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再遇孙锦中
    “小蕾,是小蕾!”

    张横心头一震,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不错,此时此刻,在候机楼那边,张横看到了韩冰蕾和她母亲唐晚亭,正站在那儿,隔着落地玻璃窗,正深深地凝望着张横。

    韩冰蕾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张横在把她接出院后,便已与她告别,说明了自己要回钱塘的事。

    当时,韩冰蕾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只是祝他一路顺风。

    然而,此刻看到她在母亲的陪同下,偷偷地来机场为自己送行,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动了。

    张横不禁举起手来,朝着那边的韩冰蕾母女,用力地挥了挥。

    默默地站在那儿的韩冰蕾,原本只想偷偷地为张横送行。突然看到张横朝她这边挥手,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已被张横发现了。

    韩冰蕾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欣然的笑意,但眼角两滴晶莹的泪珠却已流了下来。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这也正是她不愿想让张横知道她来送别的原因,她不愿在离别的时候,更添无数的愁绪。

    “走吧!小傻瓜!”

    飞机终于轰隆隆地飞向高空,望着女儿仍痴痴地望着天空,唐晚亭爱怜地搂住了女儿的柔肩:“如果他在意你,一定会回来看你。”

    知女莫如母,女儿的心事,只有唐晚亭最清楚。自己这个一向性格清冷淡然的女儿,对张横是情有独钟。自从上回从钱塘回到上京后,一直闷闷不乐。

    直到这次张横来上京,女儿就象是换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变得明媚起来。

    本来,唐晚亭对张横,心中还存着一丝狐疑。不知道那个乡下来的小子,有什么特别的魔力,能让女儿对他如此的着迷。

    但是,经历了长城的事,唐晚亭也终于看到了,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确实是有独特的魅力。尤其是他愿意为女儿挡子弹,这也说明了他对女儿的好。

    说心里话,若是女儿真的能与这样一个愿意为她付出生命的男子相伴一生,做为母亲,唐晚亭也是为女儿高兴。

    只是,看两人之间的情形,似乎情况并不那么简单。这让唐晚亭不禁暗暗为女儿叹息。

    女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秘密,许多时候,父母还真无法为她拿主意。一切,也许真的只能看缘份。

    回到钱塘,张继早已开着车子在接机。

    这次张横回来,除了家里人外,并没有告诉任何其他人,所以,只有张继来接他。

    张横也不想在钱塘这边停留,让张继直接开车回白马山村。

    这次匆匆离开钱塘,只打了个电话给父母他们,甚至连陆晓萱以及马萍儿她们,也并不知道他的去向。所以,张横现在回来,确实是急着回家。

    想来,自己又是莫名其妙地一走这么多天,陆晓萱她们应该为自己担心了。

    不过,来到白马山村,此刻村里所呈现的情形,还是让张横大出意料。

    现在的白马山村,可以说是真正的日新月异,一天一个样。

    自从那天远山集团开业,澳岛和港岛军方,当众发布要与远山集团合作,在此建设一个药物研究基地。白马山村便再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军方的行事,向来是雷厉风行,那一消息发布不久,对方就派了一队工作人员,与远山集团恰谈合作的事宜。

    虽然张横不在,但有陆晓萱等众女坐镇,又有张远山掌舵,恰谈依期进行。

    谈判很顺利,双方基本没有什么间隙。尤其是军方包了前期的所有工程投资,远山集团完全就是个坐享其成的份,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于是,合作的相关事宜很快就有了结果,而前期的工程投资,也迅速展开。

    白马山村这回是进入了真正的大规模开发,远山集团的第一期工程项目还没完成,与军方合作的研究基地的第一期工程,就相继开工了。

    整个白马山村,现在是一片热火朝天,原先的白马山根本不够工程用地,因此,现在已是向白洋村那边在发展。

    这让原本如一潭死水的白洋村,也顿时充满了活力,一切都在不知不觉地变化中,白马山村和白洋村,呈现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崭新面貌。

    不仅如此,江南省军分区这边,将军司令员也信守他的诺言,在军方的基地开建之初,便在白马山村派驻了一个斑的军人,在工地和村庄四周巡察。

    全副武装的军人,顿时让这片山区多了几分潇杀的感觉。原本还在窥视这里热闹场面,想从中捞点好处的地痞流氓小混混,这回顿时全部缩了脑袋,那里还敢再有什么歪心思。

    开玩笑,如果这些家伙再想伸出贼手,那些军哥哥可不是好惹的,说不定还真就挨了枪子。那可绝对不是好玩地。

    张横乘着张继的车子,进入村子的时候,就是看到了村庄里一副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确实是把他心中震动了一下。

    同车而来的刘豪辉夫妻,更是身形一震,眼睛也不禁亮了起来。

    原本,听说张横所在的公司是个什么小山区,他们还在担心,是不是一处鸟不拉屎的穷山沟。不过,现在看到了这里的景象,两人的心里也总算放下了心来。有这样的建设场面,此处的发展必然是兴旺发达。自己能来这里,却也是有大展伸手的机会。

    车子刚开入村里,就准备往自己家中而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从旁边猛地窜了出来,一下子拦在了车头。

    “怎么回事?”

    张横的眉头一凝,目光凝注到了拦车之人的身上。

    然而,一望之下,张横的神情却是不禁一滞:“丘比亚精品专卖的那位少东家孙锦中孙大少?”

    不错,拦车的是位年青人,正是当日在丘比亚,纠缠马萍儿的那位孙锦中孙大少。

    只是,当时张横第一次看到这位孙大少时,那叫一个风流倜傥,是个真正的纨绔阔少。

    但今天的孙锦中孙大少,神情憔悴,甚至原本一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也显得有些蓬乱,看样子很是落魄。

    “他是怎么回事?怎么拦哥们的车?”

    望着车头的孙锦中,张横满心的疑惑:“他这是要为祝雅仙和侯艳出头?”

    张横自然没忘了,当日在远山集团开业的时候,丘比亚的老板娘,那位在钱塘商界出名霸道的女强人祝雅仙,为了报复张横,不但请来了韩岛的一位阴阳师。更是暗中指使一个省联合调查小组,想在远山集团开业当日,给张横一个难堪。

    可是,最后因为韩岛唐手流的李佳楠,以及省委一众大佬的出现,让祝雅仙大大地吃了憋,不得不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溜走。

    后来,更是被巫王彩云飞,暗中使了点手段,估计现在她和侯艳两人,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地渡日子。

    “张少,我等你好久了,总算见到你了。”

    这个时候,拦在车头的孙锦中,已转到了张横所坐的车窗边,满脸迫切地道:“我想与张少好好谈谈。”

    “哦,与我好好谈谈?”

    张横的眉头一凝:“我们之间好象没什么好谈的吧?”

    “不,张少,您不要误会,我这次不是来找麻烦的,也不敢向张少找麻烦。”

    孙锦中一听,知道张横心中存有芥蒂,连忙解释道:“我这次过来,是有事求您的。”

    “是吗?”

    张横的眼眸一凝,有些半信半疑。

    “是的,张少,我们丘比亚确实是对不起您,我以前也是有眼无珠,得罪了张少的朋友马萍儿,这都是我不好。我这次过来,就是向张少赔礼道歉的。”

    “这个不必了。”

    张横微微摆了摆手,沉吟着等待他后面的话。

    孙锦中等在这里,看他这副憔悴的样子,看来确实是有事。只是,张横一时还真猜不透,他找自己是要干什么?

    刚才,一路过来的时候,张继也与张横说起了祝雅仙以及侯艳的事。这两个女人,当日中了巫王彩云飞的暗招后,如今确实仍是住在医院,据说是半身不遂,很是悲惨。

    不仅如此,那天带着联合调查小组,来白马山的伊卫民科长,现在已是被刑拘了,因为,当日他一怒之下,痛殴祝雅仙,以至祝雅仙病情发作。甚至连侯艳也被吓成了瘫痪。

    直到现在,医院还以为祝雅仙和侯艳的病,是被伊卫民打出来的。

    所以,伊卫民以故意伤害罪被捕,他这一生算是完了。就算祝雅仙家族和她婆家的人不暗中推波助澜,就以他本身让祝雅仙和侯艳两人瘫痪的罪行,也足够他这后半生把牢坐穿。

    现在,丘比亚的经营,已全部由孙锦中负责。这位有些糯弱的留洋海归,现在总算有了发挥才能的舞台。据说,这段时间来,丘比亚的经营,不但不比祝雅仙在时差,好象还更加红火了。

    足见这位在法尔岛喝了几年洋墨水的孙锦中孙大少,肚子里还是有点真货地。

    只是,这位现在应该是大展拳脚的孙大少,怎么今天会如此狼狈地在这里拦自己的车,要找自己商量。

    那么,他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

    张横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疑惑,一时还真猜不透孙锦中的来意。

    然而,下一刻,孙锦中做出了一个无比震惊的举动,让张横也完全被震呆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