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一场灰雪
    小青带头,众人迅速地跑出了别墅大厅。

    外面已站了不少人,是杨家别墅里的一众安保人员以及雇用的家政服务生,十多号人一个个惊疑不定地望着后面,议论纷纷。

    看到小青等人出来,大家顿时叫喊起来:“小青姑娘,后面好象出事了。”

    “嗯,没事,你们做你们自己的事吧!”

    小青也顾不得理会这些人,挥挥手让他们散去,自己带着张横以及张波他们,就往别墅后院跑去。

    后院是一处静雅的园林,假山曲径,还有一池荷塘。虽然现在是冬天,池中并无荷花,显得有些萧条。但仍是可以看出,杨家的别墅是别具匠心,当年曾请人精心地规划和布置过。

    在荷塘的中央,有一个八角凉亭,四根红木的亭柱,雕花的围栏,亭中央还放着一张石桌,四周四枚石凳。一块黑漆的匾额挂在上方,赫然写着三个字……听荷轩。

    此时此刻,这听荷轩的石亭,竟然在剧烈地震动,以至于四周平静的莲池湖面,也象是突然起了风,荡起层层的涟漪,正向四面扩散。在这黑夜里,感觉很是诡异。

    “这是?”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脸色变得凝重无比。

    靠近这一池荷塘,张横立刻敏锐地感觉到,一股浓重的煞气,扑面而来。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更是清晰地洞察到,一团血色的凶煞笼罩在石亭上方,曲扭摆舞,仿佛要破空而出。

    不仅如此,让张横心中震惊的是:这股凶煞之气,与自己在刚进入杨家别墅时,感应到的气息一模一样。

    [这也就是说,杨家别墅的煞气,就是来自此处。

    张横的心头陡地咯噔一下,无数的疑问刹那涌了上来:从小青现在的情形来看,她应该知道这处听荷轩存在着什么东西。可是,明知杨家别墅隐藏着如此的凶煞之物,为什么小青仍会让它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张横确实是有些迷惑不解。以小青现在即将突破三品的力量,纵然只是兵家修者,但要破解眼前的凶煞,也应该不是难事。

    可她为什么就能容许这样的状况存在?这确实是有违常理。

    “张横,快过来。”

    正沉吟着,小青已冲上了建在荷塘中央的一条河堤,这是通往湖心那个石亭的唯一通道。

    河堤有米许宽,是青石板架空而建成,曲曲折折,很有一种小径通幽的意味。如果此刻是夏天,满池荷花开放,走在这湖中的青石板河堤上,肯定是别有一翻意境。

    不过,现在众人可没什么心思体会这里的优雅,大家的神情都有些惊疑不定,跟着小青迅速地走上河堤,冲向了湖心的石亭。

    石亭的八个角上,挂着八盏红色的灯笼。当然,灯笼里亮的不是蜡烛,而是彩色灯泡。再加上荷塘四周,有路灯照耀。因此,整个荷塘所在的范围,光线并不黑暗。

    当小青带着众人,来到石亭外,众人也总算看清了石亭里的情形。

    石亭显然是经过精心的布置,上方的亭盖琉璃做顶,八个角分别有八个龙头探出,形成了八部天龙的格局。

    再看亭子内部,那张圆形的石桌上,竟然有一只玉石雕刻的围棋棋盘,上面纵横交错的棋格,在灯光的掩映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棋盘上,似乎还有不少黑白棋子,杂乱地放在上面。好象是有人刚在这里下围棋,来不及收拾棋盘上的棋子,这才留下了这副残局的影像。

    只是,让大家心中震动的是:此时此刻,整个玉石棋盘,正在剧烈地震颤,棋盘上的黑白棋子,也象是活过来一样,不断地在棋盘上跳动,却又牢牢地被吸在上面,没有一枚掉下来。

    这样的情形,非常的诡异,仿佛亭子里,正有两个隐形的人,正在下棋。

    “呃,小青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赵君儒和杜彦明以及赵喜宏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三人与杨文竹的关系都算是非常密切,平时也常在杨家别墅,对于这后院的听荷轩自然不算陌生。

    但是,象现在这样,听荷轩小亭子里竟然出现这样诡绝的情形,却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所以,三人不禁都被震惊了,一个个目光都望向了小青姑娘,期待着她的解释。

    不过,小青姑娘现在却那里有功夫理会他们,她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和张波,神情中现出了一抹迫切。“九星棋盘局,这是九星棋盘局。”

    张波细细地端祥着面前的棋盘,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口中喃喃地道:“好一个九星棋盘局,看来,杨总的这个别墅,曾有高人布置过。”

    “嗯,这确实是九星棋盘局。”

    张横神情凛然,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石亭中的棋盘,慎重地点头:“而且,这九星棋盘局,好象封印着什么。”

    杨家后院的这处听荷轩,甚至包括荷塘以及亭子和亭内的这个棋盘在内,都是一个非常巧妙的风水局。

    在风水中,亭子有着很广泛的应用,它具有镇压气运的效果。尤其是象此处的八角亭子,八个角上又布置成了天龙八部,更是具有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棋盘上的棋子,看似杂乱无章,没什么特别。但是,张波和张横两人,还是立刻就看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因为,在这个玉石棋盘中,其中有四枚黑子以及五枚白子,与其他的棋子完全不同。从材质上来看,应该是上好的蓝田玉,每一枚棋子,都经过高人炼制,蕴含了一股澎湃的气场。它们正是这棋盘九星局中的九枚定盘之星。

    再看整个荷塘,一般人只看到它清雅的环境。但是,做为风水师的张横和张波两人,却是立刻看出了它的奇妙之处。

    整个荷塘呈圆形,中间那条通往亭子的河堤,在荷塘的中心部位,正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s形。

    从整体来看,这完全就是一个八卦的形状,河堤的s形小径,就是八卦的阴阳分界线。

    亭子在河堤的中心,正好是一个阴阳局,亭里的棋盘和石桌,却是阴阳局里的阴阳眼。特别是棋盘内的黑白子,更是阴阳眼的中枢。

    这也就是说,整个杨家后院,以荷塘为中心,布置了一个阴阳八卦局。八卦之中,又有八部天龙和九星棋盘局相辅。

    这是一个连环风水局,足见当年为杨家布置风水的那位高人极其的高明。

    有这个连环风水局镇压杨家气运,怪不得杨家能在台岛崛起,屹立世界经济之巅而不倒,挤身于世界经济百强之列。

    但是,如此强大的风水局,现在却是出现了异常,亭子中棋盘的诡异震动,正是异常的源头,也是让杨家别墅充满凶煞的原因所在。

    那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样不可思议的现象?

    张横和张波互望一眼,脸上的疑云更甚。

    “不错,张横,这九星棋盘局里,被封印了一样东西。”

    小青的美眸陡地望向了张横,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

    “是什么东西?”

    张横眉毛一挑,目光变得炽烈起来。

    “说来话长!”

    小青微微叹息:“大概一个月前,我们这里突然下了一场大雪。”

    小青说起了事情的原由。

    台岛处于亚热带,长年气候温暖如春,就算是到了大冬天,也都会保持在十几到二十度。因此,下雪的天气很少。

    然而,今年天气似乎很反常,十一月份竟然下了雪。

    “不仅如此,这场雪下的很怪异。”

    小青继续道:“因为,这次下的雪,竟然并不是白雪,而是灰蒙蒙的灰雪,雪片里好象夹杂着什么灰尘,让人感觉很是压抑。”

    “竟然是灰雪?”

    张横和张波互望一眼,陡地意识到了什么,神情更见凛然。

    “是的,就是灰雪。”

    小青慎重地点头:“我当时曾仔细地察看过,落下来的灰雪,里面好象包裹着象羊绒一样的杂物,感觉很诡异。”

    “你是说?”

    张横心头一震,目光猛地变得凌厉无比。

    “嗯,张横,这雪确实是有古怪。”

    小青神情有些黯然:“当时,下雪的时候是午夜,看到的人并不多。但是,我因为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所以起床来看,发觉了它的诡异。就在我心中狐疑这雪怎么会是这种灰色的时候,后院的荷塘那边,就突然传来了异响。”

    “我心中一惊,就赶往了后院,而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却把我给震惊了。”

    小青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见,那飘飘扬扬飞落的雪花,一溶入荷塘里,就刹那溶化了,变成了一簇簇细如羊毛的东西,在湖里游动起来,就象是活的一样。”

    说到这里,小青的手指指向了荷塘:“其实,我们这荷塘里的荷花,也是奇异的品种。虽然冬天不会开花,但荷叶却不会衰败。因此,荷塘长年是有碧绿的荷叶存在。”

    “然而,这次灰雪落下,却是让荷塘里的荷叶,眨眼间全部枯萎,这才会出现如今荒凉萧索的景象。”

    小青道:“更让我震惊的是,就在灰雪落下的时候,这里的风水阵势也突然自行启动了。我看到了一幕无比骇然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