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阴沟里翻船
    近万平米的污水池,其实分成好几个隔开的区域,其中最大的就是最前面的污水储备池,近五千平米,占了一半左右。

    张横在修国彪和楼锡康的指点下,看到了从厂区流出来的污水排污口。

    不过,老的污水排污口,是两处方圆有两米的方形地沟。而新建起来的两条排污管道,却比这两个排污口更大,足足有五米的方圆,就算是人直接走入其中,也根本不需要低头矮身,完全可以在里面畅通无阻。

    新管道的排污口,滚滚的污水正如瀑布一样,倾泄而下,不断地注入污水池中。

    再看那两条被废弃的排污地沟,现在完全是干涸一片,除了排污口有淤积的污泥外,并没有什么污水流出来。

    显然,修国彪刚才的介绍就是事实,老的排污地沟完全被废弃了。

    然而,望着这四处排污口,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眉毛也猛然挑起。

    “修工,楼工,这两处排污口,既然已经废弃,为什么没有把它堵塞?”

    张横目光一凝,问出了一个疑问:“我看这里虽然没有污水流出来,但是,旁边却有污水漫过这两个排污地沟的痕迹。那岂不是说,当天下雨,或是污水排量增大,超过这两个排污地勾的出口时,污水不是要倒灌回去吗?”

    “是的!”

    修国彪和楼锡康互望一眼,点了点头:“张少,您观察的真仔细。这两个废弃的排污口,在下雨或污水流量变大时,确实是会出现倒灌的现象。”

    “不过,这是我们特意留下的。”

    修国彪道:“因为污水处理有时会出现一些故障,所以,就会有污水无法及时处理的情况产生。而污水池虽然容量够大,但是,若是一旦出现积累,就会漫池。到时,四周就会污水横流,极大地影响了污水处理厂的本身环境。”

    “所以,为了尽可能避免这种情况,我和楼工这才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把这两条废弃的污水地沟,一直开放着,没有封闭起来。”

    修国彪解释道:“这样,这两条废弃的排污地沟,可以临时充当储水罐,以它们的容量,可以临时存放近万吨的污水。”

    “是的!”

    楼锡康在一边补充道:“因为前面车间流入这两条废弃排污地沟的出口,已全部关闭。因此,就算污水倒灌,也不会再流入车间去。这个方法,已解决了我们几次污水满溢的危机。”

    两人说着,脸上都露出了欣然之色。显然,他们对于这废弃排污地沟的利用,还是感觉非常的满意。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古怪起来:“问题就在这里了。”

    “张兄弟,你看出问题的根源了?”

    一边的刘宝军身形一震,眼眸刹那变得炽烈无比,忍不住问道。

    刘春禹和吴植龙也是脸现迫切,不禁都望向了张横。

    只有修国彪和楼锡康的神情陡然一僵,原本脸上的笑意,也突然凝固在了那儿。一时惊愕地望着张横,神情很是尴尬。

    从张横的话里,两人感觉到,问题似乎出在他们甚为得意的两条排污地沟的废物利用上。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两条废弃的地沟,又怎么影响到了宝业的风水?

    修国彪和楼锡康又惊又疑,满脸疑惑地望着张横,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宝哥,我确实是发现了点端倪。”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不过,我还要再细细地探察一下,印证我的想法。”

    说着,也不理会众人或惊疑,或迷茫的眼神,顾自转了个身,面朝办公楼的方向,微微闭起了眼睛。

    同一时间,他的脚又是微微一跺。

    顿时,一圈圈黄色的光氲,又迅速地弥漫开来,向着前方延伸了开去。

    不过,大家却没有注意到,张横在做这些的同时,手指一弹,衣袖里已射出了一条金线,刹那没入了地底。

    再次探察,张横为了更加明确,偷偷地释放了灵犀。让它钻入地下,实地察看地下排污沟的情况。

    四周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张横身上,却没有人再敢吱声,以免打扰到了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张横脸上的神情中,现出了欣喜之色:“我明白了,阴沟阴沟,这是犯了阴沟里翻船的破败啊!”

    “阴沟里翻船?”

    刘宝军一怔,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禁骤变。

    刘春禹,吴植龙和修国彪以及楼锡康等人,也是身形一震,张横所说的那句阴沟里翻船,让每个人都隐隐地猜到了什么。

    “宝哥,我已探察清楚了。”

    张横睁开了眼来,眼眸中闪烁着一抹异彩:“你们宝业化工的问题,就出在这两条废弃的排污地沟上。”

    “为什么?”

    刘宝军等所有人,一个个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这排污地沟,自当年我们建厂之时就已建造了。为什么这次新的排污管道建起来,废弃了这排污地沟,就变成破败了呢?”

    “宝哥,问题就出在废弃这两个字上。”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手指指向了废弃的排污地沟:“这原本也是百革竞流风水局的一部分,是隐藏在地下的暗格。而且,因为地面上的百革竞流,虽然有刻划的波浪纹辅助,但毕竟只是象形,并不是真正的水。而这地下暗格中的地沟,在排污的同时,却也形成了真正的水源。所以,它在风水局中,作用非常大。”

    说着,张横又指向了新建的那两条排污管道:“本来,新建了这两条排污管,是重新营造了地下暗格中的水之暗流。就算放弃了原先的排污地沟,也并不要紧。”

    “但是,问题在于,放弃的这两条排污沟,并没有封死,当这里的污水池出现溢池现象时,污水倒流,却是形成了一种破败。”

    张横神情一凛:“修工,楼工,你们回忆一下,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们宝业化工,每次出事故的时候,是不是都是遇到了雨天,或是排污系统出现故障,污水无法及时处理,以至于这两条废弃排污地沟的污水倒灌的时候。”

    “呃!”

    修国彪和楼锡康浑身一震,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两人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细细地回想起了这一年来,集团发生事故的日子。

    好一会儿,两人的身形轰然剧震,脸上也露出了惊骇之色:“啊,张少,真的象你所说的那样!这一年来出事故的时候,就是这排污地沟出现倒灌的时候。”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修国彪和楼锡康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此时此刻,两人的心情确实是震惊无比。

    张横的话,确实是印证了问题的根源就出在这里。否则,不可能会如此的符合。就算是巧合,也不会这样的离奇。

    那么,为什么排污地沟的倒灌,就会形成风水局的破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他们,刘宝军以及刘春禹和吴植龙三人,也是个个惊疑不定地望着张横,期待他的答案。

    “其实事情很简单。”

    张横神情凛然地道:“这条排污沟,原本是风水局整体的一部分。但废弃后,却让它成为了一条死沟。虽然不再往这里排污,但是,它的里面肯定会残留一些污水,形成了一条真正的死水阴沟。”

    “你们应该听说过,俗话中有阴沟里翻船,意思是说做事大意,就会出现意外。”

    张横继续道:“在风水中,这也是一个形意,与拟物取象类似,成为了死水阴沟的排污沟,正好犯了这一大忌,从而成为了整个风水局中的破败。尤其是宝业的风水格局,本来就是与船有关,无论是你们办公楼帅舰的造型,还是后面三列车间兵舰的造型,正好应了这个阴沟里翻船的忌讳。”

    “呃,这就是你说的阴沟里翻船。”

    众人面面相觑。在场的所有人,还真没想到,宝业的风水问题,竟然出在这里。

    “这还是其一。”

    张横微微叹息:“其实最大的问题并不在此,而是这两条成为了死水阴沟的排污沟,经常被污水倒灌,形成的冲煞。”

    “为什么?”

    修国彪和楼锡康忍不住问道。

    对于他们来说,废物利用,把两条废弃的排污沟,在污水满溢时,临时充当污水储备罐,这是他们这次污水管道重建时,最得意的之处。

    那知,现在张横竟然说是造成事故的最大元凶。两人确实是有些难以接受,更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嗯,答案很简单。”

    张横也不卖关子:“污水倒罐,会形成水流,而原本做为排污地沟的时候,污水是从厂区那边流向这边的污水处理池。但是,倒灌的时候,却是从这边的污水处理池,流向了厂区。”

    “你们看!”

    张横双手一指,对着排污地沟向厂区的方向,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但是,他的这一个动作,做的有些含糊,在场的人却是一个个满头雾水,很是疑惑,根本不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

    见大家不清楚,张横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你们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厂区的最前面,就是你们宝业集团的办公大楼,也是整个风水局的帅舰所在,更是宝哥日常办公的地方。可以说,那是整个宝业集团的核心,是整个风水局的中枢。”

    “这倒灌的地下污水,流向办公楼,你们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张横不厌其烦地引导道。

    “张兄弟,你是说?”

    刘宝军浑身一震,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神情中也露出了震惊之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