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十八守财奴
    说起来凌云天与杨文竹之间,还真有些纠葛。

    杨家这一代只有杨文竹这个女孩子,本身又是长得国色天香,自然是有许多人倾慕。凌云天就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做为与金泰国际相当的凌霄国际,凌家更是有其他的想法。

    不是吗?若是凌家能与杨家联姻,金泰国际与凌霄国际从此势如一家。那么,这岂不是能让集团在世界的排名更上几位?

    所以,抱着这样的私心,早在好几年前,凌云天就展开了对杨文竹的追求。

    只可惜,杨文竹对这位凌家大少,丝毫不感兴趣。再加上杨文竹很痛恶深绝凌云天的为人,更是从来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当时杨文竹还在国外留学,凌云天为了表示他的诚意,在杨文竹二十岁生日那天,特意从台岛赶到了杨文竹读书的学校。

    而且,他在暗中布置了一场奢华的生日晚会,想以此获得杨文竹的芳心。

    只可惜,他所有的心血,却在那一天晚上,付之东流,精心策划的晚会,更是以失败落场。杨文竹根本不领他的情,不但当众拒绝了他的邀请,更是直言以告,让他以后不要来纠缠自己。

    这一事件,曾成为台岛顶级圈子里的大笑话,让凌云天面子丢尽。因此,他从此也就把杨文竹给暗自恨上了。

    这些年来,虽然金泰国际与凌霄国际之间,表面上仍保持着相安无事。但是,暗地里,两大超级集团,已是在展开激烈的争斗。尤其是凌云天主持的珠宝业,更是处处狙击金泰在这方面的发展。

    这正是他与杨飞很不对眼,双方充满火药味的原因。

    心中想着,看到张横已被凌云天拉进了凌霄宝殿,杨飞暗叹一声,连忙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他可不敢让张横一个人进去,等会要是凌云天弄出点什么妖蛾子,张少吃了亏,他杨飞可无法交待。

    如今的珠宝业,不仅限于传统意义上的珠宝。尤其是随着社会收藏和古玩的兴起,古玩业也成为了珠宝这一行中,兴起的另一个热门。

    凌霄国际,以珠宝起家,早就在创业之初,就涉及古玩,桃园古玩市场的凌霄宝殿,正是它的一家百年老店,是曾经凌家先辈最初创建的一家老字号。

    凌云天自主掌台岛珠宝业方面的业务,他一直把这家百年老店做为总部。因此,这里确实是凌霄国际珠宝业的一个重头戏。

    张横进入凌霄宝殿,心中不禁咕噜了一句:好大的口气。

    只要是华夏人,基本上都知道,凌霄宝殿乃是神话中玉皇大帝所在的地方。

    凌霄的古玩店,竟然以凌霄宝殿为名,口气之大,野心之大,足见其一班。

    不过,目光扫过四周,张横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赞许之色。

    整个凌霄宝殿是一幢三层楼的仿古建筑,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确实是很有一种古拙的韵味。

    踏入大门,门口矗立着一溜的玻璃展柜。

    不过,这些玻璃展柜中,展示的并不是什么古玩珠宝,而是一尊尊式样各异的人形雕塑。

    有的是穿着铠甲的古代武士,也有的是全身**,充满了野性力量的蛮荒野人的雕像。一尊尊惟妙惟肖,让人不禁叹为观止。更是让这家古玩店,无形中增添了一种古意盎然的气息,也多了几分文化的蕴味。

    足见此处匠心独到的布置。

    然而,望着门口的这些雕塑,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好一个十八守财奴!”

    不错,门口的这些雕像,可不仅仅只是摆设,而是一个非常奇妙的风水局。

    雕像一共十八尊,放在门两边,每一侧各有八尊,并且按照一定的排烈放置在那儿。

    张横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十八尊雕像,正是按照正反悬空九星布置的十八守财奴。

    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风水局。在天巫传承中有言:正反九星逆转图,力聚气运守财富。且邀天地十八宿,充作守财十八奴。

    意思是说,按悬空九星正反之位,布置十八宿星像,就可以成为一种强大的守护财运的风水局,也是俗语中的十八守财奴。

    心中想着,张横更加仔细地观察起来。他的神情却又是微微一滞:“这,这是……”

    张横确实是有些被震惊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这十八尊雕像中,竟然有两尊,并不是雕塑,而是活人。

    “是人体艺术模特充当的雕像。”

    刹那的愣怔,张横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他自然也知道,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社会上出现了一种另类的艺术表现形式。那就是在人体上,涂抹油彩或泥土,化妆成雕像的模样。这就是所谓的人体艺术模特。

    当年人体艺术最初流行的时候,那些人体艺术家,把自己弄成雕像,站在广场上,许多人还真是难辩真伪,曾闹出无数的笑话。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凌霄宝殿门口的这十八尊守财奴中,左边第二尊,全身**的野人,以及右边第四尊,头上插满鸟羽的蛮汉,竟然是两个活人。

    “高明,的确高明!”

    张横的眼眸又是一缩,心中再次点了个赞:“化龙点睛之笔,看来凌霄国际,暗中也是有高人在布置啊!”

    虽然仅仅只是在十八尊雕像中,换了两个活人来替代其中两尊。但是,这却是让整个十八守财奴的布局,变得更加的灵动起来。

    要知道,活人具有生命力,十八守财奴的雕像,有了这两尊活人,就让整个风水局有了生气。

    这就应了一句话,财源滚滚。

    如果十八守财奴只是守财之效,那么,有了两尊活人的十八守财奴,却让这里的财源活了起来,也正好适应了此处古玩店的气运,让古玩店的财运,不仅仅是死守一潭,而是让它灵动而有活力。

    所以,这一细微的变化,足见布置此处十八守财奴之人的高明。

    “哈哈,张少,你看我们这些雕像如何?”

    见张横目光一直落在雕像上看,一边的凌云天目光不由一凝,他感觉张横似乎看出了点什么。

    “嗯,凌少,贵店果然好布置。”

    张横却并不正面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目光也转移到了店内。

    他可不想让凌云天知道,自己已看出了这里的十八守财奴布局。所以,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

    “哦!”

    凌云天一时也看不出张横到底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在装蒜,不禁满脸的狐疑。

    只是,张横却那里还会理他,目光扫过了店堂。

    整个凌霄宝殿的一楼,面积有上千平米,分成好几个区域。有专营玉石的柜台,也有专营古玩以及瓷器的柜台,一排排橱柜,里面各种古玩琳琅满目,在灯光的折射下,耀人眼目。

    “嗯,怪不得要在门口布置一个十八守财奴的风水局,果然店堂内暗藏玄机。”

    张横暗暗点头。以他如今的境界,对风水布局已是大多能一目了然。

    凌霄宝殿的一楼,看似与其他店铺没什么两样。但是,在张横的观察下,立刻看出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近千米的店堂,四周并不象别的店面一样,有棱有角。而是在装簧的时候,克意地全部把墙角包了起来。

    因此,一眼望去,整个店堂竟然呈现一个圆形。

    不仅如此,各个区域内摆放的橱柜,也是很有讲究,错落有至,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暗藏手段。

    “好一个聚宝盆,果然是高明。”

    张横心中暗道。

    他已看出了这里奇异的风水布置。

    整个店堂呈圆形,就如同是一只巨大的盆,而排列在这巨盆中的橱柜,尤其是橱柜中各式各样的古玩玉石,就是这盆中摆放的宝贝。

    这不是一个聚宝盆的格局又是什么?

    里有聚宝盆,外有十八守财奴,这里的布置,也是环环相叩,足见为这里布局之人,绝对的高明。

    “哈哈,张少,你看我们这里如何?”

    凌云天还是有些不死心,又问了张横一句。

    他今天强自邀请张横入店,自然是不安什么好心。

    张横昨天在凤瓴山上的表现,如今在整个台岛的顶级圈子里,已是传得沸沸扬扬。更是有人已把张横认为,就是将来金泰的乘龙快婿。

    这让凌云天莫名地就对张横充满了恨意。尤其是想到当日他在杨文竹那里吃的憋,更是让他心中怒火妒火燃炽。

    那知,今天来这里,恰巧就在门口遇到张横,凌云天那里会客气,这才会强拉张横入店。

    他就是想找机会,好好地羞辱张横一翻。这样,不仅能出当年的一口恶气,更是能借此打击金泰。

    所以,他此刻不时地想找机会。

    然而,张横却那里会在乎他这些弯弯小鸡肠子,根本没顺着他的口气来回答他,只是淡淡一笑:“嗯,很好,非常不错。”

    “呃!”

    凌云天的脸不禁一阵微微抽搐,张横这不咸不淡,又故作高明的含糊态度,让他感觉有力却无处使。

    凌云天很是郁闷。不过,他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张横,心念一动,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张少,这里都是些普通的货,象张少这样的贵人,自然是看不上。要不,请到我们三楼的精品区看看,那里才是我们凌霄真正的藏宝之地,有许多难得一见的宝贝,也好请张少鉴赏鉴赏。”

    “哦!”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那就多谢凌少了。”

    张横自然能感觉出来,凌云天不怀好意。但是,他却也不在意。而且,凌霄既然以珠宝起家,现在,这家伙邀请自己去他们的精品楼看看,张横心中也来了兴趣。还真想知道,凌霄宝殿中,有着什么特殊的宝物。

    然而,张横做梦也没想到,他这次上楼,却是引出了一场轩然大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