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敲山震虎
    “张先生,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刘强与妻子互望一眼,心中都有些忐忑,不知这位张先生要与自己商量什么?

    “刘师父,事情是这样的。”

    张横也不隐瞒,把自己和邱纯玉的想法说了出来:“这次玉儿的事,全靠了你家豪辉。只是,你们想必也知道虎啸山庄的背景,所以,豪辉帮了我们,我们怕他今后会被人惦记上。所以,我想带你们离开这里。”

    张横继续道:“我在钱塘那边有个企业,因此,想邀请刘师父你们去钱塘。”

    “啊!”

    刘强和妻子再次互望一眼,神情不禁一震。他们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人邀请。

    刹那的愣怔,夫妻两人立刻反应了过来,喜出望外,连连向张横点头道:“张先生,我们愿意,我们非常愿意,太谢谢您了,太谢谢您了。”

    夫妻两人原本也是做生意的,以前在其他地方也算是混得不错。只是,前年来上京想谋求更大的发展,却是一不小心陷入了一个骗局中,不但所有的积蓄被骗了个精光,最后不得不流落在此。

    后来,经老乡的介绍,到虎啸山庄工作,总算有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然而,在虎啸山庄的这两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实在是非常的无奈。

    此刻,听到张横的邀请,这顿时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不是吗?以自己儿子刘豪辉曾帮助过人家,这位张先生岂会亏待自己?

    刘豪辉的事情,总算有了着落,张横和邱纯玉很是欣慰。

    不过,此时此刻,上京却是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

    虎啸山庄的事,很快在暗地里传扬开来,只要是有些背景和人脉的上京人士,都已知道了发生在虎啸山庄的情况。这却是让所有得到这一消息的人,无比的震惊。

    开玩笑,区区一个虎啸山庄,竟然让神龙飞行突击队直接出手,那么,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整个上京无数人为此而震动,许多人密切地观注着事态的发展。尤其是那些上京的世家,更是崩紧了神经,已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某种气息。

    “混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这是要气死我老头子吗?”

    曹家,此时此刻,所有曹家的重要核心人物,都聚集在一处老旧的四合院里。这里是曹家老太爷居住的地方。

    曹家老太爷已多年不问事了,自从当年从中枢退下来后,就在此怡养天年,除了过年过节偶尔露面,已有好多年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

    但是,当虎啸山庄的事情,传到他老人家耳里的时候,曹家老太爷震怒了。

    现在,他愤怒地敲着手中的拐杖,目光凌厉地望着场中每一个人,恨声道:“想不到我们曹家竟然出了这样的反骨子,从今天起,你们都给我好好反思一下,都给我收敛点,都给我夹起尾巴做人。至于那小畜生,就让他自生自灭,谁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来。”

    曹老太爷虽然多年不问世事,但是,对于家族的现状,他心中其实了如指掌。

    曹家自这么多年的经营,确实已是能排入上京顶级世家的圈子。然而,这也增长了后辈子弟的嚣张和狂妄。

    虽然曹老太爷,也曾旁击侧敲地警告过,但那些后辈子弟,面前恭敬无比,背后却仍是我行我素。这让曹老太爷也是非常无奈。

    他知道,自己年岁已大,没几年能维护这个家族了。曹家今后的兴亡,只能看后辈子孙自己。

    以曹家如今一片浮燥的风气,只怕是早晚要出事。但是,他的警告和劝说,根本无法改变这一现象。所以,他暗中叹息,也许只有真的当事情来临的时候,才能让这些后辈子孙翻然醒悟。

    这次,曹宇在虎啸山庄的遭遇,却是让他抓住了这个契机,所以,这才会招集曹家的所有核心弟子,狠狠地当面训叱。

    老太爷心中可是明白的很,虎啸山庄的事,其实是上面那位发出的一种信号,那就是敲山震虎。

    否则,区区一个曹家的后辈,或是楚家乃至宋家后辈,那是根本入不了上面那位的眼。

    然而,上面那位,却偏偏为此事大动干戈。甚至还直接派出了自他上位以来,从未动用过的神龙突击队参与此事。这看似有些大题小作,但恰恰说明了上面那位的心意。

    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下面的人已有些人心浮燥。尤其是象楚家曹家等这样的顶级家族,许多时候做事已是有些出格。

    所以,上面那位这是要借此机会,敲打敲打一下。

    “是,老太爷!”

    一众曹家人个个神情肃然,他们自然明白老太爷的意思,也清楚上面那位对于这事的态度。

    楚家,气氛也是无比的凝重。所有的楚家核心弟子,聚集在一处别墅的大厅里,个个噤若寒蝉。

    “老子说过,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就是有些人自以为翅膀硬了,可以单独飞了,连老子的话都当耳边风。”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正上方的首位上,一位白发苍苍,但腰杆挺得笔直的老人,正拍着桌子,愤然大怒。

    这老爷子正是楚家的老太爷,他是与曹家老爷子同一个时代的人,当年也曾入主中枢。只不过,他比曹家老爷子年青十几岁,因此,更加的健朗。

    楚家老太爷自从退下来后,虽然也是在此怡养天年,但仍不时会偶尔露个面,以示他的存在。对于家族的掌控,自然也不象曹家老太爷那样全部放手,一直暗中把握着曹家的方向。

    只不过,这些年曹家后辈子弟,急于求成的许多行为,却是让老太爷非常的不满。

    这一次,虎啸山庄的事情,更是让他无比的震动。他自然也清楚上面那位如此大动干戈的背后含意。所以,此刻是大发雷霆。

    一通怒叱,楚老太爷终于稍稍平息了胸中的怒火:“好了,你们都回去好好反醒一下,从现在起,停止一切在外的行动,你们都给老子装装孙子。否则,要是再出了象那不肖子一样的事情,老子可管不了,也没那个能力管。”

    “是,老太爷!”

    下面齐齐应喏,那里有人敢有丝毫的反对。

    这样的场景,在上京许多世家中呈现。虎啸山庄的事,不仅仅敲打的是楚家或曹家,这是对所有人的一种警示。一时间,整个上京一夜间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原先那些肆意妄行的纨绔们,好象突然全部收敛了。那些专靠花边抢眼的娱乐报纸,竟然就这么少了许多报导的素材。

    “什么?长风被神龙突击队的人抓走了?”

    在上京某处巨大的院落里,这里曾是某位清朝时期亲王的府第,占地有数十亩。

    虽然经历了百多年的风雨,但是,这处院落依然保存得很好,雕梁飞檐,一派富丽堂煌。

    此时此刻,院落的大厅中,一张黄花梨的太师椅上,一个白发老者陡地站了起来,猛地拍案而起。

    轰!

    他手掌拍落,面前的一张黄花梨茶几,顿时轰隆一声,散成了木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长风他怎么会招惹神龙突击队?”

    老者愤怒地喝道,目光凌厉地望向了堂下众人。

    “老太爷息怒!”

    一名年纪在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连忙躬身行礼:“此事大有隐情,请老太爷听我解释。”

    白发老者,正是宋家的老家主宋年庚。自十几年前闭关后,这些年来,从未再问过世事。

    然而,今天就在于内院秘室静坐冥想之际,宋年庚陡地一阵心血来潮,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

    这让宋年庚心头一惊。

    能让他产生感应的,自然是家族出现了大事,他那敢迟疑,连忙细细一算,已是算出了点端倪,这才从后院秘室走了出来。

    但是,当来到前面,就感觉到整个宋家笼罩在一片凝重的气氛中,宋年庚的心中更加的震动。

    于是,宋家人把宋长风在虎啸山庄出事,被神龙突击队抓捕的事向他做了汇报。

    宋年庚顿时大怒。他自然清楚神龙突击队意味着什么。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宋长风竟然会招惹这支御林军。

    宋年庚正是宋长风的太爷爷,而且,他这一脉,后辈中就只有宋长风这一个男丁。所以,他一向就对宋长风无比的器重,宋长风从小就是受他亲自教导,这才能成为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

    然而,他这次出关,自己最器重的元孙,竟然出了意外,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怒交加?

    “说,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长风怎么会招惹神龙突击队?”

    心中想着,宋年庚目光凛然地望向了下面的那人,不怒而威。

    “老太爷,长风此次是为了报复一个名叫张横之人,这才招惹了神龙突击队。”

    说话之人正是宋长风的父亲宋海平,也是现任的宋家家主。

    说着,宋海平也不迟疑,把有关张横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老太爷,长风大半年前,应楚家之约,去新疆九黎族的一个玉矿,解决九星冲煞的问题。最后,却是与张横结了怨。据说,在探察一道地面出现的大裂缝时,更是发生了正面冲突。”

    “长风虽然佼幸回来,修为也有了一次大突破,但容颜尽毁,如今还在修养中。”

    宋海平道:“而让他受伤之人,正是那个张横。”

    “什么?”

    宋年庚猛地身形一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姓张的小儿,胆敢伤长风,这等恶贼,为什么尔等还让他活在世上?难道我们宋家真的就这么被人当软柿子捏?”

    轰!

    宋年庚浑身气势轰然高涨,宋海平的话,已让他怒不可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