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百革竞流
    “百革竞流?好一个巧妙的百革竞流风水局!”

    站在三十三层的办公楼楼顶,张横迎着朝阳,观望整个宝业集团的布局,当看清四周的情形,心中大是震动。

    三十三层的办公楼,正是厂区内的至高点,在此观望,可以把整片区域尽收眼底。

    宝业集团的总部,建在一个开阔的山谷间,两边有山崖与外面隔绝,所有的生产车间,就在三十三层的办公大楼之后。

    只是,这些生产车间,显然经过了特别的造型。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办公楼后一共是三列车间,每一列大概都有数十间厂房相连,蜿延地伸向远方。估计整个车间所在的区域,足足有五六平方里。

    不仅如此,每一列厂房最前面的部分,完全是建造成了舟船船头的模样。看起来,就象是在办公楼这艘巨舟之后,紧随着三列拖拽的小舟。

    这不是风水局中的百革竞流是什么?

    如果把宝业的厂房和楼房比作是一支船队,那么,最前面的办公大楼,就是领航的帅舰。后面的三列上百间生产车间,相当于是紧跟其后的兵舰。

    不仅如此,三列生产车间,在后面形成了一个‘川’字,更是让这百革竞流的风水局,增添了力量。

    不是吗?百革竞流,那也得在水里,而三列车间形成的川字,却是在此,凭空营造出了一片天海。

    “果然高明,竟然拟形取象,把这片平凡无奇的地方,架构出了如此强大的风水局。”

    细细地观望着下面宝业厂区的格局,张横不禁由衷的赞叹:“看来,当年为宝哥规划整体布局的,乃是真正的高人。”

    拟形取象是风水中的一个专业术语。风水讲究的是形和意,意思是说,从事物的形状,来取其形象的喻意。

    而这拟形取象,更是风水形意中深层次的学问。以人为模拟的事物形象,来获得所需要的效果。这已是属于无中生有的境界,比单纯的以形取意已是高了一个层次。

    本来,在平地上营造百革竞流的风水局,这是一个败笔。毕竟,舟船到了陆地,那无疑就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

    但是,三列生产车间形成的川字,却凭空让这片地方有了让舟船竞渡的川流。这完全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来妙笔。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暗自惊叹?

    现在,张横对布置宝业的那位风水师,已是充满了好奇。

    这世上的奇人异士不在少数,能精湛于风水的大师,也不是没有。

    但是,能布置出这样巧妙的风水局,却是难能可贵。

    要知道,宝业集团,从进门开始,就有了布局。门口的引潮格,之后喷池的一飞冲天局,以及办公大楼的怒海泛舟,以至于后面车间的百革竞流。一环套一环,从总体布局上来说,完全符合了喷池那枚火箭雕塑上所书的六字:拼搏,奋进,突破!

    这也就是说,在布置这些风水局之前,那位高人已是把宝业的企业精神,溶入了其灵魂,这是一种风水布置上的掌控。

    心中想着,张横更是细细地洞察起了下面的情形。

    既然宝业集团有如此精巧而强大的风水布局。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冲煞,以至于这一年来,事故不断?

    张横心中的狐疑更甚,他还真有些想不通,如此精巧的布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开启,眼瞳中刹那映出了一幕奇异的影像。

    只见,整片宝业集团的厂区,已化为了一片奇异的光氲,蒸腾的气象,完全反映在了意识里。

    “为什么会这样?”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为什么祥瑞之气中,会有凶煞鼎沸?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横的心中很是狐疑。天巫之眼里的光氲,一团霞光中夹杂着血光,完全是一片混乱。

    霞光所代表的正是此处风水局凝成的祥瑞。但是,那冲天而起的血光,却意味着这里的凶煞。

    象这样凶吉交杂,让整个气场混乱不堪的情形,这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

    难道百革竞流的风水局中,隐藏了什么破败,以至于让煞气蕴含其中,从而形成了冲刑?

    张横心念电转,眼眸微微地眯成了一条线。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冲天的煞气,正是从百革竞流的地下直冲而起。这意味着,地底的气场无比的暴乱,这才冲散了呈现的祥瑞之气。

    只是,张横一时还弄不清,这厂区的地底,怎么会产生如此暴虐的凶煞。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刘春禹以及吴植龙走了过来。两人现在才起床,洗脸刷牙后,就来找张横一起去吃早饭。

    只是,到张横的房里,竟然没有发现他,后来,听了服务人员的提醒,才知道张横来了上面的顶楼,于是,就这么赶了过来,想看看张横在干什么。

    “哈哈,张兄弟,这么早就在上面锻练身体啊!”

    刘春禹满怀好奇地道:“张兄弟练的是什么,你看合适不合适我和龙哥。我与龙哥这几年身体都不怎么好,感觉做事总是有些力不从心,看来也是要好好锻练了。”

    “是啊,春哥说的不错。以前年青时不节制,现在确实是做什么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吴植龙也是满脸的期待。

    两人都误会张横,以为他这么早起来,是在练功。所以,很想从张横这里取点经。

    “吴大哥,刘大哥,你们的身体都非常棒。”

    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了两人良久:“不过,确实是要加强锻练了。”

    “这样吧!”

    微一沉吟,张横神情一肃道:“等我好好琢磨琢磨,在离开上京前,一定会给你们最合适的养生之法。”

    吴植龙和刘春禹的身体底子都是非常的不错,但确实是这些年有些过度消耗,已出现了某些亚健康的现象。

    张横自然不会眼看他们,所以,确实是准备为他们定身量制一套养生之法。

    “哈哈,那就多谢张兄弟了。”

    吴植龙和刘春禹互望一眼,脸现喜色。

    当下,三人一起下楼吃早餐。餐厅也早已为他们准备了精美的食品,樊元江和蔡茂森早就等在了那儿,甚至刘宝军也已过来了,带来了两个中年男子。

    “哈哈,张兄弟,小春,阿龙,你们起得这么早啊!”

    看到张横他们,刘宝军招呼道:“来来来,一起吃早餐,我还为张兄弟带来了两位这里的负责人。”

    说着,指着身边两人给张横介绍道:“张兄弟,这位是我们宝业集团的总工程师,楼锡康楼工,我们宝业从最初到现在的各种建设,都是楼工在负责,有关工程建设上,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向楼工询问。”

    “这位是我们排污和管道设计师修国彪修工,他虽然只有二十七岁,那可是英尔岛皇家学院的双料博士,自从来到我们宝业后,对我们宝业原先的排污系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为我们宝业节省了大笔的资金,更是为这里的环境,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刘宝军着重介绍着两人的特点,满脸的欣慰。显然对于两人,他非常的倚重。

    “楼工好!”

    张横主动伸出手来,与楼锡康和修国彪握了握手:“修工好,等会还要向两位多多请教。”

    “张少客气了。”

    楼锡康是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羽绒服和一条牛仔裤,打扮很普通,看起来就象是车间里的一个老工人。

    不过,他能在宝业集团中,担任总工程师,又是刘宝军创业之初的老人,足见他为人的实在。

    众人一起坐下吃早餐。不过,大家都知道今天要请张横去探察宝业的问题,所以,这一餐早饭,每个人都吃得很快。

    不一会儿,吃完了早餐,张横也不犹豫:“宝哥,刚才我已在楼顶上大略地看过了情况,现在就到现场去看看吧!”

    先前发现凶煞来自百革竞流局的地底,张横心中其实也是充满了疑惑,有些迫切想知道原因。而地底的探察,自然是最好到现场,越是接近源头,越能洞察到根源所在。

    “好,张兄弟,那辛苦你了。”

    刘宝军很欣慰,拍拍张横的肩道。

    一众人坐电梯下楼,然后向后面的厂区走去。

    厂区的厂房,在楼顶上看,似乎离办公楼并不远。但其实距离还相差数十米,在平地上看,三列厂房,更象是三列拖拽的舟船。尤其是张横细心观察,更是发现地面都呈现出波浪的纹理。可见,地面的这种纹理,就是特意如此,为的就是配合百革竞流局。

    “楼工,有个问题想问您。”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转向了楼锡康:“我刚才探察的时候,发现这里布置了非常巧妙的风水局。不知道这个总体的规划,当年请的是那位大师布置?”

    张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对于当年为宝业集团规划的风水大师,他确实是非常的感兴趣。

    那知,他一问,楼锡康不由微微一怔,目光望向了刘宝军,眼神中满是询问的意思。看他的样子,这是要征求刘宝军的同意,否则,他还真不敢透露出来。

    而刘宝军却也一时沉吟起来,似是在思考着要不要把具体情况说出来。

    这让张横的心中又是一突,楼锡康和刘宝军慎重的举动,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当年为宝业规划的那位风水大师,来历绝对的非同小可。不然,楼锡康和刘宝军不会如此。

    那么,那位风水大师,到底是什么人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