至连局长都没有,足见这类法器的稀罕。

    只是,她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把这样贵重的物品送自己。

    不过,让她更加震动的却还在后头。当柳犁月的思感一探入腰带中,立刻发现了里面还放着一只金色的铃铛,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法器,而且还是极品法器!”

    柳犁月这回是真的震憾了。

    “嗯,这是摄魂铃,只要你掌控了它,以柳姐的水元素操控能力,也可以驱动它。”

    张横微微一笑:“这也是战利品,是柳姐应得的一份。还有,腰带里有两份锤炼筋骨的药物,就麻烦柳姐交给张浩和刘超他们,可以帮助他们洗筋伐髓,能让他们的体质得到提高。”

    张横可不会亏待了这次与自己一起在地底历险的同伴,所以,他也早已准备了对张浩和刘超有用的物品。

    这次由柳犁月转交的药物,正是给澳岛和港岛特种部队战士强化用的那种药剂。只不过,现在经过了改进,效果会更佳。

    张浩和刘超只是普通人,能用上这洗筋伐髓的药物,今后他们将会是队伍中,体质最优秀的军人,对于他们以后的提升,自然是大有好处。

    至于给柳犁月的这些特殊好处,张横其实还真有些私心。自己与柳犁月当时在明珠的时候,有过那一段经历,张横更是不会少了她应得的。

    而且,柳犁月虽然是位异能者,但是,在战斗力上,毕竟还是欠缺了一些。在神龙小组这样时刻会面临危险的工作岗位上,张横自然是想为她多一些保命的手段。

    有了这摄魂铃,应该能让她的实力提升一个档次,这也是张横最想看到的。

    “张横,谢谢你!”

    柳犁月的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由衷的感激,她自然能明白张横的心意,望向张横的眼神,再次多了一丝异样。

    说实话,张横所送的礼物,是她这一生收到的最贵重的礼品。想到曾经在明珠地下与张横的相处,再想到这次在玉龙山矿洞与张横的共同历险,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一直在细心地呵护自己。柳犁月的心不禁一颤,眼眶里也突然多了一种温热的东西。

    这朵一向强势的霸王花,此刻心中那处最柔软的地方,竟然被触动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