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惊天指
    “去死,姓张的!”

    宋长风凄厉地嘶吼,神情狰狞之极。

    现在的宋长风,目眦欲裂,嘴角不断地有鲜血汩汩渗出。

    本以为他得到奇遇,修为突破到三品中期。回家后,又得家族长辈巩固,在如今的年青一辈中,已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那知,当再次遇到张横的时候,他这才发现,他这位奇才,在人家手下,根本就是根烂木桩。

    不仅张横的修为丝毫不弱于他。而且,在术法的运用上,更是比他精湛。尤其是张横身上的法器,层出不穷。除了那枚威力恐怖的镇海印外,还有火狐内丹以及拘魂修罗网,甚至冷不丁地还会窜出一条金线,在背后偷袭。

    好几次,宋长风就差点着了道,纵然是最后险险躲过,却仍是吃了不少的亏。

    此刻,眼见张横越战越勇,而他宋长风已是感觉有些后力不续。这让宋长风心中震惊之余,更是怒火中烧。

    他终于明白,张横在修练上,其实已走在了他的前面。

    心中惊怒交加,宋长风恶念陡生,他还有一项家族老祖宗所传的保命秘技,本是在面临生死时救命所用。此刻却是不惜用在了张横身上,他是誓必杀张横而后快。

    “惊天指!”

    宋长风厉喝,手指轰然一指。

    陡地,一节白森森的骨指,赫然化形,朝着张横怒射而来。

    嗡!

    空间一震,白骨指迎风暴涨,刹那间化为了一根粗有米许,长达一丈多的巨型手指,直点向了张横。

    阴风怒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奇异旋涡现形,仿佛这根巨大的手指,是元古某个神魔的手指,穿越时空,从另一个世界射来,要把一切碾成粉碎。

    “哈哈哈,姓张的,去死,本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领,接得下这四品后期强者化羽前练就的惊天指。”

    这一截骨指,正是宋家一位修为已达到四品后期的老祖,因为最后无法转化为神符,最终炼化了自己的十根手指,留下了十件保命法器。

    以四品顶峰之力,这些骨指,每一根都能发挥出他生前一半的力量。在四品以下,绝无幸理。

    此刻,宋长风就是要用这惊天指,灭杀张横,把张横象碾码蚁一样碾成粉末。

    “果然不愧是风水世家!”

    张横的眼眸轰然暴缩,身形更是陡地一滞。

    那根巨大的手指,仿佛已能影响到空间的秩序,把四周的气场刹那搅成了混乱,甚至凝固了张横身周的空间。

    此时此刻,张横身形僵滞,心胸窒堵,几难呼吸。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大威压,如同是山岳压顶,要把他碾成粉碎。

    张横心头大凛,知道这根恐怖的手指,绝不是自己如今的力量可以匹敌。

    如果换了另一个人,现在也许真的只有等死的份。但张横可不是普通人,他身上藏着拽着的玩意可不少。

    陡地,他突然坐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双膝一盘,就这么坐在了原地。同一时间,头顶金光大作,镇海印怒旋狂舞,似乎是想以镇海印强抗这惊天一指。

    “哈哈哈,姓张的,自不量力,你想螳螂挡车,那本少就看你怎么死。”

    宋长风疯狂地大笑,在他以为,张横这个行为,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神情却是骤然而变,得意的笑声更是嘎然化为了一阵骇然的惊呼:“啊,这,这,这怎么可能?”

    不错,宋长风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比惊骇的情形。

    只见,张横头顶的镇海印,轰然怒旋,一个朦胧的人影,猛地从金光中浮突了出来,朝着直射而落的那根手指,就是轻轻推出了一掌。

    轰隆隆!

    空间剧震,天地翻转,那个人影发出的一掌,与巨大的惊天指撞在了一起,冲天的气浪刹那卷袭四周,滚滚的气劲横扫四面八方。

    并没有结束!

    空间象是出现了突然的凝固,手掌与巨指相接在一起,在空间停留了数秒。

    续尔,惊天动地的爆炸产生。人影骤然变成点点光氲化为乌有。巨指寸寸碎裂,成为了骨粉飘飘扬扬飞落地来。

    哇!

    宋长风狂喷鲜血,整个人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陡地被抛了起来,向后倒飞而去。

    惊天指以他本命精血粹练,与他息息相关。此刻化为灰灰,宋长风立刻遭到反噬,身受重创。

    但是,更让他骇然惊魂的是:张横竟然可以破解这一惊天指,那么,在他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强大的法器?

    宋长风是做梦都不会想到,张横的镇海印中,囚禁着王一鸣这个四品顶峰的强者神魂。张横刚才正是驱动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做出的反击。

    只不过,现在的张横也不好受,一抹鲜血从他嘴角汩汩流落,五脏六腑也受到了很大的震动。

    惊天指之威力,绝不是如今的张横所能承受,纵然驱动了王一鸣老祖神魂,仍是让张横受到了余**及。

    “宋三公子,那就让哥们送你一程。”

    张横陡地一咬牙,也顾不得体内的伤势,猛地一声低喝,手指指向了头顶的镇海印。

    嗡嗡嗡!

    镇海印光芒大作,如同是一颗流星,向着宋长风劈头盖脸就砸了过去。

    趁他伤,要他亡。张横对宋长风一而再的阴谋自己,也是早已对这家伙恨得牙痒痒。更何况,这次宋长风竟然联手楚曹两人,劫持邱纯玉,威胁自己。

    孰可忍,孰不可忍,张横已是绝意开杀戒。这正是他此次返回的目的。

    软弱并不是张横的本性,在骨子里他也是个野性子的山里娃,可受不得什么鸟气。

    所以,此刻拼起最后的余力,驱动镇海印,要把宋长风砸成肉浆。

    “啊!”

    宋长风此时瘫软在地,眼见巨大的镇海印当头砸落,澎湃的威压如潮汹涌,直欲把他神魂直接震出神窍。宋长风顿时骇然惊魂,以他现在的状况,别说这枚法器镇海印,只怕一块普通的石头,都能把他的脑袋砸成西巴烂。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恐之极?

    眼看镇海印就要把宋长风砸成肉饼,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厉喝传来:“招打!”

    嗖!

    黑暗中一圈涟漪荡起,一个朦胧的身影陡然现形,手中握着一把奇异的小弓,闪烁着幽幽的冰冷光芒。

    下一刻,小弓暗芒暴逸,一道漆黑的箭光,如同是来自地狱的夺魂之箭,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向着张横怒射而来。

    “是你!”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愤怒之极。

    那突然现出形来的身影,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小弓,张横可是记忆深刻。

    当日在明珠的时候,就是这人在暗中偷袭,几乎把张横从辽原大厦的空中直接射爆。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又隐藏在旁边,抓住此时的机会,再次向自己发动了暗杀。

    然而,刚才拼尽最后的力量,驱动镇海印。现在的张横,却那里还有余力,再反击这射来的暗箭?

    “拼了!”

    张横怒嘶,目眦欲裂,陡然手一扬,以意念驱动灵犀,朝着那个黑暗中的朦胧人影,狂射了过去。

    就算要死,张横也得拉这家伙垫背!

    正是时,一条人影陡然怒冲了过来,轰然金光大耀,却是挡在了张横面前。

    嗤啦!

    小箭如电射到,来人双掌怒舞,发射出耀眼的金光。

    铛!

    一声如同金属撞击的声音,小箭被来人的双掌,硬生生地击落在地。

    “利哥!”

    张横浑身一震,心中一团暖意涌起,眼眸中刹那温润一片。

    不错,突然挡在张横面前,用手掌击落暗箭的正是杨胜利。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胜利不息以手挡箭,替张横挡下了这一劫。

    此时此刻,他右手的手掌,已被那支漆黑的箭洞穿,鲜血狂喷,整个人都有些微微颤抖。

    杨胜利的金刚掌虽然已练到第五成,但离第九层大成之境还差老大一截。所以,用肉掌硬抗这枚法器暗箭,却是被一箭洞穿,已是受了不轻的伤。

    “张兄弟,你没事吧?”

    杨胜利忍痛扭头,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见到张横依然坐在地上,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利哥!”

    张横翕合着想说什么,但已被杨胜利阻止:“张兄弟,你快疗伤,我为你护法。”

    刚才张横与宋长风的相斗,杨胜利虽然强悍,但在两大元古法器的作用下,根本无法参与。之后的惊天指与王一鸣老祖神魂的一搏,杨胜利更是直接被爆乱的劲气,逼到了十数米外。

    然而,当场中气劲稍歇,他却看到了有人突然向张横偷袭的情形。杨胜利又惊又怒,根本来不及思考,就这么拼命地冲了过来,在生死一线之际,用肉掌挡下了那一枚暗箭。

    “啊,兄弟们,杀,杀了这姓张的,他现在是只纸老虎了。”

    突然,四周响起了一片凄厉的叫骂声,原本被刚才恐怖情形震摄的一众黑衣大汉,猛地回过了神来。

    刹那,人人兴奋,个个叫嚣,手中的枪更是猛地全部指向了张横。

    这些家伙,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活捡一个一千万赏金的大便宜。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