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杨文竹的脚
    “张少!”

    张波就坐在张横的旁边,此刻他也正目光灼灼地凝望着车窗外,显然也感应到了杨家别墅的这股煞气。

    “张理事是不是也有所感?”

    张横望向了张波:“不知张理事可看出点什么?”

    “嗯,张少,杨家的别墅应该是有些问题。”

    张波的神情变得很凝重:“不过,我暂时还没发觉它的问题在哪儿。”

    两人交流着,车子已进入了别墅,绕过亭台楼阁,停在了别墅主体建筑的大门口。

    此时此刻,那里一个少女,正俏生生地迎候在门前,她除了小青姑娘之外,还会是谁?

    “张横,张理事,欢迎你们来台岛。”

    小青紧走几步,为张横和张波拉开了车门,满脸微笑地道。

    “青姐客气了。”

    张横与她握了握手,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神情中都现出了讶异的神色。

    仅仅大半年不见,张横与小青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张横自不必多说,修为已从当初的一品,突破到了如今的三品中期,这无疑就象是坐火箭一样,来了一次大飞跃。

    小青姑娘却也不简单,她是一名兵家修者,当初张横第一次遇到她时,她也仅是一品的力量。

    但是,如今再相见,小青姑娘的修为,竟然也已突破到了二品后期的顶峰,隐隐有达到三品的迹象。这让张横的眉毛不禁陡地一挑,心中很是震动。

    自己力量暴增,是这大半年来奇遇不断。小青姑娘整天陪伴在杨文竹身边,她竟然也是进境如此的迅速,这确实是让张横感觉意外。

    “张横,张理事,文姐就在里面等你们,快请进。”

    刹那的愣怔,两人会心地一笑,终于都回过了神来,小青更是向张横和张波做了个请的手势。

    别墅的客厅里一片灯火辉煌,在靠南窗边的沙发上,杨文竹正安静地坐在那儿,似乎陷入了沉思。

    今天的杨文竹依然盘着一个宫髻,穿着一件貂皮大衣,整个人似乎特别怕冷,就这么蜷缩在貂皮里。

    当张横他们进入别墅,杨文竹这才似猛地惊醒过来,美眸望向了门口。

    顿时,杨文竹原本黯淡的眼神里,陡地闪起了一抹光彩,俏脸上也现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张横,张理事,你们终于来了,欢迎,欢迎。”

    说着,她似是要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过,刚站起身,杨文竹的身形微微一颤,又一屁股坐了回去,脸上闪过了一抹痛苦之色。

    “文姐,你怎么了?”

    张横的心头一震,目光不由落到了杨文竹的脚上。

    杨文竹穿的是一双大号的卡通棉拖鞋,造型是两只兔子,长长的耳朵,毛绒绒的兔毛,再加上一对如同宝石般的红眼睛,看起来很是可爱。

    这种卡通棉拖鞋,一般是家居时才会穿着。虽然杨文竹现在就是在她自己的别墅里,似乎穿这样的便鞋并无不妥之处。

    但是,张横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他曾与杨文竹接触过,知道这位世界经济巨头的女强人,是个非常在意礼仪的女子。在今天要接待自己和张波的情况下,她竟然会穿这样的便鞋,这完全与她的性格和一向的风格不符。

    不仅如此,杨文竹刚才想从沙发上站起来,但最终还是没能站起,又坐回去的情形,张横也是看在了眼里。

    这让张横的心陡地一凛,已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文姐的双脚出了什么问题?否则,以她与自己的关系,就算不亲自去接机,也应该会在门口相迎。

    一念及此,张横的神情不禁一凝,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杨文竹的情况。

    然而,一察之下,张横的脸色却是刹那变得很是难看。

    “我没事,只是前几天不小心扭了脚。”

    杨文竹故作轻松地道。

    不过,她后面的话还没说下去,神情不禁一滞,因为,她已看到了张横的脸色大变。

    “文姐,我帮你看看。”

    张横急走了几步,来到了杨文竹身边,也顾不得在场还有其他人,就蹲下身去,要去脱杨文竹的鞋。

    “不要,张横!”

    杨文竹娇躯一震,俏脸也刹那红成了一张红纸,急急地想阻止张横。

    但是,张横根本不听她的话,已是一只手捉住了她的脚踝,把她左脚的那只兔子拖鞋给脱了下来。

    “啊!表姐,你这是怎么了?”

    “杨总您,您,您这是怎么了?”

    赵君儒和杜彦明一直就在旁边,两人刚也是被张横强行脱杨文竹鞋子的行为给震住了。

    但是,当杨文竹的鞋子脱下来,两人却是再次浑身剧震,不由惊呼道。不错,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情形,确实是有些骇人。杨文竹的那只脚,所有看到的人都被震憾了。

    原本她是一双纤纤秀足,虽然不象古人那样是三寸金莲,但也是小巧玲珑,如同是玉质一般。

    可是,现在的这只脚,肿的如同是一只小船,几乎与她所穿的那双大号的兔子卡通鞋的大小差不多了。更让人惊骇的是:她脚上的皮肤,仿佛已变成了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脚背上的一根根青筋和血管。

    杨文竹的脚,已肿到了这样的程度,仿佛轻轻碰触一下,就会让她脚上的皮肤全部破裂。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赵君儒和杜彦明惊骇?

    不仅是他们,一边的张波也是身形剧颤,脸色陡地变得凝重无比。

    自从意外得到九星异术的传承,张波见识过的奇闻异事也不算少了。但是,象杨文竹这样的情况,他确实也是第一次看到,心中很是震惊。“我没事,只是水肿了!”

    杨文竹俏脸血红,望着用手捏住自己脚脖子的张横,美眸中有一抹责怪的意味,她还想为自己掩饰几句。

    说实话,如今金泰国际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候,她杨文竹乃是整个金泰的支柱。所以,为了鼓励集团的军心,杨文竹纵然是双脚出现了如此恐怖的异常,她却仍是坚持着,除了身边的小青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真实的状况。

    此刻,被张横突然揭穿,她确实是又羞又恼,暗暗怪张横不懂事。

    “文姐,你不是没事,而是大大地有事,非常的严重。”

    张横可不管她心里想什么,目光凛然地凝注到了杨文竹脸上。

    “啊呀,张横,你不要胡说八道。”

    杨文竹这回是真的急了,场中有赵君儒和杜彦明在,她生怕自己现在的这种状况,传了出去。那么,到时金泰的军心将更加的焕散,这可绝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不,文姐,你听我说。”

    张横微微摇头,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坚定:“你的问题确实很严重。”

    说到这里,张横又道:“不过,文姐你放心,你的脚我能治。”

    “张横!”

    杨文竹浑身一震,美眸中陡地闪过了一抹亮光。这下,她也不坚持说自己的脚没问题了,而是迫切地望向了张横:“你真的可以治?”

    “当然,文姐你还不信我吗?”

    张横慎重地点头,神情变得炽烈无比。

    “张横,那你需要针灸用的针吗?我马上叫小青去准备。”

    杨文竹深深地吸了口气,总算有些平静下来,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却已多了一抹迫切。

    她自然没忘记,当日在钱塘金泰分公司,自己因受祖坟冲刑,心脏出现的异常,就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为自己治疗化解的。

    之后在诸几的铜鼓山上,也是张横破解了有人下在杨家祖坟的邪镇。

    因此,打心眼里,杨文竹对张横充满了信心。这次之所以急着让赵君儒把张横叫到台岛,就是因为她信任张横,在金泰面临倾厦之险时,她真正可以信任的人其实已不多。而只有这个年青人,是她可以完全不必置疑的人。

    不过,她对张横的印象,仍是停留在半年前,以为张横这次要为自己治病,仍会象以前那样,要什么柳木针桃木针的。所以,就准备要让小青去置办。

    “不需要别的东西。”

    张横的目光灼灼地瞪在杨文竹的脚上。

    此刻,他已把杨文竹的右脚也抽了出来。果然,她的两只脚都已肿得不象样子。

    而且,细细洞察,不仅是双足极度浮肿,她的小腿也肿得象是一根粗木桩,几乎能与她的大腿一样粗了。

    “青姐,文姐的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微微沉吟,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小青。

    “嗯,张横!”

    小青点头,正想介绍杨文竹的病情。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小青,杨总的病情还是我来说吧!”

    说话间,一个年纪在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男子一身笔挺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很有一种潇洒的气度。

    他朝厅中众人望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张横身上:“在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喜宏,是杨总的私人保健医生,是英尔岛皇家医学院心脑学双料博士。我父亲是台岛中央医院的院长,是世界心脑血管的权威专家。”

    自称赵喜宏的男子,满脸傲然地介绍着自己,把自己一连串耀眼的头衔都说了出来,甚至还扯上了他老爹。

    杨文竹得了怪病,做为她的私人保健医生,自然这几天一直密切地观注着她的病情发展。所以,这几天来,赵喜宏就住在了杨文竹的别墅中,以便随时可以为杨文竹检查和治疗。

    然而,刚才他在后面,听到张横竟然要替杨文竹治病,这顿时让他很是不爽。

    尤其听杨文竹说要准备什么针灸的针,更是让他心中不悦。

    用针灸,这岂不是一名中医吗?赵喜宏这位留洋归来的双料博士,对中医可一向非常的感冒,从来都是当做是迷信和愚昧的东西。

    所以,立刻从后面走了出来。

    赵喜宏可不信,以他英吉尔皇家医学院毕业的双料博士,都束手无策的怪病,这个不知从那里窜出来的野郎中,竟然敢大言不惭,就要替杨文竹治病。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暗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