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情何以堪
    小青本名连青梅,她所在的连家,也是传承了数百年的玄门世家,只不过连家是兵家修者,其在外的产业也全是与武馆有关。提起川北连家,那也是在玄学界赫赫有名。

    当年,连老爷子在那动乱时代,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连家陷入了灭族的危机。幸好,得到了杨文竹爷爷的庇护,让连家逃过了一劫。从此,连家与杨家的关系就变得无比的密切,甚至每一代杨家人身边,必然会有一名连家的血脉弟子守护。

    小青就是从小陪伴杨文竹的守护人。

    上半年的时候,因为杨文竹一再遭到不知名的黑手伤害,不但身体出现异常的症状,而且祖坟也被人暗下恶镇。

    这让小青意识到,现在的杨家危机重重。所以,她便向家族求救,希望家族派出更多的力量来保护杨家。

    只不过,连家当时也正有一件大事在畴划中,家族确实是抽不出更多的人手。所以,最后决定,让族中一名长辈,先替代小青。而小青本人,被招回家族,进行一次特训,以让她的实力能尽快的提高。

    因此,小青在与张横分手后,其实这半年来,都在家族中修练。并得到了族中老前辈的精心指导。她的力量,这才会如此迅速的突破,达到了二品的顶峰。

    只是,小青毕竟是女孩子,在连家看来,女儿就是外人。虽然得连家老人的宠爱,在她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但是,她却无法从家族中获得一件趁心如意的法器。

    毕竟,在玄学界中,法器可不是轻易可获得,尤其是品级上佳的法器,一般只要达到上品,就能成为一家或一个门派的传世之宝。

    然而,小青怎么也没想到,张横竟然把一件传自元古的极品法器,就这么交给了自己。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心头激动之极?也是感激之极?

    “张横!”

    心中想着,小青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似是想说什么。

    “青姐,这件玄阴杵很适合你,它虽然是件风水法器,但也是一件兵家的兵器。有了它,青姐的力量可提高三四层。”

    张横欣然微笑,眼眸中炽烈一片:“有了它护身,我也就放心了。”

    “张横!”

    小青心头一震,眼眸中不禁有温润的东西要满逸出来。她明白,张横之所以把极品玄阴杵送给自己,这完全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一念及此,小青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更多了一抹满满的幸福:“谢谢你!”

    “青姐,你还跟我客气?”

    张横满含笑意,神情却变得肃然起来:“要你好好的,这是我最大的心愿,青姐!”

    “嗯,我也是!”

    小青娇羞地低下了头,不敢与张横炽烈的目光对视。张横的眼神,能把她熔化。

    处理了玄阴杵,潭水突然变得汹涌起来。

    这件法器,原本是代替最初的烈火赤阳鼎,连接地脉之气,吸引太阴月华,从而让这里的潭水,改变风水格局,从太阳池变为太阴池。

    此刻,玄阴杵被拿起,潭底的地脉之气顿时爆乱一片,直冲而起。

    不过,张横早有准备,他在与张波发现了此地风水格局被改变后,就已想出了修正的方案。

    “叱!”

    张横低喝,手指一弹。

    嗡!一个诡异的骷髅头,赫然现形,狂旋怒舞着,飞向了潭底的深坑。

    “定!”

    张横再次厉喝,手指轰然一指。

    轰!

    汹涌的潭水猛然倒灌,向着潭底深坑而去。与此同时,那只诡异的骷髅头,黑洞洞的嘴和两只眼眶,陡地暴射出了血光。

    轰隆隆!

    潭底剧震,潭水怒旋,以骷髅头为中心,刹那在下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一股极度冰寒,极度阴森的气息,也瞬息弥漫向四面八方。

    咔嚓,咔嚓!

    一连串刺耳的异响响起,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发生了。只见,潭底深坑中,汹涌的潭水,竟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地结冰。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个深坑已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并不断地迅速向上漫延,层层的冰晶就这么从底部向上方冰冻而去。

    这样的情形绝对的震憾人心。要知道,一般结冰,都是从水面向下冻结。而到了离河底一米左右的地方,水温就不会再变化,更是不会结冰。

    这是自然界一种很奇特的现象

    可是,现在这潭潭水,完全违背了正常的自然规律,冰冻从潭底开始,在向上漫延。

    “呃,这是?”

    小青一时也被惊呆了。

    “青姐,我们快走!”

    张横来不及向她解释,一把拉住了她,身上的魑魅铠甲,迅速把她包裹在了一起。

    轰!

    张横携着小青,猛地从潭水中央直冲而起,激起了漫天的巨浪。

    “你们看,有人,有人从潭底出来了!”

    此时此刻,潭边的所有人,正密切地观注着潭水的变化。

    平静的潭水突然沸腾,之后更是象是被什么搅动了一样,中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就算是傻瓜,也能看出来,潭底好象正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

    就在众人又惊又疑之际,突然一柱水浪冲天而起,大家看到了水浪中的两个人影。

    “是张横和小青!”

    杨文竹娇躯剧震,整个人刹那惊喜若狂。

    她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和形象了,一声尖叫,已向张横和小青两人冲了过去。

    离两人还有好几米的距离,杨文竹已是猛地一个急冲,扑入了两人怀里,死死地抱住了他们:“张横,小青,你们总算出来了,你把我们给吓死了,张横,小青!”

    杨文竹喜难自胜,有些语无伦次,两串眼泪,也早已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文姐!”

    张横和小青互望一眼,一齐伸出手来,一人搂住了她的一只柔肩。三人相拥在一起。

    经历了潭底的生死,此刻再见天日,恍然如同重生。现在,看到杨文竹,张横和小青的心中,确实也是激动之极。

    “呃!”

    一边的一众军人,却是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克磊与身边的勤务兵互望一眼,满脸都是震惊。

    在场的人,谁不认识这位名满台岛的女强人,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

    杨文竹在公众的场合,一向非常注重形象,给人的印象那就是雍荣典雅,更有一种让人不敢亵渎的高贵。

    然而,此刻的美女总裁,完全象是个小女生一样,笑着,哭着,单纯的就如同是邻家的女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克磊等所有人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杨文竹总算有所平静下来,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上上下下打量起了张横和小青。

    渐渐的,杨文竹的神情变得很是古怪。

    张横似乎与入潭之前,又有了些变化。而最让杨文竹心中震动的却是小青。不仅身上穿的是男装,显然应该是张横的衣服。

    而且,小青身上也多了一抹从所未有的娇媚,似乎突然间成熟了许多。

    杨文竹的心头一震。她虽然是个不经人事的黄花闺女,但与小青相处这么多年,情同姐妹,彼此间的了解,可以说是毫无间隙。因此,她敏锐地觉察到了小青身上的变化,也让她意识到了什么。

    心中一突,陡地有一种难以喻意的酸楚浮上心头。杨文竹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异样,张横和小青互望一眼,两人立刻都感觉到了杨文竹神情的异常。也立刻想到了什么。

    但是,此刻他们却也不知如何开口向杨文竹说。

    “张少,你总算上来了。”

    这个时候,一边的张波走了过来,疲惫的脸上,掩不住的喜悦:“不知事情有没有办好?”

    “张理事,这次多谢你了。”

    张横转过头来,看到张波一脸憔翠的模样,不禁心中一阵感动:“幸亏有你的辅助,这次事情总算圆满成功。”

    说着,张横走上前来,掌心中已多了一个玉瓶:“张理事,这是补充真元的药剂,你先服下。”

    “多谢张少!”

    张波大喜,他自然清楚,补充真元的药剂有多珍贵。尤其是当他拔开瓶盖,一股清香冲入鼻际,让他疲惫的心神陡地一震,原本枯竭的真元,也猛地振荡起来。

    这让张波不禁眼眸一凝,意识到张横这回给自己的药剂,绝对的不凡。

    他也不客气,立刻一口吞了下去,盘膝坐到了刚才的那块巨石上。

    张横微一沉吟,走到了张波身后,双手搭在了他的背上。

    嗡!

    一道暗芒轰然爆舞,张波浑身剧震,体内陡地响起了一阵噼噼叭叭的密集异响,他的脸上,也骤然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不过,下一刻,张波猛地睁开了眼来,惊喜若狂:“多谢张少助我,让我突破到了二品。”

    不错,张波的修为,已突破到了二品初期。

    多年来,因为功法的关系,张波在一品顶峰已停留了好几年,却始终无法突破。那知,这次经张横的帮助,吞服了补充真元的药剂,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跨跃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波心头震憾?

    “张理事,这都是你多年的积累。”

    张横微微一笑。

    张波之所以能突然突破,除了张横所给药剂以及张横的疏导外,也与他刚才坚持三个多小时,维持风水阵有关。正是因为张波的坚持,让他这次力量发挥到了极限,却催发了本身的潜能,这才能让张横如此轻易地帮他进阶。

    正说着话,突然,山腰那边陡地传来了一阵叫喊声:“杨文竹,出来,杨文竹,出来!”

    声音如潮高涨,还真有种石破天惊的意味。

    刹那,山顶上的所有人,脸色一个个变得怪异无比,目光也刷地一下,全部望向了下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