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寻踪觅迹
    “当时,清理追日潭淤泥的工程队,也是我们金泰旗下的一个子公司人员。”

    小青继续道:“我叫人调查了那时参加清淤工作的所有人。只是,出现潭底被捅漏事故时,因为事发突然,之后更是完全陷入了混乱。所以,大家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场是谁搞了鬼。工人们都以为这是一个意外事故。”

    “是这样吗?”

    张横的眼眸一凝。

    “当然不是这样!”

    小青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事实自然不是这样。因为,在我派人调查的时候,那个工程队所有人都在,却偏偏缺了一名挖掘工。”

    “那人是从菲岛来的打工仔,在我们那个建筑公司也做了好几年,平时表现平平,并无任何出格的地方,很少引人注意。”

    不待张横提问,小青就说了下去:“然而,就是此人,在事故发生不久,就突然象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谁也不知道去了哪儿。甚至我这次调查,也没有找到他的行踪,无论是我们台岛这边,还是他原先在菲岛的家乡,就根本没有他出现的痕迹。”

    “所以,他应该就是那个被人指使,捅漏了追日潭,造成那里风水局变化之人。”

    小青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

    “青姐,那有没有查到幕后指使之人的线索?”

    张横提出了问题的关键。

    “嗯,幕后指使者,已有了些珠丝马迹,从种种迹象来看,有可能是与倭岛人有关。”

    小青神情凛然。虽然时间紧促,但金泰在台岛经营多年,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再加上他们连家也不是一般的家族,终于还是让她了解到了一些事情的端倪。

    “嗯!”

    张横点头,却并没有把自己所获得的消息说给小青和杨文竹听。

    既然小青已查到了与倭岛人有关,她们自然是会重视起来。张横可不想让两女知道幕后指使的真相,反尔增添她们的压力。

    倭岛乙贺流这个敌人,张横准备暗中带着唐手流的人来对付。

    “文姐,青姐,倭岛人既然暗中阴谋,这些家伙心狠手辣,最近你们得多多加强防护。”

    心中想着,张横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嗯,张横,你放心,防护的事我会注意。”

    小青点头:“而且,我已向家族发出了信息,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援手。家族那边也已答应,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尽量抽出人手。”

    “这就好!”

    张横很是欣慰。

    时间也已不早,大家都是忙碌了一天,尤其是杨文竹,俏脸上更是现出了疲惫。当下,张横与两人告辞,来到了杨文竹为他准备的客房。

    客房就在别墅的二楼,是一间标准的套房。布置清雅而豪华,是这别墅中最好的一个房间。

    不过,张横可没什么睡意,修为在潭底意外突破,当时时间苍促,也来不及细细体会,正好趁此刻夜深人静,巩固一下修为。

    盘膝坐到了房间的沙发上,手一挥,十二巫祖幡在四周布置了一个迷障风水阵,张横的心念已沉入了体内。

    “三品后期初阶,真元比先前强大了一倍,皮膜血肉以及经脉骨骼,得到了一次锤炼,真人之体更进一步。”

    张横喃喃着,神情急剧地变化。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论从真元还是体质或是力量,又有了一次飞跃。

    最让张横心头震动的是:在自己的神窍中,隐隐约约的竟然蒸腾起了一团如烟如雾的物质。这是在三品中期之时,没有的现象。

    “神魂凝雾,果然三品之后,神魂出现了一次异变!”

    张横惊喜无比。有王一鸣老祖的修练经验,张横对三品后期,以及之后进阶的每一个境界,都了如指掌。

    此刻神窍内出现的烟雾状物质,正是神魂凝聚的前兆。

    要知道,四品之后,修练的侧重点就是神魂,一旦修为达到四品,就能凝结出实质的神魂,可以说是有了第二条生命。

    当年的王一鸣老祖,就是本体生命耗尽,却把神魂转化为一枚神符,才能生存到如今。否则,要是没有神魂,他早就化为灰灰了。

    果然,心念一动,神窍内的烟雾状神魂,一阵奇异的扭曲。一圈圈如波浪般的振荡,以张横为中心,也刹那弥漫了开去。

    意识中,顿时出现了无数影像,杨家别墅上千米范围内的所有情形,纤毫毕现。

    “思感竟然强大到了这般地步!”

    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难以抑制的惊喜:“神魂之力,果然变态!”

    细细地感应着身体,张横对自己如今的状态也渐渐熟悉起来。手指一点,量天八斗嗡然怒舞,悬浮到了头顶。

    同一时间,灵犀也从他的衣袖里探出了脑袋,如针眼般大小的一对小眼睛,闪烁着金光。

    每次用量天八斗练功,小家伙总会出来揩揩油,这已成为了惯律。

    张横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灵犀的小脑袋,心中充满了爱怜。灵犀几次出手,帮自己渡过一次次的危难,但它本身的力量,却遭到了不少的损伤,直到现在为止,仍是没能把境界完全稳固在三品初阶,这让张横对它充满了愧疚。

    只是,要弥补灵犀的损耗,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需要机缘。只有那些传说中的天材地宝,才能让灵犀真正恢复过来。

    一夜无话,就在修练中渡过。当第二天一早,张横从修练中清醒过来,就听到了楼下客厅里隐隐有暄哗传来,似乎还有一阵阵的笑声。

    张横微一倾听,立刻听出了赵君儒以及杜彦明等人的声音,顿时明白了过来,显然这些人一大早来此,是来向杨文竹汇报的。

    果然,心神一凝,张横就清晰地听到了下面人的声音。

    “表姐,今天台岛所有电视台以及报纸等媒体,把昨天在凤瓴山记者招待会的情况,做了详细的报导,我们凤瓴山基地的疫情,基本上已解除了。”

    赵君儒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喜悦:“看来,我们金泰这次的危机,应该可以化解了。”

    “是的,基地的疫情一解除,而且,证明了问题并不是疫情所造成,这对于上下流的其他产业,影响也会减少到最小的程度。”

    杜彦明道:“等会只要看看我们金泰的股价,就应该可以评估出这次事件对我们金泰的影响力还有多少。”

    客厅里除了赵君儒和杜彦明外,曹文龙也来了,还有几个显然也应该是金泰重量级的人物,大家聚集在一起,议论着,人人神情轻松,难掩喜色。

    杨文竹和小青也早已起来了,今天的杨文竹神情振奋,没有了前段时间的憔悴,状态非常不错。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听着一众金泰高层的议论,不时地微微点头。

    “杨董,凤瓴山基地的事解决了,但是我那边的事还毫无头绪。”

    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一个中年人,满脸苦涩地道:“不知可不可以请大陆请来的高人,为我们的建筑工地去看看?”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人,杨文竹的秀眉微微一蹙:“孙总,建筑公司那边的事,这次君儒来的时候,早就预想到了。等会,就让明珠来的张波张理事,陪同你一起去看看。张波理事是九星异术方面的高人,有他去,应该可以解决问题。”

    “那就太好了,谢谢赵少,谢谢杨董。”

    被称为孙总的正是金泰旗下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孙永生,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一个中年人。

    不过,前段时间,因为工地上出事,之后又被捅到媒体,以至于风波迭起。可以说,金泰的这次危机,就是从他建筑公司的工地开始的。

    所以,坐在客厅里,听到凤瓴山基地的疫情解除,别人是个个喜悦,却只有他仍是一脸的愁容。

    此刻,听到杨文竹已请来了高人,孙永生顿时喜出望外。他是迫不急待想化解工地上的问题,这样,心中悬着的石头,才能真正落地。

    客厅里一众金泰高层在商量集团事务。张横听了一会,便没有了兴趣。

    他站起身来,开始洗脸刷牙,他今天可还有其他重要的事去办。

    这次来台岛,除了金泰的事外,张横还有一件私事,那就是关于他拜托赵君儒打听的八卦卦爻布局的神秘事件。

    而且,这事现在也有了眉目。据赵君儒派人调查的结果,在台岛果然也有一家以卦爻为局的风水道具店,它就在桃园的一处古玩市场内。

    既然调查到了这一家风水道具店,张横自然是要亲自过去看看,以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

    当日,张横凭着想象,脑洞大开,在华夏地图上,以立体八卦的方式,在上面绘出了一条曲线。并以已知的两处以卦爻为风水局的地点为基准,描出了几个有可能存在同样店铺的节点。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这几个节点,完全符合了元古的昆龙祖脉,张横当时不禁大为震动。这才让赵君儒等人,分别调查自己标出的地点上,是不是真的存在着这样的店铺。

    如今,赵君儒这边,第一个调查到了有类似的存在。张横自然不能放过。他必须亲自确证一下,以便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在张横的心中,充满了好奇,甚至是神秘。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布置在昆龙祖脉这条华夏祖龙龙脉上的这些节点,到底意味着什么?其中又蕴含了什么特别的含意?

    不仅如此,又是什么人或是什么势力,要在昆仑祖脉的节点上,布置如此庞大的风水局,他们的目的何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