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7章 太阴月华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如此浓重的太阴阴煞?”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目光灼灼地望着面前的空间,心头震动之极。

    眼前正是凤瓴鸡的养殖场,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养殖车间。因为,金泰的养殖基地,完全摆脱了传统的养殖方式,采用的是全现代化的设施。

    整个场地有上万平米,分成上百列养殖槽,每一列养殖槽都有五层,分成了一格格的养殖笼。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养殖笼,如果每一只养殖笼中,能培育一只凤铃鸡。那么,就以这个车间而言,可以培育的凤瓴鸡数量,绝对不下十万只。

    只是,现在这里所有的凤瓴鸡,已全部被处理干净,只剩下一列列的养殖槽和密密麻麻的养殖笼。在四周惨淡的灯光掩映下,显得特别的凄凉和空旷,给人一种很是压抑的感觉。

    但是,引起张横注意的,并不是这些设施,而是空气中流淌的一股奇异气息。

    在进入养殖场之前,张横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以为养殖场的凤瓴鸡大量死亡,极有可能也是被人暗中下了瘟。因此,进入养殖场的车间后,张横一直就在用天巫之眼洞察四周。

    如果真是有什么瘟虫,即使是已宰杀了所有的凤瓴鸡,进行了最彻底的消毒。但是,瘟虫可不那么容易会被消灭得一干二净,总能留下点痕迹。

    然而,细细地洞察,张横根本没有在这养殖车间里,发现有任何瘟虫横行或爆发的痕迹,甚至他根本觉察不到,有丝毫瘟虫出现过的能量波动和气息。

    不仅如此,张横却在这车间里,洞察到了一幕让他无比震惊的情形。

    只见,整个空间被一股太阴阴煞所充塞,正在每一个角落缓缓流转。

    太阴阴煞其实就是月亮的能量,古时月亮就是被称为太阴,与白天的太阳相对。

    此处养殖车间,虽然最上方是钢化玻璃的顶棚,月光可以直接透过顶棚洒落下来。并且,今天晚上也正好是月圆之夜,月光特别的明亮。

    然而,聚集在这车间里的太阴月华,却仍是浓得太离奇。

    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洒落的太阴月华,已仿佛是凝成了液态的流质,空间丝丝缕缕,就象是正在下着月光雨。看起来诡异之极。

    张横的心头被震动了。太阴月华浓厚到这样的程度,已不是月华,而是阴煞。

    这也就是说,此处竟然被浓得化不开的太阴阴煞所笼罩。这样的事实,完全违背了一般的常理。

    “难道?造成这里凤瓴鸡大量死亡的罪魁祸首,并不是自己猜想中的瘟,而是另外有原因?”

    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心头陡地升起了一种很是不安的感觉。一时呆在了那儿。

    “张兄弟,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

    赵君儒就走在张横身边,看到张横这副样子,又听到张横喃喃地似是在念道着什么,赵君儒不禁又惊又疑。

    不仅是他,一起来的杜彦明,赵喜宏以及胡青春等人,也是一个个用狐疑的目光望向了张横,感觉这位张少今天的举动很是莫名其妙。

    只有杨文竹的美眸陡地一凝,眼瞳中闪过了一抹异彩。

    场中她是对张横最有信心,看到张横的异样,心中不由一突,以为张横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嗯,没事!”

    张横回过了神来,朝赵君儒摆了摆手:“我们随便走走吧!”

    说着,走向了张波这边。

    此刻,张波也正凝眉四望,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张理事,你看这里的太阴月华,是不是有些异常?”

    张横凑近了,低声问道。

    “是啊!”

    张波目光望向了张横:“张少,您也感觉这里的太阴月华有问题?”

    “是!”

    张横点了点头,心中那种不安更加的强烈起来。“张横,张理事,太阴月华越浓,不是越好吗?”

    小青就在两人身边,不禁微微地蹙了蹙秀眉。

    做为兵家武者,自然与阴阳以及风水门派的修练侧重点不同。阴阳派和风水门,注重的是外物。而兵家武者,却在于本身身体的锤练。对于兵家修练者来说,任何一种能量,只要是与本身所修练的功法相符,就是最为滋补之物。

    就以小青来说,她所修练的功法属阴柔一类,因此,太阴月华,就是对它最滋补的能量,自然是越浓越好。

    所以,她这才会感觉,张横和张波讨论的问题,与她的观念有些格格不入。

    “青姐,化液为煞,凝固成晶!”

    张横微微一笑:“在我们风水师眼里,任何一种能量,随着它量变而产生的质变,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张横仔细地为小青解释,心中却也是无奈。

    所谓业有专精,对于象小青这样的兵家武者来说,并不观注能量对四周环境的影响。只有阴阳风水这一系,才是最注重外物在不同方位产生不同气场,从而对事物的影响。

    “哦,原来是这样!”

    小青还是有些西里糊涂。不过,她也知道,关系到各家修练之法,一时半会的,要解释还真说不清。

    若大的养殖车间,众人化了近半个小时,这才总算转了一圈。

    “杨总,杜总!”

    胡青春目光望向了杨文竹和杜彦明。他自然是认得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当看到杨文竹今天晚上亲自到来,他心中顿时明白,为什么刚才杜彦明会一定要上山看看。

    面对杨文竹,胡青春的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此刻,见众人已看完了这个车间,他下意识地就问询道,想知道杨文竹他们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

    说实话,陪同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以及一众高管,在这深更半夜,参观充满了疫情的养殖场,胡青春感觉压力山大。

    不是吗?要是杨文竹或是其他人,因为这事感染了什么病,他胡青春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心中其实是迫不急待杨文竹他们在看完了这处车间后,马上离开。

    然而,他的想法注定是要失望。杨文竹和杜彦明的目光望向了张横,却把决定权交给了他。

    “嗯,我们去还没有宰杀的养殖车间看看。”

    张横微一沉吟道。

    “啊,你们还要去活鸡的养殖车间?”

    这回,胡青春是真的被吓着了。

    被全部宰杀,经过了严格消毒和隔离措施的养殖场,还算是有保证。至少没有任何活鸡存在,感染疫情的机率会无限的小。胡青春这才敢带众人进来。

    但是,现在竟然要去活鸡的养殖场,这不是要去疫情最严重的现场吗?

    那种地方,是连胡青春也不敢随便进去的,每天能进入那些地方的,除了防疫人员外,严禁其他人靠近。“怎么,胡警官有为难之处?”

    杨文竹的秀眉陡地一凝,望向了胡青春。

    “呃,杨总,这个似乎不妥吧!”

    胡青春有些讷讷地道:“还养着活鸡的车间,是疫情最容易传染的重灾区,您要是进去,有……”

    面对名列世界经济百强的巨头,胡青春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尤其是此刻杨文竹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悦。这让他说话都有些不怎么利索。

    不过,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杨文竹已是很不客气地摆手打断了他:“胡警官不必顾忌,安全方面我们自己会负责。”

    “这位是我的保健医生,赵喜宏赵博士,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他。”

    杨文竹神情肃然地道:“有他在,你所谓的疫情绝不会有问题。”

    “呃,杨总,我……”

    胡青春神情无比的尴尬,却一时我我我的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自然知道赵喜宏这位英尔岛皇家医学院出来的双料博士。在整个台岛年青一辈的医生中,已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医学界明星。更何况,人家老爷子台岛医院的老院长,世界心脑血管方面的权威专家,更是耀眼刺目。胡青春那敢置疑这样的人物。

    所以,他完全被杨文竹的话给噎着了。

    “走,我们去看看。”

    杨文竹可不管胡青春的反应,一挥手,带头就向外面走去。

    此刻的她,完全表现出了一位世界经济巨子的强势,场中任何人,竟然都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唉!”

    等胡青春回过神来,众人已走出了车间,他无奈地长叹一声,狠狠地拍了一记大腿,心中已是明白,今天要阻止杨文竹他们是不可能了。

    所以,他也只好紧跑几步,追了出来,跟着杨文竹他们,向前面走去。

    象刚才那样规模的养殖车间,一共有十几幢。已有四幢车间里的凤瓴鸡,进行了宰杀处理。

    张横他们直接绕过了这些空荡荡的车间,向后面的地方走去。

    到了第五幢车间门口,外面站着四名全副武装,身上包裹着掩掩实实防护衣的警察。见到众人过来,四名警察的神情不禁一凛,狐疑地望向了胡青春。

    “把门打开,这是上级特别派来巡察的防疫人员。”

    胡青春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撒了谎。

    好在现在的杨文竹等人,也是穿着防护衣,脸上戴着口罩,别人根本认不出他们是谁。

    四名警察还是有些狐疑。但是长官说话了,他们却也不敢反对,当下打开了门。

    咯咯咯!

    顿时,一阵噪杂的鸡叫声响起,大家终于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