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凌霄国际
    当张横吃晚早饭,来到客厅的时候,这里的临时会议也已结束。

    看到张横出现,厅里的人顿时神情尽皆一滞。昨天在追日潭边,杨文竹因为张横出事,她的表现早就被看到的人传了开来。因此,现在谁都知道,杨文竹与张横的关系绝非一般。

    所以,看到张横出现,众人神情都变得有些异样。

    张横那能看不出大家的异样,但他也只能当做没看到。朝大家点了点头,这才向赵君儒道:“赵哥,今天不知你方便不方便,如果没什么事,就陪我去桃园的古玩市场走走。”

    “张兄弟!”

    赵君儒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连忙手指指向了旁边的一人道:“你拜托我的事,其实都是杨飞杨总在调查。所以,这事他比我更清楚。就让杨总陪你去吧!”

    杨飞是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身形微微有些发福,挺着个啤酒肚,一脸的福态。

    他是杨家的远亲,原本是在大陆,家里是开饭店的,自己既做老板,也做橱师。

    不过,十年前,举家迁到了台岛,并成为了金泰旗下珠宝公司的一名经理。

    杨飞虽然早先做的是橱师,但他在珠宝经营方面,尤其是珠宝鉴定上,很有天赋,短短数年的培养,在业务上已是非常的出色。在三四年前,终于被提拔成为了珠宝这一块的总负责人,现在是金泰旗下珠宝业的总经理。

    “张少,您好,很荣幸认识您!”

    杨飞那敢怠慢,连忙急走几步,来到了张横面前,热情地伸出手来。

    “杨总您好,非常感谢您帮我调查那事。”

    张横与他握了握手:“不知您今天方便不方便,是否可以带我去那儿看看?”

    “方便,当然方便!”

    杨飞一张胖脸上顿时泛起了异样的红光,连连点头。

    开玩笑,眼前这位,那是可能成为金泰今后的乘龙快婿,能与他扯上关系,杨飞感觉这是在大家面前大大地露脸。

    果然,目光扫过场中众人,许多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杨飞心中更是乐开了花。

    “那就麻烦杨总了,谢谢!”

    张横很客气地表示了谢意。

    当下,张横和杨飞告别众人,向桃园的古玩市场而去。

    桃园市的古玩市场,在中山公园的附近,据说已是存在好多年的一处市场,在整个台岛,也是很有名气。

    当然,古玩市场的格局大多差不多,除了店面区外,还有自发形成的地摊区。市场里的古玩自然也是鱼龙混杂,捡漏和打眼,全看自己的本事。

    “张少,您要让我们调查的那家店铺,就在这条步行街上。”

    杨飞与张横信步走在古玩市场,一边为张横介绍起了情况:“按赵您的吩咐,我们几乎走遍了这里的古玩市场,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家看起来有些象的店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您要找的那一家?”

    杨飞对于张横要找一家特殊摆设的古玩店铺,其实并不明白张横的目的。只是按着当日赵君儒的指示,按图索骥。幸好,他对赵君儒交待的事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总算是找到了一家。

    “嗯!”

    张横微微点头:“那就麻烦杨总带我去看看。”

    “好的,好的!”

    杨飞连连应诺:“珍佛斋就在前面不远,那里经营的大多是各类佛像以及风水道具,老板名叫高峰,今年四十二岁。”

    杨飞介绍起了那家店铺的情况:“这家珍佛斋据说在市场成立之初就在这里开业了,因此,珍佛斋也算是老字号的风水道具店,在这一带信誉非常不错,人人都称珍佛斋的货品货真价实。”

    “嗯!”

    张横又点了点头:“那么,有没有调查过老板高峰的来历?”

    “高家的来历有些神秘。”

    杨飞神情一肃:“据说最初的时候,高峰的爷爷是从大陆那边过来的,据他们高家人自己说,曾是大陆江南那边的人氏。之后就生活在了这里。而高峰已是珍佛斋的第三代传人了,平时他们并不怎么与外人交往,因此,对高家大家都知道的并不多。”

    “原来这样!”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两人已走到了一家古玩店门前,再走十数间,就是杨飞所说的珍佛斋。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经过的那家古玩店里,传出了一声惊异声:“咦,这不是金泰珠宝的杨胖子吗?”

    杨飞正与张横说着话,听到这声音,不禁神情一滞,连忙望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然而,一望之下,杨飞的胖脸,不禁微微变色。

    “怎么了,杨总?”

    张横很是诧异,目光一扫,立刻看到:此时此刻,一家名叫凌霄宝殿的店铺门口,正有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目光阴厉地望着杨飞这边,神情很是不善。

    在年青人的身边,还依偎着一个妖娆的女子,就象是牛皮糖一样粘在他身上。看两人的关系,似乎是一对情人。

    年青人长得也算是英俊,配上一身的名牌,还真有几分风流倜傥的气度。

    只是,他阴厉的眼神,却破坏了他的形象。

    “张少,他是我们台岛凌霄国际的少东家凌云天。”

    杨飞的脸色有些难看:“凌霄国际与我们金泰国际一样,是台岛的几大经济巨头之一,如今也是产业遍布全世界,姿产达到了数百亿。”

    “不过,凌霄国际的基础产业是珠宝,当年就是从珠宝业发的家。”

    杨飞介绍起了凌霄国际的情况:“凌云天就是负责珠宝这一块,因此,他平时就看不惯我,每次遇到了,难免总要冷嘲热讽几句。所以,不必理他。”

    “哦!”

    张横皱了皱眉。

    他当然能明白,两个超级国际集团,彼此间肯定会存在着竞争关系。尤其是当经营同一个行业时,这种竞争会更加的激烈。这也就难怪乎凌云天对杨飞充满敌意了。

    只是,感觉上,凌云天今天似乎并不是针对杨飞。因为,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很是不善的样子。

    这就让张横非常的狐疑了。自己与他还是第一次见面,他对自己充满敌意这又是为什么?

    “这位是张横张少吧?”

    正沉吟着,凌云天已走了过来,目光上下打量着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皮笑肉不笑的虚假笑容:“幸会,幸会,听说张少昨天在凤瓴山大展身手,连文竹都对张少倾幕不以。哈哈,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遇上了。”

    说着,凌云天自我介绍道:“哦,忘了张少还不认识在下,那在下自我介绍一下,区区凌云天,是台岛凌霄国际如今在台岛的珠宝业总经理。”

    “凌少好!”

    人家主动上前搭讪,张横自然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淡淡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苦笑。

    张横还真没想到,昨天在凤瓴山的事,已是传扬了开去,竟然连这人都已知道了。

    “哈哈,张少,相约不如偶遇,既然张少来到这里,那就到我们凌霄宝殿来玩玩。”

    凌云天指了指旁边的店铺:“想来,张少来这里玩,肯定也是位古玩爱好者。我们凌霄宝殿,可有不少的珍品,也好让张少品鉴品鉴。”

    “凌少客气了,我只是闲着没事,在这里来玩玩的。”

    无事献殷情,绝不是什么好人。张横可不以为,自己与凌云天初次相识,以前没有任何的交情,他会如此的好心,邀请去他们凌霄宝殿。所以,想都没想,立刻拒绝道:“多谢凌少的好意,不过,在下今天有事,下次有机会再来凌霄开眼界。”

    “是啊!”

    一边的杨飞连忙接口道:“凌少,我们今天确实是有事,下次再来。”

    “怎么?张少不给在下这点薄面?”

    凌云天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在下听说张少是大陆来的风水师,而且还是这方面的高人。想来肯定对古玩有独到的见解,在下还正想让张少品鉴品鉴我们凌霄的几件物品。张少难道真的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吗?”

    他嘴上虽然说张横是高人,但语气中却明显有一种不屑,神情中更是露出了部悦。显然,对张横这个风水师的身份,他还真没瞧在眼里。

    说着,也不管张横同意不同意,陡地一把拉住了张横:“哈哈,张少,你就不要谦虚了,就来我们凌霄看看,就算有事,也不急于一时。”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他还真没想到,这位凌霄的少东家,会使出如此撒赖的手段。

    不过,瞄瞄这家伙一脸阴笑的样子,似乎拉自己进店,不怀好意。张横这回倒是不推辞了,他倒想看看,凌云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拉自己进店的目的何在?

    然而,看到张横被拉了进去,杨飞的脸色却是大变,张横不明白凌云天的目的,杨飞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凌云天可没安什么好心。

    要知道,凌云天做为凌霄国际的少东家,本身也是个无比高傲的人,连杨飞他都根本没放在眼里,那里会如此热情地邀请张横?

    不仅如此,杨飞更知道一些张横不清楚的内幕,说来事情还与杨文竹有关。

    此刻,看到这家伙竟然强拉张横入店,杨飞心中暗暗叫苦,知道这回可能是要出事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