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虎啸山庄
    张横自愿被劫持,在几名大汉的押送下,前往幕后指使之人的所在。

    此时此刻,邱家更是乱了套。张横走后,邱家女儿失踪的事,立刻在宿舍楼里传了开来,研究院的同事以及领导,也都赶了过来,前来看望和慰问邱教授夫妻。

    当大家知道,这事竟然还没有报警的时候,顿时个个惊讶。于是,有人提议,马上报警。

    邱教授夫妻,如今已是六神无主,根本没有了主意。

    不一会儿,警察便赶到了邱家,展开了调查。

    然而,调查的结果让所有人非常的意外,这次邱纯玉的失踪,就如同是上次邱教授的情况一样,根本就没留下什么线索。

    从当时宿舍楼周围安装的摄像头来看,昨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邱纯玉与张横一起走出宿舍楼。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而查看四周以及停车场那边的监控,却发现这些监控竟然莫名其妙地都坏了。因此,后面邱纯玉的行踪,根本无法再追查到。

    不仅如此,宿舍楼外就是一条马路,平时的车流量很大。要想从晚上八点后的通行车辆中,寻找到线索,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邱纯玉失踪的案件,一时又陷入了死胡同,负责此案的警官毫无头绪。

    再说张横,坐在那辆车子里,虽然被蒙了眼睛,但对于拥有天巫之眼的张横来说,那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他早已天巫之眼暗暗开启,一直在观察着车辆行进的路线。

    “这些家伙竟然在绕圈子,而且,绕了整整一天了,还没停止。”

    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中更加的警觉。

    车子从上京的郊区接手了张横之后,就往上京的南边开去,一直开到了临近的省份。到了那里,张横又被另一辆车子给接手,仍然由两名大汉押着。

    然而,就在张横以为,这次应该去目的地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辆车子,竟然又折回了上京,在上京与临近省市的周边绕起圈来。

    就这样,一直挨到天快黑,仍没有见到车子要开往某个目的地的迹象。

    张横的心中很是无奈,他明白,对方如此的做法,完全说明背后那人无比的谨慎。

    整整绕一天的圈,一方面是在试探是不是有警方在跟踪。要是真有警方人员在后监视,只怕一天下来,早就耐不住性子,上前行动了。

    另一方面,这一天下来,张横不吃不喝,而车子却是频频更换,背后的人也是在消磨张横的体力。如果换了普通人,这一翻折腾,估计早就疲惫不堪,没了精神和力气。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夜色笼罩了天地,华灯闪烁,又进入了夜生活的时刻。

    “也该去目的地了吧?”

    洞察着车窗外的情形,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整个人也不由振作了起来。

    此刻,车子正在向一片山区行去,透过朦胧的夜色,可以看到远方有一座巨大的山影,隐隐约约的,山上还有灯光在闪烁,似乎山上有某个建筑。

    果然,车子开了近十多分钟,那座山影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

    山并不高,有百多米的样子,植被苍翠,显然经过了人工的布置。一条水泥公路,蜿蜒地通往山上。

    “这是哪里?”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

    他一路在车子里,观察外面的景色,曾在进入这条公路的时候,看到路边的路牌,上面写着虎啸山庄。

    而且,他也可以确定,这个地方仍是在上京的郊区范围,并没有离开上京。

    只是,上京什么地方有个虎啸山庄,张横还真不知道。他来上京的时间并不长,除了和韩冰蕾一起游玩了一趟八达岭长城外,还真没去过别的地方,根本不了解上京的地形。

    “嗯,这里应该就是目的地了。”

    望着车窗外的山道,张横暗道:“不知是什么人要费这么大的周章,玩出这样的花样,把自己带到这里呢?还有,自己上午离开邱家时,发出的那个信号,是不是起了效果?”

    现在的张横,完全在别人的监视下,身上更是没有了任何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可以说是与外界隔绝了消息。

    因此,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如今确实是有些西里糊涂。至于早上所使用的求救信号,他这也是第一次用。完全不清楚它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不过,张横敢独自一人,自愿被劫持来此,他心中早就做好了一个人单独面对一切的打算。

    虽然身上看似所有的东西都被搜走了,甚至连伏以神尺也落在了对方手里。但是,张横身上藏着拽着的玩意可不少,得到了江山社稷图后,他基本上所有的法器都放在了里面。

    江山社稷图做为上古十大圣器之一,自然不是普通的空间风水道具可比,它是可以直接溶入身体内。

    张横的胸口有一块巴掌大小的图案,就象是身上纹了刺青。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图案,就是江山社稷图。

    车子开上了山道,山脚下有一道岗亭,有两名大汉守候在那儿。不过,车子却丝毫没有停留,一路驶去,山路上并无任何来往的车辆,显得特别的空寂。

    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山顶,那里果然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山庄,占地十数亩,几乎占据了整个山顶的地方。

    一道移动铁门挡住了去路,车子停了下来,两名大汉推着张横从车里下来,并拿掉了他眼睛上蒙着的黑布。

    立刻,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映入了张横的眼帘。

    铁门后是一条宽阔的道路,雪亮的两排路灯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昼。此时此刻,这条道路两边,正站立着两排身穿黑色西服,神情凛然的大汉,人数有上百人。一个个如同是凶神恶煞,目光凛冽地望着张横,杀气腾腾。

    这些大汉,显然都是手上沾过血的主,那凛冽的目光,仿佛能把人穿透,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且,他们每个人的腰间都是鼓鼓囊囊,明显都带着武器。

    “示威,这是想给哥们一个下马威!”

    张横的眉毛剧烈地颤动起来,心中暗笑。

    不过,他很配合地身形一颤,脚步踉跄了一下,仿佛是坐了一天车,疲惫不堪。又象是被眼前这场面给吓着了。

    “哈哈,这小子来了!”

    山庄的一间豪华大厅里,三个男子围坐在沙发上,正望着墙上的监视屏幕。看到张横出现在门口,三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楚四少,高,果然高。”

    坐在右边的男子一脸的阴笑,朝着对面的人竖了竖大拇指夸道:“哈哈,这小子真的乖乖地就这么来了,楚四少,本少不得不佩服你,哈哈哈!”

    “哪里,哪里!曹兄说笑了,哪是本少高明,这是姓张的小子自以为是。”

    楚四少得意地笑道:“象他这种人,就是自认最讲义气,又死认一个情字。这不,本少只是小小地使了点手段,把他正在泡的妞给请了过来,他就象是被牵着鼻子的蠢驴一样,乖乖地来了。哈哈,这叫英雄救美。不过,也叫自寻死路,现在,看他如何跳出我们的手掌心,哈哈哈!”

    “嘿嘿,楚四少说的是。什么义气,什么情感,那都是放屁!”

    另一边,一个脸上满是疤痕,神情看起来非常恐怖的男子,嘿嘿怪笑起来,眼眸里却是暴射出了怨毒而仇恨的光芒:“这回,看姓张的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哈哈哈!”

    说着,疤痕男子,一把搂住了身边一名妖娆的女子,狂笑不以。

    那女子嗲嗲地嗯了声,连忙把手中的酒杯送到了疤痕男子嘴边,以一种无比温柔的姿式,把酒喂到了他的嘴里。

    “哈哈哈!是啊,宋三少说的是,什么义气,什么情感,全是放屁,只有姓张的那种乡巴佬,才会当成是信条……”

    楚四公子和曹兄也大笑起来:“要女人,那需要这么麻烦,你看,只要有钱有势,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楚四少和被称为曹兄的男子,身边都有一名姿色绝丽的女子相陪。如果仔细看去,这三个陪同他们喝酒的女子,都是熟面孔,貌似就是国内影视一线的女明星。

    然而,此刻这三位女明星,那里有公众场合的那种傲骄,完全就象是三只家养的小花猫,乖巧地依偎在三个男人怀里,任由他们肆意地把玩。

    当然,这三位的身份,自然也是非同小可。被称为曹兄的,正是曹宇,楚四少更不用说了,除了楚京云之外,还会是谁。

    至于那位脸上满是疤痕的男子,张横如果在此,也一定会认得他。

    “哈哈,各位,主角到了,我们也应该去迎接一下,看一场好戏。”

    三人笑着,看到监视屏里的张横,在一众大汉的押送下,已走进了山庄,三人终于站了起来,搂着身边妖娆的女子,向外走去。

    张横此刻已进入山庄,他的身后,押送他的两名大汉,手中握着手枪,恶狠狠地瞪着他。看他们的样子,只要张横稍有异动,就会直接开枪。

    不一会儿,面前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四周矗立着一人多高的铁栅栏。两名大汉推开了栅栏的门,把张横推入了其中。

    “这是什么地方?”

    望望四周,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他敏锐地嗅到了这片场地的空气中,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目光扫过,更是在地面上看到了斑斑的血迹。

    啪!

    正心中狐疑,突然,场地中陡地出现了异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