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秋狮子
    “什么?昨天晚上竟然有外人在山上过夜?”

    凤瓴山山腰的一处办公楼中,原本这里是养殖基地的研究所。不过,自疫情爆发后,这里已被政府部门征用,在这里派驻了一大批专家和研究人员,在现场对凤瓴鸡的各种标本,进行检测和研究。以便找到那不知名的疫情感染源。

    秋士海正是这次凤瓴山疫情防制的总指挥,也是整个凤瓴山事故的总负责人。他今年五十多岁,本身是台岛科学院的院士。而且,是防疫和病毒传染方面的国际权威。

    在近几年的各种疫情爆发中,曾立下了赫赫功劳。因此,这次才被寄以重托,全权负责凤瓴山事宜。

    此刻,秋士海却是雷霆震怒,指着身边的一众人吼道:“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们以为疫情是游戏吗?在目前还没有完全弄清传染病源的重要阶段,竟然敢放外人进来。而且还彻夜逗留在山上,你们这是想让病毒传染到整个桃园,乃至整个台岛吗?”

    秋士海怒不可歇。

    每天早上,他会照例举行一次各部门的协调会,以便分派这一天的工作,了解和总结上一段时间的疫情发展状况。

    那知,今天上午的协调会中,竟然听负责安保的警察部门的人说,昨天晚上,有金泰国际的人,进入了凤瓴山。并且,这些人就一直逗留在山上,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下来。

    这让秋士海顿时暴怒不以。

    要知道,这段时间来,他日以夜继地在检测和研究这里的凤瓴鸡,想从鸡身上,寻找到导至它们至命的有害病毒或细菌。

    然而,这么多天过去了,各种方式和方法都进行了测试,就是找不到治病菌。而养殖场内的凤瓴鸡仍在持续地大批量死亡。

    按总结报告上的数据,近一周内,被无害化处理的凤瓴鸡,数量达五十万只,其中一半是因不知名病毒感染而死。另一半却是为了防止疫情扩大而被防疫人员宰杀。

    可是,问题的根源没有找到,至病的病毒检测不出品种,这样的情况还将继续。这让秋士海寝食难安,他感觉自己有负了上面的重托。

    现在,听到竟然还有人在背后放水,不执行自己严格的封锁令,秋士海已是气得七窍冒烟,他猛地一拍桌子:“走,马上跟我去见见那些人。我倒要问问,他们如今还来凤瓴山,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金泰还嫌惹的祸不够大吗?”

    于是,秋士海带着一众驻扎在凤瓴山各部门的头头,以及防疫人员,浩浩荡荡地往山上赶去。

    “你们想干什么?”

    见到山下突然来了这么多人,杜彦明以及康毅和曹文龙等人,不由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来意不善。

    几人连忙迎了上去,在山顶的入口道路上,拦住了众人。

    “我们想干什么?”

    秋士海猛地推开了想上前搭话的秘书,自己直接就冲到了杜彦明和康毅以及曹文龙三人面前:“我是秋士海,是处理凤瓴山疫情的总指挥。我倒是要问你们,你们是想干什么?”

    “秋院士,您好!”

    杜彦明和曹文龙以及康毅三人,自然是认识这位大名鼎鼎的秋士海院士,三人那敢怠慢,连忙说明情况:“我们是凤瓴山基地的负责人,这次是想了解凤瓴山的疫情状况……”

    说着,几人就想介绍自己的身份和在金泰的职务。那知,还没等他们把后面的话说下去,秋士海已是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话:“我管你们是什么人,现在这里是由我负责,你们敢私自进入这里,已是违反了防疫期间的特别禁令。现在,我命令你们,马上全部给我滚下去,先给我隔离一星期。”

    秋士海现在心情无比的烦燥,这段时间凤瓴山的疫情,已把他弄得焦头烂额,甚至近一周都没有好好休息了。所以,此刻那里会给什么好脸色,把杜彦明和曹文龙以及康毅三人,完全当街边的小混混一样给喝叱了。

    “呃,秋院士!”

    杜彦明和曹文龙以及康毅三人,后面的话全部给噎回了肚里喂蛔虫,脸色也刹那青一阵,白一阵地变幻起来。

    三人做为金泰国际中的三名重量级人物,平时谁见了他们,不是笑脸相迎?即使是桃园市政府部门的那些头头脑脑们,也得给三分面子。

    可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在凤瓴山这个也算是自己的地盘上,却被秋士海象骂小孩子一样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完全不给他们丝毫的面子。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三人惊怒交加?

    一时却是完全被震傻在了那儿。

    “还有,这事一定要给我彻底细察,到底是谁,把这些人私自引入疫区。”

    秋士海却完全不顾及三人的反应,陡地一转身,神情凛冽地喝道:“这事不查清楚,以后什么阿狗阿猫的都跑到疫区,到时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

    秋士海现在正在火头上,把昨天晚上进来的人,都当成是什么阿狗阿猫了。

    这让杜彦明和曹文龙以及康毅的脸都要变成锅底了。但是,面对爆走的秋士海院士,三人还真不敢去撩他的锋芒。

    秋士海的名头在台岛也是响当当的,尤其是以刚正不阿出名,脾气火爆,但为人正直。据说在一次讨论会议上,上面那位在场的情况下,他就因为上面那位的秘书,在会议期间,打断了会议进程,当场发彪。据那时在场的人说,秋士海当着上面那位的面,大拍桌子,怒叱上面那位的秘书,不尊重科学研究人员,不把科学研究人员宝贵的时间当一回事,是个只会拍马吹嘘的小人。

    上面那位的秘书当时差点爆走,而上面那位也是无比的尴尬。不过,终究是秋士海在台岛的影响力,上面那位也不敢过份得罪他。所以,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至此之后,秋士海便有了一个秋狮海的外号,意思是说,他这狮子一怒,那是连上面那位都要退让三分的存在。

    当然,狮子也是桃园市的吉祥物,大家送他狮子的绰号,那也是把他当成了桃园强有力的守护者。足见秋士海院士,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所有人噤若寒蝉,还真没有人敢当面顶撞这头秋狮子。

    而一直站在曹文龙他们身后的胡青春,这回却是脸色煞白,身形都有些颤抖了。

    带杜彦明他们上山的,就是胡青春。要是秋士海真的抓住此事不放,那他胡青春这回是真的要遭糕了。以秋狮子忌恶如仇的那种性格,落到他手上,可是不分清红皂白,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都是瞎子聋子吗?”

    见自己吼了一通,竟然没有人执行,秋士海更是暴跳如雷:“还是老子的话是方的,你们的耳朵是圆的,你们根本听不到?”

    “给老子听着,把这些敢私自进入疫区的闲杂人员,全部赶下山去,在一周内进行隔离观察。”

    “是!”

    跟在秋士海后面的一众人,其实大多认识杜彦明以及康毅和曹文龙。所以,刚才秋士海下令,他们才迟迟没有动手。

    此刻,见秋狮子要爆走,一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终于满脸苦笑地都暗自点了点头。

    开玩笑,不按秋狮子的话执行,估计接下来就又会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口水。

    大家心里还真是毛毛的,谁也不想再惹秋士海不快。

    一众人一拥而上,就要包围曹文龙等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后面一个人火急火燎地冲了上来:“你们想干什么?住手,给我住手。”

    “啊,陈秘书,是陈秘书!”

    众人一怔,当回头看到来人,却是尽皆脸色骤变。

    不错,赶来的正是陈平安。只不过,这位一向注重仪表的市长大秘,现在形象却是有些狼狈。

    一身笔挺的西服皮鞋,上面沾了不少的泥点,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大背头,现在凌乱地早就没了型,一大簇发丝,散落在前额,沾在细细密密的汗珠上。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陈平安刚到山下,就听下面的人说,秋士海大发雷霆,亲自带人要把昨天晚上私自进入的人抓起来。这让陈平安顿时急了。

    他这是奉了市长之命,前来协调此事,让这边的防疫人员,暂时停止一天。那知,市长的意思还没传达,这边秋士海就在抓人了。要是这样的事都办不好,岂不是要让他陈平安在市长面前大大地失分吗?

    所以,陈平安那敢有一秒钟的迟疑,拼着命跑了上来,这才及时阻止了这事。

    “陈秘书,你为什么阻止?”

    秋士海目光一凝。

    “秋院士,您听我说,我这里有市长的口令。”

    陈平安知道秋狮子的脾气,也不拐弯抹角,把有关事情说了一遍:“因为某些原因,市长让我们暂时停止,给金泰一天的时间。”

    “什么?”

    秋士海的狮子眼差点就瞪出眼眶,整个人顿时如同是发怒的狮子一样,头发都要乍起来了:“你说什么?这是那个混蛋下的命令。你当疫情是你孙子还是你儿子,你想让它停止就停止?在现在疫情不明,传染病源不清的严俊情况下,竟然让我们停一天?这是对桃园人们的不负责任,是对整个台岛人们的不负责任,甚至也是对世界人们的不负责任。”

    秋士海真的发彪了,手指几乎指到了陈平安的鼻子上:“我告诉你,你们这是在犯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