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出了大事
    “终于可以了吗?”

    凤瓴山突然发生异常震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场中惊叫一片,刹那混乱之极。

    杨文竹的娇躯陡然剧震,俏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美眸更是灼灼地瞪住了大屏幕。

    场中只有杨文竹明白,这次异常的震动,不是什么地震,而是张横那边追日潭的风水改造已成功了。

    果然,大屏幕中画面一阵震颤,渐渐的,屏幕中的养殖车间,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只是,因为杨文竹是透过监视屏幕在看,却一时难以判断这种变化来自何处。

    “怎么回事?难道发生地震了吗?”

    研究楼的一间房间里,摆满了各种高科技的仪器,十几个身穿防护服的研究人员,正各自忙碌着。

    秋士海正在一张实验台上,仔细地分析一只试管里的液体。这支液体,正是先前伤了他的手,从追日潭中汲取的样品。

    突然,一阵闷响传来,整个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顿时如同是跳舞一样,咣当当地震动起来,甚至连正在做实验的秋士海,也不禁一阵摇晃,差点摔倒。

    秋士海大惊,猛地抬头,望向了四周,一边惊呼。

    “院士,是地动,不知怎么了,凤瓴山竟然发生了地动。”

    刹那的震惊,这一阵剧烈的摇晃总算停了下来,实验室里的人也猛然回过了神,意识到了刚才的动静是什么。

    “地动?”

    秋士海皱了皱眉,感觉很是诧异。这毫无先兆的地动,确实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马上检查各区的防疫措施,看有没有在这次地动中遭到什么影响,一有结果,立刻向我汇报。”

    秋士海沉吟了一下,发布了命令。

    顿时,他的指示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了下去,各个部门也迅速行动起来,检查各处的设备和仪器,并查看各处楼舍以及活鸡的养殖车间,以防车间出现什么破损,让这里的鸡逃出去。

    “真是见鬼了!”

    交待完一切,秋士海低下头来,正想再来看那根试管里的潭水。

    但是,低头一看,秋士海顿时脸色一变,嘴里也不禁嘟囊了一句。他已实验到最后一步的试管,在刚才的震动中,竟然倾倒了,他先前所有的工作,前功尽弃。

    秋士海有些恼火,却也是非常的无奈,一切又得重新开始了。

    “啊呀,老师,不好了,不好了!”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急冲冲地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怪叫。

    “猪猪,怎么回事?弄得这样大惊小怪?”

    秋士海更加的不悦了,不由目光凌厉地望向了那人。

    跑进来的是一个胖敦,身形就仿佛是个正方形,横着量与竖着量尺寸完全差不多。

    这人正是秋士海的助手旋,因为长得实在是太胖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叫他猪猪。

    别看旋的长相有些对不起观众,但在研究上却很有天赋,去年爆发在牛身上的一种病毒,其中的dma结构就是这位旋猪猪发现的,并因此而获得了台岛当年的科学进步奖。

    此刻,旋猪猪满脸的大汉,象个皮球一样滚进了实验室。不过,被秋士海那凌厉的目光一瞪,旋猪猪身形猛然一滞,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老师,出事了,出大事了!”

    旋猪猪总算喘平了气息。不过,他仍是难掩心头的震惊,急急地向秋士海道。

    “到底是什么事?”

    秋士海目光一凝,心中也有些震动。

    他知道自己这位助手,虽然平时有些大大咧咧。但做事却是从来不马虎,更加不会大题小作。

    那么,此刻他表现得如此的焦急,养殖场里到底是出了什么让他如此震惊的事?

    “老师,我也说不清楚,还是您自己去看吧!”

    旋猪猪一把拉住了秋士海,也顾不得什么了,就往旁边的房间而去。

    隔壁房间就是监控室,整个凤瓴山养殖基地的全部监控,都在这里,可以观察到每个角落的情形。

    秋士海满腹狐疑地跟着旋猪猪,急步来到了这里。

    此刻,监控室里围了不少人,全部是这里的研究和防疫人员,正一个个指指点点着,聚在监视屏前,议论纷纷。

    “秋院士来了,秋院士来了。”

    看到秋士海,众人主动让开了一条路,立刻,前面一大排监视屏呈现在了秋士海的眼前。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秋士海浑身一震,整个人猛然震呆在了当场。

    不错,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

    只见,面前的监视屏上,正呈现的是如今还有活鸡存在的几个养殖车间的情形。

    原本,这些车间的凤瓴鸡,一只只精神萎糜,半死不活的样子。甚至隔一段时间,养殖槽中就会有数百只死鸡被送出来。

    但是,此时此刻的这些车间里,那些凤瓴鸡一只只精神振奋,正咯咯咯地叫着,把脑袋伸出养殖笼,争抢着养殖槽里的食物。

    所有车间里的凤瓴鸡,一改先前的萎糜不振,象是注入了兴奋剂一样,变得活跃无比。

    不仅如此,再看旁边的一排仪器显示,更是让秋士海的神情大变。

    “食物流量百分之三十,饮水用量百分之四十,鸡群活跃度百分之八十,综合判断,养殖状况佳,鸡群健康程度佳!”

    秋士海喃喃着,神情急剧地变化,心中的震动更是无以复加:“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在一个小时前,他还亲自过来察看过这里的情况,不但所有的凤瓴鸡都是一副病蔫蔫的半死不活样。而且,仪器上的显示,更是与此刻完全不同,表示鸡群处于病害状态。

    可是,仅仅一个小时,这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病鸡,现在竟然象是完全恢复了健康,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秋士海心头震憾?

    “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陡地,秋士海猛然反应了过来,朝着旋猪猪问道。

    这段时间来,旋猪猪就被秋士海一直派驻在监控室,时刻监察凤瓴鸡的疫情。所以,旋猪猪是最了解情况的人。

    “老师,就在刚才,就在刚才发生地动的时候。”

    旋猪猪连忙道:“地动时,我就在这里,被突然的摇晃吓了一跳。不过,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很异样,因为,监控屏上的凤瓴鸡,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这些凤瓴鸡象得了瘟病一样,全部是蜷缩在笼子里,动都不愿意动一下。”

    旋猪猪继续道:“可是,那阵地动,象是把它们全部给惊醒了,养殖槽内一片燥动。所有的凤瓴鸡竟然全部动作了起来,把脑袋探出了养殖笼。”

    “然后,我看到了这些鸡,象是饿死鬼一样,拼命地争抢起了养殖槽中的食物,也有的低头狂灌水,所有车间里的凤瓴鸡全部活跃了起来。”

    旋猪猪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古怪神色。

    做为监控员,他是最了解这里凤瓴鸡的状况。这半个月来,这里的鸡死了一批又一批,活着的鸡也几乎是不饮不食,车间中投放的食物,每天都要清除好几吨,白白的浪费。

    可是,这地动一发生,这些凤瓴鸡却完全变了样,这也太神奇了,把旋猪猪震的不要不要的。

    “地动的时候?”

    秋士海神情一滞,猛然又似是想到了什么:“谁知道山顶上的救援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山顶上出事,连军方的直升飞机都降落此地。这事当然是震动了凤瓴山的所有人,秋士海也了解到了情况,知道是先前那个说要改造追日潭水的年青人,不小心掉到了潭底,这才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目的是为了救他。

    现在,看到眼前这些凤瓴鸡的奇异变化,他陡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问起了救援的进度。

    “秋院士,听说山顶上的救援已有了结果,那个叫张横的人,已出来了。”

    旁边的一名工作人员连忙道:“不过,说来让人奇怪。那人在潭底下沉水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儿没事,好象还是他自己从潭底出来的,真是奇怪,我们刚才还在议论,那个叫张横的大陆人,是不是超人啊!”

    “哦!竟然是这样!”

    秋士海的眉头陡地一凝,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

    “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说。”

    旋猪猪一张肥胖的脸上,露出无比古怪的神色,目光灼灼地望着秋士海。

    “嗯,有什么你尽管说。”

    秋士海沉思着,一边道。

    “老师,我感觉,感觉这次凤瓴山的疫情,可能真的不是瘟疫或细菌感染,好象,好象就是那个叫张横的人说的,是其他问题。”

    旋猪猪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刷!

    监控室里所有人的目光,猛地都凝注到了秋士海身上,一个个神情都变得有些异样。

    旋猪猪的这个意见,其实正是现在所有人的想法。只是,大家不敢当着秋士海的面提出来。

    要知道,疫情爆发,正是秋院士的观点。现在,如果说此地凤瓴鸡的死亡,与疫情无关,这不是完全推翻了秋院士的结论,是在狠狠地打他的脸吗?

    然而,如今的事实,却已证明了秋院士的观点确实是错了。只是,堂堂的科学院院士,他能承认自己的错误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