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明知山有虎
    啪!

    一阵异响响彻,场中突然亮起了几盏耀眼的小太阳,刹那把全场照得一片刺目。

    张横的眼眸陡地眯了起来,却也总算看清了四周的情形。此时此刻,自己正站在一个方圆有数百平米的场地内,四周围着一人多高的栅栏。栅栏外,是围绕全场的一圈座椅,一共有十层左右,次递升高,足足可以坐数千人。

    最高处的地方,似乎还有类似包厢的一个个房间,一共有数十间,每一间都装簧得豪华无比。

    从眼前的格局来看,这里就象是一个露天舞台,又象是影片中的决斗场。

    然而,望着四周,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心中暗呼:“这是斗狗场,这里竟然是个斗狗场。”

    不错,张横敏锐地发现,自己所在的这片场地上,除了那班班的血迹外,还有许多地方,散落着一簇簇的动物毛发。而一股犬类动物特有的腥骚味,冲入了鼻际,让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地上的这些血迹和毛发,都是狗狗留下的。

    张横虽然以前生活在乡下,但经历了这么多事,与顶级圈子里的大少们也交往了不少。因此,他也是曾听说过,那些大少们,平时玩的花样还真是千奇百怪。有斗鸡的,也有斗蟋蟀的,更有斗狗斗猫玩的。

    眼前的这处场所,应该就是一个斗狗场。

    “哈哈,姓张的,你终于来了。”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南边高处的一个包厢门打了开来,三名男子,搂着三个妖娆的女子,走了出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张横。

    与此同时,斗狗场的四周,一个个黑衣大汉,也从阴影里一步跨出,站到了四周的栅栏外,人数不下百多个。正是刚才张横进来的时候,在路上列阵示威的那些家伙。

    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场中的张横身上,个个神情凛冽,脸现杀气,仿佛场中的张横,就是一只待宰的羊羔,他们就是一头头恶狼。

    不过,张横那里会在意这些黑衣大汉,他的目光凝注到了高处包厢上的那几人,神情却是陡地一震,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楚京云,曹宇,是你们?竟然是你们在暗中搞鬼!”

    虽然张横这一路也在猜测,这次针对自己的行动,有可能会是楚京云或曹宇。但是,当真的看到他们在一起,张横的心中还是非常的震动。他怎么也没想到,楚京云和曹宇这两个家伙,竟然会联手来对付自己。

    本来,楚京云与曹宇的关系也仅仅只是一般,并不算怎么密切。如同是大多数上京的顶级大少一样,无非是泛泛之交。

    不过,两人却是因为张横这个共同的敌人,最终联了手。

    那次张横掉入玉龙山的矿洞,曹宇自然知道了此事的细底。原以为有得普师兄弟带着一众人,在暗中追杀张横。

    在曹宇想来,张横就算是有最大的本领,也必将葬身在矿洞里。

    只是,曹宇做梦都没想到,张横最后还是出来了。而据他所获得的消息,当日在矿洞中,不但有他请来的得普他们。而且,还有一大批倭岛人。

    可是,偏偏最后走出来的是张横,而得普以及倭岛人,却全部葬身于洞底。

    这让曹宇在惊怒之余,心中对张横更是充满了仇恨,而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忌惮也在他心中滋生。

    越是了解张横,越是知道他更多的秘密,曹宇对张横是越来越感觉害怕。要是这样的对手成为自己的敌人,曹宇有种寝食难安的感觉。

    不是吗?这就象是埋了一枚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爆发了。要是张横真的想全力对付他曹宇,只怕曹宇绝无生理。

    所以,曹宇是绝不愿这样的敌人活在世上,他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把这枚眼中钉,心头刺给铲除掉。

    这正是他与楚京云联手,精心策划了这次行动的原因。

    目光望着高处包厢中的三人,张横的神情变得凛然起来。楚京云和曹宇他一眼就认了出来。但是,那个满脸是疤的男子,感觉上依稀熟悉,但他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人会是谁。

    “嘿嘿,姓张的,连本少也认不出来了吗?”

    满脸疤痕的正是宋长风,他嘿嘿阴笑着,脸上的疤痕一阵曲扭,神情变得狰狞之极,如同是厉鬼:“那本少就告诉你,本少乃是宋长风。”

    说到这里,宋长风哈哈大笑:“想不到吧?本少还活着。嘿嘿嘿,不过,本少成为如今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全是拜你所赐。本少曾发誓,这一生如果不报此仇,就决不会去整容。本少要让这张脸上的伤疤,时时提醒着,这世上还有你这姓张的仇人。”

    宋长风咬牙切齿地说道,眼眸中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当日他联同风伯和雨师,在九黎族的地底裂缝中,想伏击张横,置他于死地。

    只是,他们放的那把火,不但没有把张横烧死,最后却是引火烧身,把整个巫神塔所在的地方,全部引燃。

    当时,在张横和圣女萧若鱻利用巫神塔中的风水阵,离开地底的时候,就看到风伯雨师被烈火焚成了灰烬,本以为,宋长风必然步两人的后尘,也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那知,张横却没想到,宋长风这家伙,竟然还活着。宋长风确实是命大,做为宋家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更是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他身上本来就有家族长辈所赐的护身法器。

    不仅如此,当时他曾在巫神塔的第七层,得到一件元古的法器天火龟,是火系法器中的极品存在。对于火元素的操控,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

    宋长风正是凭着护身的宝贝,以及那件天火龟,这才在大火中保住了性命。只是,纵然如此,他仍是被烧成了一只烤乳猪,留下了全身的疤痕。

    这一遭遇,他自然是把所有的恨意都归结到了张横身上。回到上京后,他虽然一直处于修养中,但却早已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时刻想着要报复张横,把他碎尸万段。

    这次听到张横来上京,宋长风自然是不会客气,再加上楚京云知道他与张横之间的仇恨,便暗中与他联手。

    两人一拍即合,这才会一起在这里出现。

    现在,眼看张横已在自己的掌心,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宋长风畅快之极?

    “原来你还活着!”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确实是很诧异。

    眼前的宋长风,与当初第一次在龙翔看到时的那种风流倜傥,那完全就是两个人。足见他当日在巫王寨的地底,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

    不仅如此,天巫之眼洞察到宋长风,张横的心头又是微微一震。

    宋长风的修为,竟然也已突破到了三品,这比那时在巫王寨相见时,又足足高出了一阶。

    张横还真没料到,宋长风的力量提升,竟然也是如此的恐怖。

    说来宋长风也是因祸得福,经那场大火萃练,虽然毁了容,但却也让他溶合了那件元古法器天火龟中的火元力量,从而让他修为来了一次飞跃。

    “邱纯玉在哪里?”

    心中虽然暗自惊讶,但张横此刻也无遐去细想,宋长风为什么还能活着。他的目光陡然一凛,望向了楚京云和曹宇:“我要见她!”

    “哈哈,好一个痴情种,想不到姓张的,你这个时候还想着那妞。”

    楚京云讥笑。

    “哈哈,楚四少,人家要不是痴情种,还能乖乖地来到这里吗?”

    一边的曹宇满是讽刺地附和。

    两人与宋长风互望一眼,楚京云再次哈哈大笑:“看在你是痴情种的份上,本少就让你见见那妞,也好让你死得心甘情愿。哈哈哈!”

    说着,楚京云拍了拍手。

    立刻,另一个包厢的门打了开来,两名黑衣大汉,拉着邱纯玉从里面走了出来。

    “玉儿!”

    张横身形陡地一震,禁不住叫了一声。

    “张横,是你来了!”

    邱纯玉此刻娇容憔悴,精神很是萎糜。

    昨天晚上突然遭人劫持,当她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在一间房间里,两名凶神恶煞般的黑衣大汉,就守在旁边。

    这让邱纯玉大吃一惊,也意识到了自己出了事。

    顿时,她想到了家里的父母,更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一时间惊恐之极。

    幸好,这一天一夜,并没有人对她做什么,只是就这么把她关在房间里。这让邱纯玉在庆幸的同时,心中也充满了疑惑。

    这些劫持自己的人,他们是想干什么?目的何在?

    然而,她的疑问根本没有人回答她。而她一个弱女子,在两名彪形大汉的看守下,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做出什么举动。因此,她就这么被关押在房间里。

    直到刚才,两名黑衣大汉接了个电话,这才把她带出来。

    那知,她就看到了张横,这让邱纯玉心头大震,一时呆在了当场。

    不过,当她看清四周的情形,俏脸却是刹那变得骇然无比。

    她看到了楚京云,更是看到了下面四周近百个黑衣大汉杀气腾腾地围着张横。就算邱纯玉是傻瓜,也猛地明白了过来,自己之所以被劫,原来是楚京云在背后搞鬼。而楚京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张横来。

    此刻,张横竟然真的来了,那么,面对这么多黑衣大汉,他这岂不是自行送入了虎口吗?

    一念及此,邱纯玉娇躯剧震,她已完全意识到了现在的凶险,心中更是有一股暖流涌起:张横竟然为了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感动之极?也是为张横担心之极!

    “哈哈哈,姓张的,你的妞你也看到了!”

    楚京云疯狂地大笑:“那么,现在该算算我们的帐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