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五弊三缺
    “张少,凤瓴鸡出现夜晚燥动,应该是在疫情发生之前。”

    康毅想了想道:“鸡一般在晚上的时候,因为它们天生都是鸡盲眼。所以,一等天暗下来,就会变得特别的迟顿。”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知道鸡盲眼是什么。

    鸡有一种特别的现象,那就是白天视力正常,但一到晚上,视力就急剧下降,几乎如同目盲。

    这种现象,在各种动物中,只有鸡才会出现。所以,被称为鸡盲眼。当然,许多人也会有这样的情况,而且大多是天生的,是某种遗传病。

    张横还知道为什么鸡会天生是鸡盲眼的原因。

    在玄门秘闻中有所记载。鸡虽然是最常见的家禽。但是,在六畜中,她却是纯阳属性最强的一种动物。

    古人曾这样描述鸡:五德之禽当属鸡,晨光乍现仰天啼。

    红冠显赫才华富,利爪威风毒害低。

    守夜天天言有信,寻虫次次想着妻。

    初元再剪祥和物,护佑民家福禄齐。

    鸡在古时被称为“五德之禽”。

    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明报晓,是信德。

    民间更将鸡视为吉祥物,说它可以避邪,还可以吃掉各种毒虫,为人类除害。

    所以,开年第一天民间以红纸剪鸡作窗花,而且把这天定为“鸡日”。

    古代,每年正月初七日以前是为“说畜日”。

    初一是鸡日;初二是狗日;初三是猪日;初四是羊日;初五是牛日;初六是马日。六畜排完了,才轮到初七是“人日”。

    这足见鸡在古人心中的地位。

    鸡为五德之躯,却也是纯阳之物。当日张横最初获得天巫传承,就是用一只大公鸡,在白马山上吸引各种毒虫毒物,并捕得了一只碧眼蟾蜍。

    正是因为鸡是纯阳之体,所以,每当夜晚降临时,太阴之力渐涨,却对它的眼睛产生了影响,让它如同目盲一般。这就是鸡盲眼造成的原因所在。

    人类中,患鸡盲眼的,也大多是五行属性阴阳不和,纯阳之气太盛之人,才会患这种眼疾。

    事实上,天道是公平的,纯阳之体的鸡,天生拥有一些别的动物不可比拟的本领,比如可吞各种毒虫而不会受毒害。比如它能司晨,生物钟无比的强大。比如它可以镇邪避煞,对阴邪之物有震摄作用。

    这种种都是它天生就拥有的奇异之处。

    但是,有这些奇异的本领,却也让它受到了鸡盲眼的这种天生弊害。这就是所谓的五敝三缺之说了。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

    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

    什么人会五弊三缺?改变这个世界运行规律的人就会。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

    不过,象张横这样的修练者,自然有避免五弊三缺的方法,这又不同于一般能窥探天机的黄道风水师。

    这也正是黄道与赤道之间最大的不同之一。黄道之人,不具备修练的能力,一旦学问可窥天机,必会遭到天道反噬。

    据说,当年写下创世纪这本书,曾预言二十一世纪的一九九九年,世界会被恶魔毁灭。这位国外的预言家,他在临死前,就是全身肌肉腐烂,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虽然这只是传说,无法考证。而他预言的一九九九年恶磨降临,世界毁灭的预言也没有出现。但是,他临死前的惨状,正是受天道反噬,是对他泄露天机的一种惩罚。说到底,就是五弊三缺的一种。

    赤道修练者,却不必有这样的顾虑。本身具有师承秘法,自然就有预防的手段。

    正心中沉吟,这个时候,康毅继续道:“然而,大概一个月前,所有的鸡不知怎么的,一到了晚上,就无比的狂燥和不安。”

    “不仅如此,之后,就出现了不断有凤伶鸡死亡的现象。”

    康毅脸现愧色:“虽然我们采取了不少的措施,但最终还是无法扼制这种状况,以至于现在弄得不可收拾,基地出现了大量凤瓴鸡死亡的现象。”

    康毅做为凤瓴鸡基地的总工程师,不但负责养殖设备的维护,而且还负担着防疫和病虫害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基地陷入了如此的困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负有一定的责任。

    “是一个月前就发生了。”

    张横的眼眸一凝,目光变得炽烈起来:“那么,康工,一个月前,这里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怪异的现象?”

    “怪异现象?”

    康毅一怔,与旁边的曹文龙互望一眼,却是满脸的迷茫:“张少的意思是?”

    两人确实是有些不理解张横的含意。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基地,在一个月前,有没有进行过基础设施,或是建筑地形地貌的改变。”

    张横只好解释道,神情无比的迫切。

    “呃,这个好象没有吧?”

    康毅和曹文龙有些不确定。在他们的记忆中,基地这一年来,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改建。

    “哦,我说的地形地貌以及设施的变化,不一定是新造了什么房子,有可能是什么水池,水井以及一些不起眼的辅助设备的改建。”

    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两人,还是有些不死心,继续引导道。

    “康工,曹总,你们好好想想,张少的问题很重要。”

    一边的杨文竹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她对张横是绝对的信任,因此,对张横此刻提出似乎与事情毫无关系的问题,她自然是无比的重视。

    “好的,杨总。”

    康毅和曹文龙身形一震,脸色变得更加的肃然起来。

    美女总裁都亲自出面了,两人感觉到了压力无比的巨大。

    “水池?水井?”

    康毅和曹文龙细细地回想起来,那里还敢轻易回答。

    场中气氛再次变得有些凝固,大家都望着两人,期待着答案。

    就在众人感觉很是沉闷的时候,突然,曹文龙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眸骤亮:“杨总,张少,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我们基地确实是出现了一些异象。”

    “哦,你快说!”

    杨文竹俏脸一肃,催促道:“一定要把每个细节都说清楚。”

    “好的,杨总!”

    曹文龙用力地点点头:“我记得,那天我批阅文件,看到一份下面水务部递交的报告,说是要一笔资金,对基地的供水系统,进行每年一次的清理和整修。”

    “这是我们基地每年例行的检修工作。所以,当时我也就立刻批准了,下拨了一笔资金。”

    曹文龙道:“不过,好象后来,在水务部进行检修的过程中,听说提供水源的山顶水池,出了点小问题。应该是在清理水池淤泥时,挖穿了底下的岩石层,让水池突然出现了漏底。后来很快就修复。”

    “这只是一个小事故,我也没有在意,甚至没有张少的提醒,都忘了这件事……”

    曹文龙目光望向了张横:“张少,您说的事,是不是就与这个情况有关?”

    “水池漏底!”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曹总,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现场看看?”

    “当然可以。”

    曹文龙那敢有丝毫的迟疑:“水池就在凤瓴山的山顶上,我马上带你们去。”

    当下,众人也不迟疑,立刻在曹文龙和康毅的带领下,向山顶走去。

    胡青春现在也只有苦笑的份,知道他们根本不会听自己的意见。所以,他也懒得阻拦,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众人向上面走。心里却是不断地在祈祷,希望这些人快点看过现场,离开这里。以免惹出更多的事端来。

    “张少,我们的养殖设施,其中供水的部分,分成两个不同的系统。”

    一路走,康毅开始为张横介绍起了具体的情况:“一方面是引山顶的天然水,这是给凤瓴鸡提供的饮用水。而另一个系统是从自来水厂直接输入的人工水,大多是我们员工的生活用水。”

    “我们的凤瓴鸡之所以与众不同,不仅是因为所用的饲料都是纯天然的,不加任何现代化工原料。而且,即使是象水源这样的小细节,都是利用的是天然水。”

    康毅不无骄傲地道:“因此,我们培育出来的凤瓴鸡,完全保持了天然的原汁原味,这是其它养殖场根本无法达到的品质。也尽可能地保留了它原本的各种微量元素和营养价值。”

    “嗯!”

    张横漫不经心地点头。他其实对如何养殖凤瓴鸡没兴趣,但人家康毅如此热情地介绍,他也只好应付一下。

    沿着一条上山的公路,大约走了二十几分钟,众人终于来到了山顶。

    山顶上并无建筑,仍保持着原始未开发的状态,怪石嶙峋,树木茂盛,在这深夜中,看起来很是苍凉。

    不过,山顶的地势还算平整,一条人工开劈的石路,蜿蜒地伸入树林中。

    “张少,那个水池就在树林中央,也是我们凤瓴山最高点的中心处。”

    曹文龙介绍着,手指指向了树林那边。

    一边说着,他已与康毅两人,领先向那边走去。

    山顶上并没有安装路灯,但是,今夜是圆月,所以,光线并不黑暗,在毫无遮拦的情况下,似乎还特别的明亮,如同白昼。

    大家穿过那条蜿蜒的小路,终于来到了树林中央的水池边。

    “原来是这样!”

    然而,张横的目光一望到水池,心头轰然剧震,脸色也刹那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