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镇店之宝
    凌云天直接把张横和杨飞带到了三楼。这里的布置比楼下更精致,上千平米的营业场所,只有在中间近百多平米的地方,才有一个展示柜台,四周全部是一间间的豪华房间。显然,这里确实就是凌霄宝殿的精品展示区。

    凌云天也不把张横让进那些房间去坐坐,径直就往中间的柜台区走去:“张少,这里展示的古玩,是我们凌霄这么多年来精心收藏的精品,每一件都可以算得上是国宝级的古玩,不知张少有没有兴趣?”

    说着,凌云天满脸傲然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是挑衅。

    “嗯,很不错。”

    张横仍是淡淡的,不亢不卑。

    说实话,张横对品鉴古玩还真没什么经验,虽然放眼望去,摆在这些柜台里的古玩,每一件都或精巧,或古拙,看起来应该都是不凡之物。甚至在天巫之眼里,每一件古玩也都散发出淡淡的光氲。

    但是,张横对此还真没什么兴趣。古玩所蕴含的气场,是与风水道具不同的。虽然有些古玩也可以做为风水道具用。但在张横眼里,品级却实在太低,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张横自然不会对这些古玩有什么感觉了。充其量,凌霄宝殿的这些东西,也仅仅都是市俗中相当于珠宝的玩意。

    “呃!”

    凌云天这回是真的被憋得不行,被张横这不软不硬的态度给弄得很恼火。

    只是,人家没什么兴趣,他却也不能硬逼着张横。否则,那也就太**份了。

    漫不经心地望着柜台里的古玩,张横正准备随便看一圈,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他可不想在这里与凌云天耗时间。

    然而,当目光扫过前面,张横的眼眸陡地一亮:“这是?”

    三楼的柜台,呈圆形排列,但四个方向都有四个缺口,并不是封闭式的摆设。显然,是可以让客人进入其中,任意鉴赏。

    在这一圈柜台的中央,单独放着一只玻璃展柜,里面是一个塔状的展示台,共分七级,每一级都用上好的红绒铺就。

    红绒布上,每一层都放了不少的古玩。从最下面一级开始,越是往上,展示的古玩就越少,到了最上面一层,就只有一件物品,是一粒有成人拳头大小的晶石。

    晶石略显不规则的椭圆形,表面有无数的棱角。仔细看去,晶石内有如云如雾的光氲在流转,似乎还有隐隐的星光闪烁。仿佛整块晶石里,蕴含了一片星云,让人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尤其是这只展示柜内,从上到下都有直射灯照耀,在四周这些直射灯的掩映下,晶石光彩奕奕,璀灿之极,也是迷离之极!

    张横的目光就凝注在那物品上,神情急剧地变化了起来:“星云石,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星云石?”

    星云石在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排行并不算高,只是位列第四。还比不上阴阳精魄,以及当日在九阴神殿中,获得的六翅金蝉。

    但是,星云石却有一项其他灵媒所无法比拟的特殊作用,那就是能弥补灵宠所受的创伤。

    张横的心轰然一震。他可没忘了,灵犀自几次重创后,如今一直修为不稳定,自己想尽了办法,也无法让它恢复。

    此刻,突然看到这里有一枚星云石,张横如何不激动之极?

    “哈哈,张少果然好眼力,竟然一眼就看上了我们凌霄宝殿的镇店之宝!”

    凌云天眼眸陡地一凝,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就怕张横对这里的东西不闻不问。那么,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现在,看到张横对那枚晶石表现出了兴趣,他顿时精神一振:“这可是我们凌霄宝殿自当年创业以来,收藏的最珍贵的古玩。”

    “是吗?”

    张横转过了身来,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太露了。所以,语气又恢复了先前的淡然。

    “这个当然!”

    凌云天脸上浮起了一抹傲然:“这枚神之赐福,据说是当年镶嵌在秦始皇皇冠上的宝石。而且,还是皇冠上的压冠珠。”

    凌云天娓娓而谈,介绍起了这枚星云石的来历。当然,他所说的与张横关注的却完全不同。凌云天介绍的完全是这枚星云石的历史价值,以及与它相关的人物和历史事件。是根本把它当一件古玩物品来看。

    张横饶有兴趣地听着。他当然知道,玄学界与世俗界对珍宝的判断,其实着重点是不同的。

    玄学界在意的是某件珍宝的实用价值。而世俗界就复杂的多了,除了珍宝本身的价值外,还会附带上与此相关的一些历史名人或历史事件。

    甚至所附带的价值,往往比本身价值还高。

    不是吗?如果一块秦始皇或其他皇帝以及某些历史名人使用过的墨,就算只是块普通的墨,只怕价格也会因为它附带的这些相关名人的效应,会成为天价。

    虽然张横对此并不感冒。但是,当听到这枚星云石,竟然是当年秦始皇皇冠上的压冠宝石,心中却也是非常的意外。怪不得凌霄宝殿,要把它当成是镇店之宝,又会给它冠以神之赐福的名头。这枚星云石,光是从历史价值来说,确实也是非同小可。

    不过,看到了这枚星云石,张横心中还真有些痒痒的,所以,他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嗯,这枚神之赐福确实是不错,不知它的价格如何?”

    “哈哈,张少对它有兴趣吗?”

    凌云天目光一凝,眼眸中却显出了不屑的神色:“不过,说实话,这枚神之赐福,张少可不一定买得起。”

    “当年,这枚神之赐福,也是我太爷爷机缘巧合之下,在海外获得。那时,也是他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家底,才购得这一块神之赐福。”

    “如果按现在的市场价来估算,其实已是无法估量。”

    凌云天满脸轻蔑地瞟向了张横:“当然,如果一定要估个价,本少以为,十亿美元应该是个合适的价格。”

    说着,凌云天目光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神情中的那抹不屑更浓。那个意思明显就是在说:姓张的,你有这么多钱吗?

    “张少,这神之赐福是人家凌霄的镇店之宝,是非卖品。”

    杨飞在一边心中直叫苦,他那能看不出来,凌云天这是在张横面前炫耀,更是在有意羞辱张横。所以,他连忙插了口,想让张横离开这里。

    “哈哈,神之赐福确实是我们凌霄宝殿的镇店之宝,本来确实是非卖品。”

    凌云天却那肯就此罢休。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机会,那能就这么放过羞辱张横的时机。

    不等张横开口,他已哈哈大笑道:“如果张少有兴趣,我可以做主,把这枚神之赐福卖给张少。当然,这也要张少有这个购买的实力。”

    “张少,不知你意下如何?”

    凌云天望着张横,脸上已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讥讽和轻蔑。

    十亿美元,绝不是个小数目。就算他凌云天做为凌霄的少东家,要想调动十亿美元的资金,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眼前的张横,来自大陆,而且还只是个风水师,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经济财团为他撑腰。虽然,他与金泰的杨文竹关系有些暧昧。但是,想来他也绝对无法调动十亿美元的资金。

    所以,凌云天是认定了张横买不起这枚神之赐福,开始肆意地抓住这个机会,调笑起了张横。

    “哦,竟然有人想买凌霄的神之赐福!”

    这个时候,旁边也有在此鉴赏古玩的顾客,听到这边的说话,顿时被吸引了过来。

    立刻,中央展示台的旁边,围了不少人,人们一个个指指点点着,很是诧异。

    能到三楼上来的顾客,自然也都是些有身份之人。他们自然清楚,凌霄宝殿的镇店之宝,是非卖品。

    但是,现在凌霄的少东家,竟然愿意出卖,这确实是让大家非常的意外。

    人群中更是有人认出了杨飞,看到他竟然也在场,这让人们更加的惊疑。也立刻意识到,今天凌云天之所以会出口愿意出售神之赐福,看来问题不那么简单。

    顿时,四周的人们交头接耳着,议论纷纷。显然,大家都感觉到今天有一场好戏要上演。

    “张少!”

    看到旁边围过来这么多看热闹的人,杨飞那张肥脸上都流下汗来了。心中叫苦不迭。

    凌云天故意说可以出售神之赐福,是在有意羞辱张横,是想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杨飞心里那个急,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就想找个借口,拉张横离开,以免等会出更大的丑。

    那知,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被张横摆手阻止。

    张横淡淡一笑,似乎根本看不出凌云天话语中的讥讽:“是啊,十亿美元,我一时确实是拿不出来。”

    “一时,拿不出来?”

    凌云天脸上的不屑和嘲讽之色更浓,斜睨了张横一眼:“张少,你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嘿嘿,如果张少真有兴趣,我凌云天把话放在这里。我可以给你十天半月的时间,只要你能凑齐十个亿,那我到时就肯定把神之赐福卖给张少。”

    凌云天根本不信,张横可以拿出十亿美元。所以,他以为张横这句一时拿不出来,也就是在给他自己脸上贴金,好借口溜走。

    凌云天那能这么便宜张横,立刻出言讽刺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