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彻夜未归的乖乖女
    嗖!

    突然,黑暗中一点暗芒闪过,正呆呆站在那儿,望着张横的车子离去的邱纯玉,陡然娇躯剧震,俏脸也刹那变色。

    但是,还没等她发出一丝声响,整个人却是软软地瘫倒了下去。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阴影里无声地开了出来,很快就开到了邱纯玉身边。后座上奔下了两名黑衣男子,迅速把她抱入了车里。

    不到十秒钟,现场归复平静,没有了那辆黑色的轿车,地面上自然也没有了瘫倒的邱纯玉,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此时此刻,张横的车子已开出了两公里之外。坐在后座的张横,正闭目沉思。陡地,他猛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不由心头一颤。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张横皱起了眉头,对于心中这莫名其妙出现的不安感,顿时警觉起来。

    然而,这种不安感就如同是潮水一样,来的快,也退得快,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一时完全无法抓住这种预兆来自何处。

    “看来,还是我修为太低了,对于预示的征兆,根本不能清晰地把握。”

    张横微微摇了摇头:“也许,只有修为达到三品的后期,才会对预感有一种清晰的感应吧!”

    突然来的心血来潮,已完全打断了张横的思路,他也静不下心思,研究邱纯玉今天为自己所破译的羊皮卷上的神文了。

    这一夜,邱明亮夫妻又惊又喜又是忐忑。因为,女儿邱纯玉,自晚上送张横出门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这让两老有些担心。可是想到女儿是与张横在一起,两人又突然多了一种窃喜和感叹。

    虽然邱纯玉一向是个恬静淡然的乖乖女,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别说是夜晚外出,就算是大白天,也是很少出去玩。

    在父母的记忆里,女儿许多时候,就是关在书房里,静静地看各种各样的书。因此,这些年来,邱纯玉在两老的心中,就是这天下最乖巧的女孩,根本不用他们操什么心。

    只是,去了国外四年,两老现在对邱纯玉也不怎么了解了。虽然仍相信女儿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今天晚上,去送一下张横,竟然就不回来了。这让两老心中还是非常的感慨:难道女儿去国外留学几年,已学会了国外的那种开放?

    想到女儿可能与张横去什么地方玩,甚至是去开房了,一夜未归,两老真是不知该怎么说了。

    这一夜,邱明亮和妻子根本就没睡,两人转辗反侧,满脑子想的就是女儿邱纯玉会与张横干什么。

    到了天亮的时候,两老去邱纯玉的卧室以及书房看了一下。生怕自己年纪大了,晚上女儿已悄悄地溜回了家。

    但是,卧室和书房里哪里有女儿的身影,所有的东西也是纹丝未动,与她离开前一模一样。

    看看窗外已升起的朝阳,邱明亮夫妻最也忍不住了。

    “我打个电话问问张横吧!”

    两夫妻互望一眼,邱明亮朝妻子点了点头,终于拿起了电话。

    因为邱纯玉昨天晚上送张横出去的时候,根本没带手机。所以,两夫妻根本无法联系她。现在,只好从张横那儿,了解女儿的情况了。

    “邱教授,您好,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张横早已起了床,看到邱教授一大早打来电话,心中很是狐疑。

    “张横,玉儿在吗?”

    邱明亮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邱教授,玉儿她怎么会在我这里?”

    这回是轮到张横莫名其妙了:“她昨天送我到停车场,我们就分手了。”

    “什么?”

    邱明亮浑身剧震,差点手中的电话就直接掉落在地,声音更是刹那变得惊骇无比:“张横,你说什么?你与玉儿昨天晚上就分手了?”

    邱明亮的脑袋瓜子嗡的一声,如同是炸开了一枚炸弹,整个人的思绪已完全混乱一片。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下去,身体一歪,就瘫倒在了沙发上。

    “老邱,怎么了,你怎么了?”

    他妻子就站在身边,看到这副样子,顿时吓坏了,不由凄厉地叫喊了起来。

    “邱教授,邱教授,您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呼喊声,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他猛地站了起来,向别墅楼下冲去。

    一边跑,一边高喊:“樊大哥,快,快带我去邱教授家。”

    邱教授家离张横所住的地方,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不过,现在是早上,车辆并不多,张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让樊元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邱家。

    一路连闯十数个红灯,樊元江把车子彪到了极限,竟然在十多分钟内,就赶到了邱教授的家里。

    此时此刻,邱教授的家里已是乱成了一片,一二零的救护车已赶到,一名医生和几名护士,正在对他进行急救。

    邱教授本来就有心脏病,一听到女儿昨天晚上并没与张横在一起,这顿时让他意识到,女儿可能出了什么意外。这却是刹那把他给吓着了,因此,引起了心脏病的突发。

    幸好,他的老心脏家里都备着药,心脏病一发作,他妻子与保姆连忙对他进行了急救,一边打了一二零。

    正乱糟糟的一片,张横和樊元江赶到了。

    “张横,你一定要找到玉儿啊!”

    看到张横,刚刚缓过气来的邱教授,猛地推开了面前的医生和护士,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陡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急切地向张横嘶喊道,神情焦急之极。

    “邱教授,您不要急,您快说说,玉儿她怎么了?”

    直到现在,张横仍是西里糊涂,对邱纯玉到底出了什么事,一无所知。

    一边说着,张横的手已扶住了邱教授,一缕巫力真元,缓缓地渡入了邱教授的体内。

    邱明亮浑身一震,原本萎糜的身形,也顿时有了,几分力气,甚至连嘶哑的声音,都响了几分。

    张横的心中也松了口气,他的巫力真元流转邱明亮身体一周,已完全探察到了此刻的情况。邱明亮这是气急攻心,心脏病发作。经自己的巫力真元滋养,已缓解了过来。

    “张横,昨天晚上,玉儿送你出去,之后就一直没回来。”

    邱明亮那里会迟疑,连忙把情况说了一遍,最后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满脸的迫切:“玉儿可能出事了,你一定要找到他啊!”

    “玉儿昨晚就失踪了!”

    张横心头一震,他猛地想到了昨天晚上离开后,半路自己心中突然感应到的那丝预感,张横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陡然意识到,当时的那种不安,也许正是邱纯玉出事的预兆。

    那么,是什么人要对邱纯玉下手呢?

    张横心念电转,无数的疑问如煮沸的米粥,汩汩地冒起泡来。

    “莫非是倭岛人?他们已知道了玉儿能破解神文?”

    张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倭岛方面。

    “邱教授,您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玉儿。”

    心中又惊又怒,但他还不得不安慰邱明亮。

    “啊,玉儿出事了?”

    一边的邱教授的妻子,刚才光顾着急救邱教授了,所以,对女儿失踪的事,还蒙在鼓里。

    此刻,一听到真相,顿时啊地一声尖叫,整个人就直接昏觉了过去。

    先前邱明亮失踪半年,已是让她一直承受着煎熬。那知,前天一家人刚团聚,昨天晚上,女儿又再次失踪。

    如此重大的打击,几乎要把她给击垮了。

    顿时,屋里又乱成了一团,前来救护邱教授的急救医生,这回却是先抢救起了她。

    张横刚想打电话,看到这副情形,也只能先放下电话,帮着医生抢救邱纯玉的母亲。

    幸好,她只是受惊过度,再加上前段时间一直倍受煎熬,心神虚弱,身体并无大碍。所以,在张横暗中渡入了一缕巫力真元后,马上就恢复了过来。

    “玉儿,我可怜的玉儿啊!”

    邱纯玉的母亲凄厉地哭喊了起来。不过,扯了两嗓子,她猛地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死死拉住了张横的手:“张横,你一定要把玉儿找回来,拜托你了,拜托你了。”

    现在,邱家人全把找回女儿的希望,寄托在了张横身上。甚至连报警都忘了。

    “伯母,您放心,我一定会把玉儿找回来。她一定没事的。”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此事大有蹊跷,张横自然不敢大意,所以,他决定先给刘剑以及柳犁月他们打个电话。光凭个人之力,又是毫无头绪,他自然要借助一下警方和特殊部门的力量。

    然而,他的电话还刚拨了几个数字,突然,手机就响了起来,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张横一怔,但还是按下了通话健。

    “邱纯玉在我们手中。”

    话筒里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现在,你一切按我交待你的去做。否则,你就等着去大运河找她的尸体吧!”

    “你是谁?”

    张横心头大震。不过,目光望到四周众人,看到邱教授夫妻那悲切而焦虑的神情,张横胸中那股蒸腾的怒火,被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语气也强自变得平静些:“你们想干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