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怒海泛舟
    “好奇怪的现象,祥瑞之气中,竟然会夹杂着这样重的煞气!”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缩,心中震动无比。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前面的宝业集团的厂区,气场无比的怪异:蒸腾的祥瑞之气中,却笼罩着一片阴晦。就象是太阳被一层乌云所遮掩,把整个宝业覆盖其上,连天空都似乎沉甸甸地要压下来。

    不仅如此,上空的那股阴煞,曲扭摆舞,不断地变幻着,仿佛是一个来自元古的恶魔,要把下面的一切吞噬。

    这样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恐怖,张横的眉毛不禁紧紧地皱了起来:“看来,宝业的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严重,怪不得会频频出事故。”

    现在,张横也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流传在宝业员工中的谣言,并非空穴来风。从自己所洞察到的情况来看,这些谣言,应该是某位看出此处的端倪,这才流传出来的。

    那么,宝业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如此浓重的煞气?

    张横心中的疑虑更重,对宝业所发生的事情,也更加的有了探究之心。

    冬天的天色暗的特别快,六点多钟,天色已暗了下来。整个宝业集团却是灯火辉煌,一溜彩灯把大门处照得如同白昼。

    在最前面引路的刘宝军的车子,这个时候减缓了速度,缓缓向大门处开去。

    大门口有一个保卫室,几名身穿警服的厂警,看到刘宝军的车子开来,立刻尽皆立正敬礼,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神情肃然之极。

    显然,宝业集团的保卫人员,实行的是军队的管理模式,这显示了刘宝军这位曾经军人出身的老总,依然不改当年的风格。

    张横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大门的地面上,眉毛不禁又是微微一凝:“好一个引潮格。”

    不错,张横敏锐地看出了宝业大门口的布置,心中也有些赞叹。

    宝业的大门比普通工厂的大门更宽更大,看起来足足有十米左右。可以容两辆大型的集装箱车并排通过,很是大气。

    让张横注意的,却是它的地面。在大门口十米的范围内,前后贡有三道减速带。这看起来象是为了防止进出石厂门的车辆,速度太快而设置。

    其实却不然。因为,这三道减速带,并不是象普通的减速带那样,用的是橡胶或水泥浇筑,而是上好的紫铜,在四周灯光的掩映下,发射出金灿灿的光芒。

    不仅如此,张横可以看到,每一道紫铜的减速带,上面都镂刻了波浪的纹路,就仿佛这三条减速带,是三道涌起的浪头。

    再仔细看去,这三条减速带的地面间,全部镶嵌了铜条,似乎是为了防滑,还把地面故意铺成了波浪形。

    这在普通人看来,也许会认为,这就是为了防滑作用。

    在张横这位风水大师的眼里,他立刻判断了出来,这是一个巧妙的风水局,而且还是非常高明的引潮格。

    地面那看似不起眼的波浪形,正是这个风水局的精巧之处。

    在天巫传承中,对引潮格有这样的描述:万里引潮冲浪儿,敢于浪尖搏风流。笑揽风云八万顷,力向巅峰问春秋。

    事实上,引潮格是风水局中的一个非常特殊的布置,因为,它的作用,并不在于聚财兴业,而是一种拼搏。就象是引潮格的名字,引领潮流,显示着主人的志向和心愿。

    所以,看到大门口的这个引潮格,张横不得不为刘宝军暗暗点个赞。这位刘家的嫡系,确实是志向高远,纵然是办实业,也有引领潮流的鲲鹏之志。

    车子开入厂区,迎面是一片广场,中央的地方,有一个圆形的喷水池。上面的雕塑是一架银色的火箭,在灯光的照耀下,奕奕生辉,耀人眼目。

    火箭的雕塑足足有四五米高,箭身上用红色的大字写着:拼搏,奋进,突破。

    显然,这就是宝业化工集团的企业理念,更是一种企业精神。

    不过,望着那个巨大的火箭喷池,张横的神情又是一震。

    一般工厂企业的雕塑,都具有挡煞镇邪的作用,是用来帮助工厂或企业凝聚气运的风水道具。

    但是,这个火箭雕塑,张横却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尤其是当他目光落到喷池时,见到喷池内的水,竟然呈现艳红的血色,并因为喷池底部,装了喷气的装置,让这一池血红的泉水,突突突地冒着泡,似乎在沸腾一样。

    “鼎沸格,好一个鼎沸格。这是个纯萃用来凝聚地气的风水阵。”

    张横的心头一震:“看来,当年为刘宝军设计这里规划的人,绝对是这方面的高人。”

    火箭的雕塑,如同沸腾的喷池,看似与别的雕塑并无多大的差别。但是,妙就妙在喷池下面喷出的气体,并不是普通的气流,而是这片地方的地脉之气。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从喷池中喷薄而上的气泡中,蕴含了强大的地气。

    这也就是说,在设计这个喷池的时候,那位高人引地脉之气入局,才能有这样的现象。从而让喷池的水,呈现异样,更是具有了这种如同岩浆沸腾的效果。

    更绝妙的是:化工企业,在五行中属于水火并存。而这处喷泉火箭,却完全巧妙地把水与火这两个五行局,溶为了一体。这足见它的高明之处。

    仅仅只是进入大门,就看到了两处巧妙的风水布置。现在的张横,更加的仔细起来。

    以宝业化工对风水如此的重视,布置这些布局的人又是这方面的高人。那么,它为什么会有如此的煞气,以至于无法解决?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隐情?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车子已开到了宝业的办公大楼前。

    三十三层的办公楼,坐北朝南,正面从一楼到十楼,全是茶色玻璃形成的玻璃幕墙。

    虽然现在已是下班的时候,整座办公楼上,并没多少灯火,显得有些黑沉沉的。

    但是,从广场四周掩映的灯光,仍是把办公楼的轮廓,清晰地勾勒了出来。

    这幢办公楼,下面十层并无出彩之处。但是,十层以上,它的外型就有了奇异的变化,就如同是一条巨舟,横卧在楼层上。

    这竟然又是一个强大的风水局:怒海泛舟!

    下面十层的玻璃幕墙,隐隐的有水光流动,仿佛是层层的波浪。这并不是四周灯光产生的效果,而是组成玻璃幕墙的茶色玻璃,显然是特殊工艺所制作,这才有这样的作用。

    然而,这层层涌动的波浪,上方横卧着一只巨大的帆船型建筑,这不是怒海泛舟又是什么?

    直到现在,张横才算是看到了宝业集团真正凝气聚财的风水布置。有这怒海泛舟的格局镇压整个厂区的气运,宝业集团,要想不发达都难。怪不得它在短短的十数年内,能发展成如此的规模,成为行业的巨头。

    刘宝军的办公室就在三十三楼上,那里完全就是他这位宝业老总单独使用的场地。除了豪华的办公室外,旁边还有娱乐室,健身房,甚至还有一处精致的专用饭厅。

    半路上刘宝业早就通知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因此,当他带着张横以及刘春禹和吴植龙等人,来到饭厅的时候,服务人员早已恭候在那里。

    “哈哈,张兄弟,小春,阿龙!”

    刘宝军笑着向几人招呼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就怠慢各位,在我这里随便用点便餐。”

    几人微笑,自然都知道这是他说的谦虚话。能被刘宝军在他专用的私人餐厅里招待,一般人是绝对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里的食物果然也与众不同,每一样都是无比的精致,按照刘宝军的说法,餐厅里的所有食材,都是他们宝业集团名下的农庄出产,是真正的绿色无污染的食物。

    一餐饭吃得其乐融融,几位大少都是上京顶级圈子里的大哥大,生平的经历自然是丰富多彩。席间大家也不摆什么阔少的架子,就如同是普通人一样边吃边聊,偶尔说些奇闻趣事,不时传来众人畅怀的大笑声。

    一餐饭吃到晚上九点多钟,这才散去。三十三楼上有几个待客的套房,完全可以比得上外面宾馆的总统套房,设施齐全,是平时刘宝军用来招待朋友所用。这回,张横和刘春禹以及吴植龙他们,自然享受到了这一特殊待遇。

    时间已是很晚,张横也没有急着去看什么风水,既然来了,那就好好休息一晚,一切等待明天再说。

    当然,张横今天晚上也没闲着。

    这一次陪同张横来的,除了樊元江之外,蔡茂森也一起过来了。

    张横趁着这空隙,亲自为樊元江用药物进行了洗筋伐髓。

    樊元江本就是特种部队中精英里的精英,这才能被许老选中,成为他的警卫队成员。

    经张横用改进过的炼体药物洗筋伐髓,效果是特别的理想。竟然让他的体质,已可以比得上普通一品兵家的玄门人士。

    这让樊元江振奋无比,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感激。

    这一次体质的提升,对于他今后在军中的发展,多了更大的机会。

    张横自然也没忘了蔡茂森,这位兵家修者,其实并没有亲传的师父,他也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本古时的秘藉,这才跨入了玄门的行列。只是,之后没有系统的传承,就此停步。后来在军中锤练,这才让他的力量不断提升。退伍后,更是成了吴植龙的贴身保镖。

    张横也不迟疑,把当日得普空间储物腰带里的一本兵家武者修练秘法,交给了蔡茂森。

    得普在东南亚横行多年,被他灭掉的玄门门派也不少。虽然那些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但也留下了一些修练的秘藉。张横选择了其中一本最适合蔡茂森的青龙诀,交给了他。

    有这本青龙诀的完整传承,蔡茂森停滞多年的力量,将会有一次巨大的突破,甚至以后也不用发愁,不知该向什么方向发展。

    这让蔡茂森感恩戴德,对张横充满了感激。

    一夜无事,当第二天清晨起来,张横早早地起床,来到了三十三楼的顶层上,迎着朝阳,观察起了整个宝业集团的地形。但是,目光凝望四周,张横的身形轰然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震惊:“竟然是这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