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阴阳眼
    犬吠如狂,惨号骤起,十多名黑衣大汉,被斗犬扑倒在地,一个个凄厉地斯叫。

    怦怦怦!

    突然,枪声乍起,被咬的黑衣大汉,终于忍不住朝斗犬开了枪。

    顿时,好几条斗犬呜咽着,抽搐倒地,被枪击毙。

    “浑蛋,你这是想死啊!”

    一边的马光锋陡地反应了过来,不由歇斯底里地大叫:“哪个浑蛋再敢开枪,老子毙了你们,妈的,就算是死你十条贱命,也比不得老子培养的一条斗犬啊!”

    马光锋气急败坏。

    要知道,他精心培育出来的斗犬,每一条都值上千万的天价,岂是这些贱命的安保人员可比?

    被马光锋这么一喝,四周的黑衣大汉不禁都缩了缩脑袋。他们可清楚,这位马大管家绝不是说说的,要是再有人敢向斗犬开枪,马光锋绝不会手下留情。

    一念及此,四周的黑衣大汉,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开玩笑,这些斗犬每一条都比恶狼还恶狼,除了用枪之外,还真没办法。现在,马总管禁止开枪。那么,赤手空拳与它们斗,那完全就是自己找死。

    黑衣大汉们可不傻,那会做这样的事。所以,很明智地向后退去,根本不愿与这些失控的斗犬接触。

    然而,斗犬可没这个顾忌,从斗狗场中窜出来,见人就咬,肆无忌惮。

    这回,这些黑衣大汉是真的悲惨了,凄呼着,惨号着,个个如丧家之犬,惊恐之极。

    “嘿嘿,这回是自食恶果了吧?”

    此时此刻,张横全身笼罩在一片黑雾里,望着四周这副悲惨的情形,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这就是敢用恶犬来对付哥们的后果。”

    场中突然断电,山庄外又传来枪声和敌袭的叫喊声,张横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援兵来了,早上发出的求救信号有了效果。

    张横那会犹豫,连忙趁着这一时机,用十二巫祖幡,在身周形成了一个昏天黑地风水阵,包裹住了自己,刹那遁去了身形。

    这正是他突然在场中失踪的原因。

    当然,张横可也没有客气,他的嘴中早就含着一只拇指长短,也不知是什么骨头制成的龙头形古哨,正是那只御兽法器。

    得到了邱纯玉破译的神文,张横如今已掌握了使用这件元古御兽法器。只是,一直没机会使用,此刻正好拿来验证。

    骨哨被无声地吹彻,一圈圈奇异的振荡陡然弥漫开来,刹那笼罩住了四周的斗犬。

    顿时,一幕奇异的情形,出现在了张横的意识中。他只觉,脑海中猛地传来了无数狂暴的意念,而眼前的那十多条斗犬,原本那凶残的目光,却是一下子变得温顺了起来,仿佛一下子全变成了家养的宠物小狗。

    张横大喜,立刻明白,骨哨的御兽作用果然有效,自己已从马光锋手中,夺得了操控这些斗犬的权力。

    马光锋的通灵犬体虽然变态。但是,比起用元古法器驾御的御兽秘诀,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张横心念一动,所有的斗犬立刻受他指挥,冲向了四周的黑衣大汉,这才会造成如今场中的混乱局面。

    不过,张横可不是为了对付这些小罗罗,他的目光陡然一凝,望向了上方的包厢。

    “一定不要让那小子跑了,一定要找到他,格杀勿论。”

    包厢里,楚京云暴跳如雷:“妈的,谁能杀了他,本少给他一百万,不,是五百万!”

    本以为今天张横是插翅难飞,甚至还准备了无数的节目,想在临死前好好地折磨他。

    那知,事情突然有了异变,场中断电,场外敌袭,张横更是在这一刻突然消失。这一系列的惊变,如何不让楚京云大惊失色?

    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快找到张横,把他杀了,以结束今天的事情。

    “是啊,本少也出五百万,谁杀了姓张的那个小子,本少重重奖他。”

    曹宇在一边也叫嚣起来,一张脸狰狞之极。

    眼前的变故,也是曹宇所未料到。

    但是,化费了无数的心思,精心策划的圈套,他与楚京云一样,绝不愿功亏一篑。

    所以,他与楚京云相继出了重赏。他们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了这笔重赏,下面的人会更卖命。

    宋长风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满脸的伤疤如同是蜈蚣一样在他脸上诡异地扭动,样子恐怖之极。

    他目光死死地瞪着下面,眼眸里闪烁着冰寒的光芒。他正在搜索着张横的行踪,全身的气势在迅速攀升,准备着随时出手。

    楚京云与曹宇两人的重赏,果然让四周的一众黑衣大汉个个兴奋。众人顿时精神大振,叫嚣着,细细搜索起来。

    正是时,正在四处乱窜,噬咬黑衣大汉的斗犬们,陡地一阵狂吠,突然象是接到了什么命令,猛地全部转向,就往上方包厢那边冲去。

    “不好了,这些狗儿发疯了,快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包厢外有数十名黑衣大汉在保护,看到斗犬突然丢下场中众人,向这边扑来,顿时大惊。

    这下,情形更加的混乱,许多人冲向了包厢那边,阻拦发狂的斗犬,以防他们冲到包厢,伤了几位大少。

    群犬突然改变攻击方向,正是张横的指使。趁着这混乱,张横也迅速潜向了上面。

    擒贼先擒王,张横自然也懂这个道理。只要把上面三人给收拾了,这场战争将会立刻结束。

    现在的张横,心中也是无比的焦急,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显然,前来救援自己的人,与外面的守卫激战正酣。

    最让张横心中牵挂的却是邱纯玉。在场中混乱开始的刹那,她已被两名押送的黑衣大汉,从包厢后面的通道带走了。

    张横必须快点找到她,要是邱纯玉有任何一丝的意外,他这次冒险就毫无意义了。

    心中想着,张横身形急闪,就想冲上台阶。

    “那小子在这里,快,围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突然,场中响起了马光锋兴奋的喊叫。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枪,就怦怦怦地朝着张横连开数枪。

    有家传的御犬术,再加上本身是通灵犬体,马光锋身上还有一项异能,那就是阴阳眼。

    阴阳眼就是传说中的狗眼。

    民间常说,狗能看到人们看不到的阴魂邪祟,所以,常把具有可以看到阴魂的人,称他们生有狗眼。

    阴阳眼可以洞察阴阳,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阴魂鬼物。

    不仅如此,马光锋的狗眼,对于四周能量的波动,更是无比的敏感。因此,当张横包裹在昏天黑地风水阵中,冲向上面的时候,马光锋立刻觉察到了,在他的眼瞳里,看到了一个朦胧的张横身形。

    马光锋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喝破了张横的行踪,并开枪射击。

    “哥们这是大意了。”

    张横一惊,他还真没想到,马光锋竟然能窥破自己。

    “老家伙,给我躺下。”

    张横低喝,双掌一曲一伸,整个人如同是一只大蛤蟆,猛然向马光锋击出了两掌。

    轰!

    两道暗芒轰然暴舞,携着旋转的气流,刹那击在了马光锋的背上。

    “啊!”

    马光锋还没来得及打出第四枪,整个人便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飞了起来,身在半空,狂喷鲜血。

    如今的张横,五圣戏的功力也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现在的蛤蟆功,岂是马光锋这个半吊子所能抵挡?

    “那小子在哪里,在哪里?”

    这个时候,一众黑衣大汉才赶到。但是,他们根本没发现张横,只看到马光锋莫名其妙地飞了起来,就这么一下子摔到了数丈外,怦地一声倒地,昏死了过去。

    这下变故,顿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场中再次叫喊声一片,情形混乱之极。

    “姓楚的,姓曹的,给哥们躺下!”

    张横早已趁乱急速地向上狂冲。有一群斗犬在场中作乱,分散了大部分黑衣人的注意,张横这一路冲来,根本没有人能发现。

    眨眼间,张横已是冲到了包厢门口,手指一点,一张血色的小网赫然现形,朝着楚京云和曹宇当头罩落。

    这血色小网,正是江畔篱秋的那张拘魂修罗网,现在已被张横炼化,成了他的法器。

    “嘿嘿,姓张的,你总算来了。”

    突然,宋长风阴恻恻的笑声响起:“找死!”

    轰!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宋长风的头顶上,猛地悬浮起了一只全身蒸腾着火焰的大龟虚影。

    焰芒骤炽,一股极度炽烈的气息,刹那弥漫了全场。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宋长风把张横恨之入骨,一出手,就立刻祭起了他从巫神殿中所得的元古法器天火龟。

    嗡嗡嗡!

    空间振荡,焰火横逸,天火龟那灼热的焰浪,汹涌而来,直欲把张横淹没。

    并没有结束!

    嚎呜!

    宋长风头顶的天火龟虚影,猛地昂首一阵咆哮,刹那化为了一道火光,向张横狂冲而至,张开的巨嘴里喷出漫天的怒焰,要把张横一口吞没。

    “这小子在这里,这小子在这里!”

    与此同时,四周突然响起了惊天的叫喊声。

    在天火龟的攻击下,张横身周的昏天黑地风水阵刹那被破,他的身形,暴露在了所有黑衣人的眼前。众人顿时兴奋不以,那可是值一千万的猎物,谁肯错过这样的机会?

    顿时,无数黑衣大汉的枪,全部指向了张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