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宁可杀错一千
    养殖车间的格局,与先前的那个地方完全一样。只不过,这里的每一列养殖槽的养殖笼中,仍然关着凤瓴鸡。无数的凤瓴鸡正咕咕叫着,很是热闹。

    不过,纵然是这里养殖了近十万只的凤瓴鸡,空气中并没有一般养殖场常有的臭味和骚味。显然,这里现代化的养殖设施,对空气的净化以及环境的维护,相当的严格。

    张横的目光从一列列的养殖槽扫过,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凝重。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张横不断地洞察着每一只凤瓴鸡。

    然而,这些凤瓴鸡虽然也有神情萎糜的现象。但是,张横却根本没有在它们的身上,感受到被瘟侵蚀的痕迹。

    这也就是说,这些凤瓴鸡,确实是没有受到瘟疫的波及。

    那么,为什么养殖场内,会发生大批量的凤瓴鸡死亡的现象?张横心中的疑云更甚。

    进入车间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紧张。虽然身边有赵喜宏这样的医生以及张横他们这样的玄门人士在。但是,这段时间来传得沸沸扬扬的瘟疫,还是让大家心里毛毛的。

    所以,一众人进入车间后,不象先前那样,到处乱转,只是谨慎地跟在张横他们身后。

    张横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眼前这些凤瓴鸡上,却也无遐顾及其他人。

    好一会儿,他总算是回过了神来,目光望向了杨文竹:“文姐,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嗯,张横,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杨文竹的美眸一亮。

    “从这里车间的设施来看,不仅空气和环境都非常的清洁干净,想必养殖场应该对卫生和防疫特别的重视。”

    张横沉吟着道。

    “是的!”

    杨文竹点头,目光望向了旁边的杜彦明:“杜总监,你把这里的情况仔细地介绍一下。”

    “好的,杨总!”杜彦明连忙道:“我们的养殖车间,采取的是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养殖系统,不但配备了最高端的空气净化设备,而且,对日常的消毒,杀菌以及环境清洁,都有完善的流程。”

    “不仅如此,每一只凤瓴鸡,也都有它独特的身份标志。相当于是说,从我们金泰出品的每一只凤瓴鸡,都可以查到它的出处和来源。”

    杜彦明脸上露出了傲然之色,对自己集团的养殖设备,显然很是骄傲:“张少,您看,每一只养殖笼里,只养了一只凤瓴鸡。而且,每十只凤瓴鸡为一组,与其他的组相互隔开。这样,就断绝了一些大规模疫情发生的根源。”

    “一旦其中某一组凤瓴鸡传染了疫情,只要把这一组凤瓴鸡处理掉就行。因为平时是隔离喂养,其他组的凤瓴鸡,是不会受到影响。”

    杜彦明继续道:“这是自前几年禽流感漫延后,我们研究出来的新式培育模式。因为有这一隔离养殖的措施存在,让我们金泰度过了这几年禽流感爆发的高危期。别的养殖场在这几年里,损失惨重,只有我们金泰丝毫不受影响。”

    “是吗?”

    杜彦明还在涛涛不绝地介绍着,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扬了起来:“杜总,既然是采取了这种隔离养殖法,为什么这次金泰会出现大规模的凤瓴鸡死亡事件?”

    “呃!”

    杜彦明浑身一震,后面想说的话,顿时被噎住了,一张脸也刹那涨得通红。

    他刚才越说越兴奋,反尔忘了目前金泰的困境,被张横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健,而他还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唉,张少,这事说来还真是蹊跷。”

    好一会儿,杜彦明总算回过了神,他有些尴尬地搔了搔脑袋:“说实话,这次突然爆发疫情,而且根本不受控制,原本以为是最完美的隔离养殖法,也完全失效。我们养殖基地的研究人员,也是感觉无比的奇怪,也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

    “只是,直到现在为止,仍没有找到原因。”

    说到这里,杜彦明神情变得凝重无比:“而且,到底是什么病毒或是疫情,导至了这次凤瓴鸡大规模死亡我们也没有搞清楚,政府部门派出的专家,甚至是送往其他国家送检的样本,也无法检出其中的至命病菌。”

    “正是因为不明白至病原因。所以,政府部门这才会采取极端的措施,把这里所有的凤瓴鸡全部宰杀,做无害化处理。以防这种不知名的可怕病毒漫延开来。”

    杜彦明无奈地叹气:“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政府部门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却是把我们金泰给害惨了。”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脸色也很是阴沉。他刚才已细细地洞察了这里,确实是没有发现有瘟或其他毒物遗留的气息。所以,他就想了解更多的情况,看是不是自己遗漏了什么。

    此刻,听了杜彦明的解说,张横心中的疑虑更重。

    既然不是瘟疫流行所产生的后果,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导至这里的凤瓴鸡大规模死亡?

    微微沉吟,脑海中回想着进入基地后的每一个细节,琢磨着每一个可能导至凤瓴鸡死亡的因素,张横渐渐地陷入了沉思。

    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压抑,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张横似在思考什么,却也没有人敢打扰他。所以,大家都静静地望着张横,等待着他是不是能找到原因。

    车间里一片寂静,除了凤瓴鸡那咕咕的叫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啊呀,这些鸡好象很烦燥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半夜三更的,我们打扰了它们?”

    这个时候,小青有话没话地找了个话题,指着车间里的凤瓴鸡养殖槽道。

    她很不习惯这种压抑,所以,想打破这种沉寂。

    “不是的,这段时间来,这些鸡每到夜晚,总是这样,特别的不安。”一边的杜彦明苦笑着道:“也许,它们也感受到要被宰杀了。”

    “每到夜晚,特别的不安?”

    张横浑身一震,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然转头,望向了杜彦明。

    “呃,张少,怎么了?”

    杜彦明被张横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禁满是狐疑地道。

    “杜总,你说这些鸡这段时间来,每到晚上特别的不安?”

    张横再次问了一句,神情凝重之极。

    “是啊!”

    杜彦明仍是满头雾水,不由指了指那边的养殖槽道:“你看,一般情况下,到了夜晚,凤瓴鸡都会趴窝。但是,这段时间来,这些鸡却是一反常态,夜晚就会在笼子里扑腾,好象是受了什么惊吓。”

    “这段时间?”

    张横仿佛是抓住了什么,眼眸不禁一亮:“杜总,你所说的这段时间,大概是指什么时间段?是发生疫情之后,还是之前?”“呃!”

    杜彦明一怔,不禁低头沉思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了他的身上,望望张横,又看看杜彦明,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张横的问题虽然问的奇怪,但是,谁都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那么,张横到底发现了什么呢?

    杜彦明思索了好一会儿,似乎没有什么头绪。他不好意思地朝张横说了声对不起,已是拿出了电话,打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这才放下电话,朝张横道:“张少,我已把养殖基地的总工程师康毅和负责基地基本事务的曹文龙曹总叫过来了。他们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也许他们能回答您的问题。”

    “嗯,好的!”

    张横点头。

    他确实是从小青无意中的话,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以,必须弄明白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

    “胡警官,麻烦您通知下面的人,等会康工和曹总过来,就让他们直接上来吧!”

    杜彦明转向了胡青春道。

    “嗯,好的,这个没问题。”

    胡青春现在心中满满的都是苦涩,他还真没想到,事情是越来越麻烦了,这些人不但不走,还要叫其他人来。这不是没完没了了吗?

    但他却也不敢反对,所以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杜彦明的要求。

    大约半个小时,两个人急冲冲地来到了车间外,被守门警察放行后,跑到了里面。

    看到杨文竹和赵君儒以及杜彦明等人都在,进来的两人不禁身形一震,很是惊讶。

    “张少,这位就是康毅康总工程师,我们养殖基地关于养殖方面的所有设施,就是由他在管理。”

    杜彦明指着一个年纪在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给张横做起了介绍。

    说着,又朝另一边的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道:“这位是曹文龙曹总,他是这里的总负责人,已在养殖场干了七八年了。”

    “康工,曹总,这位就是张横张少,他有些问题想你们回答。”

    杜彦明最后把张横介绍给了两人。

    双方见过礼,张横也不拐弯抹角,神情凝重地道:“康工,曹总,我想知道,这里的凤瓴鸡,是什么时候出现夜晚狂燥不安的现象?”

    “哦!”

    康毅和曹文龙互望一眼,很是讶异,他们一时还真有些搞不明白,眼前的这位张少,怎么会问出这样西奇古怪的问题。不过,两人想了想,终于说出了答案。而张横一听,却是浑身再次剧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