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黑手
    “来得好!”

    宋长风突然出手,张横早有提防,手指轰然一指,空中迎风而涨的拘魂修罗网猛然血光大盛,兜向了当头扑来的天火龟。

    同一时间,张横大手又是一挥,一道暗芒闪过,空中轰隆隆地出现了一片阴影,朝着身后就咣铛砸落。

    怦!

    大地震动,空间荡漾,一座高大的山壁,赫然凭空现形,把张横和一众黑衣大汉隔了开来。

    危急时刻,张横祭出了山水屏风,在一众黑衣大汉面前,筑起了一道屏障。

    “这是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玩意?”

    四周惊呼声一片,这些黑衣大汉,虽然也有见识过玄门之人的出手。但是,张横此刻所展示的手段,却实在是太骇人。竟然无中生有,硬生生地在平地上筑起了一道山壁。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骇然惊魂。

    “姓张的,拿命来!”

    宋长风大怒,双手急舞,猛地一口鲜血就喷在了天火龟上。

    他是恨透了张横,恨不得一招之下,就把张横斩杀。所以,眼见天火龟受阻,毫不犹豫地就以精血为引,摧发了它的力量。

    嚎呜!

    天火龟焰芒暴炽,虚幻的身影也轰然膨胀,熊熊的烈焰,更是冲天而起,似是要把一切焚烬。

    轰!

    拘魂修罗网终于抗不住天火龟的赤焰,怦地一声炸了开来。立刻又化为了一只小网兜,飞回了张横手中。

    张横眼眸暴缩,身形急退,同时又是手指一引。

    轰隆隆!

    金光暴逸,空间振荡,镇海印刹那砸向了空中的天火龟。

    下一刻,焰火如雨,镇海印与天火龟轰然暴射,两件法器一时斗了个旗鼓相当。张横和宋长风两人更是齐齐被震退了好几步。

    “哈哈,宋三公子,哥们可没功夫陪你玩。”

    趁着震退的余势,张横根本不愿与宋长风恋战,猛地合身就从包厢的木壁撞了进去,追着楚京云和曹宇两人的行踪追了下去。

    现在,外面虽然有了援兵,但是情况不明。再加上邱纯玉还在这些人的手里,张横可不想陷入与宋长风的僵持中,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邱纯玉,这才是如今最重要的大事。

    “姓张的,别走!”

    宋长风气急败坏,怪叫着追了上来。

    但是,他的修为本就与张横在伯仲间,张横要走,他还根本拦不下。

    当他窜入包厢,却那里还有张横的身影,张横已从包厢后面的通道,追楚京云和曹宇去了。

    不仅如此,宋长风一进入包厢,立刻被一团迷障雾气所笼罩,陷入了张横随手布置的**风水阵中。

    宋长风暴跳如雷。这区区迷障,自然挡不住他宋三公子。但是,要破解这层阻碍,却也得化他几分钟时间。到时,要想追张横,自然是更加的有难度了。

    楚京云和曹宇两人,可也不是傻瓜,在张横出现的刹那,已是在一众黑衣人的保护下,狼奔而逃。

    打架,那是手下人的事,以他们的身份,可不想处于危险的境地。

    一窜出通道,后面就是一个豪华的大厅,四周摆满了沙发,举目望去,旁边一扇扇的房门,显然这里应该是贵宾们临时休息的场所。

    不过,此刻这个大厅里空无一人,也根本无法判断,刚才逃走的楚京云和曹宇去了哪儿。更是不知道最先被带走的邱纯玉,现在身在何处。

    微一沉吟,张横也管不了那么多,身形如鬼魅般轰然旋转,眼前的一个个房门,被他在眨眼间尽皆撞得粉碎。

    然而,房间里根本没人,楚京云他们早已离开了这里。

    目光一扫,这处大厅有两个出入口,一南一北,正好相对。

    张横也不犹豫,身形一闪,就朝南边的通道追了下去。同一时间,手指一弹,一缕金线,化为了一道金芒,已是眨眼没入了北边的通道里。

    他释放出了灵犀,让它去搜寻另一个方向。

    整个虎啸山庄,乱成了一片。外面的枪声依旧在持续,斗狗场这边,一众黑衣大汉叫嚣着,怒骂着,象没头苍蝇一样在团团乱转,到处搜索张横的身形。

    而张横却是在整个虎啸山庄的建筑里疯狂地乱闯,想找到邱纯玉或楚京云他们的行踪。

    “哼,败事有余,成事不足!”

    虎啸山庄中心的一幢四层的楼房里,此时此刻,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四楼的窗口,望着外面,脸色阴沉的可怕。

    虎啸山庄的建筑都并不高,这幢四层楼的楼房,已是这里的最高建筑,男子站在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熊熊的火光以及枪弹在黑夜中划破空间留下的道道轨迹。

    “看来,虎啸山庄这处大本营算是毁了。”

    男子微微地摇头叹息:“小云啊小云,叔叔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做事不要太冲动,你就是不听。看,这次祸事闯大了吧!”

    男子自言自语着,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无奈。

    这人正是楚江天,当日在巫王寨中张横所遇到的就是他。在明珠的时候,趁张横化解辽原和强生大厦冲煞时,暗中派人出手的也是他。

    楚家是个很有野心的家族,不仅在仕途上大力培育后一代的接班人。而且,在其他领域,也一直在暗中扩展势力,以壮大楚家的话语权。

    楚江天正是楚家在外的代言人,管理着楚家在外的产业。虎啸山庄本来就是他着手建起来的一个大本营。后来,楚京云渐渐长大了,能独挡一面,他才把这里交给了楚京云经营。

    而楚江天却一直在负责新缰那边的玉矿。想联合当时巫王寨的大长老,从陈孝达手中,抢得玉矿的经营权,并暗中掌控巫王寨,以为楚家增加力量。

    只可惜,他的计划,却被突然出现的张横给破坏,多年的精心谋划,刹那化为了泡影。

    这自然是让他对张横恨到了骨子里。所以,他才会在明珠暗杀张横,想把张横这个新巫神杀死,以挽回他在巫王寨多年的心血。

    然而,张横还是逃过了一劫。老谋深算的楚江天,却也不敢再肆意妄为,对付张横的行动,就这么暂时停歇了下来,让这事先消沉消沉再说。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儿楚京云,竟然因为钱塘奥斯达公司的事,与张横之间闹得不可开交。这次张横来上京,楚京云更是使尽手段,想报复张横。

    前几天,当他得知楚京云正在精心策划一个阴谋,要对付张横。他曾表示过反对意见。

    只是,如今的楚京云,自认羽毛丰满,却已是不怎么听他这位叔叔的意见。再加上有曹家和宋家的参与,所以根本不听他楚江天的,一意孤行,仍是按计划执行了这次行动。

    此刻,看到虎啸山庄弄成这副样子,楚江天也只有叹气的份。他口中的小云,自然就是楚京云了,心中对这个侄儿感觉很是失望。

    微一叹息,楚江天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阴狠,他朝着黑暗中叫道:“玉乾!”

    “在!”

    空间一阵微漾,黑暗里突然浮突出了一个黑影,朝着楚江天微微躬了躬身。

    “嗯,小云这次惹了大祸,但我却也不能这样眼看着他,你就暗中帮他一把。如果有机会,就把那个姓张的干掉,以除后患。”

    楚江天冰冷的声音响起,眼眸在黑暗中闪着阴毒的光芒。

    :“是!”

    黑影又是答应一声,转眼间却已没入黑暗,没有了行踪。

    “嗯!”

    望着消失的黑影,楚江天那阴冷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一丝笑意。

    这个黑影人,正是他手下最得意的杀手,名叫仕玉乾,是他在巫王寨时,机缘巧合之下,救下的一名少年,今年还只有二十一岁。

    别看仕玉乾年纪青青,但是他似乎就是个天生的杀手。并且,一身更是有神鬼莫测的兵家武技。

    自从当日无意中救了仕玉乾,并治好了他身上的伤势,仕玉乾就死心踏地地跟了楚江天。

    这些年来,为楚江天暗地里做了不少事。

    而凡是由仕玉乾经手的事情,无论大小,无一次失败。这让楚江天对仕玉乾更加的倚仗,如今更是成为了心腹。

    此刻,楚江天再次派出了仕玉乾,要他在暗中帮助楚京云,有机会更是要截杀张横。

    微微沉吟,楚江天也不再停留,缓步走出了房间。

    一辆黑色的奔驰早已停在了那儿,楚江天坐入了车里,车子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虎啸山庄后面的山道里。

    轰!

    张横又是一脚把一扇房门给直接踹飞了出去。只是,房间里仍是没什么人。这让张横的脸色无比的难看。

    他这一路寻找,根本找不到邱纯玉和楚京云等人,虽然也曾抓住了几名潜伏的保安人员,但根本没从那些人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时间已是十几分钟过去,张横的心越来越焦急。要是这次让楚京云他们,带着邱纯玉逃走,邱纯玉的安危可就无法保证了。所以,现在的张横已是有些焦虑不安,完全无法冷静下来,整个人都几乎要暴走了。

    “你是张横张大哥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略带着稚气的男子声音。

    “谁?”

    张横一惊,陡然转头。但是,当看到黑暗中的人影,他的神情不禁一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