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否极泰来
    “杨文竹,出来!杨文竹,出来!”

    半山腰上,呼声如潮,把所有人全部给惊动了。

    杨文竹的秀眉陡地蹙紧,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呼声正是从记者招待会现场传来。时间已是三点半,百多家媒体的数百名记者,在听了曹文龙全是废话套话的演讲后,早已憋得很是郁闷。眼看刚才约好的时间已到,但正主却仍是没有出来,记者们终于忍不住了。

    于是,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在一人叫喊下,刹那形成了整齐的呼喝,声音就这么远远地传到了山上。

    对于各路记者来说,这次金泰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他们那是当宝藏来挖掘的,每个人都想从金泰美女总裁这里,挖出点新闻来。那知,时间一拖再拖,大家都等得要成长颈鹿了,这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微一沉吟,杨文竹的目光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是问询。

    “文姐,这里的事已解决,你就按我们原先的计划去办。”

    张横自然明白杨文竹的意思,微微一笑道。

    “嗯!”

    杨文竹点了点头,深深地望了张横和小青一眼,这才在一众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向山腰下走去。

    “你们看,这潭水又有变化了,这是怎么回事?”

    克磊等人正收拾东西,就准备离开。突然,队伍中有军人惊叫道。

    “什么?”

    众人一惊,连忙望向了潭水。

    一望之下,所有人的神情顿时变得震憾无比。只见,刚才还汹涌鼎沸的潭水,竟然正在急速地冰冻。而且,冰冻速度之快,让人匪夷所思,众人完全可以凭肉眼,看到潭水结冰的过程。

    这一情形确实是有些惊世骇俗,也许只有科幻电影中的冰河期到来,才会出现这样怪异的现象。

    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潭水在迅速冻结,但四周的气温并不冰冷,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更是完全违背了人们的常识。

    不是吗?一般来说,只有气温骤降,才会导至水结冰。可是,现在明明气温如常。那么,这潭水怎么就结冰了呢?

    刹那,潭边的一众人个个呆若木鸡,完全被这幕诡异的情形给震呆了。

    但是,让克磊他们震憾的却还在后头。

    当潭水的冰把整个水面冻成冰块的时候,突然,一点红光从潭底折射了出来,在阳光的掩映下,仿佛是潭底的深处,燃起了一团火焰。

    “这是什么?”

    难以抑制的惊呼再次响起,所有人的目光已完全被潭底深处的火光给吸引住了,更是被惊得嘴张成了蛤蟆。

    今天,发生在这追日潭里的事,每一件都违背了常理,甚至是颠覆了大家的认知。

    常温下水竟然结冰,还是把一个数百平方米的一池潭水给迅速冻结,而且这潭水还是深达数十米。现在,刚冻结的潭水下,又燃起了火焰。冰里起火,这根本就象是天方夜谈一样。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另一边,张波此刻已站起了身来,目光灼灼地望着潭水,惊喜若狂。

    在场的人中,只有他和张横两人才明白,追日潭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变化。这正是他们商定的改造风水局的结果。

    “张理事,这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张横满脸欣慰地与张波对视一眼,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

    改造风水局,这也是张横第一次。而且,改造的效果非常不错,更是让张横非常满意。

    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潭底此刻的情形。只见,那只骷髅头眼鼻口等七窍中,正喷薄着熊熊的烈焰,把刚冻结的潭水迅速地溶化。一股极度灼热的能量与一股极度冰寒的力量,相互交溶,正让整个追日潭的潭水,发生着某种奇异的变化。

    先前,为了改造成为太阴池的追日潭,张横确实也是搅尽了脑汁。

    要知道,原本镇压地气地脉的烈火赤阳鼎被幕后之人取走,换上了玄阴杵。这不仅让整个风水局的阵眼性质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更是把地气地脉的气脉逆转了过来。

    要想重新修正,其实已是无比的困难。地气地脉可不是开关,可以任意扭转。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就是指大地气脉转换的一个过程年限。

    因此,此地的地气地脉,至少在三十年内,是无法改变。

    然而,金泰可等不了三十年,估计三十年后,凤瓴山别说是养殖基地,只怕因为无法养殖任何鸡类家禽,早就易主了。

    所以,张横必须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把成为太阴池的追日潭改正过来。

    幸好,张横经过了先前那么多次的历险,如今的经验也是无比的丰富。在思索良久后,终于想出了一个极端的方法。

    古语中有一句话,叫否极泰来,意思是说,事物到了某一个极端,就会发生质的变化,最终导至属性的反转。

    张横所想到的办法,就是否极泰来。

    不是吗?太阴池乃纯阴的能量,潭底的玄阴杵贯穿地气后,更是把地脉之气转换成了纯阴地气。再加上夜晚玄阴杵吸取天上月亮的太阴之力,这才导至凤瓴山被笼罩在浓厚的太阴月华里。

    这正是凤瓴鸡晚上会特别狂燥不安的原因,也是导至此处凤瓴鸡大量死亡的关键。

    张横此次改造风水的目的,就是要把太阴池回复原先的太阳池。如果要想硬生生再次扭转地脉属性,已是不可能。但是,如果是让这里的纯阴地气,在某种情况下,变成纯阳属性,却还是有可能。那就是否极泰来。

    让纯阴地气,达到一个饱和,它就是成了一种最极端的阴煞之气。当这种饱和突破一个极限,就会有一个质的转变。

    这也是否极泰来的真正含意所在。

    当然,要办到这一点,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难点,那就是如何才能让太阴池的池水,达到一个纯阴能量的饱和。

    如果换了别人,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张横却立刻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一件法器:当日阿布格死后留在九阴神殿中的那只骷髅法器。

    它也是一件纯阴属性的法器,从品级上来讲,它其实还不如玄阴杵。然而,这件法器却有一项奇异的功效,那就是能强行吸收四周的阴煞。这比玄阴杵只能吸引太阴月华更变态。

    张横就是想到了它的这项特殊功能,就是想让骷髅法器,强行吸取地脉中的阴煞。当它吸取的阴煞,达到一个饱和的程度,就能让这里的能量发生逆转。到时,原本的太阴池,又会变成纯阳属性的太阳池。

    果然,当张横先前把骷髅法器埋入阵眼,这东西就主动吸收起了地脉中的阴煞。这就是潭底之水突然在常温下,结冰的原因。

    此刻,骷髅头的七窍中喷出了烈焰,却正是否极泰来风水阵起效,在阴煞达到饱和后,能量属性开始转变的现象。

    所以,看到这一情形,张横和张波两人,心中都松了口气,这次追日潭风水局的改造,已顺利成功。

    当然,这次改造中,也少不了张波的功劳。

    张横让张波在潭面上布置九星异术,封锁上空,就是为了不让太阳的能量影响到潭底的变化。要是在纯阴能量转换前,就受到太阳纯阳之气的影响,这个转变过程,就会大大受阻,甚至会功亏一篑。

    如今,一切已成功,自然不必再有什么顾虑。

    果然,当潭底的火焰急剧燃烧,把深坑里的冰煮沸。沸水又把上面的冰层溶化。渐渐的,刚才结成一块的潭冰,已再次化为了清澈的潭水。

    只是,下面的火焰,却因为潭水的不断增加,已把一切影像给完全覆盖,岸边的人已看不到底下的任何光景了。

    不过,骷髅头中有一缕张横的神念,他自然是可以感应到下面的一切。潭水从冰化水,经历了否极泰来风水局的转变,现在的这潭太阴池水,属性已从原先的纯阴,再次转为了纯阳。

    即使是没有最初追日潭太阳池的那样纯正,但是,要用它来喂养凤瓴鸡,已是绰绰有余,更是绝不会再对凤瓴鸡造成什么危害。

    “各位记者朋友们,下面请我们金泰总裁杨文竹小姐上台,为诸位朋友解释这次凤瓴山养殖基地疫情以及如今的事态发展。”

    记者招待会现场,曹文龙精神振奋,满脸红光地向台下的记者们宣布道。

    噼噼啪啪!

    刹那,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原本还一个个满脸不悦的记者们,顿时个个兴奋无比。手中的长枪短炮,也立刻对准了主席台。

    不一会儿,优雅雍荣的杨文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款款地走上了台来。

    “各位记者朋友,感谢你们今天来参加这次记者招待会。”

    杨文竹目光扫视四周:“首先,要向大家说声抱歉,刚才因为有些事担搁了,让诸位媒体的朋友等待,在此表示歉意。”

    “杨小姐,您能告诉我们,对于这次疫情的事件,金泰到底采取了什么措施,现在金泰有把握消灭疫情吗?”

    “杨小姐,我是台岛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金泰陷入疫情门事件,还有能力扭转过来吗?”

    杨文竹的话声刚落,下面的记者已是迫不急待地提出了各种问题。顿时,场中比菜市场还热闹,一时噪杂声一片。

    “诸位媒体的朋友,请静一静,先听我们杨董向大家介绍这次疫情的情况。等会有专场的问答环节,到时请各位记者朋友再提问。”

    临时充当会议主持的曹文龙不得不对着话筒大声道。

    终于,场中渐渐平静下来,所有记者的目光都凝注到了杨文竹脸上,期待着她的介绍。

    “各位记者朋友,下面就由我来介绍一下现在我们凤瓴山养殖场 的具体情况!”

    杨文竹又是微微一笑,手指陡地指向了身后。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