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内鬼
    眼见众人满脸惊疑地望着自己,张横不由苦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太着急了,以至于要与杨文竹私下说的话,当众说了出来。

    不过,他此刻也不便解释,当即凑近了杨文竹,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

    “阿,竟然是这样!”

    杨文竹俏脸刹那变色,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悲愤。

    张横告诉她的事情,确实是让杨文竹惊怒交加。因为,张横说的是:她的别墅有内鬼,这次杨文竹出事,绝对是有人出卖了她,并做了内应。他所谓的要求,其实就是想让杨文竹把她别墅的所有人员的资料,有空交给他,也好让张横为她对这些人把把脉。

    张横之所以这样认为,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从小青的述说,以及捕捉到的那只羌虫瘟母,张横已完全可以确定,杨文竹中了羊毛瘟是有人在暗中使的阴谋。否则,阴阳派秘法培育的羌虫瘟母,不会无缘无故落下来。

    不仅如此,从这次羊毛瘟只有杨文竹一人中瘟的情况来看,更是让张横立刻判断出来,此事完全是针对杨文竹。而且,是有杨文竹别墅里的人,在暗中做了内应。

    要知道,阴阳派的异虫,之所以被称为瘟,就是因为它是一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毒物。

    瘟,就是瘟疫的意思,在大多数情况下,释放瘟虫,就能在一个地方引起一场瘟疫。

    然而,这次的羌虫瘟母,释放的羊毛瘟却只有杨文竹一人中瘟,这也就是说,暗中施法之人,不想事情闹大,引起公众的注意,只想把杨文竹一人毒倒。

    而要办到这一点,在阴阳派的秘法中,却有两种方法。其一就是拥有某人的生晨八字,这样就可以针对性地施瘟。

    另一种方法与此类似,那就是拿到某人贴身之物。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从这两个方法来说,那自然只有杨文竹身边最亲近的人,才能知道她的生晨八字或是她贴身的物件。

    由此,张横判断出杨文竹的身边,出了内鬼,做了想暗算她之人的内应。

    因此,张横这才提醒杨文竹,要她把别墅中的所有人员,细细地梳理一遍,看是不是有值得怀疑之人。

    这事当然非常重要,身边有内鬼在,这次张横纵然解了杨文竹身上的羊毛瘟。但谁敢保证,下次不会再出事?

    所以,张横也就顾不上吃饭的事,先提醒杨文竹再说。如果能让她直接找出隐藏的内鬼,那就最好。至少,也能给她提个醒,多一些防备。

    听了张横的话,杨文竹是悲愤交加。

    可以说,内鬼是她最痛恨之人,也是最不愿看到的事实。

    当日在杨家祖坟,原本祖坟的铜鼓山上,有他们杨家的亲戚福伯夫妻在守坟。

    福伯是杨文竹父辈之人,身有残疾,以前生活困苦,如果不是杨家给了他这份守坟的工作,根本连成家都不可能。

    但是,有了杨家,他不但娶了妻子,而且两个儿子更是在杨家的企业中,做了经理,生活蒸蒸日上,也算是当地的富裕人家。

    原本,有这样一个受杨家恩德,又与杨家有亲戚关系的人守坟。杨家祖坟自然不会出什么差错。

    但是,事情偏偏就出在福伯那儿。福伯的大儿子因为被人利用,最终迫不得以,成为了别人的爪牙,以至于在杨家祖坟内,下了邪镇。几乎要了杨文竹的命。

    这事发生后,杨文竹痛心疾首,给她造成的打击很大。因此,在内心的深处,也是最痛恨这样忘恩负义的内鬼。

    然而,这次在台岛,自己身上出现的怪异病症,竟然也是有内鬼参与。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杨文竹悲愤之极?

    “表姐,怎么了?”

    见到杨文竹突然脸色大变,赵君儒以及杜彦明和赵喜宏等人,不禁大吃一惊,几人互望一眼,还是赵君儒开口问道。

    “嗯,没事了。”

    杨文竹毕竟不是普通女子,这一年多来主掌金泰国际这艘经济巨舰,早已让她练就了处事不惊的坚韧性格。

    所以,刹那的失神,杨文竹回过了神来,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得到张横的提醒,她心中已是有了底。只是,这事也不能急于一时,她自己心中有数就行。

    “张横,张理事,不好意思,竟然让你们弄得这么晚还没吃饭。”

    杨文竹歉意地向张横和张波道:“我们吃饭吧!”

    说话间,她双掌轻轻地拍了几下。

    立刻,等在外面的服务生,开始端菜摆酒,眨眼间一席丰盛的酒宴就开席了。一众人入席,有了杨文竹病情治愈的好消息,大家的酒兴不错,赵君儒和杜彦明两人更是殷情地劝酒,气氛无比的热闹。

    张横此刻却那里有心情把酒应酬,来到台岛,看到了杨文竹身上中瘟的情况,张横的心里沉甸甸的,他已意识到,这次金泰国际的事情,背后果然是有一只黑手在阴谋。

    联想到大半年前杨家祖坟的邪镇,更是让张横心中很是沉重。

    这意味着,其实暗中之人,想对付杨家,或者是说想对付金泰国际,已是蓄谋以久。

    可是,现在张横所知道的,只有当日在杨家祖坟下邪镇的那名风水师姓葛,其他的却一无所知,甚至连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或是什么势力,也是毫无头绪。

    这完全是我明敌暗,情况确实是非常的不利。更何况,对方显然也是有玄门中人在暗中插手,无论是祖坟的邪镇,还是如今的羌虫瘟母,都不是世俗的手段,而是玄门中人的术法。

    “文姐,我想知道,金泰养殖场的情况,现在到了怎么样的程度?”

    微微沉吟,张横目光望向了杨文竹。

    他就坐在杨文竹旁边的位置上,因此两人之间完全可以低声的交流。

    杨文竹虽然一直保持着微笑,陪着大家吃饭,甚至偶尔还会举杯示意,与众人共饮。

    但是,她的内心,其实也是焦虑无比。金泰现在的处境,实在是让她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此刻,听到张横的问询,她的美眸不禁一阵黯然:“张横,现在养殖场那边,情况非常不乐观。”

    说着,杨文竹说起了具体的情形。

    她现在也确实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只是,她一向以女强人的姿态出现,在金泰国际中,只有别人听他命令的份。如果想要找一个可以谈心的人,除了小青之外,还真没有别人。

    而小青一心专研于兵家武学,对于生意上的事,并不怎么关心。所以,大多的时间,只是个很好的听众,却不能给予杨文竹什么实质的建义。

    此刻,张横主动问起养殖场的事,这让杨文竹找到了一个可以商量的对象。在她心中,自然对张横无比的信任,基本上不需要有什么顾忌和介蒂。

    “这次出事的养殖场,是我们金泰国际养殖业中,最核心的部分。”

    杨文竹语气变得有些凝重:“它就在我们桃园总部的一处山区里。养殖的是特种家禽乌骨凤瓴鸡。”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清楚乌骨凤瓴鸡是什么。

    这是一种特种家禽。据说是当年杨家老爷子,在东南亚的一个荒岛上发现的特殊品种。不但长得非常美丽,长长的尾瓴就象是凤凰一样漂亮。而且,它的骨头是乌黑的,营养价值更是非常的高。

    不仅如此,乌骨凤瓴鸡还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在古藉中介绍,它能滋阴补阳,是上好的滋补品。

    当年杨家的金泰集团发展之初,就是靠养殖凤瓴乌骨鸡才发的家。后来,更是以凤瓴乌骨鸡为核心,延伸成了一系列的连锁产业,集团的规模不断扩大,最终成为了世界经济巨头。

    直到如今,乌骨凤瓴鸡仍是金泰的核心产业之一。并且,因为有大量的研发资金投入,现在关于乌骨凤瓴鸡的开发,更是不断的深化。

    风糜世界的滋补品凤瓴丸,就是以乌骨凤瓴鸡为原材料,制作的保健药品。据说具有养颜补阴的特效,特别受到女性消费者的亲睐。

    “大约大半个月前,我们乌骨凤瓴鸡的养殖基地,突然出现了一些状况。”

    杨文竹微微叹息:“养殖场里,不断有凤瓴鸡不明状况死亡。”

    “这一情况,立刻引起了基地研究人员的高度重视。”

    杨文竹继续道:“不过,大家仍是未把这事当成是什么意外情况。因为,冬季是各种传染病高发的季节,尤其是这些年禽类的流感很频繁。所以,研究人员还以为,是受到了什么禽流感的影响。”

    “那知,之后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杨文竹又是轻叹了一声:“在之后的几天里,基地中死亡的凤瓴鸡越来越多,有一天竟然一下子死了上万只。”

    “是吗?”

    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他已预感到了什么。

    果然,杨文竹道:“就在我们竭力控制疫情,想找出发生大量凤瓴鸡死亡的原因时,这个时候,也不知是什么人把情况透露到了媒体。于是,这一事件,迅速被各大媒体观注,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说到这里,杨文竹的美眸中闪起了炽烈的光芒:“张横,我怀疑,这事背后也是有人在做推手。”

    “应该是这样!”

    张横用力点了点头,他已再次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文姐,我看这样吧!”

    张横目光扫过席间众人,突然说出了一翻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