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救救我母亲
    卟通!

    突然车窗外的孙锦中,陡地跪倒在了张横的面前,神情悲切地道:“张少,请您救救我母亲,我知道,她针对您,这是她错了。但是,我愿意替她向您道歉,如果您不能原谅,有任何惩罚,就全部让我来承受吧!”

    “你不必这样!”

    张横浑身一震,神情急剧地变化。他确实是没有想到,孙锦中这个海归派,竟然是位如此赤诚的孝子。

    不是吗?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求恳张横能救祝雅仙,他竟然不惜当众跪地。这一份赤子之心,天地可鉴,也深深地震动了张横。

    说实话,在骨子里,张横与孙锦中是同一类人,也是个赤诚的孝子,把亲情和父母看得无比的重要,家人是他身上的一片逆鳞。无论是谁,敢欺到自己家人头上,张横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亲人。

    当日朝百万家的傻儿子,要强娶自己的妹子,张横就敢当众退婚,与当时还是如日中天的朝家,正式翻脸。

    之后,朝家利用张家的药圃,逼迫张远山夫妻,张远山不惜以命相抗。张横最后大打出手,甚至把朝百万的第一号打手独眼龙,直接就奏成了癫狂。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张横对家人和父母的呵护,在他心中,父母的养育之恩重如泰山。

    此刻,看到孙锦中为祝雅仙向自己跪地求恳,张横的心确实是被深深地震动了。

    不仅是他,旁边的张继以及刘强夫妻,刘豪辉等人,也一个个都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尤其是张继,他可是清楚孙锦中的身份和背景。

    虽然祝雅仙上回因远山集团开业的事,弄得灰头土脸,也因此让她的家族以及夫家所在的家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做为在钱塘经营了多年的家族,在钱塘也是根深蒂固,一时还无法动摇他们的根基。

    因此,孙锦中仍是钱塘这一带顶级的大少。

    可是,他今天却跪倒在张横面前,只是为了求得张横的原谅,能解救他的母亲。这一片赤子之心,这一份孝道,确实是让张继心头震憾,也对眼前的孙锦中刮目相看。

    当然,孙锦中的这个行为,也立刻引起了四周人的观注。如今的白马山村,正处于热火朝天的建设中,到处都是工程人员以及村民,一个个忙碌着。这边的情形,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过,看到场中张横在,这些人自然全部认识张横,却也不敢过来围观,只是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这儿,议论纷纷。

    许多人指指点点着,个个脸现诧异,谁也不清楚,这到底演的是那出戏?

    “兄弟,你不要这样!”

    刹那的愣怔,张横那里还坐得住,连忙推开车门,一把扶起了孙锦中:“有事好商量,千万不要这样。我张横可担待不起。”

    “张少,你这是同意了?”

    孙锦中眼巴巴地望着张横,满脸的哀求和恳切。

    孙锦中之所以上门前来道歉,并当众求恳张横,甚至不惜下跪。这自然是有原因的。祝雅仙和侯艳当日离开时,在路上与伊卫民打了一架,她就直接昏觉了过去,过了这么长时间,仍是昏迷未醒,仿佛就象是个植物人一样。

    侯艳的情况好些,虽然已清醒过来,但整个人却完全瘫痪了。

    对于两人这种症状,医院里的医生,也是感觉无比的奇怪。但是,经过了彻底的检查,却找不出什么原因。最后,只好当成了疑难杂症。

    不过,孙锦中可不这样认为,他也是曾有幸与韩岛那位号称大师的金大维接触过,知道这个世上,存在着一些奇人异士。

    只是,金大维当日在白马山村,先是遭到毒虫噬咬,当众大大地丢脸,完全成了众人嘲笑的小丑。之后,更是被韩岛唐手流的大长老李孝天,叫人象拖死狗一样拖走。从此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因此,金大维如今是找不到了。再想到有关张横的一些传闻,这让孙锦中猛地意识到,祝雅仙和侯艳出现的怪异病症,极有可能不是真正的病,而是遭到了某种暗算。而且,他怀疑出手的人就是张横。再请教了许多专家,又请遍了他所能请到的一些奇人异士,最终却是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孙锦中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厚着脸来求恳张横。

    不管怎么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此事真是张横所为,要想化解,还必须落在张横身上。

    虽然对张横也是充满了恨意和忌惮,但是为了祝雅仙,孙锦中还是抛开了所有的一切,所谓的面子,身份,在关系到母亲生死的时候,那都是放屁。孙锦中这几天来,天天就等在白马山,就是为了能见到张横。今天,总算遇到了张横,他那里还会犹豫,这才做出了这翻惊世骇俗的当众下跪的举动来。“唉!”

    望着孙锦中迫切的目光,张横轻轻地叹了口气,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其实我告诉你,祝总的情况,确实并不是我所为。不过,此事却也是与我有关,所以,看在你的份上,她的事我就帮忙解决了。”

    张横对孙锦中并无什么好感,但是,看在他的这一片孝心上,张横还是不忍置之不理。

    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有好人和坏人之分。但是,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也都会有他一份内心最真挚的情感。尤其是对亲人父母的爱,那是与本身的好与坏无关。

    “那就谢谢张少您了,太谢谢您了。”

    孙锦中感激涕零,连连向张横道谢,并保证道:“张少,以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以后我们丘比亚绝不会再与张少您做对,否则,任凭张少您处置。”知道了张横的背景,明白了他的实力,现在的孙锦中,包括他背后所在的家族,确实是不敢再对张横有丝毫报复之心。以张横所表现出来的人脉,再去招惹张横,那无疑就是自掘坟墓。

    所以,纵然是以前有无限的憋屈,也得把这口气咽下去。现在,张横愿意不计前嫌,愿意出手化解祝雅仙和侯艳的症状,这确实是让孙锦中由衷的感激。他是相信张横不会说谎,祝雅仙和侯艳所中的暗招,应该不是张横所下。当下,张横也不犹豫,手一翻,拿出了两个玉瓶:“孙大少,这是我自制的解毒圣药,你只要回去给她们服下,应该就能全愈。”

    当日巫王彩云飞,暗中对祝雅仙和侯艳下手,张横自然是感觉到了。而且,也看出了彩云飞是对两人下了巫蛊。

    对于别人来说,巫蛊那完全就是无解的毒,只有彩云飞本人可化解。但是,做为得到了巫神传承的九黎族新巫神,张横却具有化解任何巫蛊的本领。因此,要化解祝雅仙两人的蛊毒,对于他还真不是件难事。

    得到了解药,孙锦中千恩万谢地离去,与丘比亚的恩怨,也算是一笑泯恩仇了。望着孙锦中离去的背影,张横轻轻地叹了口气,对这个海归派,他还是由衷地赞赏。如果能改变他先前那种糯弱的性格,想必这位孙大少,今后也会是钱塘商界一颗耀眼的明星。回到家里,已是快吃午饭的时候,父母他们都在,而且马萍儿,陆晓萱以及华雪莹,乔伟娜,夏清莲五女,也全在张家。

    他们已是听到了张横回来的消息,刚才张横的车子在路上被孙锦中拦住,并当众下跪的事,早已传到了这里。众人见到张横,神情都有些异样,一个个问询地望着他。

    张横无奈,只好简略地把孙锦中的事说了一遍,又把刘强夫妻以及刘豪辉介绍给了大家。

    张横的回家,让张家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热闹,张远山和李凤仙夫妻很是欣慰,儿子这次竟然是被上京的大佬请去看病的,这足见儿子现在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儿子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不过,马萍儿以及陆晓萱等五女,却是一个个有些不高兴。当日张横匆匆离开,完全就是玩失踪,根本没与五女说明情况。

    之后,因为保密的需要,有好几天更是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五女也完全联系不上张横,这让她们很是为张横担心。

    虽然张横为许老解决了问题后,他对外的联系恢复。但当五女知道,张横竟然一声不响,离开白马山,去了上京,这让她们心中都是非常的不满。

    这次张横回来,五女虽然心中暗自高兴,但表面上却都是现出了不悦,给张横吃了一个不咸不淡的软钉子。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却也不得不在五女面前陪着小心。有五女在这里照顾父母,又着心远山集团的事,张横才能作一个甩手掌柜,才可以在外面为人解决风水以及命理上的问题。

    因此,对于五女,张横心中充满了感激。她们即使是使点小性子,张横也能理解。

    一餐中饭,吃得有些波澜起伏,张横殷情地给五女不断地夹菜,讨好她们,这才总算让五女原本紧绷的俏脸上,一个个露出了笑意。

    望着五女与张横之间关系渐渐融恰的样子,张远山和李凤仙很是欣慰。只是,他们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眼前的五女,个个是人间绝色,梅兰竹菊,各有特色,难分上下。

    若是在古代,自己的儿子自然没有什么任何可顾忌的。但是,在如今实行一夫一妻的年代,连张远山夫妻,都在为张横着急,这五朵金花,儿子将来该如何取舍呢?

    正吃着饭,这个时候,突然张横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横一看来电显示,是赵君儒打来的,他也不迟疑,按下了通话键。

    然而,赵君儒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把张横给震了一下:“兄弟,不好了,我们金泰出事了,你快来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