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强势叫停
    “张少,这,这,这……”

    听杨文竹说,这追日潭中,似乎还真埋有什么法器。虽然曹文龙并不知道法器有什么作用,但已是立刻意识到,这次的事件,还真与自己疏忽有关,这让他顿时又惊又急,=目光更是望向了杨文竹:“杨董,我,我,我……”

    曹文龙急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现在的杨文竹那有心思责怪他,她的美眸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神情中现出了迫切之色:“张横,事情既然已经出了,那现在该怎么办,可有挽救的方法?”

    “是啊,张少,您可一定要帮忙啊!”曹文龙也猛地醒悟了过来,急急地向张横道,满脸的恳求。

    现在,他只想张横能有弥补之策,否则,他这凤瓴山基地的老总,算是不保了。

    其他人的目光也全部都望向了张横。如今,大家对张横已是越来越信服。张横就象是给人看病一样,一五一十地还出了病症,完全是切中了要害,大家不服都不行。

    甚至连一向以科学卫道士自许的康毅,此刻也感觉自己所学的一切,都被颠覆了。

    “嗯,文姐,这需要时间。”

    张横的眼眸一凝:“请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也许能把这里的风水局修改过来。”

    “一天?”

    杨文竹秀眉陡地一挑,沉吟了一下:“好,那我就让政府部门对凤瓴山的处理,暂缓一天。”

    杨文竹再次展现出了她女强人的那股霸气。

    如果换了别人,绝不敢说这样的话。以凤瓴山如今的状况,政府部门已是把它列成了重点防疫对象,生怕出任何一丝的差错,以至于这里还无法检测出来的无名病毒或细菌传播开去。所以,不管是任何人来说情或是想插手,都是没有人敢答应。

    不过,杨文竹的身份毕竟不同,做为世界百强企业的经济巨头,她的任何话都有着极重的份量。就算是台岛的最高领导人,也得掂量掂量。

    更何况,自凤瓴山出事后,杨文竹这方面一直非常的配合,并没有阻止政府部门行事。所以,她现在无论提出什么要求,台岛方面,也得好好考虑考虑。

    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二点多钟。杨文竹目光望向了胡青春:“胡警官,今天晚上我们就不走了,就呆在这里。明天一早,我会向中枢那边直接联系,相信我的要求一定会得到回应。”

    已经察明了事情不是由病毒和细菌引起,现在杨文竹也完全没有了顾忌。所以决定留下来等天亮起来,以便能第一时间解决这里的问题。

    金泰如今陷入困境,杨文竹内心也是如火焚烧,她是巴不得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态平息下去。

    “好的,好的!”

    胡青春只有苦笑的份,那里敢有什么反对。事情到了这个程度,已完全不是他可以控制。估计得直接捅到上面那位去。

    他现在是有些后悔了,不该最初的时候下山。要是当时完全当作不知道,杨文竹和杜彦明这伙人,一直被拦在山下,他们想来也没什么办法。

    现在好了,要是事情捅破了,还真不知道上面会不会怪罪到自己头上。

    追日潭边太阴月华太浓,四周的温度更是比其他地方冷了十几度,杨文竹病体初愈,纵然身上穿着皮裘,这会儿功夫呆下来,已是冷得嘴唇发紫。

    当下,小青和赵喜宏护着她,先行离开了潭边,向树林外走去。

    而刚才送他们过来的驾驶员,也早已接到了通知,把车子开到了山顶,让杨文竹等人进入了车里休息。

    张横和张波两人却仍是留在了原地,对于追日潭风水被破坏,两人还需要进一步进行探察,以便做出最合适的方案来弥补。

    张横心中已是有了大至的方案,一边细细地探察着,一边转向了张波:“张理事,到时如果要进行改造,还需要你帮忙。”

    “张少,能当您的助手,这是我张波的荣幸。”

    张波显得很兴奋。

    说实话,能有机会与张横这样的高手,一起改造风水局,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提高自己的机会。

    要知道,修改风水局,比布置和化解风水局,那是要难上十倍甚至是数十倍。一般的风水师,根本不敢接这样的棘手之事。

    当下,张横也不隐瞒,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张波听。张波眼眸顿时亮了起来,张横的方案确实是可行,而且是巧妙之极,这让他心中更加充满了期待。

    两人商量着,在潭边盘膝坐了下来。

    对于普通人来说,浓重的太阴月华对身体有害。但是,对于张横和张波这样的玄门之士,此处却是极好的修练场所。

    一夜无事,当第一缕太阳从东边升起的时候,张横和张波陡地睁开了眼来,目光望向了那池水潭。

    只是,望了一眼,两人不禁微微摇头。

    现在的追日潭,完全没有曹文龙他们所说的红日投影的现象。这再次证实了追日潭的风水格局,已完全改变了。

    汽车里,杨文竹也醒了过来。昨夜她根本没怎么睡,只是迷糊了一会。感觉太阳升起,看看时间也已是早上,她那里还能再呆在车上。匆匆洗了把脸,就开始拨起了电话。

    一通电话下来,足足化了半个小时,杨文竹的俏脸上,总算露出了欣慰的笑意,暗暗捏了捏粉拳:“搞定!”

    桃园市市政府,刚刚早上九点,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开始陆续上班。

    陈平安是市长蔺海鹏的机要秘书,他是地道的台岛人,年纪还只有三十岁左右,出身工薪人家,父母都是普通的台岛工人。

    但是,年纪青青,却已是身处市长蔺海鹏秘书的高位,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这也与他工作勤恳,为人处事精明能干有关。他是如今市长蔺海鹏最信赖和倚重的心腹。

    每一天,陈平安都会提前半小时上班。他要在市长蔺海鹏来到办公室前,把办公室亲自检查一遍,并把当天要处理的文件等,细心地按类整理好,并泡好市长蔺海鹏喜欢的功夫茶。

    等市长蔺海鹏到了办公室,一切已为他安排妥当,功夫茶也是刚好不冷不热,是地地道道的炙口茶。

    果然,刚收拾好一切,市长蔺海鹏就从办公室外,夹着皮包走了进来。

    蔺海鹏已过而立之年,身形有些微微的发福。不过,神情俨然,自有一股久居高位,不怒而威的气势。

    蔺海鹏出身不凡,蔺家在台岛也是世家,他更是如今蔺家重点培养的对象。因此,才能这个年纪,就已是位居桃园市市长之位。可谓是志满意得,意气风发。

    “老板早!”

    陈平安恭敬地迎了上去,眼角却是在偷瞄着蔺海鹏的脸色,心中不禁咯噔一下:今天有什么大事?怎么老板的神情显得很是焦急的样子?难道金泰集团的凤瓴山那边,情况有了什么变化?

    觉察到市长蔺海鹏神情有异,陈平安的脑袋瓜子里,立刻把近段时间发生在桃园的大事梳理了一遍,马上就想到了凤瓴山。可以说,凤瓴山的状况,是如今让市长蔺海鹏最头痛的事。

    果然,蔺海鹏急步进入办公室,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也顾不得喝上一口他平时最喜欢的功夫茶,目光已是望向了陈平安:“小陈,你马上去凤瓴山,金泰的杨总昨天晚上,亲自到了那里,她要求我们给她一天的时间,处理那边的事情。所以,你亲自跑一趟,协调那边各部门的人员,一定要把事情办好。”

    蔺海鹏神情严肃地道。

    就在刚才,他接到了上面那位亲自打来的电话,所说的内容却是让他非常的震惊,那就是暂时停止处理凤瓴山的疫情,给金泰国际一天的时间安排。

    虽然与上面那位也是接触过几回。但是,象今天这样,亲自打电话给他,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朝。这顿时让蔺海鹏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蔺海鹏那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刻赶到了办公室,并马上交待秘书陈平安去办理这件事。

    本来,蔺海鹏准备自己去凤瓴山一趟,以显示他对此事的重视。不过,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秘书陈平安去。毕竟,做为一市之长,桃元最高的行政长官,在凤瓴山处于焦点状态的情况下,要是他亲自去那边,绝对会引起无数人的观注。甚至会被别人猜测他的目的。

    所以,为了尽量不引起轰动,低调处理这事,他只好让陈平安出面。

    “好的,老板!”

    陈平安也是心头剧震。他还真没想到,一大早,老板会让他去凤瓴山,而且还是要让防疫的事暂停一天。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不过,陈平安立刻意识到,此事绝不那么简单,能让自己的老板,一大早就风风火火为这事下命令,背后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陈平安是个聪明人,知道做为一个秘书,有些时候,只要带着耳朵就行,嘴还是缝起来的好。不必问的千万别问。

    所以,他毫不迟疑地执行了蔺海鹏的指示,马不停蹄地往凤瓴山赶去。

    而此时此刻,凤瓴山上,一件谁也想不到的意外事情发生了,以至于整个凤瓴山顿时闹得不可开交。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