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迫不得以
    “哦,什么条件?”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

    “嘿嘿,姓张的,你敢置疑我们凌霄的镇店之宝,那也就是在置疑我们凌霄的百年老字号的信誉。”

    凌云天神情怨毒地瞪着张横:“我们凌霄的金字招牌,岂是随便能被人所玷污。所以,我可以答应你亲自品鉴神之赐福,但如果品鉴的结果是真的,那你又该如何?”

    “嘿嘿,我看这样吧!”

    不待张横回答,凌云天顾自说了下去:“如果品鉴的结果是你胡说八道,那么,本少也不要你什么赔偿,只要你给我们凌霄宝殿当一天的人体艺术模特,算是向我们凌霄道歉。”

    “姓张的,你看如何?”

    凌云天的眼眸里满是讥讽和嘲弄。

    “人体艺术模特?”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

    他自然没忘了,凌霄宝殿门口,那十八守财奴的风水局。其中有两尊雕像,就是活人以人体艺术的形式所假扮。而且还是**裸地站在那里,身上除了涂抹了油彩和泥灰外,完全一丝不挂。

    这也就是说,凌云天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自己。一旦自己无法证明他们的神之赐福有问题,这岂不是要在这里裸展示众?

    张横还真没想到,凌云天这家伙会如此的恶毒,会想到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出丑。

    “张少,别理这家伙,我们走!”

    果然,一边的杨飞听不下去了,那里还忍得住,猛地蹦了出来。一拉张横,也顾不得什么了,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操,死胖子,这里有你什么事?”

    凌云天大怒,手指直接就指到了杨飞的鼻子上,破口大骂起来:“妈的,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你姓杨的算老几,信不信本少把你一脚踹下楼去。”

    “你……”

    杨飞气得浑身哆嗦,差点一口老血就喷出来。

    就算平时最是忌惮凌云天,但以前这家伙也不会把脸撕破,当众指责他。

    可是,现在这家伙如同是疯狗一样,完全是翻脸不认人。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杨飞火冒三丈。

    杨飞脖子边的几根青筋都埂了起来,已有些不顾一切,要与凌云天翻脸了。

    不过,他还来不及动作,一边的张横却是拍了拍他的肩。

    陡地,杨飞浑身一震,原本如火山般直欲爆发的火气,竟然象是刹那蒸发了一样,心境猛然变得清明起来。

    “杨总,稍安勿燥。”

    张横的神情一片凛然,低声说了一句,目光陡地转向了凌云天:“哈哈,凌大少,本来本少还真没兴趣一定要品鉴你家的这块烂石头。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本少若是不答应,就会让人认为,本少这是害怕了。”

    “那好,就依你的条件。如果本少无法证明,你们的神之赐福乃是赝品,那本少就给你们当一天的人体艺术的模特。”

    张横一字一句地道。

    “你!”

    这回却是轮到凌云天震惊了,看张横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他的心陡地一沉,感觉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对劲。

    不仅是他,旁边的一众围观者以及杨飞等人,也是个个一怔。

    感觉上,张横似乎成竹在胸的样子。难道,凌霄的这枚神之赐福,真有什么问题?

    刷!

    所有人的目光望望凌云天,又看看那展示柜中的神之赐福,一个个神情变得炽烈起来,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大家都变得迫切无比,想看看此事最后的结果。

    “好,姓张的,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事情到了这样的程度,凌云天已是没有了退路,他陡地一咬牙,恶狠狠地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绝世珍宝。”

    凌云天拿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打起了电话。

    他的电话自然就是打给他家中的长辈。

    当然,凌云天也早已想好了说词,他自然不会傻乎乎地把这里的情况全部说出来,而是突出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与杨飞一起来的张横,怀疑凌霄的镇店之宝是假货。

    “什么?金泰的人敢置疑我们凌霄。”

    话筒那边传来了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语气中却是充满了愤怒。

    凌云天这把火点的恰到好处,对方还真以为是金泰有人故意在挑衅闹事。

    “好,老夫马上过来。”

    稍一迟疑,话筒里苍老的声音已做出了决定。

    事情关系到凌霄的镇店之宝,更是关系到凌霄百年老字号的声誉。确实是让凌家的那位长辈不敢怠慢,立刻答应赶过来。

    事情竟然闹到了要查看凌霄的镇店之宝神之赐福,并鉴定它的真假,此事立刻引起了轰动。

    原本在三楼四周那些办公室里的一些员工以及贵宾,也从房间里赶出来。整个凌霄的三楼,刹那人满为患,神之赐福的展示柜台前,更是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人们指指点点着,议论纷纷,准备看一场好戏。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一个看好张横的。

    凌霄百年老字号的招牌,在许多人心中,还是挺有信誉度,再加上有些人对凌霄的镇店之宝神之赐福也是有所了解,知道它当年是曾被无数专家鉴定过,绝不可能会是假货。

    因此,这些围观的人,现在都认为这完全是那位姓张的年青人,故意诬陷。

    那么,等会他如何来证明那枚神之赐福是假货?

    一时间,人们窃窃私语着,望向张横的眼神都有些异样,多了一丝鄙夷,也有不屑和怜悯。

    人越聚越多,凌云天立刻加强了防护措施。十几名保安严阵以待,以防场中出什么乱子。

    大约半个小时后,楼下传来一阵暄哗,一名老者,在四名保镖的簇拥下,急步向三楼上走来。

    “三爷爷!”

    凌云天连忙迎了上去:“就是这姓张的小子,挑衅我们凌霄,置疑我们的神之赐福是赝品。”

    “是吗?”

    老者六十多岁年纪,两鬓略见花白。但是,身板硬郎,尤其是一对眼眸,完全没有普通老年人的那种浑浊,眼瞳里一片清澈。

    他正是凌家如今硕果剩的一位长辈,凌云天的三爷爷凌太虚。

    此刻,他目光凛然地上下打量着张横,神情中显出了一丝亚异,他看出了眼前的年青人,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通灵之体,这凌云天的三爷爷竟然是位通灵之体!”

    张横的眼眸也是一凝,他立刻洞察到了,眼前老人的头顶,一团光氲缭绕旋舞,隐隐的有一枚珠子在浮沉。

    这不是通灵之体又是什么?不过,这老人的通灵之体,显然与张横以前所遇到的却又不同,似乎是与珠宝有关,应该是通灵珠体。

    “嗯,怪不得凌家以珠宝起家,看来,凌家在珠宝鉴定方面,果然是有能人。”

    张横心中恍然。

    “就是阁下怀疑我们凌霄的镇店之宝?”

    凌太虚眼眸一凝。

    “不错!”

    张横无所谓地耸耸肩。也懒得向他解释。

    “好,好,好!”

    凌太虚连道三个好字,他也不再废话,手一招:“云儿过来,那今天我们就让人见识见识,什么是绝世奇珍。”

    说话间,他已是从怀里慎重地拿出了一个木盒,打开后,一把金晃晃的钥匙,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凌云天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同样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木盒,取出了另一把钥匙。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展示橱柜。

    “姓张的,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枚神之赐福,到底假在哪里?”

    凌云天满脸的厉色,他双手戴着一副白手套,用一个盘子装着神之赐福,托到了张横的面前。

    “嗯,那本少今天就免费为你们鉴定一下,也让你们长点见识。”

    张横耸耸肩,双眼微微眯起,望向了盘子上的那枚神之赐福。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场中,气氛在这一刻,却变得无比的凝重。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想看看,这位姓张的年青人,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嗯,你们的神之赐福,其实是一种天外殒石,真正的名称是星云石。”

    张横望着那枚神之赐福,缓缓地道:“大家可以看,星云石的内部,就如同是有一团星云在流转,只要对着灯光照射,可以看到它里面的星辰,会变幻万千。”

    说到这里,张横转向了凌云天:“嗯,麻烦凌少你把它拿起来,对着灯光照一下。”

    “哼!”

    凌云天冷哼一声,却也不得不照着张横的说法,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那枚神之赐福,举到了眼前,对着灯光照射起来。

    刹那,炫光闪耀,无数人只觉眼前一阵彩光迷离,星云石内果然如同是一团星云在缭绕,还真有种心神迷醉的感觉。

    “阿!真是稀世珍宝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

    “姓张的,你别满嘴的废气!”

    见张横在介绍神之赐福的来由,凌云天有些不耐烦了,他那里愿听张横的废话。

    说实话,把凌霄的镇店之宝从橱柜中拿出来,展示在大庭广众之下,四周又有这么多人围观,凌云天其实也是感觉到了压力山大。

    不是吗?十亿美元的超级珍宝,若是有个什么意外,这确实是他所承担不起的责任。

    所以,现在的凌云天,只想快点了结此事,免得夜长梦多。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陡然一凛:“嘿嘿,姓张的,你说的也是头头是道。不过,你所说的,与我们的神之赐福,完全符合,这足以说明它的珍贵。那么,姓张的,你还有什么话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