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所谓祸不单行,屋漏偏逢天下雨。如今的金泰,就是这样的情况。

    工程事故本就让金泰忙于应付。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金泰另一个重大的基础行业,也被报出了内幕。

    金泰养殖集团,下属的一个养殖场地,突然爆发了疫情,养殖场内上百万只禽类,竟然一夜间死去数万只,而且,疫情完全不可控制,还在不断地扩散。

    这一事件顿时成为无数媒体的焦点。

    要知道,自从当年的**流行后,这几年来,世界各国对疫情的防控,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视的程度。

    更尤其,虽然如今的科技已算是非常的发达。但是,层出不穷的细菌和病毒,也是让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时常弄得焦头烂额。

    无论是流行于非洲的埃博拉还是最近让人们谈之色变的小头症的罪魁祸首,都曾引起世界的震惊。

    这一次,金泰国际名下的养殖场,竟然又爆发不知名的病毒,这样的事实,如何不引起人们的惊慌?

    事情立刻引起了极度的观注,而金泰国际在这事的影响下,终于被动了根基。

    要知道,金泰以养殖和保健起家,虽然现在已成为一家世界经济巨头。但是,最初的养殖和保健,依然是它的支柱产业之一。

    尤其是这次出事的养殖场,是金泰设在台岛的特种养殖,其内所培育的禽类,都是些特殊品种,每一只的代价,绝不是普通禽类可比。

    不仅如此,金泰的保健业,所采用的原料,也是以本集团特种养殖的禽类为基础。

    现在养殖场出现疫情,不仅养殖这一块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与此相关的行业,也全部受此影响。

    刹那,金泰国际的名声,一夜之间来了个大跳水,这就是引起它的股票狂跌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

    飞机已经起飞,在宽敞的商务舱里,赵君儒以及张波和张横三人,听着赵君儒详细地述说着如今金泰的困境,三人的神情都变得凝重无比。

    张横还真没想到,金泰竟然陷入了这样的泥潭中,看来问题确实是无比的严重。一个处理不好,金泰国际这个商业巨头,极有可能会一夜间大厦倾倒。

    这样的案例,并不是没有。在如今诡绝多变的世界商场上,无数曾经傲视群雄的商业帝国,一夜倾覆,消失在世界商流的浪潮里,也已是屡见不鲜的事。

    “张兄弟,张理事,这次得全靠两位帮忙了。”

    说到这里,赵君儒神情肃然地向两人道。

    “君少言重了,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张波那敢托大,连忙道。

    “嗯,赵哥,你就不用跟我客气,金泰的事,就跟我自己的事一样。”

    张横的神情也是一片凝重:“不过,我还是有些问题,还想再问赵哥。”

    “张兄弟有什么,尽管说,我是知无不言。”

    赵君儒眉毛一挑,目光望向了张横。

    “赵哥,所谓空穴不会来风。”

    张横目光一凝:“从你刚才所说的情况来看,我感觉这其中大有蹊跷。”

    “先前你说那工程出事故,原本还是可控的范围。但是,却被不知是什么人,捅到了媒体,并挖掘出了以前的那些事情,以至于让金泰处于了风尖浪口中。”

    张横语气沉重地道:“难道这事正常吗?”

    “还有,养殖场的事,也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这才加剧了金泰被成为众矢之的。”

    张横继续道:“所以,我感觉这事的背后,好象有一只黑手在操纵,不知赵哥你们是否调查出了什么?”

    张横一针见血地提到了问题的根本,那就是金泰现在的情况,并不象表面那么简单。他已隐隐地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

    尤其是,张横想到了大半年前,杨文竹家的祖坟被人暗中下了邪镇。再联系到目前的状况,张横心中对这种猜测的疑问更甚。

    “唉!”

    赵君儒的脸色一阵急剧地变化,最终长长地叹了口气:“张兄弟,我们何尚不知,这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但是,目前金泰全部的精力,都在应付这两件事上,根本无遐顾及其他。”

    “说到这里,赵君儒很是无奈:当然,我们也早就怀疑有人在暗中对付金泰,也曾请了这方面的一些高人,但却根本抓不到什么痕迹,所以也只有怀疑的份。”

    “嗯!”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以金泰国际的势力,如果真是有人敢在背后对它阴谋。那么,对方也绝对不是什么小鱼小虾。看来,这次台岛之行,确实是有些复杂了。

    晚上八点,飞机降落在了桃园机场。当赵君儒和张横以及张波走出机场,便看到外面有一溜轿车早已等在了那里。

    一名年纪在三十四五岁的男子,看到赵君儒他们,立刻脸上露出了喜色,急走几步,奔了过来:“君少,总算盼到你们来了。”

    “张兄弟,张理事,这位是我们金泰国际在台总部的企业总监,杜彦明杜总。”

    赵君儒连忙介绍道:“杜总,这位就是张横张少,这位是明珠玄学会的张波张理事。”

    “张少,张理事,幸会,幸会。”

    杜彦明连忙上前打招呼,热情之极。

    杜彦明是个看起来很精悍的男子,身形保养得很好。虽然有些微微的发福,但给人的感觉却是特别的亲切。他在金泰也算是老人了,尤其是杜家的老爷子,是当年金泰开创之初的元勋。因此,杜家在金泰地位非常特别,是杨家的左膀右臂。

    事实上,杜家也不仅只有杜彦明身处金泰的高位。当日张横所打工的钱塘分公司的总经理,杜明,就是杜彦明的堂兄弟。

    杜明在大陆名字被简化了,他的真名其实叫杜贤明。

    “张少,张理事,杨董本来想亲自前来接机,只是,她最近有些不舒服,所以这才让我前来。”

    杜彦明满脸歉意地道:“不过,这次杨董已在别墅准备了晚宴,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

    杜彦明特别在别墅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以显示杨文竹对张横和张波两人的重视。

    一般情况下,待客当然是在大酒店。但是,在自家别墅设宴,却代表了另外一种含意,那就是没有把张横和张波当外人看。

    当下,赵君儒等三人,坐上了杜彦明他们等在那儿的车子,一行近十辆豪车,浩浩荡荡地向前开去。

    桃园紫云山是这一带的富人区,能住在紫云山别墅区的人,非富即贵。杨文竹所住的地方就在紫云山别墅区,而且,正是属于山顶的部位。

    张横这是第一次来台岛,对一切都是感觉好奇。

    台岛这些年的发展,确实是非常的迅速,尤其是早些年,曾被誉为四小龙之一,对于城市的建设,自然是化费了不少的心思。

    这一路行来,入眼都是高楼大厦,处处显示着这里的繁荣。

    不过,紫云山别墅区已是远离城市,驶入一条专门通往紫云山的高速,城市的喧嚣似乎一下子就被甩在了身后,高速上稀疏的车辆,所见无不都是世界名牌豪车。

    紫云山别墅区,给张横的第一印象就是奢华。无论是平滑而宽敞的盘山公路,还是路两边别出心裁的别致路灯,都显示着这里的与众不同。更不要说夜幕下,如同是繁星般,在紫云山各处树林间隐约闪烁的别墅灯光,更是让这里在静谧中透着几分富丽堂煌的气息。

    外面的光线很暗,虽然有天巫之眼的异能,但张横要从这层层黑暗中,窥透紫云山的风水奥秘,却也是力有不及。

    所以,张横也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只是安然地坐在后座上,观看着从窗外一掠而过的夜景,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杨文竹。

    刚才杜彦明说杨文竹不舒服的那句话,还是让张横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杨文竹是个坚韧的女子,外表虽然柔弱,但内心其实无比的强大。所以,以她的为人和性格,是绝不可能因为一点不舒服,就不来接机。

    而张横也相信,杨文竹更是不会摆金泰总裁的架子。以自己与她的关系,她知道自己前来,亲自接个机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她这次没有前来,难道真的是生了什么病?

    正心中沉吟,车子已开到了紫云山的山顶,远远的一幢豪华的别墅,已出现在了眼前。

    别墅占地有数亩,在紫云山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占据这么大一片地方,足见当年杨老爷子在台岛的实力。

    整个别墅是华夏江南园林的格局,远远望去,隐约层楼重叠,还真有一种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味道。

    然而,望着山顶的这幢别墅,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心头更是轰然大震:“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不错,张横确实是被天巫之眼所洞察到的情形给震惊了。因为,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纵然是在这样的黑夜,他仍能清晰地洞察到,整座别墅的上空,蒸腾着一团血光,曲扭摆舞着,似是有无数鬼魅在叫嚣起舞,看起来实在是诡绝之极。

    “好浓重的煞气,杨家的别墅,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凝聚如此浓重的煞气?”

    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眉头也刹那凝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