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凤瓴山
    “我看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现在就赶往养殖场的基地,现场去看看。”

    张横提高了声音,向杨文竹道。

    “呃!”

    席间众人尽皆一震,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

    刚才张横与杨文竹低声交流,大家虽然仍是推杯换盏,但都已注意到了两人的这一个细节。因此都下意识地在听两人说话。

    此刻,突然听到张横要连夜赶往养殖基地,这确实是让众人惊讶。

    要知道,现在可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就算事情最紧急,待到明天也不会迟吧!

    那么,张横这样火急火燎地要去养殖基地,他这是想干什么?

    “张横,要不明天去吧?”

    杨文竹也是没有想到,张横竟然会提出连夜去养殖基地,心中感动之余,却也不愿张横这样辛苦。

    不是吗?张横和张波两人,从大陆赶到台岛,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休息过。甚至晚饭都是拖到了这个时候吃。

    如果再让张横连夜去养殖场,她心中确实是过意不去。

    “文姐,夜晚去养殖基地正是最好的时机。”

    张横神情一肃:“我听赵哥说过,现在养殖基地已被政府派出的防疫人员所封锁,白天更是有大量的防疫人员在宰杀凤瓴鸡,并进行无害化处理。”

    “如果白天去,人多眼杂,许多事情就不好办了。”

    张横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异彩:“所以,最好是趁着这夜深人静,去养殖基地看看,也许能看到一些我们白天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哦!”

    杨文竹的秀眉陡地一凝,俏脸上现出了沉思。

    张横的话,让她怦然心动。也意识到了,这似乎很有道理。

    心中想着,杨文竹点了点头:“好,张横,那就辛苦你了。”

    当下,一众人站了起来,甚至连赵喜宏也没有迟疑,跟着大家要去看看养殖基地的情况。

    本来,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做为杨文竹的私人保健医生,他只要负责杨文竹的健康就行。

    但是,经历了刚才的事,他现在是准备粘上张横了。所以,只要张横参与的事,他也都想跟在后面看看。他对张横,心中充满了好奇。不知道这个神奇的年青人,要去养殖场干什么,又能做出点什么事来?

    金泰的养殖基地,就在凤瓴山上,是桃园东交外的一片山区。

    本来,这里不叫凤瓴山。只是,当年金泰集团在此建立了养殖凤瓴鸡的基地,这才改名叫凤瓴山。

    整个基地占据了连绵数十里的凤瓴山,一幢幢现代化的建筑从山脚开始延伸,一直没入远处的黑暗,足见其规模的庞大。

    一条水泥公路直通山上,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山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纵然是在雪亮的路灯照耀下,整座凤瓴山仍是给人一种朦胧虚无的感觉。

    半个小时后,一行几辆车子,已开到了凤瓴山的山脚下。

    不过,现在这里已被政府部门封锁了,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守侯在山下的临时岗亭,见到车子开来,立刻上前拦住了去路。

    杜彦明连忙下车,与警察交涉。他最近这段时间,就是在负责凤瓴山基地的事宜,因此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也不知他与对方说了些什么,值勤的警察便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山上一辆警车开了下来,从警车里走出了一位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警官。一看到杜彦明,不由加快了脚步,满脸诧异地道:“杜总,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半夜三更的还往这里来?”

    “胡警官,不好意思了,这么晚还要麻烦您。”

    杜彦明满脸堆笑,与那警官握了握手:“我们想上基地看看,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这位警官名叫胡青春,是这次负责封锁和看守凤瓴山养殖基地的最高指挥官。

    他本是负责凤瓴山这一片区的警员,平时就与金泰国际的关系非常不错。与杜彦明更是私交甚好。

    因此,接到岗亭这边的报告,说是金泰的杜彦明杜总,连夜上山,想要进入养殖基地,胡青春在震惊之余,心中也是无比的奇怪。他还真有些想不通,堂堂的金泰总监,怎么会这么晚了还赶到这里。

    当然,胡青春也不敢怠慢,连忙从山上赶了下来,亲自前来接待杜彦明。此刻,听杜彦明说要进去,胡青春的神情不由一僵。

    现在的金泰凤瓴山养殖基地,早已被警方封锁,按照上面的意思,那是禁止任何人员出入。原本金泰国际在这里的员工,自封锁那日起,也全部撤离了此处。

    如今,山上除了看守这里的警察外,就是上百名防疫人员,正在加紧处理基地里的凤瓴鸡。

    只是,这处基地是金泰养殖的核心产业,规模也是无比的恐怖,别的不说,光是养殖的凤瓴鸡,数量就在百万之数。因此,上百名防疫人员,辛苦了好长一段时间,仍是没有把凤瓴鸡全部处理干净。

    “这个!杜总,好象不妥吧?”

    胡青春迟疑起来。他心中自然清楚,目前自己的责任有多大。

    一旦疫情无法控制,漫延到外面,那就不只是一个凤瓴山养殖基地的事,而是整个台岛乃至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大事。

    尤其是近几年,世界各国对于传染性疫情的重视,简直就是谈虎色变。正是感觉自己责任重大,这段时间来,胡青春是死守凤瓴山,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生怕这里出了任何一丝差错。

    “胡警官,你多虑了,我们上去,只是想看看现在里面的情况。并没有其他意图。”

    杜彦明连忙道:“再说了,以我杜彦明的为人,胡警官你难道还不信任我吗?”

    “唉,杜总!”

    胡青春还想劝说杜彦明放弃。但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杜彦明道:“这样吧,胡警官,如果你还信不过我,那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进去。这样,你也就不必担心我们会做什么了。”

    “好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胡青春再不答应,那杜彦明就要翻脸了。他与杜彦明这些年的交情,也可能会因为这事而化为乌有。

    这却也是胡青春所不愿看到的事。所以,思考再三,他终于免强答应下来。

    “那就多谢胡警官了。”

    杜彦明大喜,连忙跑回了车里,向杨文竹汇报了情况。当下,胡青春的车子在前,众人紧跟其后,向山上开去。

    凤瓴山并不高,也就百多米的样子,山势经过人工的开发和规划,也比较平坦。

    张横坐在车里,目光凝视着车窗外的情形,眼眸不禁微微眯起。

    整座凤瓴山,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蒸腾着一股汹汹的煞气。隐隐的,似乎有一阵阵凄砺的鬼哭传来,让人心惊胆寒。

    张横心中明白,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形,是因为此处在短时间内,宰杀了数量庞大的凤瓴鸡,以至于这里的怨念积聚不散,最终形成了一股强烈的煞气。

    凤瓴鸡虽然是家禽,单一一只凤瓴鸡,所产生的怨念微不足道。但是,凡事架不住量变,当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形成质变。现在的凤瓴山就是如此,数以万千计的凤瓴鸡临死前的怨念,已凝成了有如实质般的念力。

    当然,张横观注的并不仅仅是这漫天的凶煞之气,做为风水大师,他自然不会忘了本质。一路上山,他不时地洞察着四周的地形地势,心中很快就有了底。

    整座凤瓴山其实也是经过高人精心的布置,所有的建筑,并不是无序排列,而是以环山的方式,一层一层向上推进。从山下往上看,就象是一层层的梯阶,看起来很是宏伟。

    “好一个天轮局。”

    张横心中暗自赞了一声:“怪不得凤瓴山的基地,能在这数十年间,扩展的如此迅速,原来,是有这样一个强大的风水局坐镇其上,聚气纳元。”

    这层层楼梯般递进的建筑形势,正是一个强大的风水局,名为天轮局,就象树心的年轮一样,一环套一环,环环相叩,源源不绝,确实是巧妙之极。

    天巫传承有言:环环相叩天轮局,天地山河精华聚。若得人间龙脉气,一朝化龙腾空去。

    意思是说,天轮局能凝聚天地山河的精华,如果风水阵的阵眼是布置在龙脉的龙穴之上,那么,天轮局便有化龙之相,富贵无比。从这几句谒语中,足见天轮局的强大。

    心中想着,张横也是有些感慨。从当日杨家祖坟的风水布局,以及刚才看到杨家别墅的巧妙连环阵势。再看这里的天轮局,处处显示当年为杨家规划的那位高人的高明。

    只可惜,那次在杨家祖坟,张横就听杨文竹说过,那位高人在数十年前就已过世。不然,以那位高人的手段,想来杨家也不会限入如此的困境。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车子已停在了半山腰的一片广场上。这里已是到了养殖基地的中心。

    整个凤瓴山基地,分成几个部分,最前面是研究中心,之后就是配套的加工生产车间。到半山腰之后,才是真正养殖凤瓴鸡的养殖场。

    众人走下车来,胡青春带他们进入了一幢三层楼的楼房。这里本是养殖基地的办公楼,但现在已被一众警察占据,成为了他们的临时办公和休息场所。

    当然,如今要进凤瓴山的养殖基地,还得换上全套的防护服,否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被拒之门外。

    众人在办公楼的一间房间里,换上了防护服,这才在胡青春的带领下,进入了养殖场。

    然而,脚步刚跨入,张横身形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凛冽无比:“这,这,这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