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陷入泥潭的金泰
    “赵哥,你不要吓我,小弟最近心脏不好。”

    张横皱了皱眉头,开了句玩笑。

    他知道赵君儒有些玩世不恭,有那种话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因此,赵君儒的话只能听三分,对于这位赵大少如此大惊小怪的腔调,张横早已是有些免疫了。

    那知,话筒里的赵君儒,这回却不象以前那样是开玩笑,他的语气仍是无比的凝重:“张兄弟,赵哥真没骗你,我们金泰是真的出事了。”

    说着,也不待张横回答:“你有没有看我们台岛那边的股市,今天我们金泰一开盘,股价直线跳水,在开盘不到十分钟,就已跌破底线。”

    “什么?”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

    他虽然并不炒股,但是,却也明白股价暴跌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集团经济好坏的晴雨表。

    虽然,张横也没有看到台岛那边股市的情况,但赵君儒就算最纨绔,也绝不会拿这事开玩笑。所以,张横猛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赵哥,到底是怎么回事,金泰的股票怎么会狂跌?”

    张横如今也占有金泰的百分之五股份。虽然,他的股份是杨文竹当日为拉笼他所给,而且给的是原始股,并不参与股市的交易。

    但是,金泰的荣辱,现在确实也是与他息息相关,张横自然是不能淡定了。

    “张兄弟,问题很严重,而且,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明白,你马上来明珠,我已为你办好了去台岛的所有签证,我们马上赶往台岛。”

    赵君儒急切地道。

    “好,我马上过来。”

    张横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答道。

    原本就与赵君儒约好,在新年的一月一日,去台岛参加金泰的六十周年庆典。张横原本就准备在家呆几天后出发。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庆典还没开始,金泰却出了问题。

    饭桌边的所有人,在张横接电话的时候,大家都停下了筷子望着他。此刻看到他放下电话,所有人的神情都不禁有些无奈,尤其是陆晓萱等五女,更是眼眸中现出了一抹哀怨。

    刚才赵君儒的电话,大家都隐约地听到了一些。所以,知道张横这回又是要出门了。

    只是,刚回家还没半天,连餐饭都没吃好,就这么被催着离开,五女的心中确实是很不开心。

    “对不起,阿爹,阿娘,我又得出门走一趟了。”

    张横满脸愧疚。

    自从得到天巫传承,虽然家里的条件是改善了,但自己陪伴父母的时间,却变得无比的稀少,这让张横的心中,充满了对父母的歉意。

    “阿横,你有事尽管去,有晓晓和萍儿以及阿莲她们在,你不用为我们担心。”

    张远山和李凤仙当然理解儿子的想法:“只是你在外面,自己也要多注意安全,不要让我们担心。”

    说着,两人望向了旁边的五女,满脸的欣慰。

    说实话,这段时间来,五女相伴,两人根本不用操任何的心事。而且,远山集团的事,也因为有五女的张罗,更是井然有序。

    张远山以为,如果没有五女在,估计这一大摊的事,早已把他给弄得焦头烂额了。但是,现在他张远山却象个员外一样,仍是清闲而自在。

    这足以说明,陆晓萱等五女,不仅是样貌个个绝丽,而且尽皆是兰心慧质的女子。自己的儿子能得到其中之一的亲睐,已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然而,看现在的情形,似乎五女与自己的儿子,都是情有独钟。真不知道张横这小子,前生是修了多少世,这才能有这样的幸运。

    心中想着,张远山望向自己儿子与身边五女的眼神很是异样。

    “晓晓,萍儿,雪儿,阿莲,娜娜!”

    张横目光一个个从五女脸上扫过,满脸的真诚和歉意:“谢谢你们,我父母和这里的事,全靠你们照顾。”

    说着,张横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对五女,他确实是心中充满了感激。

    “张横,你尽管去吧!”

    五女互望一眼,俏脸上总算都露出了一丝笑影。

    虽然张横总是忙得马不停蹄。但是,她们却也知道,张横干的是大事,纵然心中有很多的牵挂,却也不会拖他后腿。更尤其是现在他又有急事要出门,五女自然是不会让张横心里留下什么疙瘩。所以,她们一改先前的埋怨,脸上都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里的事你不用记挂,由我们姐妹在,你尽管放心好了。”

    “我知道,有你们在,我当然放心。”

    张横深深地凝望几人,用力地点点头。

    当下,张横也不再迟疑,告辞众人,叫了张继,直接开车前往明珠。

    听赵君儒那边的口气,这次金泰的事非常严重,张横确实是不会有任何的担搁。

    三个小时后,张横和赵君儒直接在明珠的虹桥机场汇合。

    知道张横已赶来明珠,赵君儒早已为他订了下午五点直飞台岛的飞机票,这足见台岛那边事情的紧迫。让这位以前一向玩世不恭,很少有正经时候的纨绔大少,这次也是丝毫不敢怠慢。

    只是,让张横意外的是:这次一起去台岛的还有明珠玄学会的理事张波。

    “张兄弟,你总算来了,我和张理事都要成长颈鹿了。”

    赵君儒和张波一直等候在飞机场门口,看到张横出现,顿时迎了上来。

    不过,今天的赵君儒,完全没有了以往行事满不在乎的漫不经心,一脸的肃然。

    说着,见张横有些狐疑地望着张波,他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又转向张波道:“张兄弟,张理事在九星术上面有独到之处,这次我们金泰遇到的问题,可能会要张理事帮忙。所以,我特意请了他一起去。”

    “原来这样!”

    张横总算恍然了。

    当日在破解辽原和强生大厦风水冲刑时,张横也曾有一段时间与张波接触过,知道张波确实也是个能人。

    张波并不是风水世家出身,说来以前的工作与风水这一行一点都不搭界。因为,张家原本是渔民,几代都以捕鱼为生,后来更是办起了养殖场。

    只是,机缘巧合,在一次挖掘渔塘的时候,竟然让张波得到了一块奇异的铜片,上面刻满了星晨的图案。

    张波好奇之下,想研究这是什么玩意,却是意外地从这块铜片上得到了一项九星术的传承,从此跨入了风水界,成为了一名研究九星异术的玄门之人。

    虽然他因为得到传承时,年龄已大,之后的修为也就一直停顿在一品圆满。但在九星异术上的造诣,却是堪称一绝。当时张横与他接触时,也是获益不少,甚至后来在新疆那边,破解玉矿的九星五黄冲煞,也是从张波当时的交流中,得到了不少的启示。

    此刻,见到赵君儒请张波同行,心中不禁又是咯噔一下:难道金泰这次出事,也是与风水出了问题有关?

    “张兄弟,我们台岛那边的金泰总部,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与风水有关。”

    赵君儒看出了张横心中的疑问,连忙又道:“一年前,我们金泰下面的房产开发公司,竞标获得了台岛的一项重大工程。”

    赵君儒说起了金泰遇到的困境:“最初,这个工程的建设非常顺利,基础建设很快就落成。但是,就在我们进行主体工程建设的时候,却是频频出现意外。”

    “最初还是偶尔有工地上的工人因为意外而受伤。但是,这种意外后来越来越频繁,甚至前段时间,出现了人员伤亡的事件,而且,一次性伤亡了十几人。”

    赵君儒脸色凝重无比:“本来,这事还在可控的范围。但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事被媒体突然捅了出去,而且把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故,刨根掘底地都挖掘了出来。”

    “此事顿时引起了民众的高度观注,我们金泰国际,一时间成为了焦点。”

    赵君儒叹了口气:“问题在于,这一事故的发掘,以及有心人在背后的推波助澜,让事情不断地发酵。如今是越闹越大。”

    “嗯!”

    张横点头。

    虽然他并不怎么观注新闻,对赵君儒所说的这件事,并不怎么清楚。但是,他却也知道,如今这个信息社会,对于一个国际大集团来说,声誉是何等的重要。如果金泰不尽快平息这一事件,只怕它会成为众矢之的,后果确实是不堪设想。

    现在,张横总算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金泰的股票会狂跌,想来应该是受到了这一事件的影响。

    然而,让张横更加想不到的却在后头。

    “张兄弟,其实事情如果仅仅只是这一件,并不会让我们金泰的股票受到至命的打击。”

    赵君儒语气沉重起来:“毕竟,那个工程虽然是台岛的一项重大工程,但对于我们金泰国际来说,那也仅仅只是下面分公司的一个项目,根本无法伤及我们金泰整艘航空母舰。”

    “难道还有其它事情吗?”

    这回是轮到张横吃惊了。

    他自然清楚,金泰国际在创业之初,经营的是保健品以及养殖业。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展,如今触角早已遍及各行各业。现在的金泰,是国际综合性的一个集团,所涉及的行业包括了各行各业,几乎只要是赚钱的行业,都有金泰的一份子。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件,能让金泰这样一个位列世界百强的集团,陷入泥潭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