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拿命开玩笑
    绕了一大圈,证明了凤瓴鸡的饮用水源确实是有问题。张横向秋士海提出了最终的要求,想让防疫人员停止一天的工作。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秋士海的身上,每个人都等待着他的回答。

    “年青人,虽然你证明了水源的事。但是,在没有排除此地的凤瓴鸡与疫情无关前,我还是认为,不应该停止防疫工作。”

    秋士海沉吟了一下,神情肃然地道:“所以,你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

    “呃!”

    场中金泰国际一方的人,顿时神情大变。原本还以为已经可以说服这倔强的老头。那知,到了最后,竟然还是两个字:不行!

    张横的眉头也是陡地纠结起来,他还真没想到,这只秋狮子,竟然顽固到了这样的程度,简直就是软硬不吃。

    心中想着,他的目光望向了杨文竹。

    此刻,杨文竹也正美眸灼灼地望向他。两人的目光交错,都微微点了点头。

    “秋院士!”

    杨文竹陡地踏前一步,俏脸肃然一片:“您说在无法证明此地疫情前,绝不能停止这里的防疫工作?”

    “是的!金泰的女娃娃,你难道能证明吗?”

    秋士海眉毛一挑,他对杨文竹这位金泰的美女总裁可一点不感冒,仍是称呼她为女娃娃。

    “其实,我早已证明给你看了。”

    杨文竹也不以为意,指指自己道。

    “你早就证明给我看了?”

    这回却是轮到秋士海惊疑了,他目光上下打量杨文竹,一时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陡地,秋士海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禁老脸一阵抽搐:“你,你这女娃娃,竟然没有穿防护服,你……”

    秋士海不知该说什么了。

    不错,此刻在场中的人,大多是穿着防护服,几乎可以说是象外星人一样,把自己包裹了个掩掩实实。

    但是,金泰这边,包括杨文竹以及张横和杜彦明等人在内,却完全没有穿那东西。

    刚才秋士海只顾着赶人,要把他们隔离,也根本没在意他们是不是穿了防护服。此刻,意识到这一点,确实是让他心头很震动。

    要知道,在疫区,没穿防疫服那完全就是找死,这可不是什么要不要隔离的小事。而是绝对会被疫情感染的大问题。

    秋士海怎么也没想到,金泰的这伙人,包括他们的美女总裁杨文竹在内,竟然胆大如斯,这简直就是在拿他们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确实是被震动了。

    “秋院士,我们是绝不会拿生命开玩笑的。”

    杨文竹美眸中闪过一抹异彩,神情却是变得肃然无比:“我们之所以不穿防护服,就是因为我们已确证,这里的疫情并非是病毒或细菌引起,完全是因为水源出了问题所导至的饮用水中毒事件。”

    说到这里,杨文竹的语气陡地变得凛然无比:“秋院士,您不会认为,我们金泰高层这些人的性命,比不上这里剩下的数十万只**?”

    “呃!”

    秋士海的老脸一阵抽搐,杨文竹的这一将,确实是把他给将住了。

    他虽然不搞经济,是个科学狂人,但台岛大名鼎鼎的金泰国际,他还是知道的。这个名列世界百强的巨头,资产在上百亿美元以上。区区一个凤瓴山养殖基地,无非是它庞大航空母舰中的一只小船。

    仅是从本身价值来说,就算凤瓴山基地全毁了,其实根本动摇不了金泰国际。

    现在,杨文竹竟然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证明此地疫情,他的心也被震憾了。

    就算他最不懂人情事故,最不愿去琢摸人心的弯弯心思,他也从杨文竹的表现中,明白了她的决心:这位金泰美女总裁,绝意是要达成她的目标,让这里停止防疫工作一天。

    秋士海确实是猜的不错。杨文竹确实是不惜一切代价,也是要达成自己的目标。

    凤瓴山基地虽然在整个集团中,并不占据多大的资产。但是,凤瓴山基地并不象表面那样,只是一个养殖场,它其实是整个产业链中最重要的一环。

    不是吗?一旦凤瓴山基地出问题,前面的饲料,以及后面的保健品等一系列产业,就会直接受到影响。

    这也正是金泰国际股票狂跌的原因。

    因此,杨文竹必须扭转凤瓴山基地的不良影响,把金泰的信誉重新树立起来。这关系到金泰今后的发展,绝对是不容有丝毫有失。

    至于她和张横等人,之所以不穿防护服,甚至是故意脱了防护服,就是在看到秋士海气势汹汹带人过来,想到的最后一个方案。

    “好吧!”

    好一会儿,秋士海无奈地叹了口气:“金泰的女娃娃,你既然连命都要压上,我老头子如果还不答应,那就是真正的死顽固了。”

    秋士海终于松了口。他可不是真正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象牙塔中,这个世上的人情事故,他还是懂的。

    从桃园市市长大秘陈平安,一大早匆匆赶来,来传达市长蔺海鹏的指示。这一情形,他就看出了今天的事绝不简单。也许停止一天的防疫,就是最上面那边做出的命令。

    不过,先前他看不惯这种权力的滥用,又坚持他的原则,所以才会完全不把陈平安当一回事。

    但是,现在金泰方面,已用事实证明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水源导至的大规模凤瓴鸡死亡。此地的疫情,有可能确实是搞错了方向。再加上杨文竹这不达目标绝不罢休的决心,他终于做出了让步。

    说着,秋士海神情一凛:“不过,我还是要说,既然只有一天,那么,从现在起,到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可以让下面的防疫人员,暂时停止宰杀和无害处理的工作。但是,到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还无法解决此地的问题。那么,我还是要按原先的步骤,把此地当疫情爆发处理。”

    “好,秋院士,我们一定会在一天内解决这里的问题。”

    杨文竹和张横又互望一眼,杨文竹俏脸上现出了绝决,向秋士海保证道。

    “好,女娃娃,我就相信你。”

    秋士海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转向了张横,眼神中多了一抹异样。

    他自然也看出来了,杨文竹在做出保证前,是与这个年青人暗中做了交流。显然,这个年青人,才是真正决断这里事情之人。

    这让秋士海对张横不禁多了一份好奇。再加上张横先前的表现,他已是对张横越来越有兴趣了。

    不过,他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并没有再说什么,手一挥,带着一众防疫人员,向山下走去。

    今天虽然与金泰国际这边的人,闹得很不愉快。但是,张横提出的水源异常,却也让他豁然开郎,走出了以前一直在钻的疫情爆发这个死胡通。

    现在,秋士海的心中已有了几条以前忽略的方案,他是迫不急待想回研究室,印证自己的新想法。

    一场风波终于结束,随着秋士海的离开,山顶顿时又变成了空荡荡的一片,只留下了金泰国际的一众人。

    “杨小姐,我是桃园市市长蔺海鹏的秘书陈平安,不好意思,刚才的事没有处理好!”

    陈平安直到此刻,才有机会上前与杨文竹见面,一边连连道歉。

    “陈秘您好,辛苦了,感谢您来传达蔺市长的指示。”杨文竹很客气地应酬着陈平安,她自然不会随便去责怪陈平安。以今天的情况,即使是蔺海鹏亲来,说不定也会碰秋士海这头狮子的钉子。“谢谢杨小姐!”

    陈平安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又道:“这次水源问题的解决,不知是不是需要我们政府部门配合。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一定会向蔺市长传达,相信他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们蔺市长对金泰国际的发展,一直非常的重视,也一直在观注中。”

    “嗯,感谢蔺市长,感谢政府的关心。”

    杨文竹微笑:“不过,这次关于水源的整治,我们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暂时还不需要什么帮助。蔺市长能帮我们争取到一天的时间,我们金泰已是非常的感激。请代我向蔺市长道谢。有机会我一定会亲自前去拜访。”

    两人交谈着,满嘴的官样文章。张横却是听得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没当什劳子的总裁,否则,要是整天与这些官老爷打交道。嘴里说着没营养的废话,这岂不是要把自己肉麻死?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陆晓萱和马萍儿等五女,在那边是如何辛苦了。别的不说,光是应付各个部门的官员,也够她们心神疲惫了。

    “啊呀,不好了,杨总!”

    正寻思着,突然一边的胡青春冷不丁地叫道。

    “胡警官,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杨文竹秀眉一挑,目光望向了胡青春,其他人也是一样,一个个满脸狐疑地看向了他。

    “杨总,我刚接到报告,山下来了数十家媒体的记者,说是要采访您。”

    胡青春脸色很难看。

    杨文竹这位金泰美女总裁来凤瓴山基地,这本是个秘密,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但是,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泄露了出去,以至于引来了众多媒体记者的观注。

    问题在于:现在凤瓴山基地的疫情还没有解除,这些媒体记者象苍蝇一样叮上杨文竹,这件事是真的麻烦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