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张少,这次暗中对付金泰的倭岛玄学门派是乙贺流的人。”

    稍一沉吟,李佳楠又报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而且,乙贺流这次是志在必得,门派中的大长老江畔篱红亲自坐镇此处。此人在乙贺流中非常的神秘,据说可以与他们乙贺流所供奉的阴神沟通,在乙贺流中,能排入前三的高手。”

    李佳楠还在介绍着相关情况,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震,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乙贺流他当然知道,当日从柳犁月口中,基本了解了倭岛玄学门派的情况,乙贺流正是倭岛两大玄门之一。

    只是,让他心中暗自震惊的是:江畔篱红这个名字。

    张横可没忘了,在玉龙山矿洞里,自己无意中遇到的倭岛那支盗宝队伍,其中领头的名叫江畔篱秋。事后,据柳犁月他们的暗中调查,此人就是倭岛乙贺流的一名主管。

    那么,江畔篱红与江畔篱秋,两人的名字只相差一字,莫非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特殊的关系?

    不仅如此,李佳楠所说的江畔篱红,能与乙贺流所供奉的阴神沟通。更是让张横心头大震。

    昨天在追日潭底,张横与那不知名的敌人,隔空相斗。对方就是化形阴神化身,直接降临潭底,张横几乎就丧命于那里。

    那么,昨天与自己暗中对敌之人,难道就是那个江畔篱红?

    “张少,怎么了?”

    突然感觉到张横神情有异,李佳楠脸现诧异之色,不由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

    “嗯,楠楠,你所说的江畔篱红,是否是此人?”

    张横微一皱眉,手指已凌空在面前划动起来。

    嗡!

    指尖暗芒闪逸,一缕真元凝气化形,在空中画出了一个人影来。正是昨天在潭底,从玄阴杵中化形出来的那个枯瘦老者。

    “啊!江畔篱红,张少,您怎么知道江畔篱红?”

    李佳楠娇躯剧震,俏脸刹那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向神秘无比的倭岛乙贺流大长老,竟然早就被张横知道了。看张横能划出他的模样,似乎彼此之间还有所交集。

    “嗯,楠楠,此人昨天与我暗中较量过。”

    张横也不隐瞒,把昨天在凤瓴山追日潭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李佳楠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忍不住问道:“那结果如何?”

    “两败俱伤!”

    张横眉头一挑:“不过,我是因祸得福,至于那老家伙,估计现在应该不好受。”

    “张少!”

    李佳楠的美眸一凝,心中很是震动。

    她自然了解江畔篱红的力量,据可靠消息,这个老家伙,力量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隐隐有突破四品的迹象。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张横竟然与这样的强者,可以拼个两败俱伤。而且,看张横如今的状态,似乎力量又有了进境,想来这就是他所说的因祸得福。

    一念及此,李佳楠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异样,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张少果然是王一鸣老祖的转世,否则他如何能有如此强大的武力值和潜力。

    “张少,那您在台岛这边,得更加小心了。”

    稍一迟疑,李佳楠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江畔篱红为人阴狠,更是睚眦必报,他在您这儿吃了亏,肯定会不择手段报复。”

    “哈哈,哥们倒是要看看,这老家伙有什么手段。”

    张横神情一凛:“就算他不来找哥们,我也要找他。这老家伙敢暗中玩花样,我岂能就这么放过他。”

    说到这里,张横目光望向了李佳楠:“楠楠,你就帮我密切注意倭岛乙贺流的动向,如果他们有什么行动,立刻告诉我。”

    “是!”

    李佳楠躬身应诺。

    话说到这里,两人之间显得有些沉默。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李佳楠总算反应了过来,微微一笑,伸出素手,轻轻地拍了几拍。

    立刻,几名盛妆的女子,捧着托盘,把各种精美的食品送了上来。

    这次为了特意招待张横,李佳楠也是做了精心的安排,送上来的食品,全是韩岛的特色美食,许多还是当年王一鸣老祖最喜欢的品种。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说实话,他对韩岛的所谓美食,还真没什么兴趣。以前在港岛以及澳岛的时候,与几位大佬应酬,早已吃得有些厌了。

    可是,今天李佳楠特意招待,张横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把这一桌的美食咽下肚去。这可是李佳楠孝敬他这位老祖转世地。

    一餐饭吃得酸甜苦辣百味俱全,李佳楠的服伺,温柔体贴,就象是一位贤慧的妻子,让张横心都酥了。

    但是,吃不喜欢的韩岛菜,却还要装着一副欣然的样子,这却是一种痛苦,让张横有种煎熬的感觉。

    好不容易把一道道韩岛特色菜吃了个遍,张横都已是有些食不知味了。

    吃完饭,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当下,张横也不逗留,与李佳楠告别,离开了浪漫之都。

    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李佳楠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直到张横所坐的车子,消失在了夜幕中,她才微微地叹了口气,俏脸也变得有些黯然。

    与李佳楠的会面,让张横终于明白了金泰幕后的黑手。虽然,在李佳楠面前,他表示出了毫不在意的狂态。但是,在内心的深处,却还是非常的警觉。

    张横可也清楚,倭岛两大玄学门派之一的乙贺流,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如果仅靠自己一个人,确实是有些势单力薄。

    幸好,现在有了李佳楠的到来,有韩岛唐手流这一只暗棋,张横却是多了几分倚仗。

    回到杨文竹的别墅,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杨文竹和小青也早已回到了这里,正在客厅里聊着什么。

    见到张横进来,两女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眼神很是异样。

    两人当然知道,今天晚上,张横是与韩岛的一位美女记者相约。而且,从张横白天与那女记者之间的怪异表现,似乎张横与那女记者之间,并不那么简单。

    “嗨,文姐,青姐,我回来了。”

    感觉到气氛的异样,张横心中哭笑不得,但却还是硬着头皮,向两女打招呼。

    “嗯,张横,今天晚上,你玩得开心吧?”

    杨文竹和小青互望一眼,小青淡淡地道。

    “呃,也没什么,只是接受了她的采访。”

    张横有些尴尬,他那能听不出小青话中有话。

    不过,他可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连忙又道:“文姐,别墅里的人员暗中调查过了吗?有没有发现内鬼是谁?”

    果然,一提到内鬼,两女的神情顿时凛然起来。

    “嗯,张横,这两天小青一直在负责此事,暗中派人调查。”

    杨文竹沉吟着道:“而且,已发现了一些端倪。”

    “是的,张横,经你提醒,我把别墅中的所有人员,全部经过了仔细的调查。”

    小青脸色渐渐转冷:“本以为,别墅中的人,都是杨家多年的老人了,许多还是老爷在时亲自招收的人员,应该是最值得信任。”

    “然而!”

    小青轻叹一声:“谁也想不到,他们中果然有内鬼。”

    小青的这次调查,确实是费尽了心思。从表面上来看,根本看不出别墅里会有谁出卖了杨文竹,最初的时候,小青也是毫无头绪。

    不过,想到当日在诸几,杨家祖坟之所以出事,并不是因为看坟人本身,而是他的儿子。

    这让小青陡地灵光闪过,意识到也许问题并不在别墅服务人员的本身,极有可能是他或她家族成员受到了什么威胁,以至于最终被逼迫。

    于是,她让人暗中调查的范围,扩展到了所有别墅中服务人员的家族成员。

    果然,暗中调查的人,很快发现了一些异常。杨家的管家,他的儿子在英尔岛留学。前段时间在英尔岛犯了事。

    本来,以他所范事的罪行,那至少也得在监狱里把牢底坐穿。但是,也不知怎么的,此事竟然莫名其妙地被逆转了过来。原本需要坐上几十年牢的罪行,最终无罪释放。

    不仅如此,管家之子,以前在英尔岛的生活,也只能算是普通。可是,在此事之后,他的日子突然变得阔绰起来,甚至近乎奢糜。

    如此的异常情况,自然引起了暗中调查人员的怀疑。最后,经他们追根问底,顺着这条线索,就查到了管家身上,他就是杨文竹中羊毛瘟,在别墅中做内应的那个内鬼。

    说来也是无奈,管家之子在英尔岛出事。虽然管家也是化费了无数的心思,想给儿子减轻罪行。但是,终究是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再加上他儿子所犯的是强奸少女,又残杀对方的罪行,管家也根本不敢请杨文竹出手。貌似杨文竹是最痛恨这种侵害少女的恶贼。

    就在管家求告无门的时候,突然,就来了一位神秘之人,给了他一个希望。

    按那人的说法,只要管家能帮他们做点事,不但他儿子的事可以顺利解决。而且,事后,他们还会给一笔巨款,足可以让管家一家子,后半生无忧。

    在儿子要坐数十年牢和巨款这两个条件的选择中,管家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唉,管家的父亲在我们这里也做了大半辈子的事了,当年还是我爷爷在时就在我家服务。后来,他老了,这才让他儿子替代了他的工作,这些年来也一直忠心耿耿,那知……”

    杨文竹脸上现出了悲色,家中服务多年的老人,竟然背判自己,这样的事情,确实是让她很难过。

    “哼,这种人杀之也不必可惜。”

    小青却是俏脸冰寒:“背信弃义,不管是有什么理由,都是猪狗不如之辈。更何况,管家一家子,当年受杨家老爷的恩典,如果没有杨家,那里有他们的今天。”

    小青很是愤慨,她是个忌恶如仇的女子,眼里还真容不得沙子。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张横也是微微叹息。

    “对了,张横,追日潭的事,我们也调查过了。”

    小青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神情又是一凛。

    “结果怎么样?”

    张横眉头一挑。

    当日他曾指出,追日潭清淤之事,是有人故意所为,是造成追日潭风水被暗中破坏的原因。

    虽然,张横已是从李佳楠那儿,证实了幕后黑手乃是倭岛乙贺流。但是,此刻听到小青已在对此事进行调查,他却仍是想知道,小青能查到些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