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根源何在
    “唉,张兄弟,其实当年为我们宝业规划的人,是北方宋家的老家主。”

    沉吟良久,刘宝军终于道,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我知道张兄弟与宋家有些间隙,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张兄弟。”

    张横当日在龙翔酒业,与宋家三公子宋长风之间的明争暗斗,刘春禹自然知道,也早已告诉了刘宝军。因此,这次前去邀请张横,刘宝军生怕张横心中会有隔膜,所以,一直没有说这事。

    “原来是这样!”

    张横眉头一凝,又舒展了开来:“宝哥多虑了,我问这问题,是对规划这里风水布局之人,其实是心中充满了敬意。不瞒宝哥,当年为宝业布置风水局的宋家老家主,确实是位高人,我心中也是佩服得很。”

    张横当然说的是实话,自己与宋家的恩怨是另外一件事。就以事论事而言,宋家老家主能布置出如此巧妙的风水局,确实是让人油然起敬。

    怪不得宋家能在北方称雄多年,在风水界屹立不倒,其底蕴之深厚,确实是不可小觑。

    “张兄弟不怪就好!”

    见张横并无不悦之意,刘宝军松了口气。他自然也清楚,风水界的一些禁忌,大多数风水师,是不愿插手别人布置过的风水局。更何况先前出手的是大名鼎鼎的宋家。

    “其实,当我们宝业这次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也想到了当年的宋家老家主。”

    话说开了,就没有什么需要隐瞒,刘宝军便把一些情况,与张横坦诚相告:“只是,宋老家主自当年为我们宝业布置了风水局后,就此退隐江糊。据说我们宝业的规划,是他最后一次出手。因此,当我们出了问题,再想找他时,根本连面也见不到。”

    话虽如此说,但是,刘宝军还是没有把全部的内幕说出来。

    事实上,一年前宝业集团又一次进行扩建,也是请过风水师来布局。而且,请的就是宋家三公子宋长风。可以说,之后宝业的扩展规划,都是宋长风的手笔。

    不过,终究是刘宝军知道,宋长风与张横关系交恶,所以,这事他确实是不想告诉张横,以免张横心中有隔膜。

    至于他这次请张横,一则确实是没有办法。再则,张横与刘春禹关系不错,刘家虽然与宋家交好,但朋友各交各的,却也不会因为宋长风,就会疏远张横。

    说话间,众人已来到了厂区的车间外。

    张横也不再纠结以前的事,用心地探察起了现场的情况。

    从楼顶所观察到的情形,宝业的煞气来自百革竞流的地下。因此,张横也不迟疑,站在原地,左脚陡地一跺。

    顿时,一圈淡淡的黄色光氲,以他为中心,刹那漫延向了四周。

    “嗯,原来这地下是排污水的地下水沟。”

    以地师之力,感应地底的气脉,对于如今的张横来说,已是轻车熟路。因此,他很快就洞察到了地面下的情况。

    在这三列车间中间的两条道路上,地下挖了两条用来排污的地沟。

    化工厂是污染最严重的企业。因此,对于排污,也是宝业的重中之重。要是排污没有处理好,不仅对四周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而且,也会让宝业的发展受到限制。

    因此,宝业化工在这方面,是无比的重视。

    “可是,不对啊!”

    感应着地下排污沟的情形,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这应该是川字格的暗格,是整个风水局的地下部分。宝业集团又不是现在刚建起来的,如果这地下排污沟有问题,也早就出事故了。为什么直到一年前才出现问题。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横是真的迷糊了,此刻感应到的现象,完全与事实不符,也违背了常理。

    “楼工,修工,有个问题想问你们。”

    微微沉吟,张横转向了身边的楼锡康和修国彪。

    “张少,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说。”

    楼锡康和修国彪等人,自然也看出来了,张横正在用某种手段,对此地进行探察。因此,一直不敢有丝毫的打扰。此刻,见张横相问,这才答道。

    “嗯,我想知道,在一年前扩建的时候,你们到底扩建了那些工程,又对什么地方进行了改造?”

    张横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在云龙的时候,他曾听刘宝军说过,这次事故频发,就是因为一年前宝业进行过扩建。如今,他无法从现场查出问题的根源所在,自然得问问起因,也许能从中看出点端倪来。

    “张少,一年前,因为我们要上一条新的生产线,所以,在一号车间,进行了扩建。”

    楼锡康指了指三列厂房中最左边的一列:“按照以前的规划,今后我们宝业集团的扩展,就是以这一,二,三号车间为基础,若是想扩大生产,就在这三列厂房的后面,继续建设。”

    “嗯!”

    张横点头,目光望向了左边第一列车间的远处。果然,一里之外,这一列厂房的最后,车间的外墙,明显可以看到是新建的痕迹。无论是上面的瓦顶还是墙面,都是崭新的材料,与前面的车间有明显的区别。

    张横又暗自点了点头。

    这样的扩建方式,完全符合规划。因为,这里的风水局是百革竞流,最前面的办公楼是领航帅舰,后面的三列车间就是随后的兵舰。

    无论后面的厂房长度有多少,只要不破坏这个格局,在后面接续,相当于是给拖拽的船只增加兵舰的数量。

    这不但不会减弱整个百革竞流风水局的力量,而且还会对整体有所增加。

    这也就是说,一年前的扩建,并没有破坏原本的风水格局。那么,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儿?

    张横的目光又望向了修国彪。

    “张少,因为我们宝业的不断扩展,排污的量也越来越大。”

    修国彪自然明白张横的意思,连忙道:“所以,原先的排污设备,已跟不上我们集团的发展趋势。自三年前我留学回国,进入宝业集团,就逐步在对这里的排污设施,进行改造和强化。”

    “只是,以前的改造,因为环境的限制,也就是小规模的修修补补。”

    修国彪眼眸中闪过兴奋的光芒。

    对于自己能负责象宝业这样大的一个集团的排污工程,他由衷地感觉自豪,这也是他留学多年,归来后能被重用,最引以为傲的地方,所以,每每说起,他总是无比的兴奋。

    “不过,这次趁着集团新生产线安装,我向刘总提出了建议,把如今最先进的排污系统的设计,提交给了刘总。”

    修国彪年青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红晕:“刘总对我的方案很重视,最后经专家论证,同意了我的改造规划。”

    说到这里,修国彪手指指向了三列厂房中间的两条空道上:“原本,这里是两条地下排污沟,从三处车间里流出来的污水,直接排入排污沟中,然后排向最后面的排污池,进行净化和处理。”

    “只是,这些排污沟的容量,现在已是跟不上排污量,在这些年来,总会出现堵塞和淤积的现象,大大地影响了我们的生产。”

    修国彪继续道:“所以,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的设计方案中,把这两条旧排污沟放弃了。在左右两边车间,靠山壁的那一边,重新建设了两条排污量更大,使用建设材料更先进的新排污管道。”

    “放弃了旧的排污沟,新建了新的排污管道?”

    张横心头一震,喃喃地重复了一句,心中却是仿佛抓住了什么。

    从刚才的探察来看,张横已是觉察到,宝业的凶煞就来自地下的排污沟。

    可是,他一直无法明白,明明是总体风水局的地下部分,怎么就产生了与百革竞流风水局不相符合的冲刑反应。现在,听到修国彪的说明,似乎已隐隐地抓到了某种实质。只是,他一时还是无法真正弄明白问题的根源所在。

    “这样吧!”

    微微沉吟,张横目光再次落到了修国彪身上:“修工,要不你带我们去排污设施那边的现场看看。”

    “好的!”

    修国彪连忙答应,与楼锡康一起,带头向前面走去。

    张横等一众人随后跟上,一路过去,张横细细地观察着四周,对百革竞流的风水格局,更多了一些了解。

    这三列做为拖拽兵舰的厂房,确实是经过了多次的扩建。这从厂房后面接续的车间,新旧程度上,就能看出端倪。按张横的看法,这些年宝业集团,至少经过了不下十次的扩展。

    这相当于是说,每过一到两年,宝业化工就得进行一次工程建设,足见宝业的发展之快。

    三列车间的长度,比目测时更加的长,整整有两里左右。众人走了近半个小时,这才走到了尽头。

    而厂区后面,仍是有数里的空旷之地。可见,宝业仍留有发展的余地,给今后的扩建留下了空间。

    直到走到了一处山谷,这才看到了排污净化的设备,这里是整个宝业的排污所在,是单独的一个系统,远远地就可以看到一座露天污水储备池,方圆整整有上万平方米,漆黑的污水,冒着发黄的泡沫,老远就闻到了一股带着酸碱刺鼻气息的怪味,让人闻之欲呕。

    然而,当张横在修国彪以及楼锡康的带领下,绕着这储污水池走了一圈,张横的脸色陡地变了,神情中也猛然露出了一丝恍然:“难道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