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许老出手
    “怎么还没消息?难道是徐秘书没有向许老汇报?还是许老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樊元江一边还击,一边心中却是焦虑之极。

    柳犁月准备这事私了。但是,樊元江的想法却完全不同。

    做为许老身边的警卫,他非常清楚,许老之所以让他为张横开车,这是让自己保护张横的安全。

    然而,张横自来到上京后,一再出事。先是受到楚京云在云龙会所的故意刁难,后来更是在去长城路上,遭到一伙小混混的拦路阻截。之后,更是受到了职业杀手的暗中狙杀。

    虽然每一次都是凶险无比,但总算都渡过了这几道难关。

    玉龙山矿洞的经历,完全是个意外,也就不去说它。但是,这次张横被虎啸山庄的人劫持,却是一个无比重大的事件。当他从无人机的摄影中,看到楚京云和曹宇以及宋长风三人时,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此事,已不是他樊元江所能解决。所以,他立刻做出了决定,把这里的情况向许老汇报,看许老如何决断。

    然而,把有关视频和情况发给徐涛徐秘书,已是将近过了大半个小时,却仍然不见有什么反应,樊元江的心不禁提了起来。

    特别是知道了现在的张横和杨胜利,再次返回了虎啸山庄。

    那么,要是许老那边再没什么反应,只怕返回山庄的张横他们,这回是真的有危险了。

    樊元江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许老所在的住宿里,气氛却是无比的紧张。

    当樊元江向徐涛发来信息的时候,时间正是晚上八点多。这个时间段,是许老每天睡前修闲的时候。

    许老一般都会在七点准时收看新闻联播。之后就会与身边人下下棋,放松一下。然后,九点左右,会入房休息。

    徐涛接到信息,脸色骤变,望望厅中正与保健医生吴多其下象棋的许老,他不禁有些迟疑。

    他是最清楚许老的脾气,许老是个象棋迷,在他下棋的时候,最讨厌有人打扰。所以,一般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情,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烦许老。

    尤其是今天,许老似乎心情非常不错,已把吴多其的老将给将得团团转,眼看就要大获全胜。此刻去打扰他,确实是会打断他的雅兴。

    然而,看看视频中那惊险的一幕,徐涛还是咬了咬牙,快速走向了厅里:“许老,有件事想向您汇报。”

    “哦!什么事?”

    许老有些漫不经心,一边拿起一只马,啪地一下敲在了棋盘上:“将!哈哈,小吴,这回看你还有什么招?”

    “嘿嘿,许老,您这一招叫釜底抽薪啊!”

    吴多其满脸的无奈:“看来,这一局我只好认输了。”

    “哈哈哈!这就对麽!”

    许老开心地大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顽固份子啊!”

    “哈哈哈!”

    厅里响起了许老和吴多其的大笑声。吴多其虽然是许老的保健医生,但多年的相处,也早已成为了许老的知心朋友,关系相当的不错,平时里自然不需要有什么拘束。

    “小徐!”

    笑罢,许老终于回过了头来,目光望向了徐涛:“你刚才说有什么事要汇报?”

    “许老,小张同志出事了。”

    徐涛那敢迟疑,当下把手机中传来的信息,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把手机交给了许老,让许老看视频。

    影像正是无人机最初拍摄到的情形,张横被十多条斗犬围在场中,四周百多名黑衣大汉目光凶狠地望着那儿。上方楚京云和曹宇以及宋长风正肆意地狂笑。

    “怦?”

    许老刚才听徐涛的汇报,已是怒火中烧。此刻,看到视频中的影像,胸中的怒火顿时如同火山般爆发了。

    他的脸陡地变得凛然无比,手也重重地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顿时,棋盘里的棋子噼哩叭啦地震动起来,眨眼间掉了一地。

    “反了,无法无天了,这还是我们党领导的共和国吗?”

    许老怒不可歇,厉声喝道。

    “许老,您且息怒,不要影响了您的身体。”

    吴多其大惊,连忙上前扶住了许老,一边劝解道。

    “嗯,我没事!”

    许老深深地吸了口气,原本微微涨红的脸,总算稍稍平息了下来。

    他背着手在厅里快速地踱着步,沉吟起来。不一会儿,他似乎是终于做出了决定,抬脚就往书房走去。

    吴多其和徐涛互望一眼,连忙跟着他想进书房。旁边听到声响赶出来的田冬梅以及李法强,也连忙跟了上来。

    只是,四人跟到书房门口,许老威严地回头望了他们一眼,随后便关上了书房门,竟然不让他们跟进去。这让几人都是神情一肃。

    跟许老都是多年的老人了,他们自然明白,每当许老一个人进书房,不许别人跟随的时候,那是许老有无比重要的事情要做决断。

    果然,进入了书房,许老坐到了他的那张老旧书桌前,神情变得凝重无比。

    稍一沉吟,他拿起了书桌上的那台红色的专线电话。这是可以直通中枢,与中枢各位大佬通话的专线,平时许老很少动用。不过,这次因为张横的事,他却要来破一次例。

    电话很快接通,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许老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是许老,请他接电话,我有事向他汇报。”

    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十几分钟,两人的通话内容,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是,通话之后,许老神情严肃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眼眸中却闪烁着炽烈的光芒,嘴里喃喃地道:“该敲打敲打了。有些人,太平日子过得太安逸,已有些忘了本!”

    任涛是上京警备区的司令员,做为传言中的御林军的首脑,任涛做事一向严谨,工作更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开玩笑,做为京都重地的守护者,无论是出了任何一丝差错,他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时间已是八点多钟,他刚处理完手头的最后一卷卷宗,就要离开司令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机要秘书室里,传来了叮铃铃的急促电话声。

    任涛的脚步陡地一僵,那轮廓分明的国字脸上,也猛然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

    机要秘书室里电话有很多部,但是,这个铃声的电话,却只有一部,那就是与上面那位直通的专线。

    每一次,这部电话铃声响起,都会是震动整个朝野,甚至是震动世界的大事。

    那么,今天这个时候,这个电话怎么会响起来,京都或者是世界的某处,难道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吗?

    任涛的心一震,那里还会迟疑,立刻快步赶向了机要处。

    本来,这个电话会直接打到他的办公桌上的保密电话。只是,因为现在时间确实是有些晚了,所以才会打到机要秘书室。任涛现在听到了,自然不必机要秘书传达。

    接起电话,话筒里果然传来了那个威严而带着亲和力的熟悉声音。任涛身形不由自主地立正,恭敬地听起了话筒里传来的指示,最后挺了挺已挺得笔直的腰,朝着话筒里大声答道:“您放心,一定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轻轻地放下电话,身边的机要秘书早已拿着记事本,神情肃然地等候在那儿。

    “传我命令,警备队飞行突击小组,马上出动,目标虎啸山庄,务必把所有人员一网打尽,及时救援张横同志。”

    呜啦,呜啦!

    刺耳的警报声在警备区军营中响起,任涛司令员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了下去,其他各单位,也立刻警戒预备,以随时做出反应。

    “快,快,马上集合!”

    飞行突击队的营地,于龙少校已整装待发。

    于龙二十九岁,曾是上京特种飞行队的队长,几年前被选拔进入警备区飞行突击队,成为了一名少校军官。

    于龙出身在一个小县城,父亲是开饭店的,本身就是个橱师。本来,他父亲还想让他子承父业,让他成人后接续他的那家饭店。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当年高中招收飞行员的时候,于龙竟然就这么被选中了。之后,在军中的表现,更是出人意外,短短几年内,就进入特种飞行队,甚至如今年纪青青,便成为了警备区飞行突击队的少校长官。

    这对于于家来说,那无疑就是光宗耀祖的事,更是他们家所在小县城,有史以来,走出去的最有出息的年青人。

    于龙自然是无比珍惜自己的事业,平时里刻苦锻练,不敢稍有怠慢,在飞行突击队中,是数一数二的精英。

    这次任涛的命令直接下达到了他这里,要他亲自带队完成这次突击任务,足见任涛司令对此的重视。

    于龙那里会有一秒钟的迟疑,在半分钟内,立刻集合了手下的军人,飞奔向了机场。

    三架机身上标识着一条神龙的武装直升机,罗旋桨轰鸣,等待在了那儿。于龙带着一队突击队员,迅速地爬上了直升机。

    轰隆隆!

    三架直升机刮起凛冽的大风,刹那腾空而起,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中。

    而此时此刻,虎啸山庄的战斗,已进入了白热化,张横与宋长风之间,已是到了生死一线的最后搏击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