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宝业化工
    来到后面心儿所住的别墅,吴植龙果然在那儿。只是,让张横想不到的是,刘春禹竟然也在那儿,两人正陪着一位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谈笑风生。

    能让吴植龙在心儿别墅接待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显然应该是吴植龙关系相当不错的哥们。张横不由多看了那人几眼。

    “哈哈,张兄弟来了。”

    这个时候,屋里三人也看到了张横,立刻都站了起来,吴植龙哈哈大笑着,迎住了张横:“张兄弟,你总算来了,我们还以为你这是要与柳姐一起吃晚饭了。”

    说着,朝着张横一阵挤眉弄眼,一副你懂得意思。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吴植龙这是误会了自己和柳犁月。

    果然,一边的刘春禹也大笑着走了过来:“张兄弟,想不到你真厉害,连柳姐你都敢泡。哈哈,柳姐那可是一朵真正的霸王花,倾慕她的人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但敢接近她的人,还真没几个。哈哈哈,我就说张兄弟非常人也!”

    张横这回是真的无语了,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与柳犁月来云龙两次,却是被吴植龙他们误会了,还以为是自己与柳犁月有什么暧昧关系。

    “哈哈,张兄弟!”

    看到张横有些尴尬,吴植龙很识趣地转了话题,一拉张横的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宝军宝哥,是春哥的堂兄弟,这次特意过来,就是想与张兄弟你会个面。”

    “宝哥好!”

    张横很谦虚地与刘宝军握手。

    刘宝军三十六岁,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很是气度不凡。

    “张兄弟,既然你与小春和阿龙都是兄弟,我也就不与你客气了。”

    刘宝军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这次过来,老哥是有事相求啊!”

    刘宝军显然是个直性子,也没什么拐弯抹角,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宝哥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张横能办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张横诚恳地道。

    吴植龙和刘春禹两人慎重其事地介绍的人,张横自然不会怠慢。

    “张兄弟,宝哥以前也是军队出身。本来也是我们家族中的重点培养对象。只可惜,当年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伤。这才不得不退伍。”

    刘春禹说起了刘宝军的一些经历:“后来,宝哥就开始创办了实业,如今他的宝业化工,已是国际上都很有知名度的大集团,在世界化工业,都已占有一席之地,是我们国内化工业的一大巨头。”

    “原来如此。”

    张横的眉毛一凝,望向刘宝军的眼神多了一丝异样。

    张横确实是听过宝业化工,好象还是与国家军工企业有密切的合作关系。他还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宝业化工的创始人。

    现在,张横也算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刘宝军受吴植龙和刘春禹如此的重视,这位宝哥的身份确实是非同小可。而张横对他也多了一种敬意。

    要知道,上京的顶级大少中,做生意创业的不少。但是,能去踏踏实实做实业的,却是屈指可数。大多数的顶级大少,都是依靠家族的背景和关系,做的是轻轻松松的买卖。

    明白了刘宝军的身份,张横的心中不由一突。那么,以刘宝军现在的地位,他又会有什么事来求自己呢?

    “张兄弟!”

    几人把张横让到了座位上,刘宝军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次特意过来见你,就是听小春和阿龙他们说,张兄弟是位奇人异士。所以,我这次遇到了棘手的问题,请了很多人解决,最终都没有办法。因此,只好请张兄弟给我出出主意了。”

    说着,刘宝军也不卖关子,说起了他目前遇到的困境。

    刘宝军的宝业化工,总部就在上京的周边地区,十数年来,因为宝业集团的急剧发展,整个集团的总部,都几乎形成了一座城市的规模。

    但是,就在一年前,蒸蒸日上的宝业化工,却是不断出现事故。

    最初的时候,刘宝军也不在意,还以为这是下面管理上的松懈,以至于事故频出。

    因此,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改,以加强宝业集团的管理。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是越来越不堪,以前的事故,还仅仅都是小事故。到了最近,却是出现了伤亡十数人甚至数十人的大事故。

    不仅如此,一连几次大事故后,集团内人心惶惶。甚至暗地里流传开来,说是宝业集团新扩建的厂区,冲了某个凶神恶煞。所以,如今集团频频出事,就是那个凶神恶煞在暗中做乱。

    谣言传的有鼻子有眼,而且越传越广,这让整个集团的人们,都处于了一种很压抑的气氛里。

    当这些流言,终于传到刘宝军耳里的时候,他很是震怒。

    不过冷静下来,他却是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做为刘家的嫡系,刘宝军自然不是普通老百姓可比。他虽然不象一般人对神力鬼怪那么迷信,但却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奇人异士。

    所以,略一细想,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宝业集团,这一年来频频出现事故的问题,确实是有些不合常理。

    思考再三,他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请高人来给集团把把脉。

    以刘宝军的人脉和关系,要请到真正的高人,自然不在话下。所以,前段时间,他从神龙组里,请来了一位擅长望气的风水大师,请对方给自己的集团探察。

    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大出刘宝军的意外。那位风水大师在探察了整个集团后,确实认为,现在的宝业出现了强烈的冲煞。

    但是,因为气场太混乱,那位大师化费了好几天时间的探察,竟然找不到冲煞的源头。最后不得不表示无能为力。

    这让刘宝军很是震惊。他请的这位大师,乃是龙虎派张天师的亲传弟子,就算是在神龙组中,在望气探察方面,也能算是屈指可数的大师级人物。

    现在,竟然连这位都无法解决问题的根源,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刘宝军心中骇然?

    之后,又请过一些江湖中闻名的高人,但最终的结果都差不多,宝业集团确实是有风水冲煞,这是前去探察的诸人一至的看法。但是,对于冲煞的根源来自何处,却没有一个人敢定论。

    一连几位高人得出同样的结论,让刘宝军一筹莫展,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

    不过,就在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刘春禹正好前去看他。当得知了宝业集团的事情后,便向他推荐了张横。

    这就是刘宝军今天和刘春禹一起,让吴植龙找张横的原因。

    “竟然有这样的事!”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很是亚异。

    张横可不认为,神龙组的那位高人,以及江湖中请来的大师,个个都是绣花枕头。那么,宝业集团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冲煞被大家看了出来,却找不到其源头。这似乎很是违背常理。

    “张兄弟,不知你方便不方便,要是方便的话,你就给宝哥去看看。”

    见到张横凝眉不语,一边的三人互望一眼,吴植龙不得不开口道:“宝哥的事,现在很着急,集团中人心惶惶,要是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影响整个集团。”

    “嗯,吴大哥,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张横微一沉吟,目光望向了刘宝军:“宝哥,我随时可以去你那儿,也一定会尽力而为。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一定能解决问题。”

    听了刘宝军对问题的描述,张横现在对宝业集团遇到的情况,心里也已是来了兴趣。只是,先前有那么多同行出手,张横可不敢胡乱吹牛,所以,留了三分余地。

    “这就好,这就好!”

    刘宝军脸现喜色:“张兄弟能去我们那儿,这就是给我面子,那就辛苦张兄弟了。”

    说着,他站了起来,就准备回去。

    今天出来已是大半天了,现在张横已答应去,刘宝军那里有闲功夫在这里耗。

    当下,几人也不犹豫,随同刘宝军一起,向宝业化工所在地出发。

    宝业集团的总部,其实已在上京的范围之外,处于周边的省市交界处。位于山区里。

    一条高速直通那里,所以,从上京出发,到宝业工业城,足足化了四个小时,当到达那里的时候,已是傍晚六点多钟。

    宝业不愧称为工业城,它现在的范围,比一般的小城镇还大。下了高速,进入一条伯油马路,就看到了四周高耸的楼房。

    按照刘宝军的介绍,这里就已是属于宝业集团,原本这片山区是人烟稀少的边缘地带。但是,自从宝业在这里建厂后,以前的荒地山区,现在都建起了高楼大厦,眼前的这些楼房,就是宝业员工的生活区。

    不仅如此,生活区内还有医院,学校以及各种配套设施,完全与一个规模的城市一样。生活在这里,基本的生活保障以及平时的娱乐保键等,已基本可以满足员工的需要。

    一路行来,张横也不得不感叹,宝业工业城建设的确实是非常的完善。

    大约半个小时,车子终于进入了前面的厂区。

    然而,车里的张横,远远地看到那边的宝业集团,眼眸却是陡地一凛,神情也刹那变得凝重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