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混淆是非
    “哈哈,你急什么!本少不就是正在看啊!”

    张横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微微地眯着眼睛,对着灯光细细地察看着那枚神之赐福。

    好一会儿,张横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嗯,果然是假的,我就说这东西肯定是人造货。”

    “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正目光灼灼地凝注着那枚神之赐福的围观者,一个个脸上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他们还真没想到,这位姓张的年青人,似乎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难道这枚秦始皇当年皇冠上的压冠珠,真的是雁品吗?”

    四周终于有人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怎么可能?凌霄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事上做假。”

    也有人表示怀疑。

    “别吵了,别吵了,看他怎么说,不就明白了吗?”

    更有人在旁边阻止别人的议论,生怕听漏了场中人的话语。

    “什么?小子,话不是随便乱说的,你可得为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一边的凌太虚此刻是最也忍不住了,厉声喝叱道。

    “是呀!”

    凌云天身边的那名妖娆女子,嗲着声音,满脸鄙夷地瞟了眼张横,再次帮了腔:“乱嚼舌头,这可是要被扯烂嘴的哟!”

    “哈哈,本少当然会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张横无所谓地耸耸肩,神情却是变得肃然起来:“你们看,这枚神之赐福的中心处,有一圈淡淡的黑暗,这正是这枚神之赐福是人造物的证据。”

    说着,张横微微蹲下了身来,偏过头去,用一个怪异的资式眯着眼,手指指向了那枚凌云天拿在手中高举的神之赐福。

    “啊……”

    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无可抑制的惊呼声。

    于此同时,场中陡地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情形。

    随着张横的动作,所有人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学着他的模样,微微蹲下了身子,偏转了头,望向了那枚神之赐福。

    任谁都想看看,这位姓张的年青人所说的那一圈黑暗在那儿?

    然而,神之赐福虽然被凌云天高高举起,映照在灯光下。

    但是,这枚宝石也就成人拳头大小,被隔在橱柜二三米外的那些围观者,就算目力最好,也是根本不可能看到这枚神之赐福细节上的东西。

    因此,纵然是所有人都学着张横的样子,蹲着身,偏着脑袋,眯着眼睛在看,但实际上,谁也没有看清张横所说的那枚神之赐福中心处有什么黑色。

    这下,四周的人却是都有些急了,有人叫道:“啊呀,我怎么看不到,我看不到啊,你们看到没,你们看到没?”

    “我也看不到,那宝石太小了,我们离的距离太远啊!”

    有人符合,也是满怀的焦急。

    一时间,场上乱哄哄的,有些骚动起来。

    “大家不要乱,大家不要乱,保安,保安,维护秩序。”

    眼见场中有些混乱,凌太虚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一边连连指挥旁边的保安维护秩序,一边向张横喝道:“小子,你可不要乱说,什么黑色光圈?这怎么就能证明它是人造之物?”

    “是哟!”

    那位女明星嗲嗲地插上了话:“胡说八道,什么黑色光圈,你还以为是熊猫眼呀!那里来的黑色光圈?”

    她就在凌云天身边,是场中离得最近的人。因此,确实是没看到有什么黑色光圈。

    然而,她的话声刚落,俏脸却是陡地变了,目光也猛地望向了身后,尖声怒叱道:“什么,你说什么?”

    女明星象是突然发彪的雌猫,神情刹那变得泼辣无比,目光凶狠地望向了她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给人的感觉很怪异,明明看起来有二十多岁,但是,她站在那里,微笑时却充满了清纯的气息,仿佛只有十五六岁。

    当笑容敛去,神情又刹那变得冷艳而成熟,似乎一下子就成了三十多岁的模样。

    此刻,她正一脸古怪地望着女明星,似笑非笑,对女明星那凶狠的神情,丝毫都不在意。

    “你说什么?”

    见女子并不理会自己,女明星更加的生气,再次厉声喝道。

    她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台岛的演艺圈里,一向有辣妹的名头,敢招惹她的人,还真没多少。

    也不知是身后那女子,说了些什么,竟然让这只辣妹当场就发彪了。

    “咯咯!”

    那女子耸了耸肩:“你不信,那就没办法了,嘻嘻,不过,你最好是打听打听,不然后悔可就来不及啦!”

    女子说着,目光瞟了一眼对面的张横,嫣然一笑,就向身后的人群挤去。

    张横一怔,眼前的这个女子,他根本不认识。刚才更是只顾着应付凌云天,也没注意听她对那女明星说什么。

    此刻,看她这副怪异的表现,确实是让张横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是,张横现在也无遐顾及这意外的小插曲,目光又落到了凌云天手中的神之赐福上。

    然而,凌云天身边的女明星,却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一时竟然有些发呆。

    当然,现在场中人所有的注意力,全在神之赐福上,却也没多少人在意她的异样。

    “哈哈,我说这位凌老爷子!”

    张横不屑地瞟了凌太虚一眼,满脸嘲讽地道:“你们凌家不是自称珠宝世家,凌霄国际不是以珠宝起家的吗?怎么连这点常识也不知道呢?”

    “珠宝自问世以来,无论是什么朝代,都有做假的人。”

    张横神情凛然无比:“只不过,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那些造假者的手段也越来越高明,甚至许多已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尤其是现代,一些造假者,用各种化学物品对一些普通的宝石进行加工,能做到让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辩的结果。”

    “但是,无论造假者有多高明的手段,假的始终是假的。”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只要是经过化学物品加工的宝石,肯定会留下一些痕迹。”

    “这枚神之赐福,它中心处有一圈黑色,虽然已是淡到肉眼机乎不可觉察的地步,但是,在本少这样的玩家看来,却是一目了然。”

    张横越说越溜,手指也指向了那枚神之赐福:“你们看,你们仔细看看,这就是这枚星云石是人造货的证据。”

    “哦!”

    张横这一翻听起来似乎是头头是道的话,顿时再次震动了场中的所有人。

    虽然,直到现在,大家仍是看不到张横所指的那圈黑色在那儿。

    但是,已是有许多人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小子,那里有什么黑色的痕迹?”

    凌云天脸色很是难看。

    他此刻也学着张横的样,摆出了那个古怪的资式,微微蹲着身,偏着脑袋,眯着眼睛,在仔细察看手中的那枚神之赐福。

    但是,任他怎么看,却也是没有发现张横所说的什么黑色。

    不仅是他,连凌太虚此时也已忍不住了,学着张横的样子,凑到了一边,微微蹲下身子,偏过脑袋,眯起了眼睛,竭力想看清那枚神之赐福内部的情形。

    然而,在灯光的折射下,神之赐福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要想在这刺目的炫光中,看清什么黑色,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小子,你这是胡诌,神之赐福那里有什么黑色?”

    凌太虚有些恼火,不由喝道。

    “哈哈,凌家老爷子,你莫非人老眼花吗?”

    张横满脸的不屑:“这么明显的黑光你都看不到,真不知你怎么配掌管那枚钥匙,难道你们凌家真的没人了吗?要你这老眼昏花的老头子来品鉴?”

    张横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就这么当面置疑起了凌太虚。

    “你!”

    凌太虚气得一张老脸都涨成了血色,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当面喝叱他。

    “唉,算了,那就让本少辛苦点,指给你们看吧!”

    张横装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手指指到了神之赐福上。

    这回,他的手指已是触在了神之赐福的一个切面:“你看,透过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这不是很清楚的吗?”

    “哦!”

    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惊咦声,所有人更加聚经会神地看那枚神之赐福,想要看到张横所说的那圈黑色。

    甚至连凌云天和凌太虚两人,也下意识地顺着张横手指所指的那点,拼命地望了过去。

    场中的气氛变得很是古怪,所有人都在寻找张横所说的那黑色光圈,一时全场沉寂。

    “小子,你一派胡言。”

    沉寂了半晌,凌太虚陡地似是反应了过来,老脸一阵抽搐:“你说神之赐福有黑光,我们说没有,这完全就是扯皮。小子,你这是想混淆是非,你根本就是在胡搅蛮缠。”

    凌太虚终于回过神来了。

    不是吗?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如果再这样扯下去,根本扯不清楚。如果换了其他普通的珠宝也就罢了,让别人来品鉴品鉴,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黑色痕迹。

    但是,这枚神之赐福的代价实在太高,凌家人可不敢随便让人来品鉴。这也是神之赐福自柜台内拿出来后,一直由凌云天握在手中,不让任何人碰触的原因。他们可不敢让如此珍贵的神之赐福,经别人之手。

    “哈哈,我说凌老爷子,看来你是真的老糊涂了。”

    张横大笑:“其实,本少在指出你们这枚神之赐福是赝品的时候,早已就证明了它是假货,它中间的那道黑色光圈,就是假货的标志。只不过,你们不信。”

    说到这里,张横神情一凛:“不过,本少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可以证明这东西是不值钱的假玩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