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背后暗箭
    “宝哥,不错,这两条废弃的排污地沟,当污水倒灌的时候,就形成了两道冲向办公大楼的水箭。”

    张横神情一肃:“这相当于是隐藏在地下的暗箭。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当污水倒灌入地沟时,这两道暗箭,就狠狠地射向了办公楼的这艘帅舰。宝业集团,如果不出事那才叫见鬼。”

    说到这里,张横目光一凛:“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宝哥,你这一年来,也是大大小小的意外不断吧!”

    “张兄弟,你真是神了!”

    刘宝军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稍顷,这才向张横竖了竖大拇指,哈哈笑道:“张兄弟,这回老哥我不佩服你都不行啊!”

    “这一年来,我确实是遇到了不少的意外事件,半个月前,就刚刚出了次车祸。可以说,活了这么多年,前些年加起来的祸事,都比不上这一年多。”

    说着,刘宝军摇头叹了口气:“不仅如此,我们宝业集团,这些年发展很迅速,但是自一年前新的生产线上马,形势却是不断恶化,不但原本的产品销路受到了影响,而且,不断有被投诉以及莫名其妙的事太发生。前几个月,还受到了欧尔盟的反倾销阻碍。真是让老哥我头痛的很。”

    “嗯!”

    张横点点头。他在第一次看到刘宝军的时候,就洞察到他头顶的三花聚顶中,代表宅地气运的光氲中,笼罩着一层阴晦,甚至影响到了他的本命气运。

    因此,刘宝军这段时间做事不顺,早在张横的预料中。

    只是,先前没有探察到宝业的问题所在,张横也不愿多说,以免增加刘宝军的心理负担。

    现在,问题找到了根源,张横自然没有了这方面的顾忌。

    如今的张横,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刘宝军这一年来,请了那么多风水师,都无法探察到问题的原因。

    这次,如果不是自己到污水池看了一下,又暗中让灵犀钻入了地沟中,也是绝难发现这阴沟翻船和背后暗箭的隐藏破败。肯定也会象以前的那些风水师一样,被宝业的总体风水局所迷惑,最终无可奈何。

    说到底,自己还是靠了灵犀,有了它,给自己在风水探察方面,增添了许多的把握,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

    “张兄弟,既然问题找出来了,那么,该如何修正?”

    刘宝军神情一肃,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这事还得拜托张兄弟来解决。”

    “嗯,宝哥,这两个破败虽然凶险,不过,化解起来却并不难。”

    张横微微一笑:“问题既然出在这两条废弃的排污地沟上,那就从根本上解决它。临时的办法,就是把它的两个出口封死,以免再产生背后暗箭的冲刑发生。至于要长久解决它,最好是把它填平。”

    张横继续道:“而且,因为它是多年的排污地沟,地底积累了很多的污秽物,所以,光是用泥土或是水泥来填平,还是不够的,会留下阴煞。所以,最好是用四方土这个风水道具来填埋。”

    “四方土?”

    刘宝军神情一凝:“还请张兄弟明说。”

    “四方土其实很简单,就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土。”

    张横也不隐瞒:“这与五色土有相同的效果。具有挡煞镇邪的作用。当然,最好是参入道观中道士们丹炉中的丹砂,效果更佳,可以一劳永逸。”

    “好的,明白了,谢谢张兄弟。”

    刘宝军由衷地道:“还有,一事不烦二主,我们宝业出了风水上的破败,张兄弟,你看是不是还要再布置些什么,以增加我们宝业的气运?”

    刘宝军提出了要求。

    自从办起了实业,刘宝军这些年与风水界的朋友也没少打交道。他自然明白,遭受了破败的风水局冲刑,肯定会出现一些纰漏,不会再象最初那样完美。所以,他心中是有些迫不急待,想让张横为自己的企业,另外布置一个风水阵,来补充损耗的气运。

    “嗯,宝哥,这个我得好好想想。”

    张横慎重地点头。

    一众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污水处理区,向后走去。

    “刘总,我们对不起宝业,这次是我们两失责,让宝业在这一年里,承受了如此大的损失。我们很惭愧。”

    自从张横指出了宝业风水破败的根源,修国彪和楼锡康两人,神色变得很是黯然,心中更是充满了愧疚。

    虽然这次风水问题的造成,并不是两人故意。但是,说到底,却是两人的过错。所以,此刻两人的心中非常的不好受。

    刚才,就在张横与刘宝军说话的时候,他们也私下做了交流,此刻已是做出了决定。

    “刘总,我们也对不起您对我们的信任。这次事件,我们责无旁贷,我们也无脸再留在这里。”

    楼锡康和修国彪向刘宝军鞠了个躬:“您就开除我们吧!”

    两人说着,羞愧地低下了头,等待着刘宝军的最后决断。

    气氛陡地变得凝重起来,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神情变得有些异样。

    他先前只顾着考虑宝业的风水问题,还真没想到修国彪和楼锡康两人的责任和感受。

    此时,看到两人向刘宝军主动提出开除,要承担这次宝业化工风水问题的后果,这却是让张横心中一震。

    说实话,这样的情形,并不是张横所想看到。这不就是砸了修国彪和楼锡康的饭碗吗?

    “宝哥!”

    心中想着,张横终于开了口:“原本这事我不该插手,是宝哥你们集团内部的人事。但是,今天却因为我而起,所以,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嗯,张兄弟,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刘宝军如今也有些为难。

    这次宝业的事情,虽然不是修国彪和楼锡康故意所为。甚至两人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宝业考虑。但是,事情的根源查出来了,确实是因为这次扩建后,排污设备改造引起的破败。

    这事必须有人承担责任。否则,无法向下面的人交待。也违背了他一向崇尚的奖罚分明的治理理念。

    然而,修国彪和楼锡康是他很倚重的人,尤其是两人为宝业的发展,忠心耿耿,他却实在舍不得他们离开。所以,刘宝军还真有些左右为难。

    现在,张横突然出面,却是让刘宝军心中一喜,他现在确实是需要一个缓冲,更需要一个台阶下。

    “宝哥,事情虽然与修工和楼工有关,但这并不是他们的责任。因为,他们毕竟不是风水上的专业人士。从排污工程的角度来说,他们的方法没有任何的错误。”

    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所以,我认为这事还请宝哥斟酌。”

    “嗯,张兄弟,你的话说的对。”

    刘宝军眉毛一挑:“其实这是我的责任,是我事先没有安排好整体的规划。”

    刘宝军心中本就不愿因此事而重责楼锡康和修国彪,此刻正好顺水推舟。说着,他转向了楼锡康和修国彪两人:“老楼,小修,这事责任在我,虽然你们也有过失,但却不能全由你们来承担。”

    “这样吧!”

    刘宝军沉吟了一下道:“先前张兄弟提出的整改方案,你们马上负责施工,务必要把事情做的最完美。你们两因这次过失,就记过一次,看以后你们的表现。”

    “是,刘总!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楼锡康和修国彪总算松了口气,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感激。

    在宝业,两人都是工程师的级别,待遇等更是不用言喻。要是真的因这事辞了职,对于他们来说,要想再找到这样的好企业,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更何况,刘宝军对他们一向器重,要想再寻找一位同样讲义气,对他们倚重的老板,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一场小小的风波终于结束,众人这里也已走到了办公楼。

    “宝哥,我刚才仔细地琢磨了一下,现在的宝业,就象是一艘航空母舰,经历了前些年的迅速发展期,如今最需要的是稳定。”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办公楼上方的那巨舟的造型,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所以,我以为,要为现在的宝业布置辅助的风水局,就要从这方面着手。”

    “嗯!”

    刘宝军停下了脚步,细细地咀嚼起了张横的话。

    对于目前宝业的形势,刘宝军是心中最清楚的。他创办实业之初,以拼搏,奋进以及突破为企业的精神,也做为一种追求。

    但是,经历了这十数年的高速发展,宝业已到了一定的规模,他的理念,确实是需要有所改变。

    而张横所提出的稳重这两个字,正好契合了他的心意。稳中求发展,确实就是现在宝业所要兼顾的两方面。

    “张兄弟,那你看我们宝业再布置什么样的风水局合适?”

    心中想着,刘宝军的眼眸渐渐亮了起来,目光望向了张横。

    “宝哥!”

    张横心中确实已有了轮廓,当下也不卖关子,手指一指办公大楼:“你看,宝业的风水局,整体以舟水为格,尤其是这最核心的百革竞流,以这领航帅舰为龙头,后面紧跟着三列兵舰,形成怒海泛舟的强大格局。”

    “不过,舰队到了大海中央,不紧追求速度,更需要稳定。”

    张横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异彩:“因此,百革竞流的风水局,现在缺少的是一块压舱石。”

    “压舱石?”

    刘宝军身形一震,目光变得炽烈起来:“张兄弟的意思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