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到底谁逼谁
    “是吗?”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

    凌云天步步紧逼,张横原本不想惹事,现在却也是胸中一团邪火就窜了上来。

    “哈哈,这个当然,我凌云天说过的话,就如同是钉子钉在铁板上,那是杠杠地。”

    凌云天得意之极:“一句话,只要张少在我规定的时间里,能凑足十个亿,那这枚神之赐福,就是张少的了。哈哈哈!”

    “好!”

    张横眉头陡地一挑,目光却是再次落到了那枚星云石上。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谁也没有想到,看这年青人的样子,似乎还真有拿出十个亿来,购买这枚神之赐福的意思。

    顿时,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不同了,大家都在猜测,这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有如此的气魄。

    杨飞额头的汗更密了,急得直跺脚。他可也不认为,张横可以拿出十亿美元来购买神之赐福。心中直叹气。

    在他看来,张横也是个不懂事的年青人,受凌云天一激,就脑袋发热了。

    “凌少,我感觉你们凌霄宝殿的这枚神之赐福,好象是假的。”

    望了半晌,张横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什么?”

    凌云天突然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地跳了起来,脸色更是刹那变得有些狰狞:“姓张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没钱买不起神之赐福也就罢了,竟然敢胡说八道,说我们凌霄的神之赐福是假的。你必须赔礼道歉,否则,别怪我凌云天翻脸不认人。”

    凌云天确实是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是做梦都想不到,张横会说出这种话来。这可不是一枚神之赐福的事,乃是关系到凌霄宝殿,甚至是整个凌霄国际的声誉问题。

    所以,凌云天当场发彪了。

    “是啊,是啊!”

    四周也是哗声一片,所有人用一种鄙夷的目光望向了张横:“这种话也可以乱说,这不是在往凌霄国际头上泼脏水吗?”

    场中指责声一片,就算与凌霄无关之人,也感觉眼前这个年青人,说的话太不靠谱了。

    “呃!”

    杨飞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脸色也陡地涨得血红一片。他也是没想到,张横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现在,杨飞恨不得找个地逢钻了。

    不是吗?在别人看来,张横是与自己一块儿来的。那不是会让人们认为,这是他杨飞在暗中指使,故意败坏竞争对手凌霄的名声吗?

    “凌少,露相了。”

    面对凌云天以及四周顾客的指责,张横仍是一副淡然:“你说它是秦始皇当年皇冠上的压冠珠,你说它是难道就是吗?怎么就不容我置疑呢?”

    “你!”

    凌云天差点气得吐血,手指也几乎一下子指到了张横鼻子上。但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张横的话。

    不过,刹那的愣怔,凌云天厉声喝道:“姓张的,神之赐福是经过许多专家品鉴过的宝物,绝不会有假。你竟敢说它是假的,那么,今天你得给我拿出证据来,否则,你这是诬陷,是造谣,是破坏我们凌霄百年老字号的名声。”

    说到这里,凌云天转向了四周,朝着一众围观的顾客道:“各位,我们凌霄是经营了数百年的老字号,一向以诚信经营被客人们所称道。但是,今天竟然有人敢诬陷我们凌霄,请大家做个证,如果他不能给出证据,那就休怪我们凌霄不客气。”

    “是啊,是啊!凌霄怎么会有假货,而且,这枚神之赐福是凌霄的镇店之宝,更不可能有假。”

    有人在旁边符合道:“当年,凌霄从海外得到这枚神之赐福的时候,许多报纸和电视媒体都曾做过报导。而且是经过专家鉴定的,这绝不可能有假的啊。”

    “嘿嘿,凌霄的神之赐福自然不会有假。”

    也有人在一边嘲讽道:“只不过是有人想借着这个借口,来诬陷凌霄罢了。”

    “嗯,见过无耻的,还真没见过这样无耻的,竟然信口开河就说成是假货,还真不怕被人掴大耳刮子。”

    也有人感慨:“现在的人啊,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

    一时间,四周议论纷纷,谁都不认为,张横所说的是真话。大家都以为,他这是故意在诬陷凌霄,是用这样的借口在摆脱拿不出巨款购买这枚神之赐福的困境。

    只是,张横所使的手段也实在是太低劣了点,什么不好说,偏偏说人家镇店之宝,价值连城的神之赐福是假货。

    这样信口开河的话,能让人信吗?真不知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愣头青。

    现在,场中所有人一个个都用鄙夷和不屑的目光望着张横,人人感觉非常的不耻。

    “咯咯,张少,你这谎说的也太没含金量了吧?”

    一直象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凌云天怀里的女子,此刻不禁咯咯娇笑起来,也帮上了腔。

    这女子正是台岛如今的一位当红明星,场中还真有不少她的粉丝。她一开口,顿时让旁边围观的人更加的兴奋。

    刹那,指责声,嘲笑声,讥讽声响成一片,场中秩序混乱之极。

    得到旁边围观顾客的支持,又有自己的情人在一边煽风点火,凌云天更加的来劲了,气势也更足,他手指陡地指住了张横,厉声喝道:“姓张的,你如果不能给出证据,那么,你必须向我们凌霄道歉,否则,我们凌霄跟你没完。”

    “哈哈哈!”

    张横却是无所谓的大笑:“我说凌少,本少还真没骗你。”

    “说真的,别看你们凌家世以珠宝起家。不过,要说到玩珠宝,本少那才是真正的专家。”

    张横大言不惭地吹了起来:“本少从小到大玩过的珠宝,没有十万,也是有八万件了,想当年,那些宝石钻石什么的,都是本少当玩具的,家里丢的到处都是。所以,无论是什么珠宝古玩,只要本少瞄上一眼,就能辩出是真是假。”

    “切!”

    四周响起了一片嘘嘘声,对于这位大少所说的话,还真没有一个人相信。

    现在,所有人都感觉,这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家伙,他的牛是吹大了,所说的话,也是完全的不靠谱。

    因此,大家望向张横的眼神中,都是讥讽,嘲笑和鄙夷。

    “姓张的,废话少说,你说我们的神之赐福是假的,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

    凌云天现在是气得一张脸都有些扭曲了,他感觉,张横这完全是在胡搅蛮缠,是故意在败坏凌霄的名声。

    “要证据吗?”

    张横耸耸肩,目光望向了那个柜台,手指一指那枚神之赐福:“很简单,拿出来,我告诉你为什么它是假的。”

    “哦!”

    张横这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模样,倒是让旁边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顿时,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凌云天,看这位凌少会怎么做。

    要知道,神之赐福做为凌霄的镇店之宝,它虽然被展示在柜台里,但是,却是绝不允许任何人碰触的。

    可是,此刻此人却要求拿出来,这似乎还真是给凌云天出了个难题。

    大家心中突然都多了一种期待,这位凌少,会不会答应他的要求,真的把神之赐福拿出来呢?

    “姓张的!”

    望望四周一脸期待的围观者,凌云天恨得有些牙痒痒。

    说实话,要打开那个展示的橱柜,从里面拿出神之赐福,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神之赐福做为凌霄的镇店之宝,对它的保安措施自然是非常的严格,不仅陈列它的橱柜的玻璃全是防弹的,而且,这个橱柜完全是按保险箱的要求来设计,打开它需要密码和两把不同的钥匙。

    做为这里的主事人,凌云天手中就有一把。但是,另一把却是在他们家族的一位长辈手中。

    如果自己要取出神之赐福,就必须把此事向家族中的长辈汇报。

    问题在于:自己这次要取出神之赐福的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归根到底,是他想羞辱张横所引起。若是给家中长辈知道了,这似乎不好交待。甚至会影响他在长辈们心目中的形象。

    所以,凌云天一时迟疑起来,心里那个窝火:姓张的这家伙,提出亲自查看神之赐福,这完全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啊!

    “怎么?有问题吗?”

    张横冷冷地望着凌云天:“或是不敢拿出来让本少鉴定?”

    这回,轮到张横步步紧逼了。

    “你!”

    凌云天脸都绿了。现在,他有些骑虎难下。如果不取出神之赐福,当场鉴定,只怕就会被张横抓住油头,认为凌霄的镇店之宝就是假货,是心虚不敢拿出来。

    望望一脸玩味的张横,再看看四周一个个窃窃私语,充满期待的围观者,凌云天终于咬了咬牙:“好,那我就让人拿出来,让你看看,如果你到时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拿不出证据,那就别怪我们凌霄对你不客气。”

    凌云天现在是把自己给逼到了没有退路的境地。

    一般来说,古玩的鉴定,自然不是隔着橱柜看看就可以,那是必须对它进行近距离的鉴赏才行。

    从这一角度来说,如果他不答应给张横看,似乎还真说不过去,只能说明他心虚,还真被张横抓了把柄,可以信口开河说他们的镇店之宝是假货。

    所以,凌云天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要把这枚镇店之宝拿出来,让张横亲自鉴定,以堵住他的嘴。

    不过,他却也不甘心就这么拿神之赐福出来,眼眸陡地一凝,恶狠狠地道:“姓张的,你要看神之赐福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一个条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