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风起云动
    听到张横以前就伤过宋长风,宋年庚大怒。他闭关时间太久,根本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所以,对于当日宋长风在巫王寨的遭遇,直到现在才知道。

    大厅中众人顿时噤若寒蝉。老太爷宋年庚一向为人严厉,又是最爱护宋长风这个小元孙。在场众人,谁都没有见过他以前有如此博然暴怒的时候,确实是被他这副样子给吓着了。

    “怎么,老夫闭关几年,难道我们宋家就成这副窝囊样了?”

    宋年庚仍是余怒未歇:“就这么任人欺负?”

    “老太爷,请您息怒。”

    场中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终于把目光都望向了宋海平。

    。宋海平无奈,只好再次上前道:“张横那小子,他来历神秘,因为,在当日的巫王寨,他竟然成为了新巫神。”

    “新巫神?”

    宋年庚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他自然清楚九黎古族中,新巫神的身份意味着什么?那是整个九黎巫族的神灵,是他们真正的领袖。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叫张横的人,竟然会是九黎古族的新巫神。

    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宋海平等一众人,一个个望着宋年庚,尽皆连大气也不敢透一下,更不要说吱声了。

    说实话,宋长风在巫王寨出事,在宋长风未回来之时,宋家就得到了消息。当时甚至还以为宋长风死在了那地底大裂缝中。

    只是,张横成为九黎古族新巫王的事实,却也完全震动了宋家,甚至宋家之后没有人敢提出向张横报复。

    开玩笑,宋家虽然底蕴深厚,甚至还有几位老祖宗仍在秘境中闭关勤修。一般江湖门派,宋家还真没放在眼里。

    但是,与九黎古族相比,他们宋家就算最自大,却也不敢与之为敌。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以九黎古族传承数千年的底蕴,他们真正的实力绝不象表面那么简单。也许暗地里隐藏着什么隐世的绝世强者。

    以前巫王寨里内乱,那些隐世的老家伙不会出头。可是,若是有人伤害了他们的新巫神,只怕那就是与整个九黎巫族为敌,会引来那些隐世的绝顶强者的全力报复。

    这样的后果,宋家是绝对无法承受。

    所以,当日宋长风的事,宋家这才隐忍了,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动向。全当这事就没发生过。

    这也是无奈之举,更是无可奈何的事。

    “哼!”

    好一会儿,宋年庚总算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不管是什么人,敢欺负到我们宋家,我们宋家绝不会就此甘休,姓张的,看老夫怎么慢慢收拾你。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却是营救长风。”

    知道了张横的身份,宋年庚也不得不谨慎对待这件事,所以他自我找了个台阶,不再提这事。无论如何,关系到九黎古族的新巫神,这确实是要从长计议。

    “你们马上派人调查此事,为什么一件区区小事,竟然让上面那位大动干戈?他这是针对我们宋家呢?还是别有用意?”

    宋年庚神情一凛:“还有,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长风营救出来,就算是老夫不要了这张老脸,也一定不能让长风有什么损失。”

    对于他这一脉唯一的一个子孙,宋年庚确实是无比的重视。已是不惜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把宋长风捞出来。

    毕竟,他当年在上京,也曾与无数的权贵结交过,那些人最不济,也得卖他这张老脸几分面子。

    一切都在紧张的进行中,整个上京因为张横而暗潮汹涌。当然,这已与张横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此时此刻,他正往西山许老的住宿而去。

    现在的张横,自然也已知道,这次神龙突击队的出现,应该是樊元江把自己在虎啸山庄的事,向徐秘做了汇报之后,这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这也就意味着,神龙突击队的出现,极有可能与许老有关。

    张横是个知恩图报之人,清楚了事情的内幕,就要去拜谢许老。同时,他也已准备离开上京,算是向许老告辞。

    正是早上九点多钟,许老习惯在这个时间段,听取徐涛汇报工作。所以,他正坐在院子里,身边徐涛就在为他读一些文件。

    看到张横进来,许老摆了摆手,一边的徐涛很自觉地停止了汇报。

    “小张同志,有好几天没来看老头子我罗!”

    许老笑呵呵地向张横打招呼道:“来来来,我老头儿还真有些想你了,快过来坐坐,陪老头儿聊几句。”

    “许老,看您气色挺不错!”

    张横心中很是感动。他自然清楚,许老这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子侄辈在看待。

    他也不迟疑,依言在许老的对面坐了下来。只是,张横却也不敢大马金刀地在许老面前放肆,挺直了腰,只坐了半边屁股,以示对许老的尊重。

    “许老,这次小子是来感谢您的,没有您,我……”

    张横知道许老的性格,所以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就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不过,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许老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小张同志,你的事老头子我不管,谁来管?”

    许老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身上陡然有了一股凛然的威严。

    对于许老来说,楚家以及曹家和宋家的后辈,竟然联手对付张横,这确实是让他愤怒无比。

    要知道,当日张横在长城上受刺客刺杀,许老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让自己身边最亲近的秘书徐涛,前往医院看望。

    这不仅是一种关心,更是一种姿态,是在向所有人表示,他与张横之间的亲近。

    然而,有过这样的表态,楚家以及曹家和宋家的后人,竟然还敢设计对付张横。这无疑就是在打许老的脸。这样的事实,如何能让这位老将军不火冒三丈?

    不仅如此,楚京云以及曹宇和宋长风敢如此,这又何尚不说明一个问题,现在的某些人,已有些不顾规矩,做得太出格了。

    所以,许老才会无比震怒,甚至最后把此事捅到了上面那位。

    此刻,张横提起此事,许老却不愿在这事上多说。

    有些事情,他也并不想透露给张横太多。毕竟,张横还不到这个层次。

    “许老,这次过来,我也是来跟您告辞的。”

    见许老不愿提起此事,张横很识趣地没有再说下去,转了一个话题:“所以,我是特意过来与您告辞,也是来给您再复察一下。”

    “哦,小张同志要回钱塘了。”

    许老长长的寿眉陡地一挑,续尔点了点头:“嗯,这次因为老头儿的病,把你特意请过来,时间也确实是呆得有些长了。”

    他并没有挽留张横。许老心中明白,虎啸山庄的事,并没有结束,接下来,上京浆会有一段时间的暗潮汹涌。所以,张横离开这个旋涡中心,其实也是件好事。

    当下,张横也不犹豫,给许老仔细地再次检查了身体。确定许老目前的状况很不错,只要保持如今的状态,许老一两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

    飞机票就订在第二天下午,张横要离开上京,其实要做的事还有挺多。

    韩冰蕾的伤势已稳定下来,今天就可以出院,以后只要定期检查,在家休养就可以。

    吴植龙的那位隔世恋情的女孩心儿,她如今也已基本恢复了健康。而且,她与吴植龙决定,过几天就要进行一次世界环游,以庆贺她的恢复,更是两人私下定情渡的蜜月。

    心儿并不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她知道了吴植龙的家世和身份后,并没有要吴植龙为她做什么。更不会要吴植龙与妻子离婚,把她娶入家门。

    她就算对上京顶级世家并不算太了解,却也能明白,象吴植龙这样的顶级大少,也许在别的事上,可以逍遥自在。但是,在婚姻这方面,却大多是身不由己,甚至会是各大世家间联姻的牺牲品。

    她是真心地与吴植龙相爱,自然是不想在这些事上,让吴植龙为难。这一生能陪伴吴植龙,与他在一起,心儿已是心满意足,她别无所求。

    在许老这里吃了一顿便餐,晚上约了吴植龙以及刘春禹和刘宝军。要离开上京了,几位在上京的大少,自然是要好好地为张横送行,这一餐晚饭就当是送别宴。

    第二天的饭局也早就有了安排,柳犁月,辛献锋,杨胜利以及金亮等人,知道张横要离开上京,自然也得与他这位新战友聚聚。

    虽然彼此认识并不久,但有了虎啸山庄的这一次战斗,小组成员之间,显得更加的亲近了。尤其是杨胜利,这次因为替张横挡暗箭受伤,更是让张横对他心中充满了满满的感激。

    当然,一起来吃第二天中午饭的人可不少,邱纯玉,刘剑以及当日曾一起经历过玉龙山矿洞历险的人,包括张浩,刘超以及冷云山王永增都来了,甚至还有玉龙山村的支书杨世豪。

    一众人推杯换盏,席间气氛无比的热烈。只是,说起当日所经历的事,却是颇让大家感慨。

    邱纯玉神情有些黯然,她不知道,这一别,是不是还会再有与张横见面的机会?所以,显得心事重重。

    张横自然也已看出了她的心事,但他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登机的时间终于到了,大家与张横挥手告别。张横带着刘豪辉和他父母,登上了去钱塘的飞机。

    当走上飞机的舷梯,张横陡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去。刹那,他的脸色变得惊喜莫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