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她竟然也来了
    旋猪猪的问题,顿时让气氛陡地一僵,秋士海的老脸也刹那涨得通红。

    纵然是秋士海非常的豁达,性格也是刚正不阿。但是,要让他在这么多手下面前,承认自己的结论错误,确实是让他感觉很难堪。更何况,这些手下,不仅有他的助手,还有他的学生。

    记者招待会现场,此时也是一片惊诧声,所有记者都被眼前看到的影像所震憾。

    当地动过去,屏幕上的影像突然一变,记者们也从惊惶中反应了过来,李小华神情剧震,目光死死地瞪在了屏幕上:“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诸位记者朋友们,现在,你们看到的就是我想告诉你们的结果。”

    杨文竹的声音在主席台上响起,透过话筒,在这时显得特别的响亮:“你们看,我们基地的凤瓴鸡,现在已完全恢复了过来。这说明,这次所谓的疫情,确实是个错误,它其实是因为我们基地的饮用水源出了点问题,这才导至的凤瓴鸡意外死亡事件。”

    杨文竹整个人充满了一种自信,再次提高了声音:“刚才,大家感受到的地动,就是我们的人,在进行水源改造时,弄出的动静。”

    “竟然是这样?”

    下面立刻炸了窝,无数的疑问,也刹那被提了出来:“杨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这次凤瓴山基地的疫情,是水源问题,那么,为什么先前没有人发现?”

    “杨小姐,请问你们基地的水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而改造水源的人是谁,为什么会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同是澎湃的潮水,汹涌着就涌向了杨文竹。场中的秩序再次混乱一片。

    眼前的事实实在是太震憾人心,原本还半死不活的凤瓴鸡,在眨眼的功夫里,竟然一只只活灵活现。

    如果不是记者们亲眼看到,还以为屏幕上的这些影像,是事先录制的。不过,这个置疑很快被抛弃,因为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就是此时此刻的影像,这是绝对无法做假的。

    “秋院士来了,秋院士来了,请他为我们解释一下。”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看到了不远处的大楼里,一众人簇拥着秋士海,正向这边走来。

    立刻,所有的记者兴奋起来,也顾不得什么了,向着那边的秋士海冲去。

    “秋院士,我是台岛经济报导的记者李小华,请您为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凤瓴鸡会出现这样的逆转,难道金泰杨小姐所说的是真的吗?这次金泰基地的疫情事件,是个乌龙,真正的原因,是此地的水源出了问题?”

    李小华第一个冲到了秋士海的面前,一连串滚珠炮似的问题,就轰向了他。

    不过,还没等他的问题问完,后面一众记者已包围住了秋士海,无数长枪短炮的镜头,全部对准了这位基地疫情总指挥。

    “诸位,诸位,静一下!”

    玄猪猪和几名助手,连忙挡在了秋士海身周,以防人群冲击对他造成伤害,一边更是高呼着喝道:“大家稍安勿燥,秋院士一定会回答大家的问题。”

    “诸位媒体的朋友!”

    秋士海的脸色此时已恢复了平静,他的目光缓缓地扫过了场上一众记者。直到所有记者在他目光凝注下,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叫喊。秋士海这才轻咳了一声:“各位媒体的朋友们,这次凤瓴山基地的事,确实是老头儿我犯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错误。”

    秋士海的语气变得很是沉重:“据我们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现在已终于弄清了凤瓴山基地疫情的真实情况,此次疫情,确实并非病毒或细菌的传染,而是一起水源污染事件。如今,金泰方面,已解决了这一问题。”

    “为此,老头儿在这里道个歉,因为老头儿我工作上的失误,以至于造成了这次疫情事件的乌龙,给金泰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更是给桃园人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为此,我深表歉意!”

    秋士海神情凝重,说着,深深地弯下腰去,在这么多记者面前,对着无数的镜头,鞠了一个躬。

    对于秋士海来说,虽然推翻自己的结论,会让自己无比的尴尬,甚至会影响到他今后在防疫方面的权威。

    但是,他毕竟是位正直的科学家,却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失误,把这错误延续下去。所以,在内心斗争了一翻后,终于当众勇敢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事实上,他是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事,甚至不必出面对着这么多记者道歉。毕竟,这事并不是他一个人做出的判断,发布凤瓴山疫情的是政府部门。而对基地做出疫情鉴定的,除了他秋士海之外,还有来自各地的专家,甚至包括世界各国的权威。

    不过,秋士海还是出面道了歉。这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科学家,他对别人严格要求,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同样的严厉。所以,这次出了这样的错误,他无法原谅自己。

    “啊!”

    场中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在场的记者,谁也没有想到,堂堂的科学院院士,名震台岛的秋狮子,竟然会当众道歉。

    不过,刹那的愣怔,场中陡地爆发出了震天的掌声。所有人都被秋士海这份豁达的气度给折服,为他由衷地鼓起掌来。

    “总算解决了,我们金泰凤瓴山基地的危机,总算解决了。”

    赵君儒,杜彦明,曹文龙以及康毅等人,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一个个喜逐颜开,欢呼着跳了起来,兴奋之极,狂喜之极。

    自从金泰陷入危机以来,做为金泰的高层,他们确实是寝食难安。甚至看不到任何一丝希望。

    然而,这棘手的问题,今天却是一朝化解,从此笼罩在金泰头顶的阴云,又将一扫而空,给所有金泰人的是一片万里晴空。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惊喜若狂。

    主席台上,杨文竹的俏脸也浮起了异样的光彩,眼眶里却忍不住盈满了泪水。

    可以说,这次金泰所遇到的状况,是她自主掌这艘航空母舰级的经济巨船以来,所遇到的最大危机。

    然而,忧心积虑近半个月的危难,一朝化解,杨文竹的心情激荡之极。

    她的美眸望向了山顶,一张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浮现在了她的心底:“谢谢你,张横,这次没有你,我们金泰真不知会有怎么样的结果!”

    山顶上,克磊他们已撤走,只剩下了张横以及张波和小青等人。此刻,他们也听到了山下传来的欢呼声,以及那震天的鼓掌声。

    “嗯,事情应该有了圆满的结果!”

    张横和张波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如果能解决金泰凤瓴山基地的事情,这次就算是最辛苦,也是值得。

    果然,正沉吟着,张横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杨文竹的电话。她把那边的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道:“秋院士当众道歉,我们基地的疫情,得到了证明,谢谢你,张横。”

    话筒里的杨文竹,慎重地向张横道谢。

    “文姐,你还跟我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横道,心情却也是无比的激荡。

    张横还真没想到,秋士海竟然会当众道歉。

    不过,有这老头儿这一举动,却是更增加了事情的说服力。否则,就算有杨文竹在场,用事实证明了基地的疫情并不存在。但是,要想让在场的所有记者信服,却还是不怎么可能。

    然而,有了秋士海的道歉,这一消息将会很快传遍整个桃园乃至台岛,金泰凤瓴山疫情的事,更是无需再有任何的说明,不攻自破。

    现在,张横心中倒是有些庆幸,幸好负责这里的总指挥是秋士海。否则,要想证明基地并非疫情造成,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心中想着,张横对秋士海也满满的都是佩服。这位科学家,刚正不阿,他的为人,确实是让人敬仰。

    整个凤瓴山沸腾了,金泰的人象是过节一样,已是燃起了鞭炮,要把喜悦传达给每一个人。

    记者们也疯狂了,今天发生在凤瓴山基地的事情,每一件都可以列入头条新闻,无论是美女总裁杨文竹的亲临现场,还是之后一波三折的疫情证明过程,或者是最后秋士海的举动,无一不是震憾人心。

    现在,他们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拼命地围住了杨文竹以及金泰一众高管,要从他们嘴里,挖掘出更多的内幕,以便炮制出更加爆炸性的新闻。

    秋士海带着一众助手和防疫人员,却是悄悄地离开了现场,每个人的心情都有些难以喻意。凤瓴山疫情竟然以这样一个结局收场,确实是谁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您就是张横张少吧?”

    张横和小青以及张波三人,从山顶走了下来。突然,路边一个女子窜了出来。同一时间,一支话筒已递到了张横嘴边:“我是韩岛时事评论台的记者,想采访张横阁下,您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呃,是你!”

    张横抬头,立刻看清了眼前的女子,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脸色也陡地变得惊讶无比。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她。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