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跳入追日潭
    轰!

    玄阴杵光芒大作,一个虚幻的人影,竟然也从杵身上浮突了出来。

    那是一个枯瘦如柴的老者,一张脸更是可怕,就如同是骷髅一样,只剩下了皮包骨头。但是,它幽幽的眼瞳里,却闪烁着怨毒而阴森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这根玄阴杵内,遗留着主人的一抹意念。此刻,感受到极度的危险,这缕意念终于现出了形来。

    “不好,竟然有人破坏老夫布置在凤瓴山上的法器!”

    离凤瓴山十数里的一处别墅中,此时此刻,别墅一间房间中,一个盘膝而坐的老者,陡地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难看无比。

    老者的模样很怪异,整个人笼罩在一件黑色的长袍中,只露出一张枯瘦如柴的脸,看他的样子,与玄阴杵中浮突而出的那个人影,竟然一模一样。

    再看老者所在的这个房间,一般人进来,肯定会感觉毛骨悚然。因为,这房间的正上方,一张供桌上,竟然供奉着无数诡异的雕像。

    这些雕像的造型无比的恐怖,就仿佛是地狱中出来的一个个恶鬼,或狰狞,或怨毒,无一不足,每一个都散发着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

    尤其是最中央那个雕像,比四周的雕像都大了好多,整整有常人大小。可是,它却长着一根牛角,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大半的眼珠突出在外,看起来实在是诡绝之极。

    “敢破老夫的布置,小子,老夫与你拼了。”

    老者眼眸中陡地闪过了一抹黑光,通过留在玄阴杵中的意念,他已看到了此刻发生在追日潭边的情形。

    老者勃然大怒,枯瘦的脸上杀气暴盛。

    “阴神借法,助弟子一臂之力。”

    老者厉喝,猛地咬破了手指,把鲜血甩向了面前供桌上供奉的那尊雕像。

    嗡!

    雕像血光骤耀,整个雕像象是突然活了过来,那突出在眼眶外的那对巨大的眼瞳,陡地闪烁起了黑芒。

    嗡嗡嗡!

    空间振荡,一圈奇异的波纹,刹那弥漫开来。

    “这是什么?”

    追日潭边,张横身形陡地一震,脸上露出了讶异之色。

    透过镇海印的感应,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根玄阴杵中,现出形来的那个虚幻人影,突然一阵诡异的扭曲,身形竟然迅速膨胀起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虚幻的人影,如同是突然凝成了实质,化为了一个有正常人大小的人形。而它的面目,在这一刻也完全变了,已成为了一个头长牛角,眼如铜铃,大半眼珠子突出在眼眶外的鬼模样。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在这怪异东西现形的刹那,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同一时间,一股轰然的威压,压向了镇海印,让镇海印都似乎要不受自己控制,剧烈地振荡起来。

    轰隆隆!

    潭水鼎沸更烈,整座凤瓴山都似乎微微地在摇晃。

    “擦,这是某个阴神的化身,破坏追日潭风水的那个家伙,竟然遥控玄阴杵,把一缕阴神的力量,投影到了此处。”

    张横心头大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还真没想到,暗中阴谋金泰国际的那个家伙,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要知道,此刻现形的那个阴神化身,力量绝对在四品初期。以张横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对付它。

    轰!

    正是时,潭底那个诡异人影,已是一步踏出,向着镇海印轰隆隆地击出了一拳。

    刹那,潭水倒卷,无风起浪,竟然一下子卷起了冲天的浪头。

    这那里还是一潭池水,根本就象是大海的巨浪。

    “啊!”

    杨文竹,赵喜宏,康毅,以及刚回到山顶的曹文龙和杜彦明等人,顿时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几人躲避不及,身上已被这潭水爆发的巨浪给泼了个正着,全身都成了落汤鸡。

    “张横,怎么了?”

    小青的俏脸陡然变色,她已隐隐地感应到了什么。

    不过,张横此刻却那里还有时间解释,体内巫力真元暴逸,突然纵身跃起,就向追日潭跳去。在跳入潭水的时候,他只来得及说了一句:“你们快退后,等我回来!”

    卟通!

    话声未落,巨大的浪花溅起,张横已跳入了潭中,迅速向潭底沉去。

    “张横!”

    “张少!”

    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张横竟然会突然跳入潭底。

    现在是什么时候?那可是大冬天。而且,追日潭的潭水,更是比其他地方的水要寒冷,张横跳下去,这岂不是要被冻僵?

    刹那的愣怔,杨文竹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一声惊呼,就朝潭边冲去。

    “文姐,不要!”

    小青就在她的身边,猛地一把拉住了她:“张横他不会有事,他之所以跳下去,是潭底发生了一些异常。”

    小青毕竟不是普通人,立刻觉察到了下面的异动,也明白了张横的意图。

    果然,一边张波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大家稍安勿燥,张少他没事。”

    张波此时此刻的情形也非常的狼狈,他整个人的衣服,已被彻底淋湿,完全成了落汤鸡。

    他双手剧烈地颤抖,似乎手中的古铜片,是一块万钧巨石,已无法支撑。

    但是,他死死地咬着牙,额头上汗珠滚滚而下,与溅在上面的潭水溶成一体,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现在的张波,也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从潭底冲来,直欲把他的九星封锁给冲破。

    但是,他心中明白,自己不能放弃,否则,会让张横受到的凶险更大。

    潭底下,张横此刻正迅速向潭底游去。身上的魑魅铠甲,光芒暴耀,抗衡着四周那股冰寒刺骨的阴冷。

    张横之所以突然跳下来,却也是无奈之举。面对一个力量达到了四品初期的阴神化身,他已完全无法遥控镇海印。只有亲自跳入潭底,正面操控,才有抵抗的能力。

    张横自然不愿半途而废,更不会放弃这次风水改造的打算。若是放弃了,所有的计划将前功尽弃,金泰的危机也终将无法化解。

    所以,张横这也是豁出去了。

    轰隆隆!

    潭底玄阴杵中现形的那个诡异人形,陡地抬起了头来,那对铜铃般恐怖的眼睛,也猛然爆出了两道寒光。它也发现了潜入潭底的张横。

    猛地,诡异人影单手握拳,又是凌空朝着张横这边发出了一拳。

    轰!

    潭水翻卷,大地震动,似乎整潭追日潭的潭水都被这一拳之力带动,骤然化为了一条水龙,向着张横狂扑怒噬。

    “来得好!”

    张横眼眸暴缩。他此刻已到了镇海印的上方,心念随着距离的靠近,已能完全掌控镇海印。

    所以,他立刻驱动镇海印,撞向了那条迎击而来的恐怖水龙。

    并没有结束!

    张横手指猛地点在了镇海印上,一滴精血已滴落在印面,迅速渗入了其中:“老祖助我!”

    轰隆隆!

    镇海印在水底怒旋狂舞,刹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那个原本朦胧的人影,此刻迅速凝实,化为了王一鸣老祖的影像,双手做出了一个奇异的资式,向前缓缓地推出。

    先前,张横虽然也是驱动了王一鸣的神魂之力,但那仅仅只是一部分。

    此刻,面临生死危机,他把所有能借用的力量,全部使了出来。

    咔喇喇!

    潭底象是突然发生了地震,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传来,整个追日潭的潭水,冲天而起,数十米高的巨浪,几乎把潭水全部抽空。

    “张横在那里,他在那里!”

    所有站在潭边的人,包括杨文竹在内,猛地惊呼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惊世骇俗的情形。

    只见,张横遥立在水潭底十几米高的巨浪中,整个人金光大耀,就如同是降世的神灵,就这么踏浪而屹。在他的脚下,一枚如同是小山般的金印,怒旋狂舞,似是要把一切镇压。

    再往下看,一条奔腾的水龙,正咆哮而来,冲向巨大的金印。

    这一幕情形,实在是震憾人心,纵然是象小青这样的玄门修者,也完全被震骇了。

    不过,这幕奇景,只是维持了刹那,当轰隆隆的巨浪回落,重新落到追日潭中,一切影像瞬息被覆盖,所有人的眼前,更是爆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水幕,而耳朵更是被惊天动地的轰隆声所阉没,一下子全部失了聪。

    时间在这一刻,象是突然停止,所有人都有种头昏目炫的感觉,完全忘记了时间这个概念。

    当大家终于有所恢复,耳朵里能听到嗡嗡的声音,眼前澎湃的浪水也渐渐平息的时候,大家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

    此时此刻,追日潭边狼藉一片。原本潭边的怪石,都已离开了原先的位置,被刚才的巨浪冲得支离破碎。至于树木花草,更是只剩下了残枝断桩,完全被摧毁。

    众人虽然得到张横刚才的提醒,远远地离开了潭边,但仍是被溅起的潭水所波及,一个个浑身被水淋了个透,一股彻骨的冰寒,直透身体,不禁都有些瑟瑟发抖。

    “张横,不好,张横他怎么还没上来?”

    陡地,杨文竹猛然反应了过来,俏脸变色,忍不住尖叫道。

    刚才那恐怖的情形依然在脑海呈现,却让她猛地意识到,张横在潭底似乎遭到了什么危险。这让杨文竹的心头一沉,再也顾不得什么,就向潭边冲去。

    她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张横好象出事了。杨文竹那里还顾得了什么身份,完全失了态,就象是一个小女孩一样,无助地叫喊着,扑向了追日潭。

    此时此刻的杨文竹,那里还是什么世界巨头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完全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因为心爱之人的出事,变得彷徨而惊恐。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