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请君入瓮
    “小子,你什么也别问,如果想要你那妞儿活着,就按照老子的指示来做。”

    话筒里那阴恻恻的声音,蛮横地打断了张横的话语。

    “好!”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但是,为了邱纯玉的安危,他最终还是忍住了胸中如同火山般要爆发的怒火,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小子,你现在开始,不要挂电话。”

    话筒里的声音稍稍沉默了一下:“我警告你,你也别想玩什么花样,你现在的一切举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不信,你朝西边看。”

    张横没有吱声,目光却已是转头望向了西边。

    然而,一望之下,张横的眼眸陡地暴缩。

    西边也是一幢高楼,应该是一处商业楼,与邱家所在的楼层隔了一条马路。此时此刻,在十三楼的一个窗户口,正有人拿着一架望远镜,注视着这边。

    因为那人戴着顶帽子,又戴了口罩,把脸遮得掩掩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而眼睛又被望远镜所遮挡,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

    但是,望远镜折射的反光,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森寒,让人心中不由一阵冰冷。

    话筒那边的家伙,显然说的确实是实话,张横现在完全在别人的监视中。

    不仅如此,张横还敏锐地感觉到,监视这边的人,并不止这一个,似乎其他方向,也有几道犀利的目光,在死死地瞪着自己,让自己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看来,这是一次有预谋,而且,对方的人手不少。”

    张横心中电念急转,已大概判断出了这些情况。

    “小子,现在你按照我所说的做,千万别玩花样,否则,你那妞儿会很惨。”

    话筒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跟你说实话也不要紧,我们对你那妞没兴趣,只要你老老实实听我们的话,我们保证你可以看到活蹦乱跳的她。要是敢玩什么心思,那可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好!”

    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变得阴冷起来。

    他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了,对方劫持邱纯玉,并不是为了她,而是要对付自己。

    那么,对方如此大动干戈,又这般大费手脚,先劫持邱纯玉,再以她来威胁自己就犯,这会是什么人呢?

    张横一时也无法猜到答案。在上京,他得罪的人还真不少,无论是楚家四少,还是曹宇或是宋家,以及倭岛人,都有这样的实力可以谋划这件事。

    而张横如今也明白了一点:显然,邱纯玉是遭了鱼池之殃。自己这段时间与她交往过蜜,以至于让这伙人认为邱纯玉是自己的恋人。所以,这才会劫持她做人质,胁迫自己。

    “现在,你坐电梯到楼下来,注意,电梯的监控,已由我们掌控了,所以,你别想在电梯里玩花样。”

    话筒里的声音再响起,并提醒了张横一句。

    邱教授的家除了研究院宿舍外,还有一处就在附近,是在十楼上。这是进修生夫妻两人,为今后女儿结婚准备的。

    这次他们就是住在这十楼的套房中,所以,张横下楼才要坐电梯。

    张横嗯了一声,向邱教授夫妻道:“邱教授,伯母,我马上就让人寻找玉儿,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一有消息,我会立刻告诉你们。”

    张横的声音很大,他的手机一直处于与对方的通话状态。因此,他的每一句话对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张横可不想让对方有任何的异动,以对方能预先布置出如此大的阴谋,在后面的主事的人,必然想到了每一个细节,绝不会让自己有机可乘。

    如果自己真的敢做出什么让他们认为可疑的事情来,也许对方真会对邱纯玉不利。到时,那可真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对于张横来说,让邱纯玉这样一个清纯乖巧的女孩子,因为自己而牵涉其中,如果她受到任何一丝的伤害,张横都会感觉对不起她,更会内疚一辈子。

    更何况,邱纯玉还有父母,若是她出了点事,只怕邱教授夫妻后半生都不会再有快乐的日子。

    所以,张横心中已打定了主意,就算对方挖好了陷井,布下了龙潭虎穴,自己也要去闯一闯。

    一切就见机行事,为了邱纯玉这个无辜的女孩子,张横是准备豁出去了。

    当然,张横也不会就此任由对方摆布,他在与邱教授夫妻说话的时候,趁着手机放在嘴边,他的大拇指,轻轻地点在了屏幕的一个奇异的标志上。

    这一个动作,无比的隐秘,就算是近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的这个小动作。至于对面楼层中暗中监视他一举一动的人,更是看不到他拇指的这一细微举动了。

    “好的,张横,那玉儿的事,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把玉儿找回来。”

    邱教授夫妻,现在早已六神无主,把张横当成了最后的希望,所以,完全没有怀疑张横现在有什么异常,连连点头答应。

    当下,张横告辞邱家人,走向了门口的电梯。

    果然,对方的监视简直是无孔不入,张横仍是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有几道犀利而冰寒的目光,一直在瞪着自己的移动。

    等走入电梯,目光一扫,便看到这部电梯的监控摄象头,与其他地方不同,竟然四个角落都有,在电梯里,完全是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

    这更是意味着,对方确实是在电梯中做了手脚,自己的这一路下楼,根本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到了楼下,是个公用大厅。此刻有许多老人正聚在一起闲聊。显然是这处住宿楼里的居民,早起前去锻练的。

    然而,在这十数人中,张横根本无法分辩,他们中是不是就有监视自己的人存在。所以,他依然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式,缓步向前走去,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樊元江的车子就停在门外不远处的马路边。因为来的如此的焦急,樊元江也意识到了邱家出了大事。所以,他根本没把车子停到附近的停车场,随时准备着应付紧急情况。

    看到张横出来,樊元江的车子缓缓地开了过来,正想下车为张横开门。这个时候,张横朝他摆了摆手:“樊大哥,我有其他事,你先回去吧!”

    “张少!”

    樊元江一怔,不由狐疑地望向张横。他还真有些想不通了,既然有急事,怎么还会让自己离开。自己可是对上京的道路无比的熟悉,有自己在,张横办事应该更方便才对。

    这次张横只与樊元江一起过来,因为蔡茂森昨天与吴植龙在一起,张横就让蔡茂森直接跟吴植龙回去了,算是给他放两天假。

    “好了,我先走了。”

    然而,张横根本不向他解释,顾自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后座。

    出租车里竟然早就有了三个人,除了驾驶员外,后座就有两人,全是二十多岁的男子。

    看到张横进来,后座的两名男子,神情阴厉地望向了他:“把手机交出来。我们会带你去目的地。”

    说着,又补充了一句:“你别想拿我们做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得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果你想从我们口里知道什么,那就死了这条心吧!”

    “而且,你要是敢对我们做什么,后果自负。”

    两名男子阴冷地说着,一个人还在张横的身上到处摸了摸,摸出了一只钱包,并把张横手腕上的那把伏以神尺也取了下来。

    张横并没有任何一丝的反抗,他已观察过了车里的三人,全是普通人。而且,看这三人,一个个头发染成火鸡毛,每人手腕上都纹着纹身,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

    他心中立刻明白,这三人确实是小角色,有可能就是临时被雇用的,甚至连今天事情的内幕都不清楚,要想从他们嘴里知道点什么,确实是毫无意义。

    因此,张横很顺从地毫不吭声,把手机以及身上能被人看到的东西,全任由他们拿走。

    车子开出不久,张横立刻敏锐地感觉到,四周仍有监视他的目光存在。这也就是说,除了这车里的几人外,暗中仍有人在跟踪监视。

    心中了然,张横却装作毫不知情,只是时刻密切注意着四周,更是暗中默默地记着路况。

    一个小时后,车子离开了上京的城区,开往了交外。只是,让张横想不到的是,当车子刚刚开出郊外,又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前面,出租车里的人摧促着他下车,把张横带入了前面的黑色轿车里。

    这回,轿车里仍是有三个男子,个个都是彪形大汉,浑身透着一缕杀气,显然是手上沾过血的主。

    三人阴冷的目光望着张横,重新搜遍了张横的全身,这才把张横带入车里。

    不仅如此,一名大汉亮出了一副精钢手铐,咔嚓一声,把张横铐了起来,同一时间,另一人用一块黑布,把张横的眼睛蒙上了。

    张横依然没有任何的反抗,这一路来,他已觉察到了,监视自己的人不仅仅只有明里的这些人,暗中还有好几辆车子在追蹑。而且,路上似乎不停地转换着车辆。

    这足以证明,筹划这件事的背后主事者,无比的小心谨慎。在如此严密的监视下,自己这一路的一举一动,完全在对方的掌控中。

    要是自己真敢在半路做些什么,只怕背后那人,一定会及时知道。

    所以,为了邱纯玉的安全,张横现在是什么都忍了。一切待见到了对方再说。

    车箱里一片沉默,车帘早被拉了个掩掩实实,两名彪形大汉左右胁持着张横,就这么向前行去。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漫长,每一分的过去,都似乎成了煎熬。车子里的气氛,更是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