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报恩
    黑暗中有人叫自己,张横回头,当看到那人时,他确实是吃了一惊。

    黑暗中此刻站着一个身形矮小的男子,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好象还是个初中生。他一半身体隐藏在墙角的转弯处,只探出了个脑袋,向着张横这边张望。

    略显稚气的脸上,满是惊疑和好奇,掩饰不住的还有一抹紧张。

    “张大哥,我叫刘豪辉,今年十三岁,还在读初一。”

    黑暗中的男孩,看到转身过来的张横,脸上露出了惊喜:“我跟父母来上京,他们在这虎啸山庄打工,负责这里的绿化苗木工作。我就跟他们住在这里。”

    “哦!”

    张横皱了皱眉,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刘豪辉的男孩。那么,他怎么会认得自己,还在这个时候叫住自己呢?

    张横心中很是狐疑:“不知你怎么认得我,叫住我又有什么事?”

    “张大哥,你是不是在找玉姐姐!”

    刘豪辉连忙道:“我知道玉姐姐在哪儿。”

    说到这里,他猛然似是记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哦,对了,玉姐姐就是邱纯玉,你的事就是她告诉我的。”

    “你知道玉儿在哪儿?”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惊讶了。

    “是啊!”

    刘豪辉用力地点点头:“前段时间,我在街上遇到一群小混混,被他们抢劫。刚好玉姐姐露过,是她帮我解了围。还自己出钱送我去医院。”

    “这次我在山庄里,看到她被人带来,关押在房间里,我心中很震惊,不知道玉姐姐她怎么就得罪了楚少爷。”

    刘豪辉继续道:“后来,我趁看押玉姐姐的人,要我拿酒给他们,这才有机会接近了她。从而知道她是被人劫持了。她还偷偷告诉我,张大哥你会来救她。”

    “好,那谢谢你,豪辉弟弟你快带我去。”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虽然他对眼前这个男孩所说的话,还是半信半疑。但是,现在张横毫无头绪,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所以,张横立刻决定跟着刘豪辉去看看。

    说话间,两人已转入了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一路过来,不下数十间,显然这里又是虎啸山庄的另一处娱乐之地。

    刘豪辉带着张横一直向里走去。因为整座虎啸山庄停电,外面又是枪声大作。因此,除了这里的安保人员外,原本的一些服务人员,早已都躲了起来,整个区域空荡荡的,并没有遇到什么人。

    “张大哥,前面有四个人在守候,你小心。”

    直到走到了走廊的拐角,刘豪辉远远地停住了脚步,压低声音道:“玉姐姐就是在最后一个房间里。”

    “嗯!”

    张横点头,手一挥,立刻一团迷雾涌起,把他笼罩在了其中。同一时间,身形一闪,就向走廊转角潜去。

    “这姓张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阵窃窃的私语声传来,几个男子正在讨论今天的事情:“怎么楚四少和曹公子,要化这么大的精力来设计暗算他。现在却是闹成了这副样子。”

    “是啊,看来这姓张的还真不简单。”

    另一个男子附和道。

    然而,他们后面的话还没有再继续下去,张横已陡然冲出了拐角,双手猛挥,近处的两名黑衣大汉,顿时惨号着摔了出去。

    “什么人?”

    另两名黑衣大汉在走廊最底的房门口,听到惨号,不禁大惊失色,立刻双手伸向了腰间,就准备拔枪。

    但是,一切都迟了。

    怦怦两声,一道鬼魅般的身形狂彪而至,两名黑衣大汉,胸口已遭到了重击,顿时凄厉地一声惨号,直接就成了滚地葫芦。

    “玉儿!”

    张横几个箭步,就已窜到了走廊的最后一间,猛地推开了门。

    “张横!”

    房间里,邱纯玉正蜷缩在沙发里,一脸的悲切。

    听着外面的枪声,想到刚才斗狗场里的情形,现在的邱纯玉,满满的都是为张横的担心。

    突然听到张横的声音,邱纯玉娇躯剧震,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门被踢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冲了进来。纵然房间一片黑暗,邱纯玉仍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张横。

    “张横!”

    邱纯玉喃喃地叫了一声,两行泪水,已从眼眶里夺眶而出。她整个人更是最也顾不得什么,朝着张横扑了过去。

    “玉儿,你没事吧?”

    张横一把搂住了扑过来的邱纯玉,目光在黑暗中灼灼发亮,细细地探察着她的情况。

    幸好,感觉上,邱纯玉除了受惊之外,并无什么异样,张横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总算落了下来。

    “张横,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张横,谢谢你!”

    邱纯玉伏在了张横的怀里,不禁喜极而泣,泪水婆娑的眼睛,灼灼地凝视着张横,后面的话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自己与他交往时间并不长。但是,自从第一次与他相遇,就对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之后,他带自己追查父亲的失踪案,而在意外掉入玉龙山矿洞时,更是受到了他一路小心的呵护和照顾。

    这次,被人劫持,这个男子更是不顾生死,孤身闯入虎穴,前来营救。

    此时此刻,邱纯玉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她与张横相处的点点滴滴,满满的感动,充盈了她的芳心。

    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但眼前男子的身影,却如同是山岳般深深地烙印在了她的心里。伏在他宽厚的怀里,邱纯玉感觉这是天下最温暖,最安全的怀抱。

    “玉儿,我们快走!”

    温香在抱,怀中微微颤糜的邱纯玉,让张横心中不禁一颤。

    不过,张横可没忘了时辰八字,貌似外面的枪声不断传来,这顿时让他回过了神来。

    说话间,便带着邱纯玉向外冲去。

    外面空荡荡的,除了四个昏死在地的大汉,没有其他人。

    邱纯玉在场中变故骤生的时候,被黑衣大汉带离,带到了原先关押她的地方。只是,因为没有接到楚京云的指示,所以,这几名黑衣大汉,也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

    因此,他们只是看守着邱纯玉,根本来不及做任何措施。

    跑出走廊的拐角,刘豪辉依旧躲在那儿。看到张横带着邱纯玉出来,这个还带着一丝稚气的男孩,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意。

    “张大哥,玉姐姐,你们快走。”

    刘豪辉朝两人挥了挥手,又指指一边的通道:“这里有后门,通向山庄的后面,可以离开这儿,应该没多少人。”

    “嗯,谢谢豪辉弟弟!”

    张横和邱纯玉满怀感激地向他点头:“你不会有事吧?”

    “没事,他们根本不会注意我这个小罗卜头。”

    刘豪辉狡黠地一笑:“平时,我经常帮着他们做事,给他们拿烟拿酒,这里的安保人员都当我是免费的服务生。所以,我在这里也比较自由。”

    “嗯,那你自己也多注意安全,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张横很是欣慰,但还是叮嘱了他一句。

    “知道啦!”

    刘豪辉答应一声,也不再迟疑,象一只小老鼠一样,迅速地窜入了黑暗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他在这里已住了大半年,对此地的地形无比的熟悉。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确实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做了什么。

    张横和邱纯玉互望一眼,心中也是很感慨。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如果不是当日邱纯玉见义勇为,帮刘豪辉解了围,只怕今天就不会有他的帮助。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天下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恩,也是没有不清不楚的怨。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犹豫,立刻带着邱纯玉,往刘豪辉所指的通道奔去。

    这里已是虎啸山庄的后边,四周一片寂静,并没有混乱的现象。

    为了行事方便,张横把邱纯玉背在了背上,身周也已包裹在了迷雾里,小心翼翼地向外潜去。

    这里仍有不少的安保人员,或明或暗地守候在各个路口或角落。只是,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院不断传来的枪声中,个个紧张无比。所以,对于隐匿的张横他们,并没有什么人发现。

    后边有一座树林,从范围来看,应该已是靠近了虎啸山庄的边缘。只要窜入树林,就能得到更多的保障,也更容易逃出此地。

    张横微一沉吟,便向树林中窜去。

    树林的边缘有十二名黑衣大汉守候,一个个手持枪支,正在四周巡视。显然,前院的战斗,已让这里的人全部崩紧了神经,也加紧了这里的巡查和监视。

    张横小心地绕过了这些人,趁着他们来回交错的间隙,窜入了树林,向着虎啸山庄外奔去。

    树林是常见的松木林,并不大,也就百多平米的范围,长势非常的茂密。

    有树林的掩护,张横无惊无险地奔到了外围,眼前出现了一堵高有三四米的围墙,上面还拦着电网。

    不过,现在整个庄园停电,这道电网也就如同虚设,张横陡地一吸气,就准备跃过围墙,先把邱纯玉救出去再说。

    然而,身形刚动,突然黑暗中传来了一阵咔嚓声,两把黑洞洞的枪口,猛地指住了张横。同一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不许动,否则,就别怪老子开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